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朗熹/Made in Hong Kong 的國際音樂主題樂園
Trip Hop樂團Massive Attack。
Trip Hop樂團Massive Attack。
香港一年一度的戶外音樂節Clockenflap在萬人歡呼下結束。這年的Clockenflap從以往的西九文化區移施到中環海濱,剛好上年缺席這個音樂盛會的我,今年有幸參與並對音樂新的體驗。
Clockenflap音樂節的這數天,就像走進某個主題樂園,乍看已停止轉動的中環摩天輪,彷彿時間也跟著流動得特別的緩慢,只剩下這個音樂節一時安靜、一時躁動,此一時彼一時。一直以來,Clockenflap一直提供多元平台讓世界各地的好音樂進入香港,也提供機會給不少本地樂隊在萬人前演出。
這次演出的陣容也相當強大,包括有Trip Hop 三巨頭之一的Massive Attack,丹麥Electro pop的女聲MØ,也有來自台灣的Hello Nico,最令人回味的是十年後重組演出的香港本地樂隊粉紅A。
Clockenflap音樂節分成四個不同大小的舞台,各個舞台也有不同風格的樂團在演出,像主題樂園的各個場區讓人們自由遊走。在往不同舞台的途中,你會發現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裝置跟場內的人們一起互動,好讓觀眾在移動的過程也不會脫離這個夢幻的音樂藝術世界。
除了音樂節的規劃盡見心思,樂團也用盡心力回應樂迷的慾望。樂迷引頸以待的Trip Hop巨頭Massive Attack首次登陸香港的舞台,以迷離、冰冷的電樂掀起另一個高潮。但要說到全場氣氛高漲的推手莫過於舞台視覺效果。
Massive Attack的音樂和風格一向與社會緊密扣連,這些也不例外地加入不少香港本地的元素。在演奏〈Inertia Creeps〉一曲時的舞台視覺效果加入了不少政治名人的頭像,包括:習近平、黃之鋒等人,也翻譯了許多香港本地新聞標題呈現在舞台之上,讓觀眾自行詮釋。
說到這裡,一路寫一路聽著香港樂團粉紅A的舊作品〈再見〉,令我回味著他們這次在Clockenflap的演出,也令我回想香港究竟變了多少?粉紅A十年後重組「復出」了,但歌裡的香港已經回不去了。音樂大概就是擁有這一種提醒和預示的作用。
帶我到這裡 聲音湧進了耳朵裡面 太快看不見 不知道過了幾個夏天 望向球場界外 再徐徐爬上露台 和從前告別 拍低一切用來做紀念 密雲在頭上又再相遇 就像個巨人暫時沒法消滅 去到那裡照樣見到 捲起的沙粒在舞蹈 拆掉拆掉拆掉 來拆掉全都拆掉 趕快趕快趕快 推出新的建設 破壞破壞破壞 再破壞全都不要 從那日成為了一堆廢鐵
粉紅A <再見> 歌詞
來自日本的水矅日。(攝影/陳朗熹)
來自日本的水矅日。(攝影/陳朗熹)
香港本地樂隊粉紅A。(攝影/陳朗熹)
香港本地樂隊粉紅A。(攝影/陳朗熹)
英國藝術單位Filthy Luker and Pedro Estrellas的藝術裝置Temple。(攝影/陳朗熹)
英國藝術單位Filthy Luker and Pedro Estrellas的藝術裝置Temple。(攝影/陳朗熹)
香港藝術單位Greater Group 的藝術計劃Footprints。(攝影/陳朗熹)
香港藝術單位Greater Group 的藝術計劃Footprints。(攝影/陳朗熹)
台灣樂團Hello Nico。(攝影/陳朗熹)
台灣樂團Hello Nico。(攝影/陳朗熹)
香港藝術人的藝術裝置:Bound。(攝影/陳朗熹)
香港藝術人的藝術裝置:Bound。(攝影/陳朗熹)
香港藝術單位U7 Studio的藝術裝置Wavey Weavey 。(攝影/陳朗熹)
香港藝術單位U7 Studio的藝術裝置Wavey Weavey 。(攝影/陳朗熹)
Clockenflap的流動Disco。(攝影/陳朗熹)
Clockenflap的流動Disco。(攝影/陳朗熹)
Clockenflap的Silent Disco。(攝影/陳朗熹)
Clockenflap的Silent Disco。(攝影/陳朗熹)
Trip Hop樂團Massive Attack。(攝影/陳朗熹)
Trip Hop樂團Massive Attack。(攝影/陳朗熹)
Trip Hop樂團Massive Attack的舞台視覺效果。(攝影/陳朗熹)
Trip Hop樂團Massive Attack的舞台視覺效果。(攝影/陳朗熹)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