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2022卡達世足

法國隊的「腹黑模範生」:姆巴佩衝刺球王之路的權力遊戲

法國隊在2022年世界盃旗開得勝,以4:1擊敗澳洲隊,姆巴佩(Kylian Mbappé)替球隊攻入第3分後歡呼慶祝。(攝影/Markus Gilliar-GES Sportfoto/Getty Images)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如果你19歲就已贏得世界盃,還有什麼挑戰能讓你再一次熱血沸騰?年輕的法國前鋒姆巴佩(Kylian Mbappé),4年前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一鳴驚人,他踢進4球,更在決賽中為法國的奪冠鎖定勝局。自此,姆巴佩的足壇地位火箭式升空,不僅成為梅西(Lionel Messi)、C羅(Cristiano Ronaldo)之後的下一代球王接班人,才23歲的他,如今更是國際足壇年薪最高的黃金王牌。

2022年卡達世界盃,姆巴佩不僅要拖著傷兵滿營的法國隊,打破世足衛冕魔咒、力圖再奪冠軍,原本被視為「足球模範生」的他,賽前卻屢屢與球隊、足協以及社會發生公開摩擦──這雖讓他成了法國影響力最強的運動員,卻也變成足壇側目的「腹黑金童」。

與4年前的兵強馬壯相比,法國隊在本屆世界盃遭遇大量傷兵。像是防線大將瓦拉內(Raphaël Varane)拖著沒完全康復的傷病趕到卡達,中場主力博格巴(Paul Pogba)坎特(N'Golo Kanté)則雙雙重傷缺陣;就連法國隊本居世界最強的前鋒戰力,也在世界盃開幕前24小時再度折損了超級戰將──2022年的金球獎(Ballon d'Or) 得主本澤馬(Karim Benzema)因大腿拉傷而退隊。組隊不順與厄運連連的焦慮,讓這支衛冕冠軍備感壓力。

但不利的時勢也可能是英雄再臨的完美舞台,在出戰卡達世界盃的第一場比賽裡,姆巴佩卻「王者歸來」拿出了1傳1射的全場最佳表現,帶領法國隊以4:1的壓倒性比分逆轉了第一個小組對手澳洲。 姆巴佩的強勢表現,讓法國強勢駕到,一掃「冠軍魔咒」的擔憂陰霾。而當4年前奪冠的主力與前輩紛紛受傷或陷入低迷時,姆巴佩卻要以當家射手與陣中王牌的雙重身分挺身而出,力拼要用蟬聯大力神盃、讓自己正式登基為新世代的「球王」。

羅納度和亨利的綜合體,又快又全能

在2018世界盃的記憶裡,姆巴佩給世人留下的印象就是速度極快的「爆破少年」。他在場上的無球跑動非常積極,個人爆發力更強得誇張,法國只要發動防守反擊,一有空間姆巴佩就能和飛彈一樣爆發衝刺,直接殺穿對手的重重防線。像是在16強戰對決阿根廷一役,阿根廷後衛完全跟不上姆巴佩的速度,被他最高時速37公里的高速衝刺徹底海放、擊潰。

除了爆發力與速度外,178公分高的姆巴佩也有相當出色的過人腳法與頂尖射術──他非常擅長在禁區空間裡的精準射門,無論調整射門角度的隱蔽性,還是門前冷靜得分的執行效率,都讓人想起巔峰時期的巴西巨星──羅納度(Ronaldo)

姆巴佩和羅納度一樣都是冷靜精準的門前殺手,儘管羅納度在26歲以後因為甲狀腺問題與生活管理鬆懈的關係而身材走樣,但年輕時被稱為「外星人」的巴西巨星,也同樣擁有極強的速度與爆發力。正也因此,無論是光頭外型還是如尖刀一樣的噴射球風,姆巴佩從最一開始就被當成羅納度的法版複製人。

不過羅納度主要擔任鋒線上最突前的中鋒角色,作為執行最後一腳射門的終結者,巴西人不太參與球隊的組織、防守,除非必要很少奔跑。但過去4年的姆巴佩,不僅持續精進自己的射門技巧,更不斷升級傳球、攻擊組織,與勝任場上各種位置的戰術能力。像是除了頂在球隊最前面徘徊的9號位置(中鋒),左右腳都有得分能力的姆巴佩也時常拉到7號位(右邊鋒)與11號位(左邊鋒),更喜歡回撤到鋒線與中場之間的10號位空檔,是位無處不在、前場每一個位置都能踢的「全能型前鋒」──就像是全能型前鋒的經典代表、法國國家隊的傳奇射手亨利(Thierry Henry)一樣。

