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Long Game】

陳子軒/冷戰:北京冬奧與兩岸夾縫下的台灣運動員

2022年1月31日,北京冬奧前,台灣競速滑冰國手黃郁婷在場內練習。(攝影/Getty Images/Dean Mouhtaropoulos)

競速滑冰選手黃郁婷2月2日在個人社群網站上傳練習時一襲中國代表隊服點燃台灣原本冰冷的北京冬奧新聞,也再次觸動兩岸認同的敏感神經。千夫所指的黃郁婷,試圖以「運動無國界」的道德高位平息眾怒,但卻火上加油。因為如果運動真無國界,那就根本沒有奧運了。除了是以國家為單位與賽奧運之外,現代奧運之父古柏坦爵士(Pierre de Coubertin),就是在其祖國於普法戰爭中敗給普魯士之後,激發了復興奧林匹克理念的念頭,而第二、第三屆的夏季奧運,之所以1900與1904年分別在法國巴黎與美國聖路易舉辦,就是為了依附在同以國家為單位進行的世界博覽會下的娛樂項目。

無獨有偶,雖然受矚目程度沒有像黃郁婷事件來的那麼高,但是長年浪跡海外踢球、現今效力武漢車谷江大女足的曾淑娥,在亞洲盃台灣與中國之戰前,也在其臉書上貼出「祝福武漢的好姊妹們比賽順利、開心奪冠」的訊息,卻未對同樣是「姊妹」、且不須「翻牆」就能得到她祝福的台灣女足有所表示。

身為國家隊選手,個人認同即應包覆於國族認同中

運動以其「無槍炮的戰爭」的特質,在緊繃的兩岸關係下,所扮演的不僅僅是準戰爭的替代物而已,雖然偶見兩岸在國際賽場上正面對決的肅殺之氣,但事實上,運動場內外的兩岸關係,除了競爭之外,還有許多檯面上的往來與檯面下的暗流,這一切要比想像的密切與複雜許多。

自1997年成立兩岸體育交流座談會開始,相關的交流就已經漸趨常態化,2011年,兩岸奧會更確立了「六來六往」的交流計畫,也就是中華台北奧委會所屬下,每年會有六項重要活動至中國,中國奧會方面也會有六項重要活動來台舉行;在此原則下,各自協會所屬的運動團隊及運動員,都有常態的交流,個人的往來就更加頻繁。各項運動人才與事業,從棒球、籃球、桌球(中國稱乒乓球)、足球、圍棋、自由車、田徑甚至電競等項目,都不斷跨越兩岸政治上的海峽。即便是在已逾兩年的疫情剎車下,大規模的官方交流漸趨停滯,但語言、文化、距離、運動實力等因素,依舊驅使著台灣運動人才西進,而政治意識形態以及軍事對立,都在這樣的交流下刻意淡化或無視。

台灣體壇中,或在中國發展、或是親族間有往來兩岸生意者並不在少數,也可透析出兩岸體壇不是如此單純的非敵即友的二分關係。這些西進者,明白自己的處境,許多人必須壓抑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不問不說,甚至問了都不能說而求自保,但與此同時,也有大中國情結者穿梭優游其中。自黃郁婷事件爆發後,許多人以蔡英文總統「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認同道歉」為她緩頰,確實,個人層次上的認同,都是自身生命經驗所建構,外人難以置喙;但一旦如黃郁婷身為國家代表隊的一員,就算不是其真心想望的國,都至少需有權利與義務對等的基本觀念,此時,個人的認同就必須包覆在更高層次的國族認同符號之下。

對台26項措施下,中國官方積極提供對台灣體育人才的「協助」

原本運動多發生於「民間」(至少名義上)團體與個人的交流,卻因為運動所乘載的意涵,讓中國官方注意到並且企圖運用在對台工作上。

中國國台辦於2019年11月4日公布「關於進一步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簡稱對台26項措施),其中第25與26條,就是針對台灣體壇而來:

25條. 歡迎台灣運動員來大陸參加全國性體育比賽和職業聯賽,積極為台灣運動員、教練員、專業人員來大陸考察、訓練、參賽、工作、交流等提供便利條件,為台灣運動員備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和杭州亞運會提供協助。
26條. 台灣運動員可以內援身分參加大陸足球、籃球、乒乓球、圍棋等職業聯賽,符合條件的台灣體育團隊、俱樂部亦可參與大陸相關職業聯賽。大陸單項體育運動協會可向台灣同胞授予運動技術等級證書。歡迎台灣運動員報考大陸體育院校。

在冬季奧運、亞運、世大運(成都)2022年的三大賽都於中國舉辦之際,對於台灣體壇的挑戰不言可喻。上述第25條中,就特別針對這些賽事,聲明會提供台灣運動員的協助;第26條,也點出了台灣近年來依賴中國的運動項目,這些項目除了以個人身分西進者眾之外,更不乏運動團隊的加盟,如次於乒超的甲A聯賽,近年來台灣就有國泰女桌、智淵乒乓運動館、第一銀行等男桌以團隊形式與賽,圍棋也以棋院為單位,在圍乙、圍丙等級的聯賽浮沉。由此可見,台灣體壇中,各種與中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千絲萬縷,就如此牽絆著兩岸的政治應對,也讓台灣多少在原本「應然」的事務上多了許多「實然」的後顧之憂。

