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兒童國際新聞專題:君主政治、文化和媒體生態

【王室的枷鎖】「人民王妃」黛安娜的悲劇:狗仔隊文化怎麼形成的?

1981年2月24日,黛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與查爾斯王子(HRH Prince Charles, Prince of Wales)在英國倫敦白金漢宮宣布訂婚後合影留念。(攝影/Anwar Hussein/Getty Images)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前往專題

「每一名報刊老闆或編輯,只要曾出資買下那些侵擾和剝削黛安娜的照片,都是在鼓勵貪婪無情的記者不顧一切地拍她。這些人的手上都沾了鮮血。」

──史賓塞伯爵(Charles Spencer, 9th Earl Spencer),黛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之弟

已故的英國前王妃黛安娜是英國王室的傳奇,她生前形象親民、致力公益而擁有無數粉絲,儘管逝世25年,不少英國民眾每年都還會與兩位英國王子威廉(HRH Prince William, Duke of Cambridge)與哈利(Prince Henry, Duke of Sussex),一同憑弔他們的母親、大家口中的「人民王妃」(the People's Princess)。然而,大眾的喜愛對她來說是種祝福,也像是一個詛咒。

1997年8月,黛安娜雖然已經與王儲查爾斯王子(HRH Prince Charles, Prince of Wales)離婚、不再是王室成員,狗仔隊仍對她緊追不捨。8月31日晚上,她與男友在法國巴黎遭到狗仔隊飛車追逐,座車最終失控撞毀,兩人與司機都不幸喪命。事發當下,多名攝影師還忙著拍攝她垂死的照片。11年後法院判決出爐,認定黛妃之死不只是因為司機酒駕,緊追不捨的狗仔隊也有責任。

Fill 1
兒童新聞狗仔隊。設計/王家琛
(插畫/王家琛)
新聞充電器:英文狗仔隊(paparazzi)之名,源自義大利電影

中文的「狗仔隊」源自香港人的翻譯,而英文字典裡,paparazzi指的是「為了拍攝可以賣給報社的照片而跟蹤名人的攝影師」。這個字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0年的義大利電影《生活的甜蜜》(La Dolce Vita);電影主角是一名羅馬的小報記者,他的搭擋是專門跟拍美國影星照片的攝影師,名字就叫作Paparazzo。這部電影出現後,漸漸開始有人以paparazzi(paparazzo的複數)形容跟拍名人的攝影師,《時代》雜誌(Time)更於1961年在專題文章中形容paparazzi是「飢渴的狼群」,讓這個字進一步發揚光大。 《生活的甜蜜》電影裡Paparazzo的原型人物,被認為是義大利的「狗仔之王」昆托(Felice Quinto)。但導演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為何挑選Paparazzo為這個角色命名?英國媒體BBC一篇「The Vocabularist」專欄文章指出,費里尼在自傳中表示Paparazzo出自歌劇的歌詞,「聽起來就很適合」,他也曾在其他地方形容這個字「就像嗡嗡叫的昆蟲,盤旋猛衝,令人刺痛。」 不過,費里尼的合作編劇費拉亞諾(Ennio Flaiano)有另外一套說法。他回憶道,當初他與費里尼發現這個詞,是因為隨手翻開英國作家吉辛(George Gissing)的遊記《在愛奧尼亞海沿岸》(By the Ionian Sea)。這本書在1901年出版,義大利文版本則於1957年面世。吉辛在書中提到,他去過義大利南部一處都是斷崖絕壁的地方,而下榻旅館的老闆名叫Coriolano Paparazzo。事實上,Paparazzo這個姓氏在當地很常見,字根papa-可能源自希臘語。

為什麼狗仔隊那麼猖狂?因為王室新聞向來是英國報業重要的一環,新聞機構有王室線記者負責採訪王室的公開行程,而隨著黛安娜的人氣愈來愈高,媒體對她的跟拍漸趨瘋狂,狗仔只要能拍到黛安娜,即使是模糊的照片也能向報社賣個好價錢,最高紀錄是50萬英鎊,約相當於現在新台幣1,850萬元。

喜愛刊登王室醜照的英國「小報文化」

過去,狗仔隊的照片常刊載於所謂的「小報」。小報是指尺寸較小的通俗媒體,多報導腥羶色與名人八卦。源起於1903年的《每日鏡報》(The Daily Mirror)被視為歷史最悠久的小報,與後來改版的《太陽報》(The Sun)和《每日郵報》(The Daily Mail),都是至今發行量前幾名的「重量級」小報──像是《哈利波特》裡的威農姨丈,正是《每日郵報》的忠實讀者。

當時,競爭激烈的小報時常將鏡頭對準王室,1991年《太陽報》發布一張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在河邊裸泳的照片;《每日鏡報》就不遑多讓,隔年也刊載約克公爵夫人莎拉(Sarah, Duchess of York)在泳池邊的婚外情照片。王室成員雖然地位崇高,面對狗仔隊卻無能為力。

1993年,黛安娜因為《鏡報》集團使用了健身房老闆偷拍她運動的照片而提告,但法律無法為她的生活帶來實質保護。在她發生死亡車禍的半年多前,兩位著名狗仔
1996年Mark Saunders和Glenn Harvey出版了Dicing with Di: The Amazing Adventures of Britain's Royal Chasers
還出書暢談「追逐王室的精彩冒險」,封面不但是黛安娜的照片,內容更提及她曾情緒崩潰對他們發飆。
新聞充電器:大報與小報怎麼區別?