「姆巴佩不只是足壇『新星』,他根本已經是『巨星』了。」旅居巴黎的《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運動文化專欄作家庫柏(Simon Kuper),一路見證姆巴佩在歐洲足壇的狂飆崛起:「姆巴佩18歲的時候就已經是全能型前鋒的完成體,我們現在看到他的『進步』其實不是傳統的成熟茁壯,而更是精益求精的進化。」

「他有奧運短跑選手的體格,但卻有絕佳自信的球感。姆巴佩總是在觀察身邊動態,他能帶球、能傳中、更能射門,比起同年齡的梅西與C羅,姆巴佩不僅打法更先進、更強大,更已經贏過世界盃。」

能傳能射又能左右飛奔的姆巴佩,雖然是「亨利+羅納度」合體的超級巨星,但令人足壇驚訝的,還有他極為出色的身體強韌性。

事實上,法甲足球的在地風格,一直都以裁判尺度寬鬆的粗暴防守聞名。歷代的天才前鋒們,往往是法甲後衛侵略性針對、或故意暴力犯規的下馬威對象。再者,像是姆巴佩這種以超人爆發力聞名的年輕選手,往往會因缺乏經驗與太過得意而「油門催過頭」,過早讓膝蓋與韌帶遭遇磨損重傷,並在曇花一現之後陷入反覆傷病,步入又一個天才早夭的「傷仲永」結局。

自從2015年被升上法國甲級聯賽、以17歲之齡成為正式選手後,姆巴佩一直維持著相當穩定的健康出勤率,過去7個賽季只有2次因傷缺陣超過30天──這一特點,不僅預告著才23歲的姆巴佩,還有近一步「升級」的天賦空間,更反映了他對於自己運動生涯的嚴格規劃與職業紀律。

多元成長背景,法國社會融合的「模範生」

Fill 1
法國隊、腹黑模範生、姆巴佩、權力遊戲
姆巴佩(中)於聖日爾曼球隊的例行賽中與梅西(Lionel Messi,左1)內馬爾(Neymar ,左3)於例行賽前熱身練習。(攝影/Corbis via Getty Images/Tim Clayton)

在姆巴佩成為新一代國王之前,法國足壇並不乏現象級新星,像是效力曼聯的馬夏爾(Anthony Martial)、巴塞隆納的登貝萊(Ousmane Dembélé)都曾被足壇寄予厚望,但卻因職業素養不佳,後來發展都遠低於預期。因此在姆巴佩奪得大力神盃後,許多冷嘲熱諷也都特別提到了法國新一代球員難受管教的「少年得志大不幸」。

不過姆巴佩的狀況卻大不一樣,儘管他的成長背景──天才球員、有色人種、非洲與阿拉伯移民後代、是成長於巴黎都會外緣的「郊區」(banlieue)子弟──幾乎綜合了法國社會與足球發展的所有刻板標籤。但這些成長經驗不僅沒有讓姆巴佩感到負擔,反倒助攻他成了象徵法國現代社會融合的「超級模範生」。

姆巴佩生長在巴黎的西北側郊區邦迪(Bondy),他的父親有喀麥隆血統,母親則是阿爾及利亞移民。在法國的語境裡,「郊區」一詞指的是各大都會區外圍、以移民社群或中低收入戶為主的集合住宅區。二次大戰結束後,法國為了填補國家重建的基層勞動力,大量從殖民地引入勞工。而在1962年阿爾及利亞獨立後,成千上萬的殖民者與親法社群,更大舉移入法國本土避難。自此以巴黎為首的郊區市鎮,也成為法國社會多元族群組成的文化熔爐。

但法國政府長期以來,都沒有積極處理郊區的基礎建設不足與發展問題,久而久之的髒亂破敗、社區貧窮、青年失業率升高以及衍生的治安死角,都讓「郊區」開始成為凝聚社會不滿的溫床,並被主流社會暗自歧視為負面象徵。只不過多元文化、住有大量年輕人口的社區特徵,也讓郊區成為法國街頭足球的集散地,因此郊區也為法國國家隊貢獻了大量桀驁不馴的足球天才。

