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無證移民的恥感,讓他們在DACA裡噤聲

DACA計劃(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是2012年由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啟動的移民保護政策。這項計畫讓16歲前隨父母非法移民至美國的兒童,能夠暫緩遣返,獲得2年可續期合法居留身份。將近80萬移民青年因為DACA,得以完成教育、申請工作。這批因為受到計劃保護而敢於做夢的青年也被稱為「夢想者」(Dreamers)。
「如同我先前所說,我們會以誠意和同理心解決DACA的問題,但在法治、民主的程序中,我們同時也需要確保任何移民政策的改革,不損害我所服務的美國人民的權益。」川普說:「對於那些沒有工作的、正在掙扎的、被遺忘的美國人民,我們也必須要有誠意和同理心。」
9月5日,川普宣布終止DACA,給國會6個月緩衝時間,以尋求替代方案。80萬夢想者面臨美國夢碎的可能,有些選擇走上街頭捍衛權益,有些因害怕曝光身份而噤聲。其中,亞洲移民又屬之中最沈默的一群。

拉丁裔佔大宗

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團結的人民不會被擊敗)
這句話最初出自哥倫比亞政治家Jorge Eliécer Gaitán的演講,後由智利作曲家譜曲填詞,1973智利政變後,這首歌曲因智利樂團Inti-Illimani的演唱而聞名世界,並在世界各地社會運動場合傳唱,歌詞也多次被翻譯或改寫為各種語言。
」走在洛杉磯千人的DACA遊行列中,耳邊響起了西班牙語的口號。身旁的人們一邊高舉支持DACA標語,一邊聲嘶力竭的吼著這串我不明白的句子。沿途行經的車輛不時搖下車窗,向抗議群眾猛按喇叭表示支持。一陣喧騰後,人們繼續向前。
「每25個16至35歲的拉丁裔之中,就有一個是DACA受益者。也就是說,如果你是拉丁裔,幾乎不可能連一個『夢想者』都不認識。」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社會學教授帕斯特(Manuel Pastor)在一場以討論邊境與移民政策的研討會議中指出。
根據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統計,截至今年3月,受惠於DACA的夢想者以來自中南美洲為大宗。其中,來自墨西哥的61萬8342位夢想者就佔據總體的79%,其次為薩爾瓦多2萬8371人,和瓜地馬拉1萬9792人。亞洲國家則以來自南韓為最高,以7,250人位居總排行第7。

