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2022九合一大選:地方政治的提升與倒退?

籌保證金傷腦筋、沒資源廣設看板,小黨素人如何在選舉金錢遊戲求生?

「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提名的新北市議員參選人何語蓉(右1),與聯盟成員帶著孩子一起高舉自製選舉看板,趁著下班時間在路口宣傳。(攝影/林彥廷)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九合一地方大選已經完成候選人登記。對於很多小黨候選人來說,這幾個月來光是要取得直轄市議員選舉保證金20萬元、縣市議員12萬元的「參賽權」,就已傷透腦筋。已有小黨在今年7月1日遞交釋憲申請書,希望改變這項不合理的參政門檻。

雖然直轄市與縣市議員的「複數選區制」讓小黨增加競爭機會,但沒錢沒人的小黨仍須各憑本事為候選人籌措資金。小黨期待的「公費選舉」改革方案是否可行?又該如何在兩大黨夾殺下找到出路?

新北市新莊區塭仔底濕地公園內的兒童戲水池旁,「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簡稱小歐盟)祕書長何語蓉跟夥伴們一邊陪伴孩子,一邊清點著哪些東西可拿出來二手義賣,以籌措20萬元的選舉保證金。當時距離她登記參選市議員還有9天,仍有11.4萬元還沒著落。

選舉保證金只是「入場券」,登記參選後還有諸多開銷,因此「歐巴桑們」的拜票都背著捐款箱,希望民眾小額捐款積少成多。當天下午,她們翻出兩年前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塑膠看板,仔細抹去字跡,重新寫上這次選舉的標語,一方面是環保、另一方面也是節省支出。肩上背著的提袋,則是4年前小歐盟首次參加地方選舉時的競選旗幟,媽媽們用巧手裁縫成環保購物袋,一直用到現在。

場景轉換到高雄。傍晚5點鐘,捷運鳳山西站外車水馬龍,台灣基進鳳山區候選人李雨蓁站在街口,拿起麥克風說著:「上班辛苦了,騎車小心,鳳山李雨蓁在這裡拜託大家,年底給我們年輕政黨一個機會!」參選隔壁林園大寮區的同黨候選人楊佩樺則是穿梭等紅燈的機車之間,遞送夾著文宣的口罩,此時距離選舉投票日還有100天。

李雨蓁已是第二次參選鳳山區市議員,4年前初試啼聲在「韓流」襲捲高雄的大環境下拿到7,700票落選,這次捲土重來,她增加了擔任過基進黨台中市立委陳柏惟團隊執行長的歷練,被黨內寄予厚望能搶下議員席次。但小黨沒錢沒資源做廣告看板,她只能每天站街口掃市場拉票,結束後還自己兼任網路小編。

Fill 1
台灣基進提名的高雄市議員候選人李雨蓁,帶著移動式看板,在街頭各處進行競選宣傳並與市民互動。(攝影/楊子磊)
台灣基進提名的高雄市議員候選人李雨蓁,帶著移動式看板,在街頭各處進行競選宣傳並與市民互動。(攝影/楊子磊)

夜幕低垂的嘉義市西區巷弄裡,時代力量議員參選人王浩跟著垃圾車跑,看到市民就遞文宣面紙;上個月面紙發完來不及印,只好拿著名片到處發。這已經是他參選的140多天,從今年過年後開始徒步追垃圾車拜票至今,每次都用網路定位,目標用雙腳踏遍嘉義西區的大街小巷。

「跑行程跑到市場阿姨都問我怎麼又來了!從潑冷水到願意讓我擺文宣。」 「從被選民酸,沒人這樣選舉,到現在每天跑垃圾車都有人送水。」 「看到機車騎士默默的拿出幾百元投入捐款箱,我差點掉淚。」

無法跟大黨候選人比廣告看板、競選團隊、文宣贈品,一切都是能省則省、一人多工、用腳拜票。這些,都是小黨候選人的日常。

省錢宣傳36變,各顯神通籌措選舉經費

儘管民眾黨部分候選人被認為財力雄厚,有能力廣設看板,因此引發熱議;但多數小黨候選人仍是為錢所苦。

王浩仔細計算成本:路口的競選大看板月租1萬、預計要懸掛半年時間,看板製作成本約1萬元,還有租用大吊車第一次懸掛看板、號次抽籤後寫上號碼、加上選完拆除合計至少也要1萬元,一塊大看板總共就要8萬元。

