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千港警高壓阻集會,「六四從記憶成為對照」

六四32週年:香港《國安法》下的悼念日益艱難,台灣接棒延續燭光

參加維園的燭光晚會,是不少跨世代港人每一年在六四這一天的重要儀式。但維園今年(2021)遭港警以疫情為由,從下午2點開始封鎖,圖為6點時的維園景象。(攝影/劉貳龍)

從1990年開始,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每一年都會舉辦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燭光晚會,參加人數曾在2019年達到18萬人。如今在港版《國安法》的壓迫下,港人已無法集結、發聲,甚至難以自由點起燭光,但不少港人仍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悼念。而在歐美等國家,民間仍有不少悼念活動;台灣多個公民團體6月4日晚間則以線上集會方式,紀念默哀64秒,也讓在台港人得以參與、延續悼念六四的意志。

今日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2週年,香港警方以防止COVID-19疫情擴散為由,拒絕了「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年度燭光悼念會的申請,並且派出7,000名警力在香港島各地戒備,防止民眾聚集。此外,港警在今天上午,以「宣傳或公布未經批准集結」的罪名逮捕了支聯會的副主席鄒幸彤。在港府延長限聚令、警方多方面高壓的阻攔下,香港今年紀念六四的活動大幅減少。

晚間8點30分,有數百位民眾前往銅鑼灣附近,舉起自備的燭光、或以手機的手電筒表示悼念,但因為有民眾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現場戒備的員警舉起警告違反港版《國安法》的紫旗,驅趕聚集民眾離開現場。此外,共有9個教堂照香港教區在疫情下的規範、限制參加人數舉辦彌撒活動,但其中屯門贖世主堂舉辦六四悼念彌撒,遭到警方以違反限聚令為由,要求民眾離開。

港警表示,截至晚上10點,至少4男2女分別以「涉嫌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普通襲擊、刑事毀壞、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為由拘捕。另有至少12人被票控限聚令。

台灣方面,雖然疫情警戒升三級,無法舉辦超過10人的戶外活動,多個公民團體今晚仍以線上集會方式,號召民眾上網悼念六四。公民團體也在自由廣場上發起管控人數的小型獻花儀式,讓無法在港舉辦的六四悼念聚會,能在台灣延續。儘管風雨襲來,仍有民眾打扮成V怪客拉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的橫幅,站立在自由廣場上紀念六四。

跨世代港人的六四記憶

Fill 1
香港現場,民眾舉起手機代替燭光悼念六四。(攝影/劉貳龍)
香港現場,民眾舉起手機代替燭光悼念六四。(攝影/劉貳龍)

參加維園的燭光晚會,是不少跨世代港人每一年在六四這一天的重要儀式。

「以前去參加的時候,大家一起唱紀念歌曲,很感動,」2020年在台灣創立、致力於幫助在台港人的民間組織台灣香港協會,45歲的創辦人桑普回憶道。2020年4月在台北重啟銅鑼灣書店的店長、65歲的林榮基也是連續參與了十多年:「每一年晚上我在書店關門後,都會到維園走走,看到很多年輕人會聚在一起討論時事。」而2019年流亡到台灣、年齡30出頭的港人Railey說:「有很多爸爸媽媽帶著小孩去參加,有時候我朋友也會跟我一起去。」

三位分別於2019年跟2020年來到台灣的香港人,接受《報導者》採訪時,憶起過往參加維園燭光晚會時的狀況,對比今年港府與港警嚴令禁止舉辦六四紀念會的現況,感到不勝唏噓。

1989年,從4月底一直到6月3日晚間和6月4日清晨,中國北京、成都等多個城市出現持續長達7週的民主運動,直到中共在6月4日當天出動人民解放軍、武裝警察,對天安門廣場上訴求民主改革的學生和民眾進行血腥鎮壓。從1990年開始,香港每年有數萬人聚集在香港島的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晚會,悼念死難者並記憶六四事件,在香港的晚會,一直是世界各城市裡規模最大的活動。

