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讀者投書
【投書】川普的外交實境秀和金正恩的公關勝利
AFP Photo/POOL/Anthony WALLACE
AFP Photo/POOL/Anthony WALLACE
「川金會世紀大突破」 「川金會登場 狂人世紀之握」 「川普和金正恩三度握手!世紀之握持續10幾秒」 「川金一握 73年歷史一刻」 「川金會」如何牽動國際金融市場?專家解析」 「川金會『結果超乎預期的好』 達成共識簽署重要文件」 「超出預期!與川普簽約金正恩:世界會看見大改變」
以上,都是台灣媒體針對6月12日於新加坡聖淘沙所舉行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Un)之間的峰會,所下的標題。不難看出兩國首腦首次會面所引起的關注程度,以及對於兩國外交突破的期待。
主持過電視實境節目《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長達12年,也因此在美國打開知名度的川普,自2015年宣布參選總統以來便一直打著要「抽乾沼澤」 (Drain the swamp
"Drain the swamp" 原指沼澤環境容易滋生蚊蟲,為了控制瘧疾的傳播,有人認為不能只是捕殺蚊蟲,而要抽乾沼澤,從根本上改善環境。
)、打破華盛頓特區政治常規的旗幟,誓言為美國政治帶來實際改變。但自上任以來,川普反而把主持實境秀的心態帶進白宮,不論外交或內政,皆以口號、媒體版面和表象政治為優先,只顧推翻前朝政策,而時常忽略自身政策的實際內容及其影響。
從「世紀之握」的媒體曝光度,到峰會協議文的言詞含糊、籠統,這場川金會是實境秀式執政的體現。

與90年代的聲明相似

在峰會結束後簽署聯合聲明的當下,川普就稱這份協議文「非常全面」,並透露金正恩已承諾將很快地啟動非核化的進程。多數台灣媒體也以「有成果」、「創造歷史」等字眼形容協議中的4點
但事實上,這份聯合聲明僅籠統地敘述雙方合作的目標,在沒有設定任何實際時間進程與配套措施的情形下,與1990年代初期開始的多份美朝會談後的聯合聲明,有著極高相似度。只要對比一下12日川金兩人所簽署的聯合聲明、以及整整25年前兩國首次正式會談後的協議文,便能看出端倪。
川金會
資料整理/楊沛為;製表/黃禹禎
北韓代表團在這次的聯合聲明中承諾「朝向朝鮮半島的完全非核化努力」,備受國際媒體關注。然而,同樣的承諾早在1993年時任美國國務院政軍事務局助理國務卿賈盧奇(Robert Gallucci)與北韓副外相姜錫柱(Kang Sok-Ju)面談後就曾出現過。隔年美朝兩國在《框架協議》(U.S.-DPRK Agreed Framework)中亦進一步的同意逐步朝「政經關係的全面正常化」邁進,並共同以朝鮮半島的非核化、和平及安全為目標。以上皆與本次聯合聲明4點中的前3點大同小異。而這25年來北韓在核武以及洲際導彈 (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s, ICBMs)的進展應該也不必贅述了。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焦點則是雙方對於「非核化」的定義。
美國方面,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鷹派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在峰會前都以所謂的「CVID」(註)
Complete 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 Denuclearization,意即完全地、可驗證且不可逆的去核。
為主張,要求北韓一次性或階段性的棄核。
CVID一詞最早出現於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任內,但這個強硬的立場始終從未被北韓接受。也正因如此,小布希政府最後在2007年所達成的共識中 ,CVID的D從「非核化」的Denuclearization變成了「拆解」的Dismantlement,但就連這份協議也是短命的。而川普政府到峰會結束為止都尚未針對CVID的確切定義進行說明,故美國在這次交涉中所欲追求的究竟是北韓單方面的「完全棄核」,還是相關設施的「拆解」,又或是「朝鮮半島的完全非核」,至今仍不得而知。
對於北韓來說,從上方兩份聯合聲明中都能看到,是其對於「朝鮮半島」非核化的強調。這意味著金正恩所承諾要努力的方向,並非該國單方面停止發展核子武器,而是兩韓必須對等的停止研發並拒絕外援的核武技術,美國也必須撤回其部署在南韓的部隊,並結束與南韓目前密切的軍事合作。此問題早在1992年兩韓簽署《朝鮮半島去核化共同聲明》(Joint Declaration of South and North Korea on the Denucleariz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時就曾浮現。雖然美國在1991年時便移除自1958年起置於南韓的核武,但北韓從未正式承認它們的離去,更以美國和南韓的軍事合作正當化其自身對核武的追求。
換言之,在未釐清「非核化」定義上的不同認知、且未明定確切去核計畫和時程表的情況下,川普和金正恩在這看似空前的「世紀峰會」所達成的共識,實質上與20餘年前並無不同,只能勉強視為兩國逐漸脫離近年緊張關係、進一步合作的起始點。而川普本人也在12日的峰會後一再表示,未來「還會(與金正恩)見很多次面」。

