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許震唐/疫情裡的義情:大溪普濟堂關公生,信仰即尋常

台灣各行各業的民俗信仰中,散布最廣的除了土地公、海神媽祖之外,大概就屬關聖帝君。關公信仰的散布之廣,根植於官、民皆有的史事流傳,更有稗官野史、穿鑿附會的傳說。

關公人格、神格交互的衍繹,橫跨了釋、道、儒的宗教觀,內在信仰更包含「忠、義、仁、勇」的意涵,其中「義」字表達的人格內涵最為廣泛,而形成社會各階層的一種凝聚、向心的道德觀。「處事、做人全憑一點真心」,不就正也是關公「義」的展現?

COVID-19疫情的肆虐下,台灣民俗性的活動減低了不少。但大溪關公生繞境的百年習俗,似乎也未減往年的熱情。事實上大溪的關公信仰,早已內化在9萬多人生活的山城、深植尋常百姓之家。

正如大溪社頭共義團總務廖紀龍所說:

「關公在大溪人的信仰,說祂是神,也更像是一位好朋友,每年祂的生日到了,大溪人很有默契地不用招來招去,就會自動的聚起來,辦理關公生主要的慶賀活動,2天繞境慶賀結束,大家就各自士農工商。」

大溪繞境的每個社頭組織──社團──按當代來說可稱為是百年前的職業工會。團本部就是工會辦公室,供奉著大家共同的信仰──關公、同時也是主廟祭祀的分靈。關公生日一到,大溪的這些社團就把團本部的分靈繞境迎回主廟,每年僅此一次。大溪社團與一般民間的神壇廟宇有著很大的差異,社團並不是神壇或廟宇,而僅是供奉著關公的「職業工會辦公室」,這倒也符合關羽神格化「聖」的信仰、與人格化的「尋常」。

後疫情下的關公生繞境,與往年稍有不同,信仰的口罩下,雖看不到虔誠的表情,但仍能看到敬畏的眼神。誠如關羽的名言「吾來時明白,去時不可不明白」,疫情下的信仰,人、神皆能明白,是一種尋常。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Fill 1
許震唐、大溪、普濟堂、關公生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