不過姆巴佩雖然在郊區長大,但家庭並不貧困,而是出身「職業運動員家庭」。爸爸曾是足球選手,後來擔任社區體育俱樂部的足球教練;媽媽則曾是法國手球頂級聯賽的職業運動員。因此從小就展現過人天賦的姆巴佩,一直以來都受到父母以「選手前輩」經驗的嚴格管理,無論是學業、訓練、個人品德,還是職業生涯的選擇,家教嚴謹的姆巴佩家族,也從來不視自己的兒子是「天才」,反而不斷以身教言教,強化姆巴佩對於職業體壇的理解與認識。

正因為父母本身就是業內人士,姆巴佩小學畢業後,不僅順利加入了「克萊楓丹國家足球學院」(INF Clairefontaine),也曾被父母領著前往英超的切爾西(Chelsea)、西甲的皇家馬德里(Real Madrid)等頂級豪門試訓。其中,皇馬更是由法國傳奇巨星席丹(Zinedine Zidane)親自安排邀請,受國家英雄欽點的新聞,讓姆巴佩之名第一次登上法國各大媒體。從克萊楓丹畢業後,包括西甲豪門巴塞隆納(FC Barcelona)都想網羅姆巴佩,但最後父母卻力促兒子選擇足壇規模較低、也並非爭冠頭號熱門的法甲球隊摩納哥(AS Monaco)

拒巴薩、皇馬等豪門,都是「姆爸」的精準計算

根據姆巴佩爸爸的說法,雖然自己的兒子當時已有機會提前進入皇馬、巴薩等頂級豪門,但比起前往國外踢球可能遭遇的適應壓力與文化衝突,在法國本土踏出職業生涯的第一步更為保險。同時,摩納哥在法甲也是能夠踢歐洲冠軍聯賽的上游球隊,其不僅更有可能提拔年僅17歲的姆巴佩成為主力前鋒,也能因此參加歐冠、提早讓兒子在世界舞台上表現。

「姆爸」的計算非常準確,因為姆巴佩很快就成為摩納哥的主力先發,並在2017年3月、正式轉為職業選手的兩年內就被召入法國國家隊。之後,由卡達國家投資局從中持有的法甲超級豪門巴黎聖日耳曼(Paris Saint-Germain, PSG),更為了簽下姆巴佩而豪擲了1.8億歐元(約新台幣58億元)的天價轉隊費。

但姆巴佩沒有被財富與世界盃冠軍的頭銜給沖昏頭,反而回過頭主動造福鄉里。他在從小成長的邦迪郊區成立了教育照護基金會,除了各種定期演講與青少年互動、社區服務與公益贊助外,COVID-19疫情期間甚至自掏腰包,慷慨出錢幫助邦迪政府與社區採買防疫物資與成立救急金。

此外,姆巴佩甚至安排自己的頭號贊助商Nike在老家開設快閃店,並推出了一系列「邦迪」限量商品,試圖要用國際行銷來加速城鎮再造,以自己的真實故事來還原邦迪的原生潮流文化,並回頭向法國社會強調郊區的多元故事與開放性,而不再只是歧視偏見中的「雜碎集散地」
法國前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özy),在2005年全法騷亂時,曾以時任內政部長的身分,多次痛罵參與暴亂的郊區年輕人都是「雜碎」(racaille)。自此之後這個爭議字眼,也成為攻擊郊區年輕人的歧視性代名詞。

姆巴佩對老家社區的有情有義,讓他在眾多吃喝嫖賭、訓練散漫、甚至涉入犯罪事件的法國球星中,成為令人耳目一新的「巨星模範生」──他的談吐得宜,說話總是俐落精準地使用肯定句,足球之外的生活也是熱心公益,鮮少關於他生活奢侈、感情混亂的花邊消息。