未來談判的不確定因子

但即便如此,川普自宣布參選總統以來到上任後的外交政策,卻為往後的談判增添不少未知數。
今年5月,川普政府宣布撤出前朝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所完成的《伊朗核協議》(Iran Nuclear Deal),並重啟對伊朗的經濟制裁。自從P5+1
聯合國安全委員會5個常務理事國中、美、英、法、俄,再加上德國。
以及歐盟與伊朗在2015年達成此協議以來,川普便一再批評其「單方面」、「從骨子裡就有缺陷」、是「史上最差勁的協議」。
當初《伊朗核協議》主要限制伊朗在往後15年內的濃縮鈾產量及產地,並授權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IAEA)入境展開積極進入性的監督與查核,換取國際社會逐步減輕長期以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其目標結果在於將伊朗的「突破能力」
Breakout Capacity,意即該國製造核武之所需時間。
從以週數計算拉長至一年以上。
而川普對於《伊朗核協議》的批判,主要概括以下幾點:
  1. 該協議並未明確限制伊朗在10~25年以後的濃縮鈾及再處理能力(即便該國發展核武的禁令與原能總署的監督權是永久的)。
  2. 該協議並未針對伊朗的導彈計畫有所限制。
  3. 該協議並未針對伊朗在中東地區(特別是葉門和敘利亞的衝突)所扮演的角色有所限制
  4. 該協議並未提及伊朗政府在國內侵犯基本人權之行為。
按照這位現任美國總統的邏輯,其政府往後與北韓所達成的任何協定,勢必都要比當初給予伊朗的條件更為嚴格。但與當時的伊朗不同的是,北韓目前已擁有核武以及運送和持續製造此種武器的資源。若川普要遵守自己對於伊朗協議的批評,則接下來的協議內容就得包括實現CVID的條件,使北韓願意全面消除其如今擁有的所有飛彈、彈頭和製核武的資源,並確保該國不再有任何回歸核子武器的能力。這項協議也必將以一個無限期的進入性監督機關核實,並限制平壤做出如提供敘利亞阿薩德(Bashar Al-Assad)政權武器等行為,更要積極處理金氏獨裁政權長年以來違反人權的舉止。
但川普本人在新加坡峰會前,認清了金正恩不會同意全面消除核武資源的事實,在聯合聲明中也完全沒有提及CVID的字眼或類似要求,只以「朝向朝鮮半島完全非核化努力」含糊帶過;而從北韓的人權紀錄到與阿薩德的關係的其餘重點,更是隻字未提。於是,川普政府最後若想與北韓達成共識,最可行的方法就是一份暫時的協議,要求平壤凍結其濃縮鈾和再處理的基礎設施,並以在國際社會的監督下,逐步銷毀現有的導彈作為經濟救助的條件,這也正好就是歐巴馬在任時對伊朗所採取的策略。
而根據波頓先前的說法,另一個美國與北韓可循的則是所謂的「利比亞模式」,但此話一出便引起廣大爭議。
2003年美國與前利比亞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Qaddafi)所達成的協議,為目前為止最接近CVID的政策體現:先放棄核武、大規模殺傷性武器(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WMD)的研發和開放外國檢視,再換取經濟制裁的結束以及外交上的正式承認。但棄核後的格達費政權仍在2011年被美國所支持的反抗軍推翻,在與金正恩進一步談判之前再度提起「利比亞模式」,或許也不是太明智的作法。
川普將走上何種模式仍有待觀察,特別是在其內閣中充斥著包括波頓在內等多名鷹派人物的情況下。但可以確定的是,他魯莽退出《伊朗核協議》,已經給美國在外交上的信用打了折扣,也間接限制了與北韓談判過程中的諸多可能性。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