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鑄牢中華魂?對西藏百年壓迫的升級:習近平加強火力的「中華民族化」熔爐
在一個中國官方安排給外國媒體的西藏自治區參訪團行程中,兩位工作人員身後懸掛著中共領導人的畫像。(攝影/AFP/Hector RETAMAL)

文字大小

分享

加入書籤

2023年11月10日,中共政府發布《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的實踐及其歷史性成就》白皮書(下稱《白皮書》),這是繼2021年後中共的最新動作。有異於以往的白皮書,這次文書內容省去了「舊西藏」如何野蠻落後,中共如何「解放」和「造福」西藏等老生常談的篇幅,以中共十八大為時間線,闡述習近平上台後在西藏的基建發展,西藏人過上「美好」生活等等。

《白皮書》簡短幾句略過以往大張旗鼓在西藏的「反分裂鬥爭」長篇內容,反著重在「民族宗教工作扎實推進」一章中強調:

「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新時代黨的民族工作的主線,也是西藏工作的策略性任務。」

這顯示著,中共已經從身體上完全控制了西藏人,所以開始專注於管控藏人的思想和意識形態。這亦是中共首次在官方文書中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稱作西藏工作的戰略任務。可以看出中共在西藏的民族與宗教工作,不是推廣民族文化與宗教信仰的相關工作,而是以「中華民族」認同去同化西藏人,其目的就是摧毀西藏傳統語言文化及民族認同,從而讓西藏人完全服從中共當局。

且中共在《白皮書》的「精神文明建設」章節中,竟是列舉《共產黨來了苦變甜》、《祖國.扎西德勒》和《西藏兒女心向黨》等此類文藝作品。顯而易見,當局在西藏的文化藝術發展,亦不是發展西藏傳統文化和現代藝術創意,而是宣傳中共階級鬥爭史和其在西藏的功績,還有推廣紅色革命文化,目的就是打壓西藏傳統文化的同時去洗腦藏人。

被創造的「中華民族」和中國的民族主義

19世紀末「民族」一詞從日本傳入中國後,產生了「中華民族」這一民族學詞彙。梁啟超於1901年發表《中國史敘論》一文,首次提出「中國民族」的概念。

1905年梁啟超在《歷史上中國民族之觀察》一文中,使用了「中華民族」7次(簡稱「華族」),「今之中華民族,即普遍俗稱所謂漢族者」,其為「我中國主族,即所謂炎黃遺族」。但梁啟超在具體使用「中華民族」一詞時卻比較混亂,有時指漢族,有時又指中國的「所有民族」。

「中華」即是中原華夏;「中華民族」亦是中原華夏民族。那麼飽受中原文化歧視的四方「蠻夷」之一的西藏人,怎麼就變成了「中華民族」?不管古代的「以漢化夷」和「用夏變夷」,或現今的「中華民族」都是強權一方對弱勢者的壓迫。

在西藏語言中,對如今的「中國」與「中華」基本都是音譯或意譯,而其本來內容早就有各自的稱謂,如藏語裡稱「甲那」相當於「支那」,而「甲米」即「漢人」。至於「中國」與「中華」,主要也指的是漢民族。

民國時期,中國的理論家們將其繼承「滿清帝國疆域」合法化,先後提出「中華民族」與「中華國族」、「種族」、「支族」、「部落」及「宗族」等等,來試圖淡化「少數民族」在語言和宗教、文化等方面異於中原漢人的存在。但此時,西藏人真正的立場是斷絕與滿清或中國的一切政治關係,尋求獨立。