「這就是現實,我根本掛不起,只能負擔熱心支持者願意提供牆面讓我掛小面海報的那種,所以我決定跟著垃圾車跑,當活動式的人肉看板,只要選民願意聽,希望他們聽一下年輕人為什麼要參政,」王浩受訪時說道。

為了讓選民留下印象,王浩製作的文宣面紙是20抽,與其他候選人5抽面紙有很大差別,有4倍厚度,他笑說:「我是故意選這種,雖然一份兩塊錢比較貴,但我是本人自己送,鄉親拿到厚厚一疊面紙就不會立刻丟掉,稍微會看一下上面寫的是誰,在腦中留下印象。」

從候選人到黨中央,小黨只能各顯神通籌措選舉經費。

Fill 1
台灣基進提名多位市議員參選人投入地方選舉,為節省宣傳開支,將所有候選人都印在同一張文宣品上,再請志工折頁。(攝影/楊子磊)
台灣基進提名多位市議員參選人投入地方選舉,為節省宣傳開支,將所有候選人都印在同一張文宣品上,再請志工折頁。(攝影/楊子磊)

台灣基進在2020年大選時政黨票得票超過3%,每年有2,000多萬元的政黨補助款,但用來租用辦公室與聘請黨工已所剩無幾,競選經費依舊拮据。黨主席陳奕齊指出,為了節省經費,基進黨是「中央廚房」制度,文宣贈品都是統一印製,大批採購可以壓低價格。以高雄為例,黨提名7位議員候選人的文宣全部都印在同一面,再請志工加工折成小卡,例如鳳山李雨蓁就把她那一面折在最上面,如果遇到鄉親說不是鳳山人,那就翻過來介紹戶籍所在的候選人。

即使想方設法省錢,「黨提名的全部24位議員候選人,仍要籌措幾千萬元。年輕候選人已經要打艱困選戰了,不希望連選舉保證金都得自掏腰包,除了保證金之外,還盡量補助一點競選經費,」陳奕齊說,黨部也鼓勵候選人多勤跑,「年輕有體力」可能是唯一的優勢。

時代力量則是在內部決策同意,現任議員自己募款,黨部則幫新參選的候選人統一募集保證金,合計約700多萬元。黨主席、不分區立委陳椒華苦笑著說,目前這筆錢還沒全數到位,仍在努力中,這也是時代力量沒有提名六都市長候選人的原因之一──除了人選仍不足以與大黨對抗之外,六都市長每位要200萬元的保證金根本無力籌措,必須把資源分散給議員、代表與里長等基層候選人。雖然直轄市與縣市議員的「複數選區制
各選區為複數當選席次,按候選人得票數依序當選,應選名額中每4人應有婦女1人。
」下有小黨生存機會,但仍是萬分艱辛。
Fill 1
時代力量考量自身人力、物力放棄六都首長,將資源投入在各地提名縣市議員候選人。(攝影/陳曉威)
時代力量考量自身人力、物力放棄六都首長,將資源投入在各地提名縣市議員候選人。(攝影/陳曉威)

申請釋憲,期望能推翻保證金高牆

事實證明,即便是在不分區立委得票跨過3%門檻,因此在立委任期內獲得每年每票50元補助金
政黨補助款是依據各政黨在立委選舉中政黨票的得票數。以民眾黨為例,2020年拿到158萬多票,接下來4年裡每年可獲得7,944萬元。而台灣基進方面,即使唯一一席立委陳柏惟在2021年10月被罷免,仍可以依照政黨得票率每年獲得2,236萬元的補助款。
的民眾黨、時代力量、親民黨、台灣基進,多半仍依舊為籌措全國候選人登記參選的保證金而傷透腦筋,更別說是沒有政黨補助金的其他小黨。

4年前首度參加九合一大選的「歐巴桑聯盟」,主打女性、育兒議題,並持續向民眾募集選舉保證金,最後共有21位候選人投入選戰,但當時有2位參選人因拿不出保證金而無法登記,因此「歐巴桑聯盟」針對保證金制度限制人民參政權對中選會提出訴願,被駁回後再進行行政訴訟,但一審與上訴都遭駁回。