與內馬爾的瑜亮情結,更衣室風波愈演愈烈

Fill 1
法國隊、腹黑模範生、姆巴佩、權力遊戲
內馬爾(右)與姆巴佩(左)於法國足球甲級聯賽出賽。(攝影/Tim Clayto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然而在2021年歐洲盃足球賽後,姆巴佩的公眾形象卻開始急轉直下。一部分是貴為世界冠軍的法國隊卻在歐洲盃早早淘汰,姆巴佩本人也踢得掙扎,場上情緒表現顯得非常急躁;再則是姆巴佩雖然積極配合公益活動,但他所屬的球隊PSG,在歐洲足壇卻是最惡名昭彰的石油土豪,各種財大氣粗的投資雖然讓球隊眾星雲集,但球隊上從管理層鬥爭、下至更衣室嫌隙,都被足壇視為極不團結且各種醜聞纏身、紙醉金迷無心足球的「毒蛇洞穴」。因此身為陣中天王的姆巴佩,也被球迷視為PSG肥皂劇與卡達政治油元
指中東石油國家的王室,將出口石油的巨額財富,轉投資到西方國家──包括大舉收購房地產與金融商品,投資各種娛樂、媒體與體育事業等等──藉此,這些石油國家得以打通與各國政府的後門,從中影響西方的外交與軍售政策,同時也能以藉由體育事業來增加國家的形象曝光,達到「運動洗白」(Sportwashing)的目的。
的代表門面。
由卡達國家投資局間接持有的PSG,是歐洲當前最有錢、陣容也最為豪華的「土豪球隊」。像是巴西隊的王牌前鋒內馬爾(Neymar),就在2017年夏天被PSG以突破世界紀錄的2.22億歐元(約新台幣71.5億元)轉隊費引入──這也是目前世界轉會費最高紀錄,次高紀錄則是PSG引入姆巴佩的1.8億歐元。內馬爾與姆巴佩同期加入PSG
姆巴佩是在2017-18賽季來到PSG,但因為作帳問題而採取先租後買,直到2018-19賽季才支付1.8億歐元的轉隊費。
,兩人同為前鋒,轉會身價又分居世界前二,因此在場上既合作也競爭,時常出現口角嫌隙。

2021年夏天,阿根廷球王梅西也因合約問題離開從小效力的巴塞隆納,以自由轉會的方式加盟PSG。雖然梅西的加盟大幅提升了球隊的戰力與足壇影響力,但梅西與曾效力巴塞隆納的內馬爾本就是關係極好的密友,場上的主力位置也擠壓到姆巴佩自由活動的空間,因此更衣室內一度都是阿根廷與巴西球員的「南美幫」,更加劇了姆巴佩與內馬爾彼此較勁情緒的失衡。

在PSG的更衣室問題中, 原本一直謙虛低調的姆巴佩,在連續數年的歐冠失利後,也開始公開表達對教練組甚至於隊友的不滿。其中,他與內馬爾之間的瑜亮情結,也不斷惡化成內部派系衝突,除了兩人屢屢在場上爭奪持球權、帶球權、射門權與罰球主罰權,因此衍生的「本土幫」與「南美幫」嫌隙,更成為困擾球隊的敏感人事問題。

其中最荒謬的一個故事,是姆巴佩甫加盟PSG不久,仍是隊上老大的內馬爾就與一群巴西幫的球員,給這名18歲前鋒取了「忍者龜」的綽號,甚至還在社群網路上傳一群人拿著披薩、圍著姆巴佩惡作劇起哄的影片:「多納太羅,要吃披薩喔!」
多納太羅是知名美國動漫《忍者龜》的成員,以紫色眼罩為區分。在《忍者龜》的故事設定裡,居住在下水道的忍者龜非常喜歡吃披薩。

據說這讓姆巴佩的母親極度憤怒,甚至殺到隊上要求教練組約束這種歧視性霸凌。

轉隊連總統馬克宏、卡達王室都干涉,公眾形象急轉直下

不過最讓國際足壇震驚的發展,則發生在2022年5月底。原本姆巴佩與PSG的合約,將在2022年6月到期,如果球員選擇不續簽,他將能自由離隊、零元轉投任何一支他想要的俱樂部。而早在前一年的歐洲盃結束後,姆巴佩就已多次拒絕卡達老闆的續約開價,當時足壇公開的祕密是:姆巴佩早就已經厭倦巴黎一直贏不了歐冠、還一直忙於內鬥的人事問題,因此私下早已與兒時的夢想球隊皇家馬德里達成私下默契,準備以自由球員之姿轉投皇馬。

然而就在合約即將過期、皇馬也準備好盛大迎接的倒數時刻,姆巴佩卻突然無預警地宣布已與PSG完成續約直到2025年。接著與姆巴佩不合的總教練、球隊技術總監,以及一大票南美選手,幾乎都在同一時間離隊或遭開除──換言之,球隊遵照了姆巴佩的意志展開大規模清洗,以此交換法國天王的留隊。

姆巴佩為什麼在最後時刻改變心意?除了巴黎球迷之外,為什麼法國輿論又對姆巴佩厲聲批判?對此,巴黎足球圈與法國媒體也提出了側面解釋:因為卡達連同法國總統府,一起開出了姆巴佩無法拒絕的重要條件。

