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朗熹/憑弔天安門亡魂的香港燭火
2017年的6月4日,11萬香港人依舊拿著燭光,悼念那些為中國民主犧牲的亡魂。
廣場上的單車不見了,只剩下五星紅旗在飄揚。1989年6月4日在逃跑的學生們,你們還好嗎?我們沒有把你們忘記,只是我們漸漸不相信自己了。死難者的名單依舊那麼長,坐在廣場上的人卻愈來愈少。
在那炳燭的晚上,那個盛載著跨世代記憶的維園足球場上,又擠滿了相同的人。過去28年來,從憤怒到沮喪,從滿腔熱血到行禮如儀,那些人的時代過去了,卻沒有太多人願意接掌那火炬。
六四本是給在長期殖民統治下生活安穩對政治冷感的人的一種啟蒙,彷如打開了一扇大門,外面是子彈和坦克,但他們依然走到外面去,點起燭光相聚在同一個路口上。但近幾年來,香港湧現了不少顏色和符號,那種本土思潮開始擴散蔓延,路口多了,相聚在相同路口上的人便少了。
雖則如此,六四是個立體的歷史,也是一個警惕的標示,當香港這片土地不能再公開憑弔那些亡魂之際,那香港就不再是香港了。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