如今該聯盟已以「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登記政黨,何語蓉指出,既然窮盡一切救濟程序都無法主張憲法保障的被選舉權,今年7月1日小歐盟已正式向司法院遞交釋憲申請書,監察委員紀惠容也主動調查中,希望能夠打破不合理的保證金制度。

何語蓉強調,保證金制度的原意是避免不具備民意基礎者參選,造成選舉資源浪費,但僅以金錢當作門檻的評估標準是便宜行事,只能證明有錢人可以參選,無法證明具備民意基礎或政治能力,因此必須推倒保證金這堵高牆,小黨素人才能有公平競爭機會。

Fill 1
為了環保與節省開支,何語蓉(左)和小歐盟成員帶著孩子將用過的看板標語擦除,再製作成新的選舉看板。(攝影/林彥廷)
為了環保與節省開支,何語蓉(左)和小歐盟成員帶著孩子將用過的看板標語擦除,再製作成新的選舉看板。(攝影/林彥廷)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沈有忠指出,保證金確實是小黨、青年、素人參政難以跨越的門檻,觀察很多年輕當選的基層民意代表,其實多數是「政二代」,真正素人想要參選已經困難,更遑論當選。他建議中選會考慮調降保證金門檻,如果擔心參選者太多浪費選舉資源,可以考慮部分金額以連署取代,讓有民意基礎卻沒錢的素人能夠有機會參選,為台灣政治環境注入活水。

金錢之外的挑戰:第三勢力選民變多,小黨必須找到區隔定位

儘管小黨素人參選普遍缺乏資源,但以近年選舉政黨得票分析,小黨確實存在發展空間。

今年首度投入九合一大選的民眾黨,被外界認為來勢洶洶。民眾黨不分區立委、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特聘教授張其祿分析,2020大選的政黨票,除了藍綠兩大黨之外,民眾黨與時代力量總共分到8席不分區立委,比起2016年親民黨與時代力量合計5席是有顯著成長,顯示沒有特定政黨認同的第三勢力選民確實變多,這是小黨的機會。

但張其祿坦承,非藍非綠的選民「不容易被說服」,公民性格較強,如何說服他們成為民眾黨的支持者?這是民眾黨正在努力的方向。

沈有忠進一步分析,過去確實看到小黨的黨內政治明星光環褪色後,愈選、票愈少,親民黨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不過2020大選中,所有小黨拿到的政黨票已經有32%,與藍綠兩大黨各擁33%幾乎相差無幾,尤其是時代力量在黃國昌退居二線、黨內影響力減低之際,加上多位政治明星退黨的狀況下,政黨票還從2016年的74萬票成長至109萬票,讓他一改過去悲觀的看法,樂觀看待台灣仍有小黨市場,不藍不綠的選民甚至有擴大趨勢。

「重點在於,小黨怎麼論述自己的立場與價值,在政治的光譜中找到定位,讓討厭藍綠的選民有所選擇。」

沈有忠認為,長期耕耘高雄的基進黨在南部有一定的支持度,以統獨來區分,基進黨是在最倡議獨立的光譜中,而時代力量的定位是在獨立的光譜上再偏向左派,包括長期關注環保的陳椒華、聚焦社福的王婉諭等;當台灣主流政黨都是偏右派,時力與基進可以分食「左獨」的市場,與「右獨」、「維持現狀」的民進黨做出市場區隔。

他指出,民眾黨比較像是親民黨,全靠柯文哲一人的明星光環,因此必須及時建立地方組織系統,以及培養接班人。這次地方大選,民眾黨能不能以高虹安和無黨籍的黃珊珊搶下新竹市、台北市的市長,並在議員席次上有所斬獲,對於2024年柯文哲挑戰總統大選會有重要影響。

Fill 1
台灣民眾黨的市議員參選人受訪時,工作人員舉著的宣傳氣球上印著黨主席柯文哲的照片。(攝影/陳曉威)
台灣民眾黨的市議員參選人受訪時,工作人員舉著的宣傳氣球上印著黨主席柯文哲的照片。(攝影/陳曉威)