「沒有人敢這樣戲弄皇馬,姆巴佩告訴我他之所以改變主意,是因為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給他打了電話,」針對姆巴佩風波,皇馬主席佩雷茲(Florentino Perez)不滿地表示。而隨後,姆巴佩與馬克宏兩名事主也出面坦承確有此事。

根據姆巴佩自己的說法,他先前之所以想要離開巴黎,是因為覺得自己的「階段性發展」已經完成,所以才想要尋求新的體驗、刺激與挑戰。但在與PSG的卡達老闆深入交流後,自己卻被「更具野心的未來競爭力藍圖」所打動;至於馬克宏同步打給自己的電話,只是以一個「看到新聞喧騰後很擔憂的法國球迷」立場,以私人身分想請姆巴佩繼續留在法國:

「你如果留隊,一定能為巴黎、法甲聯賽、法國足球、甚至是法國這個國家,做出更多貢獻與努力。」

但姆巴佩的「愛國說法」卻讓法國社會嗤之以鼻,原本對於這位謙虛青年的好感,突然之間集體轉向成一種感到厭煩不悅的排斥情緒。

像是巴黎的三大報業巨頭《世界報》(Le Monde)、《巴黎人報》(Le Parisien)與《隊報》(L'Équipe)都認為:姆巴佩的留隊與他的「個人品牌規劃」更加有關,因為PSG除了加開支票要幫姆巴佩以「核心身分」奪下歐冠外,PSG背後的卡達王室與法國政府也正打算讓PSG助攻2024年巴黎奧運的國際宣傳──作為足壇領軍人物的姆巴佩到時不僅準備以「隊長」身分帶隊參加奧運足球項目,更可能因為PSG這層因素,而被拱為巴黎奧運的「國家名片」。

在姆巴佩的理想藍圖裡,除了2022年世界盃外,他還將會成為梅西、內馬爾之上的「巴黎王牌」,並在接下來兩個賽季爭取贏得歐冠冠軍,接著為法國隊拿下2024年歐洲盃,並於同一個月內代表法國在巴黎奧運足球項目摘下金牌──而卡達方面會全力支援並配合姆巴佩的2024大滿貫計畫,藉此將他進化成「法國版的喬丹(Michael Jordan)」。

史上最高合約曝光──違反歐足聯財務規定的2億歐元

但姆巴佩的續約決定,反而讓他的社會形象直線暴跌,因為法國輿論根本不相信他那套「為國奉獻說」,反認為姆巴佩只是被卡達重金收買,甚至是說他過度執著於職涯盤算,竟然能把自己的靈魂賣給惡魔第二次。

姆巴佩續約所遭致的負面效應,遠遠超出PSG在2017年簽下內馬爾、2021年簽下梅西的反應。因為雙方談判續約時,卡達世界盃已進入最後的倒數6個月,各國輿論正開始密集討論卡達的人權問題、涉嫌虐死勞工,以及貪腐滲透等種種醜聞,因此高調續約的姆巴佩不僅只是與PSG簽約,更等於公開支持卡達王室在西方世界的「體育洗白」行為。

除此之外,PSG同步展開的人事大清洗,雖然帶來了許多姆巴佩曾經合作或稱讚的管理高層與教練團,但在陣容調整的方向卻仍無法達到姆巴佩的期待。更讓他惱怒的是,雖然球隊今年賽季的表現比起過往都來得強大,但姆巴佩卻被新任教練安排到了「中鋒」位置、頂在鋒線最前面,雖然這讓他的進球效率更高,卻必須要為身後的梅西、內馬爾「服務」跑動──這點不但讓姆巴佩感覺很不自在,也更加深了與內馬爾之間的惡性競爭與嫌隙情緒。

一向謹言慎行的姆巴佩,於是開始向媒體透露自己的不滿,除了多次在比賽時公開與內馬爾口角,對外更聲稱:自己不是很滿意教練的戰術安排。姆巴佩甚至表示:「在法國隊踢球還比較自在。」因為在法國隊有高大的中鋒選手吉魯(Olivier Giroud)頂住對手後衛、幫自己扛出持球空間,但在PSG隊內這項苦差事卻要落到自己頭上,要為梅西與內馬爾爭取空間。

到了10月初,事情變本加厲,法國媒體更傳出「姆巴佩已經後悔,準備強行在2023年1月離開PSG」。這種詭異的輿論混戰,除了難堪之外,並沒有引發太多的同情與漣漪。但在一個多星期後,《巴黎人報》獨家取得一份PSG續約姆巴佩的天價合約薪資單──合約中,不含冠軍與進球獎金,PSG光是基本薪資與固定獎金,每年需付給姆巴佩的「底薪」就接近2億歐元(約新台幣64億元),誇張的薪水不僅涉嫌嚴重違反歐足聯(UEFA)的財務規定,也讓23歲的姆巴佩成為人類史上最高薪的足球運動員。

帶頭衝撞體制,是好好少年?還是足球政客?