沉默的亞洲移民

「這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相較於拉丁美裔,亞裔移民比較不敢揭露自己的無證身份。」帕斯特說。
來自亞洲國家的非法移民青年,即便符合DACA的申請條件,也較不傾向於承認身份、提出申請。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nt Policy Institute)數據指出,相較於墨西哥84%的高申請率,韓國符合DACA資格者的提出申請率僅有16%。而菲律賓、印度和南韓加總,申請率不到30%。
就連走在DACA遊行隊伍中,亞洲面孔都顯得格外稀少。
「我的很多韓國朋友都是DACA受益者,但他們很多都不敢來。」22歲、來自韓國,現居洛杉磯的蘇黎(Soo Lee)說這多少和文化氛圍有關。
短暫與遊行現場幾張亞洲面孔交談,發現他們對亞洲非法移民多半選擇沈默的原因,有十分相似的見解。
身為中國移民二代的克里斯.唐(Chris Tang)以「恥感文化」形容這個現象。「除了恐懼、害怕被發現身份之外,我覺得跟我們比較不習慣站出來也有關係。我們害怕跟別人不一樣。」
「從幾年前歐巴馬實施DACA以來,亞洲移民一直是其中的少數。他們對於無證移民存在偏見,從前是,現在還是。基於某種文化因素,他們覺得身為非法移民很可恥。」身為亞洲移民的加州移民政策中心(California Immigrant Policy Center)執行董事辛蒂雅·步札(Cynthia Buiza)在長期與亞洲社區互動的經驗中,觀察到這個現象。
美國進步中心報告(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曾指出,「比起其他移民族群,亞裔美國人對於身為無證移民或被稱之為『非法』移民,更容易感到羞恥。」報告中寫道:「許多赴美追求更高學歷或專業技能的亞洲移民,在意識到無證所帶來的挑戰和阻礙後,對於恥辱感更加敏感,因此大多會鼓勵二代子女隱藏自己的身份。」
但也有人認為這是亞裔被稱作「模範少數族群」帶來的副作用。
「我不覺得這和亞洲人不願意揭露自己身份有多大關係。我覺得是因為亞裔美國人常被冠上模範少數族裔的標籤,這多少影響了我們的自我認同和外在表現。好像我們一直被灌輸怎麼做才是對的,為自己發聲反而不是一個正當的行為。」作為菲律賓移民,漢娜.譚(Hannah Tan)覺得「模範少數族群典範」不僅限縮了亞洲移民的行為,更排擠了另一群沉默的的亞洲移民。
23歲的台灣移民伊凡娜.王(Ivana Wang)認為,亞洲移民中,憑專業技術移民而來的,許多時候,會奪去主流媒體的目光,更加深模範少數族群典範的印象。「因為這樣,另外一群非法移民來的人就很少被看見。」
「很多的亞裔美國人並不知道有這麼多的亞洲移民是無證的。大眾不喜歡談論這個,我的父母不談論這個,社區內也不會多聊。那些憑學生身份或工作簽證來到美國的人,他們的思維方式比較像是:『那其他人(非法移民)為什麼不能也靠這些方式來呢?』」中國移民薇薇安.張(Vivian Zhang)道出許多高知識份子對於非法移民的不諒解。
事實上,亞裔美國人暨太平洋地區島民人口研究組織(AAPI Data)最新數據顯示,每7個亞洲移民,就有1個沒有身份。非法亞洲移民自2000年連跳3倍,來到160萬大關。
儘管成長數字驚人,亞洲的移民議題仍時常被主流媒體和大眾忽視。
「拉丁裔的故事總是比較常見,他們是主流媒體和大眾所認知的非法移民面孔。」克里斯.唐說:「雖然亞洲人比較少被懷疑是無證移民,但大家越忽視亞洲族群可能是非法移民的事實,亞洲移民就越難向外尋求幫助。」
「站出來,有它的益處。」步札鼓勵其他亞洲同胞多向不同族群學習。「這指的不是願不願意透露自己的非法移民身份,而是勇於爭取自己的權益。」

結束DACA的影響?

跟著遊行隊伍前進,街邊出現零星幾位中年男女。這些人手上高舉支持川普、反DACA的標語。隨著示眾人群的叫罵,越吼越起勁。警察站在兩方人馬間,隔出一道簡單的人牆。
他們是川普口中「被遺忘的美國人」。
「他們看著移民的論戰開打,然後開始感覺到,我兒子的機會被搶走、我女兒的未來因為移民來襲,而變得困難。」全國移民論壇(National Immigration Forum)執行長努南尼(Ali Noorani)說。
這些人真心相信減少非法移民能夠讓美國人的生活好轉,但在人力短缺和比較薪資的情形下,「雇主還是會透過其他管道雇用非法移民。」努南尼說。
現實是,遣返DACA將造成未來10年內4330億元的(約新台幣14.5兆)的GDP損失。與其將矛頭指向移民,努南尼認為,不如專注於提升美國工作者的權益。「要讓所有人,無論有證與否是不是美國人都可以在同樣的法律規範下,拿到同樣的工作,獲得同樣的待遇。」
除了GDP損失,美國行動論壇(American Action Forum)估計,2020年,美國將面臨750萬人的私部門人力短缺。從勞力工作到矽谷的中高等技術人才,缺工情形將橫跨各技術水平。屆時,將需仰賴移民人力緩解缺工情形。

DACA是政策 夢想者是人

「DACA給了一群年輕人未來,它讓這些人能夠把自己視作社會的一份子,讓他們感到歸屬,想要貢獻社會。」帕斯特說:「作為公共政策,奪去別人對於未來的想像,而且是在他們唯一熟悉的國家的未來想像,是很殘忍的。」
美國的下一步該如何走?有人樂觀相信,至少共同的敵人——川普,化解了過去移民和難民彼此對立的情形。族群間分明的界線被鬆動,美國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團結。
但在開啟話題前,南加州大學公共政策教授蘇羅(Robert Suro)說他只有一個要求:「請謹記,DACA是政策,夢想者是人、是鄰居、是我們的同學。」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