張其祿也認為,小黨與藍綠兩大黨不同,沒有所謂的基本盤,靠的是第三勢力選民,因此這次民眾黨提名的議員中,盡量都是年輕、有別於傳統政治人物的型態,就是期待能以「新政治」來吸引自主性高、不藍不綠的選民。

「台灣基進沒有資源,但推出有共同價值觀的候選人,」陳奕齊指出,台灣基進走「直營」而非「加盟」概念,從自己的農場培養選手,而不是到處找明星來加盟,雖然辛苦,但希望能以整齊劃一的論述與價值打選戰,擠進議會組成黨團,發揮團隊戰力。

過去陳奕齊以「基進側翼」為基礎成立政黨,如今「側翼」在政壇卻成為負面用詞,他苦笑道,其實在歐洲足球中,側翼是突破的最佳方式,再傳球吊中攻破球門,而台灣基進也是如此,目標不只是當側翼,而是讓選民在本土政黨中有另一個選擇,也能有攻破球門的機會。

時代力量、民眾黨、台灣基進之外,其他小黨也都施展渾身解數,希望能在此次九合一大選中突圍。

公費選舉是改變的第一步?

儘管地方議會選舉的「複數選區制」讓小黨有發展空間,只要擠進應選安全名單內就能當選,比起立委選舉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更有當選機會,但只要走進基層選舉現場就可發現,愈是地方、基層的選舉,就愈可看到鋪天蓋地的看板林立,文宣小物到處發,對於資源匱乏的小黨候選人,仍是一場極不對等的戰爭。

陳奕齊就分析,一個直轄市市議員4年的研究費、出席費、為民服務費與春節慰問金等加起來大概1,000多萬元,當一次競選要花超過這個數字時,當選後就會開始思考,下一屆連任的資金哪裡來?「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這讓地方政治很扭曲,永遠沒有理性論政、倡議價值的空間。

他強調,希望台灣選舉能走「公費選舉」制度,各政黨有固定的宣傳版面、固定的選舉經費,讓候選人以能力與論述當作決勝武器,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的「金錢軍備競賽」。

張其祿則悲觀表示,地方選舉花太多錢,就難以改變金權政治,但現實上,以目前在野小黨的立委席次,想要修法改成「公費選舉」制度更是難上加難,這是目前的困境。

Fill 1
年底九合一選舉開跑,各地街道旁早已掛上各黨候選人的大型看板,然而多數小黨沒有資源,難以負擔這種宣傳規模。(攝影/陳曉威)
年底九合一選舉開跑,各地街道旁早已掛上各黨候選人的大型看板,然而多數小黨沒有資源,難以負擔這種宣傳規模。(攝影/陳曉威)

沈有忠也指出,過去有很多學者倡議公費選舉制度,但實務上大黨不可能支持損己利人的制度改革,因此他建議採取「折衷版公費制」,對各政黨設定一個基準線,例如公共區域讓所有登記候選人都可以懸掛同樣大小的看版,其餘區域則可以讓有錢有能力的候選人多掛幾面,但也必須設定天花板,不能像現在這樣鋪天蓋地的砸錢,讓選舉可以回歸議題與論述。

他強調,選舉遊戲規則雖然是大黨在制定,但若小黨能夠扮演關鍵角色,就可以真正爭得一席之地,大黨就不會把門關得愈來愈窄。例如多黨制的德國,綠黨在努力多年後,就扮演了組閣關鍵席次的重要角色。

「老牌的民主國家英國,除了保守黨與工黨兩大黨之外,自由民主黨一直都是第三大黨的位置,維持兩大一小的局勢,」沈有忠分析,在兩黨制國家中,小黨在兩大黨夾殺下也不見得毫無生存空間,以英國自民黨而言,當形成關鍵少數時,也有組成聯合內閣的機會,避免停留在「被邊緣化」的階段。

回到台灣,沈有忠認為,小黨必須以論述搶佔大黨忽略的光譜,吸引選民目光,讓政黨票跨過3%門檻獲得補助金,並試圖在每一次大選中,盡量與大黨合縱連橫,挑戰艱困的選區,爭取第三勢力的選票,盡量擴大席次,才有與大黨談判的籌碼。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