Fill 1
法國隊、腹黑模範生、姆巴佩、權力遊戲
2020年7月24日,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出席法國盃頒獎典禮,對步上頒獎台的姆巴佩鼓掌。(攝影/AFP/FRANCK FIFE)

與PSG的肥皂劇,讓姆巴佩開始成為法國媒體日夜拷打的爭議人物。但同一時間,他也與法國足協爆發了相當激烈的政治對抗──雙方問題始於2022年春天,姆巴佩公開對外發難,指責法國國家隊內長期留有一條剝削球員的「不平等條款」。

該條款規定:在國家隊集訓或比賽時,代表法國隊的選手必須「配合足協安排的贊助商活動」,譬如出席贊助商聯名的記者會。同時,法國足協的贊助商,也有權使用選手們身著法國隊球衣、或代表法國隊時的影像肖像權。而作為交換,每次法國足協召集,球員也們將獲得2.2萬歐元(約新台幣70萬元)的國家隊津貼。

姆巴佩公開指責法國足協的做法,認為其涉嫌侵犯選手們的權利,而在法國足協的官方贊助商裡,不僅有垃圾食物廠商、啤酒與美式快餐品牌,甚至還有線上博弈公司。於是在這種不平等條款之下,就算選手們投身慈善,但他在國家隊的肖像使用卻仍會被用來推廣體育博彩、飲酒等爭議商品。姆巴佩表示,通常選手們第一次被法國隊徵召時,就必須簽署這紙肖像授權條款,但合約會自動展延期限,因此選手們完全沒有拒絕、或選擇足協贊助商的權力。

姆巴佩與法國隊的肖像權之爭,隨後演變成足協高層與球員工會代表之間的對抗。球員方面主張,國家隊使用球員肖像權營利一事,本來就是無本生意,選手們並不是要求從中分一杯羹,而是希望能夠參與定期審查,避免被不當用於爭議廣告侵害公眾利益。但足協方面則強調,法國足協的每年收入中,超過43%都是大型贊助商對於國家隊的特約贊助;這些贊助合約不僅是足協支持基層足球培訓的資金,如果讓來來去去、每次組成都不一樣的國家隊選手參與談判,恐會嚴重影響長期贊助合約的收入來源。

「姆巴佩與足協的對抗,只是法國體育政治的『造反』開始。」

《世界報》表示,關於國家隊肖像權的爭議,直到世界盃開賽之前,足協與球員代表之間都還沒吵出定論。但從PSG續約問題、馬克宏電話到足協對抗事件,也令輿論質疑,姆巴佩已從4年前的「好好少年」蛻變成「足球政客」。

《世界報》分析,雖然法國社會對於足協的清廉與可信度存疑,但國家隊贊助確實也是法國基層足球發展──包括當初培養姆巴佩成長的社區球隊與國家青訓體系──重要的支持來源。職業球員對於肖像權的權利固然值得尊重,但法國輿論仍出現對於姆巴佩動機的懷疑,批評他只是要借題發揮「贏者通吃」鞏固自己正在與PSG擴大談判的贊助權利,甚至嘲諷他過去並不特別關心贊助商的品德爭議,不然怎麼還會在法國檢調開始追緝「卡達行賄門」(Qatargate)時,還和PSG簽下天價肥約?

不過長期以來,法國政壇對待體壇意見的態度,確實存在「四肢發達的人請閉嘴」的偏見。但姆巴佩不僅能讓PSG與卡達的國家體育外交為他一人服務,甚至還能推動法國足協改革,其貌似不斷引發爭議、損害自己的形象,但也證明了姆巴佩對權力結構提出的挑戰,確實是成功而有巨大影響力。

但球場之外的權力遊戲,對於足球選手來講是好事嗎?姆巴佩的法國前輩亨利意有所指地向現今法國隊的10號提出了警惕:

「我們是職業足球員,球隊要你在場上怎麼踢球,你就該怎麼踢。只要能幫助球隊,這就是選手的責任。但務必切記──足球是團體運動,沒有誰是不可替代的,也沒有什麼球員,能比整支球隊來得更為重要。」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