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現場

【獨立書店生與死】疫情肆虐下的獨立書店生存之道

獨立書店在疫情下的經營更顯困難,只得各尋生存之道。圖為房東願意降低房租共體時艱的瑯嬛書屋。(照片提供/686)

就在本文寫作之時,台灣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一下子增加到3位數,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宣布「非本國籍一律限制入境」,而之前延期到5月的台北國際書展則正式宣布停辦,另外每年3月底至4月舉辦的金馬奇幻影展也在同一天喊停;雖然比起世界各國,台灣的疫情控制已經相對好得多,但是各行各業也都不斷在付出或輕或重的代價,以書業而言,雖然實體書店受到最直接的衝擊,但整個出版業無人能置身事外。

時報出版董事長趙政岷就表示,雖然自疫情爆發以來,網路書店的業績有明顯提升。不過其銷售的成長幅度仍無法補足實體書店下滑的業績。

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實體書店的生意直直落,影響所及是整個產業鏈都受到衝擊,而出版業雖然整體產值不高,但對一國的文化根本而言有其重要性,也因此文化部近日擬定了「藝文紓困振興辦法」,對受疫情影響發生營運困難之產業事業予以紓困,後續亦有振興方案,預計投入15億預算,但效果如何有待之後再做評估。

邊譜書店店主廖英良最近也常在Facebook上說道,受疫情影響連訂書都訂不到,一來是他自己因銷售下滑,補書量不夠大,所以需要訂更多新書才能湊到經銷商或出版社的出貨門檻,但此時顯然新書出版量已較平常減少許多,二來則是出版社新書印刷量持續降低,且多優先出給網路書店及大書店,小書店訂不到也只能慢慢等;後者已是老問題,但因為疫情可能又雪上加霜,不過出版社在此時減少並延後出書,或者擴大出書的間距,主要還是因為疫情影響整體購買力下降,而且防疫期間也無法在實體書店做太多行銷或宣傳講座等活動,在此期間出新書,要賣得好實在很困難,故而他坦言:

「從沒想過,有這麼一天,我們卻因為病毒疫情而讓出版產業整個縮了起來。是啊,銷售量小了,大家都會擔憂,都會希望觀望一下。只是,得觀望到何時呢?原本體質已經很差的圖書產業,再觀望會不會只是坐以待斃呢?」

線上讀書會、外送服務、轉型咖啡廳⋯全球實體書店求生各展神通

既然新冠肺炎已經肆虐全球,則實體書店的營運受影響應該也已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問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前不久報導了美國實體書店對新冠肺炎的因應之道,有的以線上讀書會來維繫社群(店內雖然無人,但是至少讀書會成員會買書),有的小書店店主騎腳踏車親自送書給附近社區的買書人,有的提供更便捷的外送服務(可路邊取書,書店人員在車上將書交給顧客,或者送至顧客家門口),還有書店創建捐款網站,人們可以透過線上捐款讓書店對有需要的人提供書籍。

有的規模較大的書店乾脆關閉實體店面,只留下維持網路書店所需要的人力,這不但造成部分員工非自願性失業,而且對於實體店面何時恢復營業也沒有個準,如果情況一直嚴峻下去很可能就永久關閉了。

而就在台北國際書展宣布停辦的同一天,在香港已有40年歷史的大眾書局也宣布全港16家門市將在隔日全部結束營業,連Facebook粉絲頁及官網都提前關閉,結業得既突然又徹底。雖然香港大眾書局非三中商系統(三聯、中華與商務書店),業主是新加坡的出版商,但近年還是有受到反送中運動的影響,曾被誤會為「藍店」,亦曾傳出拖欠店租的消息。據香港媒體報導,書店內部職員有人事前已有心理準備,但以為只會關閉部分店舖或者裁員,沒想到會是全線停業,受影響的員工多達上百人,看來這波疫情是壓倒它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回來看台灣這邊,雖然尚未傳出什麼嚴重的消息,但還是有些靜靜的變化在發生,比如1月底就已停業的「ㄚ德俐鼠童書城」,曾經號稱是台中最大的童書書城,現在開價求售書城的城堡建物,上的是房地產新聞,而書店業者於今年(2020)1月在Facebook粉專公告「暫停實體店面門市營業,往後將轉回書立得網路書店,繼續為大家服務」,可以說是一個關閉實體店面經營網路書店的案例。