過往,主辦單位支聯會都會在現場播放天安門事件的紀錄片,也播放天安門母親錄製的音檔,並邀請來自港台的藝人帶著群眾唱歌。2014年與2019年這兩年,參加集會人數甚至高達18萬人。

延續29年的維園六四晚會,連兩年遭港府強力叫停

但在2020年,香港警方首次以防疫為由,不同意舉辦燭光晚會,但仍有上萬民眾自發地身穿黑衣拿著燭光到場悼念。今年(2021),香港警方同樣以防疫為理由,嚴令禁止民眾到維園參加晚會。保安局長李家超公開表示,任何人都不應該參加未經批准的集結,違反者最高可判處5年徒刑。

雖然港府嚴令要求港人不得前往維園、或是在任何地方舉辦多人集會,但仍有少數民眾在各地舉辦悼念活動。

香港中文大學的校園間在3日晚間出現「人民不會忘記」的黑色橫幅;4日下午2點,香港大學學生會成員按照每年的傳統,洗刷了刻著遭到血腥鎮壓死難者面孔的雕塑作品「國殤之柱」
由丹麥藝術家高志活雕刻的作品,全世界共有5座,此為其中一座,作品的底座以紅字刻著「六四屠殺」的字樣,因此被視為是紀念六四的象徵。
社會民主連線的成員則是在3點30分,於銅鑼灣設置攤位,擺放電子蠟燭,並拉起「香港人加油」跟「平反六四」的橫幅。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歐盟駐港辦事處今年都首次在其辦公室窗邊擺放電子蠟燭,悼念六四。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的Facebook專頁,4日晚間張貼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就六四32週年發表的聲明,指出中國當局沒有以尊重和公開討論的方式去回應人民的要求,反以暴力回應,「6月4日那日並肩同行的勇者提醒我們,絕不能停止追尋當天事件的真相,包括所有被殺、被囚、失蹤者的情況。」他更指出,天安門示威活動與香港爭取民主和自由的努力相呼應。

7千港警高壓阻集會,《國安法》下悼念日益艱難

Fill 1
在維多利亞公園的封鎖線前,一位民眾舉起1989年6月6日的《大公報》,報紙頭版上可見關於天安門廣場的報導。諷刺的是,今日《大公報》在港人眼中已幾乎成為共黨黨報。(攝影/劉貳龍)
在維多利亞公園的封鎖線前,一位民眾舉起1989年6月6日的《大公報》,報紙頭版上可見關於天安門廣場的報導。諷刺的是,今日《大公報》在港人眼中已幾乎成為共黨黨報。(攝影/劉貳龍)

香港警方為了防止民眾前往維園集會,在下午2點30分左右,以封鎖線包圍維園的中央草原與足球場,不讓任何民眾進入,並且在靠近維園的銅鑼灣站與天后站部署警力、在維園附近截查民眾。下午5點左右,一位國中三年級、身穿黑衣的學生在維園附近遭到警方盤查,被搜出背包中帶有數排白色蠟燭,警方對他口頭警告後放行。

桑普說,從上週港警一連串的動作來看,港府早已決心要將抗爭的火苗撲滅於萌芽的階段,防止任何民眾集結的可能。

香港警方在5月27日,先是拒絕了支聯會5月30日「毋忘六四」遊行的申請;6月2日下午,支聯會設立的「六四紀念館」受到食物環境衛生署的人員調查後,港府以紀念館沒有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為由,暫時關閉紀念館

而在今天上午8點左右,港警以違反《公安條例》第17A(1)(d)條,「涉嫌宣傳或公布未經批准集結」的罪名,逮捕了近期接受《路透社》等國外媒體採訪時,表示會以個人身分到維園點燭光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今天港府也在香港島各地部署了7,000名警力,防止民眾聚集。

2020年自發到維園悼念六四的前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與前區議會議員岑敖暉、袁嘉蔚及梁凱晴等人,也在5月7日遭控參與「未經批准集結」,被判處4個月到10個月不等的刑期

