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訪談〉
一影像/何孟娟——用攝影享受成為女人
攝影
何孟娟作品《我是白雪公主》系列之「今年除夕我們簽訂了和平協定」。
何孟娟作品《我是白雪公主》系列之「今年除夕我們簽訂了和平協定」。
求學時,何孟娟屢屢被提醒不要做女性化的作品,比如瑣碎的細節或編織乃至於女性物件云云,應該要傾向男性化的創作,亦即大器的、比較全景觀的東西。但何孟娟以為,手法上根本不應該局限在女性的方式或男性的方式。
在接受女性主義課程時,何孟娟總是對被批判的童話故事公主,帶有一定程度的疑惑,為什麼女性化的公主必然是負面象徵?她進行《我是白雪公主》系列扮裝攝影時,便企圖探討女性在現代社會的自我改造、存在樣貌與和解可能。
《我有無比的勇氣》透過丁字褲、三寸金蓮、洋娃娃、刺繡等等女性物件,結合作戰兵士的裝扮,前者是鮮豔的色彩,後者則是黑白攝影,重新詮釋被視為君子美德的溫良恭儉讓,戲謔而饒具深意地體現女性的力量。
而以全女性符號進行創作的《從此以後》系列,則是何孟娟穿著婚紗,但在裙底下各有奇異風景,有的是雙腿寫滿女書文字,有的是傷痕與血跡,也有置滿珠寶,或覆蓋植物,這是獨特的女性經驗與訊息的轉化。
《假皮——溫柔獸》乃是何孟娟親手縫製皮草,披在己身,但又因想要獲取原先未有的溫柔表象,而必須捨棄許多事物,如槍械、筆電、泡麵、鐵鎚等等。她藉此思索溫柔的定義,也是對女人與物件關係的再解釋。
另有被稱為《跌倒》的《女孩》系列,分為多套作品,主要形式是穿著光鮮、各種高矮胖瘦的模特兒跌倒在玻璃上、由下而上拍攝的視角,比如迪士尼童話的公主,或貼合老舊社區建物為背景讓不同女孩跌落,乃至於烏龜、兔子或女性飾品等等。何孟娟表示,當視角改變時,會產生難以辨識的效果,這同時也是慣見美的標準的瓦解,人必須重新去認識自己與世界。而價值的單一化無疑是現今社會最無可避免的關鍵問題,《女孩》可說是何孟娟顛覆觀點的具象作品。
《我的牡丹亭》是何孟娟對KPOP現象的提問與思索:追求完全女性化的性感是錯誤的嗎?必然是自我物化,不獨立自由嗎?她將KPOP與崑曲或亞洲傳統戲曲並置,捕捉兩者之間的相似性,企圖正視韓流風潮對當代的意義。
何孟娟認為,當代女性主義的定義,應當是享受自己身為女人,而不必追求跟男性一樣。女性就是女性本身,無須扮演男性,正如電影《驚奇隊長》最後所明白的,女性不需要用男性認可的方式證明自己。
近年,何孟娟心力集中於《魏斯貝絲》,她赴紐約Westbeth Artists Housing(1970年開始讓藝術家進駐,直至逝世)拍攝年老的藝術家們,親眼見證藝術家與生活空間的緊密關係,以及他們面對身體苦痛與死亡的超然態度。

何孟娟

1977年生於台灣基隆,當代攝影藝術家。2001年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2005年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班。曾獲台灣新人獎、台北獎入選、高雄獎、Archisle攝影獎、伊勢基金會獎、皮克泰攝影獎提名、亞洲先鋒攝影獎提名,以及ISCP紐約駐村、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作品典藏於國立台灣美術館、關渡美術館、鳳甲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澳洲白兔美術館、韓國光州美術館。

其個展有《魏斯貝絲——何孟娟/莫里斯.帕登海馬》、《故事——何孟娟個展2005~2014》、《女孩/春》、《女孩》、《童話》、《好久好久以後⋯》、《巴黎計畫:你是我的英雄!》、《扮相樂園》、《我有無比的勇氣》、《角色——絕色》、《自戀》、《叫我公主》等,亦參與許多聯展,展場遍及世界各國,如台灣台北、台中、台南、基隆,美國德州,法國巴黎,中國北京等。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