早年,以尺寸區分「大報」(broadsheet)與「小報」(tabloid),主流的「大報」尺寸一般為23.5英寸 × 14.75英寸(597mm × 375mm),小報則是寬度為大報一半的報紙。 20世紀早期的小報,其實是以更精簡的寫作,生活題材與更多圖片,並且方便讀者在擁擠的通勤車廂內翻報閱讀。後來許多小報更專注在名人緋聞,讓小報成為腥羶色新聞的代名詞。不過,也有如《紐約每日新聞》(New York Daily News)等,雖然也是小尺寸的小報,仍然是以嚴肅新聞為主,並且多次獲得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利茲新聞獎(Pulitzer Prize)。 到了媒體網路化後,因為紙本發行量普遍大幅下降,成本考量之下,現在英國幾乎所有的報紙都縮小尺寸,已無法以尺寸區分「大報」與「小報」,而是依其內容和取向。

英國狗仔也盯上黛安娜的兒子

Fill 1
名人、詛咒、王室、狗仔隊
2021年7月1日,英國王子威廉(HRH Prince William, Duke of Cambridge, 左)與哈利(Prince Henry, Duke of Sussex, 右)在倫敦肯辛頓宮的沉沒花園,為他們的母親黛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60歲冥誕的新雕像進行揭幕儀式。(攝影/Dominic Lipinski/POOL/AFP)

但就在黛安娜死後,英國社會瀰漫著仇視狗仔隊的氛圍,小報銷售量一度跌入谷底。英國的報業投訴委員會(Press Complaints Commission, PCC)也修改「編輯工作守則」,列出明確的隱私規範供媒體參考。

有短短幾年,黛安娜的兒子威廉王子和哈利王子獲得了暫時的安寧,但2003年,當年21歲的威廉王子與現在的凱特王妃(HRH Catherine, Duchess of Cambridge)開始交往,他們仍然成為媒體追逐的對象。《世界新聞報》(News of the World)甚至在2005年、2006年竊聽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哈利王子的語音信箱。

儘管《時代》雜誌分析英國媒體已變得較為自律,且如今有社群媒體,王室成員可以透過「自媒體」的方式掌握話語權,但近年來還是有不少爭議事件,例如2019年,《星期日郵報》(Mail on Sunday)公開刊登了薩克斯公爵夫人梅根(Meghan, Duchess of Sussex)寫給父親的私人信件,遭梅根控告侵犯隱私及著作權。

雖然被告辯稱她寫信時就已料到可能會被外流,但梅根最終在2021年勝訴──法官直指信件內容是「個人的、私密的,與正當公共利益無關」。

梅根在聲明中表示,小報產業靠著製造謊言和痛苦牟利,也讓人漸漸習慣於殘忍,這場勝利象徵「我們現在有了足夠的勇氣,要重新塑造小報產業的面貌」。

狗仔隊與新聞自由的界線在哪裡?

並不是每個國家都有「小報」,但狗仔文化相當常見。「狗仔」中文名詞是香港人的翻譯,最初這個詞不完全是貶義,有時是形容記者像刑警一樣對案件緊追不放、揭發政商名流不為人知的醜聞。後來香港媒體專門成立「狗仔隊」,擴大為偷拍的單位,涉入私人領域,像是偷拍名人並刊載露骨的照片。2001年起,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更透過《蘋果日報》和《壹週刊》
2021年,台灣《蘋果日報》停止發行紙本,現在只有網站。《壹週刊》2018年停止發行紙本、轉為網路媒體,2020年結束營運,2022年又開始小規模運作。
將狗仔文化引入台灣,引發許多爭議,社會漸漸開始探討媒體專業倫理的界線。

媒體有新聞自由,民眾也有知的權利,但應建立在與大眾相關的公共領域上,狗仔隊文化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公眾人物應該接受檢驗的事務包括哪些層面?以長鏡頭竊錄明星在家中的活動,與以「臥底」手法揭露政府、學校或企業的重大弊案,兩者正當性是否不同?另外,媒體亂象是單方面造成,或是「有需求才有供應」?

「我們每一次的消費,都在為我們想要的世界投下一票。」
美國環保倡議人士拉佩(Anna Lappé)

無論大家的答案是什麼,但讀者每一次的點閱,也在為自己想要的媒體環境投下一票。

誰幫我們完成了這篇文章?

作者/王立柔 1992年生,曾任記者(2013-2019),現就讀台大翻譯碩士學位學程(2020-),想追求既入世又出世的生活狀態。 設計/王家琛 設計系畢業的插畫及手刺繡工作者,喜歡將生活中的見聞以不同媒材紀錄。理性設計;感性創作。透過雙手把模糊的感知化作具體圖像進行溝通,引導觀者走進故事。 核稿/張鎮宏 以前住過突尼西亞與英國,但最常旅行的城市是巴塞隆納。除了國際新聞的工作外,最喜歡足球──雖然自己已經超過場上球員的黃金年紀,但希望有一天還是能參加世界盃足球賽。 核稿/楊惠君 從沒有手機和電腦的時代開始當記者。記者是挖礦人、是點燈人、是魔術師──要挖掘世界的不堪,為喪志的人點燈,將悲傷的事幻化成美麗的彩虹⋯⋯常常會失敗,但不能放棄去做到。 審閱/王淑美 政大新聞系教授,英國蘭開斯特大學社會學博士。曾擔任報社記者,教授新聞採寫課程多年,並擔任卓越新聞獎評審,認為新聞是世界上最有趣、高挑戰性,並能直接回饋社會、促進改變的志業。 責任編輯/陳韻如 新聞系畢業後,就投入編輯這份工作,非常努力讓每一篇報導都美美的呈現在讀者面前,希望你也喜歡這篇文章。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