去年底(2019)開始閉店整修的何嘉仁書店北投店,本來附近的北投書友們都在默默期待改裝完成後的新書店重新開幕,哪知前不久忽然就宣告收攤不做書店了!改裝後新開幕的則是一家複合式咖啡廳,雖然還是保留了部分書櫃繼續陳售書籍,但是已經沒有書店的招牌,失去了增加新知的機會,還有多少舊雨會回去看書買書,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至於台灣規模最大、資本最雄厚的誠品書店也推出了前所未有的會員優惠:購書憑發票可以折抵誠品行旅的住房費用,而且可以全額折抵。這裡沒有要幫誠品宣傳的意思,所以細節就不多提了,但看來是要用非常手段抓住高端消費者,畢竟這段期間國人出國旅遊除了要冒生命危險之外,回國得先居家檢疫14天,還可能被社會大眾肉搜出來嚴加撻伐,這壓力可能還大過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而國內疫情也還未嚴重到連國內旅遊都嚴格限制的地步,所以擁有旅館的誠品結合書店、商場推出這樣的優惠,有其市場評估的精確性,這自然也不是一般小書店能提供得起的。

如何做到防疫又能做到生意?

那麼一般小書店能做什麼?除了繼續推書賣書,以各種方式行銷宣傳自己書店之外,事實上能做的非常有限。高雄的BOOKING漫畫書店別開生面地宣告封閉國外旅遊書的書架,只為了要「消除讀者的出國旅遊慾望」,為此還特別印製了「疫情期間,請勿閱讀」的封條。此舉為書店行銷宣傳的意味較重,但讀者大多都能會心一笑,算是增添了幾許創意。

最令人感到窩心的是中壢的瑯嬛書屋⋯⋯的房東,知道這一波疫情影響實體書店生意難做,大書店自己有足夠的資源力量撐過去,絕大多數的小書店都是力量微薄,能做的調整極為有限,而小書店的固定支出裡除了每月要付的書款,最大筆的就是房租了,一般房東多照契約走,就算遇上疫情擴大,也不一定會同意調降房租,而瑯嬛書屋的房東卻主動告知降低房租3個月,這真的是佛心來的,也是最有效的紓困方案;讓我想起我與隱匿開的有河book在2008年遇上美國帶動的金融風暴時,房東也主動告知我們降房租。想來佛心的房東一定還有,只是書店不能全靠房東的佛心,最重要還是足夠多的讀者支持。

另一個遺憾的例子是彰化溪州的成功旅社。幾年前作家吳音寧帶領一群年輕人把它改造為「農用書店」,一度成為中部地區一個特別的文化據點;後來吳音寧北上擔任北農總經理,成功旅社也轉由另一經營團隊經營。這幾年想要擴增營業範圍,但這間百年老屋的空間在使用上有其局限,團隊決定另覓老屋再出發,結果找到附近不遠處的「大圳屋」,主要經營以背包客旅店為主;雖然找到了「大圳屋」,但他們也一直沒有放棄成功旅社的「農用書店」,只是兩邊兼顧更加困難,直到上個月才終於決定讓「農用書店」至3月底停止營業,或許有不同想法的有心人可以在成功旅社找到新的創意及動力,將老屋繼續活化賦予新生。

Fill 1
幾年前吳音寧在彰化溪州帶領一群年輕人改造為「農用書店」的成功旅社,可惜3月底將停止營業。(照片提供/686)
幾年前吳音寧在彰化溪州帶領一群年輕人改造為「農用書店」的成功旅社,可惜3月底將停止營業。(照片提供/686)

最後還有一間比較特別的月樹書房,但是位在馬來西亞吉隆坡的華文獨立書店,前不久店主舉辦了週年慶買書贈品的線上票選活動,有二個選擇:一是醫療用的口罩,以及一捲滾筒衛生紙,結果超過400位讀者投票,有87%的人選擇了口罩,之後月樹更賣起了可塞濾材的手工布口罩,補貨多次,感覺仍是供不應求;在疫情逐漸擴大的當下,為買口罩而來的動力可能比為買書而來的要大些。台灣雖然口罩採配給制,但是一般書店也不妨想想有何誘因,既能夠做到防疫又能夠做到生意。

在疫情肆虐下的獨立書店,最好要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度過這個難關,或許前方就會比較光明!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