運動就是政治,運動明星亦無法置身事外

Fill 1
陳子軒、冷戰、北京、冬奧、兩岸、台灣、運動員
2022年北京冬奧開幕式裡的年輕表演者。(攝影/AFP/Jewel SAMAD)

曾幾何時,「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成了許多運動人膝反射式的標準答案。但隨著國際政治以及時代精神的轉變,北京冬奧開始之前,國際間就有許多運動員對於過往不涉入政治的立場有所反省。足壇超級巨星、曾任德國國家男足與拜仁慕尼黑隊隊長拉姆(Philipp Lahm)就曾於德國《時代週報》(Die Zeit)與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共同刊載的專欄中撰寫了一篇評論直指「在體壇也可以說不」,他立場鮮明地指出,在如今這個時代,運動就是政治,因此運動明星絕對不應該徹底置身於政治之外。在台灣,我尚不敢期望運動員能有此認知,畢竟,絕大多數的他們,都選擇在政治與社會議題上缺席,但我認為,在此關鍵的2022年,台灣的運動員都至少該對於兩岸目前關係有所認知,進而關注國際政治、性別、種族等議題,以提升其「政治敏感度」,不能再縱其以「只專注在賽場」、「政治敏感度不足」為由而開脫。

運動與人權議題的爭辯中,時常可見「那是他國文化,應該予以尊重」,「罵中國如何如何,怎不先看看台灣、美國自己如何如何」等文化相對主義的論調,但是,這正是自由派論點下,容易被中國見縫插針之處,面對著專制統治的政權,任何認同、民主、人權議題的相對主義都是危險的。當坎特(已改名為「自由」,Enes Kanter Freedom)、德國、加拿大等國的運動員與運動組織或高聲拮抗、或反省參與由中國主辦的運動賽會之時,體育署、中華台北奧會到運動員都是如此舉棋不定與逃避,最後甚至仍讓風暴中心的黃郁婷擔任掌旗官,任何人都心知肚明,這些意涵與後果絕非僅限於運動場內,因此,若仍高喊「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者,不論出於天真至極或是刻意欺騙,都是不該原諒的惡行。

要知道,惡魔最高明的伎倆,就是讓人相信惡魔並不存在。那句關於運動與政治的十字咒語,正是挾運動以行惡的終極護身符。

承此戰略,北京冬奧開幕式中,導演張藝謀(當然是經過長官指示或認可後)大量使用兒童作為呈現的元素,「未來冠軍」、合唱奧運會歌、「雪花再現」中手持和平鴿等表演橋段,全都以兒童貫串,試圖以無法批評的兒童純真作為冬奧去政治化的手段,以消解西方諸國對中國人權與民主現狀的批評。畢竟,當你看著這些萌到不行的孩子時,怎麼還能相信有惡魔的存在呢?開幕式最後,更選定由「00後」的維吾爾滑雪選手迪妮格爾.伊拉木江擔此其中一位點燃聖火者,與2008年由實至名歸的李寧擔綱大異其趣,這樣的選擇,不是中國人熟悉的論資排輩,不是以功績決斷,而是毫不掩飾其對西方世界質疑新疆維吾爾人權之下,所送出的一記正朝腦袋而去的直球。

群龍無首的體育署,與混亂失格的外交策略

自從東京奧運的經濟艙事件之後,台灣體壇官方最高機構的領導者(體育署長)已經代理達半年,要嘛表示缺了這樣一位政務官也沒差、要嘛表示教育部長甚至其他行政官僚就足以越俎代庖,不論如何解讀,都是台灣體壇的重傷。此次在體育署長位置懸缺下,幾經反覆之後最後決定出席北京冬奧開幕式,甚至還以曾公開(是的,在自己的社群媒體上發布,當然就是公開)穿上中國隊服的運動員擔任一國門面的掌旗官,所釋放出的外交訊息都是極為混亂與失格的──國際外交固然都以各國自身利益為先,但與台結善而不惜犯中的友邦們,難道不會有「你們自己都不爭取,我們所為何來」的感概?

在台灣原本邊緣的冬奧,加上國際社會間如此反中的氛圍助陣下,依舊凸顯出了台灣體壇在面對中國下的困窘,可以預期的,台灣運動員在東京奧運後所累積的國族認同能量下,缺席杯葛成都世大運與杭州亞運已經不可能是選項。對於台灣更不利的是,世大運在西方所受重視程度遠不如奧運,亞運參賽諸國反中雜音顯然將降低許多,屆時台灣運動員將如何自處?我們的政府又該釋出何種訊息?黃郁婷事件只是一項示警,未來半年,台灣運動外交將面臨更大的挑戰。

【Long Game】專欄介紹

運動,是一種文明的演進,在規範與框架之下,將野性的競爭與衝突升華為力與美的技藝。

運動,也是一種經濟的刺激,隨著農業社會、工業社會、資本巿場發展,串接庶民消費與高端精品。

運動,更是國族主義與個人主義的交鋒,在集體榮光共感底下,不斷思辯競技最核心的精神與意義。

運動的社會性,與社會的運動性,是一場永恆的「長盤制」(Long Game),人類的愛恨情仇,喧囂歡愉,當代價值,將天荒地老戰鬥與論證下去。

Long Game,《報導者》的運動專欄,由研究專長為運動社會學、流行文化與媒體觀察的國立體育大學體育研究所教授、美國職棒MLB球評陳子軒執筆。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