桑普認為,港府用盡辦法禁止港人紀念六四,試圖讓從1990年開始一直到2019年、維持了29年的傳統消失。「香港不能辦但台灣可以辦,這讓台灣的地位愈來愈重要,」林榮基說。

疫情嚴峻,台灣串連線上悼念會、集體默哀64秒

Fill 1
受制於本土疫情無法現場集會,台灣民間團體自辦線上直播的六四悼念晚會,於晚間8點9分,與所有線上直播參加者同時默哀64秒鐘。(攝影/陳曉威)
受制於本土疫情無法現場集會,台灣民間團體自辦線上直播的六四悼念晚會,於晚間8點9分,與所有線上直播參加者同時默哀64秒鐘。(攝影/陳曉威)

台灣從5月中旬開始,因疫情擴散,全國警戒提升到第三級,過往民間組織會在自由廣場上舉辦的集會,今年縮小成為限制人數的獻花儀式。以「華人民主書院」為首的多個民間團體,今晚舉辦了「人權照亮民主,同行抵抗極權」的線上悼念晚會,並且邀請多位民意代表、立法院長游錫堃與NGO團體參加。日本、美國、英國、澳洲、德國、加拿大等國的民間團體也有舉辦悼念活動。

從下午4點開始,在台北的自由廣場上以遮雨棚搭建的小型紀念場內,少數民眾陸續冒著鋒面和颱風外圍帶來的大雨,到場獻花致意。線上直播的悼念活動則是在傍晚7點開始,陸續有來自流亡美國的中國維權人士、獲得英國政治庇護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等人到線上致詞。晚間8點9分的時候,線上直播參加者同時默哀64秒鐘。

「許多曾經在香港舉辦六四晚會的夥伴被捕入獄了,」華人民主書院倡議主任郭歷軒說,舉辦這個悼念會除了是對六四天安門的事件致敬之外,也是延續香港夥伴們他們無法在香港繼續的工作。

曾參加過香港維園悼念會、也參加過台灣自由廣場六四活動的桑普觀察,台灣人紀念六四的規模一直都不大,人數頂多幾百到上千人,對於紀念六四並沒有太大的熱情。相反地,香港年輕世代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以後,對於六四中共血腥鎮壓民眾有了很大的共感。

「六四已從一份記憶,轉而成為對照」

Fill 1
因應疫情,台北自由廣場舉行管控人數的獻花儀式,銅鑼灣書店的店長林榮基也到現場致意。(攝影/楊子磊)
因應疫情,台北自由廣場舉行管控人數的獻花儀式,銅鑼灣書店的店長林榮基也到現場致意。(攝影/楊子磊)

目前仍在監獄裡受羈押的何桂藍,也在六四前夕,託友人把她的想法公開於個人Facebook上:

「經歷過2019 ,對香港人而言,六四已從一份記憶,轉而成為對照。政權消除記憶之勢固然強橫,然而在思考如何將記憶承傳下去的同時,也必須要回答:當我們也有了自己的切膚之痛(雖程度有別),六四記憶與香港本地的反抗之間,超越身分認同的紛爭以後,有著怎樣的連結?」

在2019年因為參加反送中運動流亡來台的Railey認為,在1989年發生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共用軍隊、坦克鎮壓群眾,2019年在香港反送中運動裡,港府是用警察跟黑幫來鎮壓。「歷史是會重演的,只是演員不一樣而已,」Railey希望,台灣人可以從這些歷史中了解到中共的真面目。

香港因為港警的高壓封鎖,讓民眾無法集會悼念。台灣則是因為疫情嚴峻與天氣因素,讓大部分的活動都轉為線上舉辦。

林榮基、桑普與Railey三位來到台灣的港人也分別以不同的方式紀念六四。Railey在家中,打開電腦,觀看台灣民間團體舉辦的「人權照亮民主,同行抵抗極權」線上活動直播。桑普跟林榮基在下午不同的時間,前往自由廣場的遮雨棚獻花、向六四的死難者致意。「這次覺得特別有意義,香港現在禁止,這邊還可以參加,很珍貴,」林榮基說。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