在1911年中國發生辛亥革命後,1912年西藏亦發生軍民聯手驅逐中國占領軍的戰爭,中文常用「驅漢事件」來掩蓋西藏人抗擊侵略的性質。不久,第十三世達賴喇嘛(1876-1933)同年底由印度返回西藏,鑑於滿清帝國無視傳統的「供施關係」試圖侵略西藏
19世紀末期開始,滿清為加強對西藏的控制力,開始強力推動一系列開發政策,這致使藏人與滿清帝國關西緊張,並促成1910年清軍從四川入侵西藏、單方面罷黜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此舉也被藏人認為是打破傳統供施關係的敵意行為。而1911年辛亥革命後,滿清駐藏軍隊譁變,並在西藏以「勤王」為名搶劫擄掠,這也引爆了藏人反抗、驅逐清軍並迎回第十三世達賴喇嘛。
,以及中國人擺脫滿清統治獲得獨立之契機,西藏政府在之前宣布結束供施關係
1656年五世達賴喇嘛訪問北京時,根據《清實錄》等歷史文檔記載,當時滿清皇帝以極大的禮遇和尊重接待達賴喇嘛。五世達賴喇嘛在蒙古其他部落中有極多的追隨者,其中有些部落威脅到滿清,因此滿清皇帝需要優待達賴喇嘛來籠絡蒙古人,就像一張三腳凳,藏、蒙、滿關係互相支持。乾隆皇帝在成功消滅了蒙古準噶爾後,再無人和他爭奪藏傳佛教的最大的保護者。他便以此為由,自負自身是與古印度阿育王匹敵、真正的轉輪聖王,也就是最高級的佛教之王。
拉薩的達賴喇嘛給滿清皇帝給予藏傳佛教保護者的殊榮,便於滿清帝國籠絡和控制蒙古人,滿清帝國則給達賴喇嘛財物供養和軍事上的幫助(軍事上幫助:乾隆皇帝曾兩度派兵擊退廓爾喀入侵西藏)。
但是清朝末期,這種關係發生變化,清帝國試圖加強對西藏的控制。十三世達賴喇嘛去北京見慈禧太后與光緒皇帝,並未受到想像中的禮遇(順治皇帝禮待五世達賴喇嘛,乾隆皇帝禮待六世班禪喇嘛),反要求跪拜,這對達賴喇嘛本人是個羞辱,蒙藏信徒看來這就是大不敬,引起強烈不滿,回去後達賴喇嘛就宣布結束供施主關係。
的基礎上,宣告西藏將延續原有的自主、獨立的地位。

為了適應新的國際局勢與國際法體系,西藏和蒙古在1913年簽訂了《蒙藏條約》(Tibet Mongolia Treaty),這份條約旨在宣布西藏與蒙古相互承認完全獨立主權地位,以及確立藏蒙和中國政府之間的政治關係。整份文件不時使用藏文「རང་བཙན།」(讓讚)來指「獨立」。還有之後《西姆拉條約》的簽訂,其意志就是不斷的同中國切割。特此一提,沒有任何歷史資料記載,中華民國政府曾發布過聲明,來否認《蒙藏條約》的簽訂,來宣示其所謂的「主權」。

「中華民族」 這個概念的提出本身就帶有濃郁的民族主義色彩。1943年,蔣介石發表了《中國之命運》一書,強調只有漢族為主題的中華民族,否認其他所謂「少數民族」的存在。但民國政府最後於1947年頒布的《中華民國憲法》中選擇了「各民族」這一看似較「平等」的詞彙。

中華人民共和國初期,其主要社會主義詞彙亦為「中國人民」和「各民族」,但是自毛澤東於1976過世後,重新使用「中華民族」一詞逐漸取代了「中國人民」和「各民族」的說法。

毛澤東用階級鬥爭治國,將人分成三六九等,蠱惑底層人們互相去鬥爭,用仇恨治國。文化大革命結束後,中共當局又拾起了「中華民族」這早在中華民國時期破產的民族主義概念,宣示中共選擇用極端民族主義治國。習近平上台後其民族主義更加強烈,在西藏為首的所謂「少數民族」地區同化手段更強硬,導致約160名藏人焚身明志,抗議中共政府消除藏人的民族認同與傳統文化。

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政策,從宗教和語文開始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上任以來多次正式宣布:「中國夢的最大公約數就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習近平是大漢民族主義者,更準確的說習近平利用了中國的民族主義,來維持中共政權的穩定與合法性。

習近平要復興「中華民族」,鼓吹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那麼原本就對中共政府不滿,且具有獨特文化和語言、宗教、本民族認同的西藏人,首當其衝被視為「絆腳石」。因此習近平以「築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藏傳佛教中國化」和「推廣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為名,動用所有國家機關在學校與寺院,以及每個村落推廣對「中華民族」的認同,要求擁護中國共產黨,需要同所謂的「分裂主義」、即對本體民族的認同切割,在政治上完全服從中共。

以「藏傳佛教中國化」其中藏傳佛教教義闡釋為例,2023年11月,中共召開第12屆藏傳佛教教義闡釋研討會,其中強調推動新時代教義闡釋的關鍵,是要促進藏傳佛教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樹立正確的國家觀、民族觀、歷史觀、文化觀和宗教觀,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要繼承歷代高僧愛國愛教的優良傳統等等。

這是始於江澤民時代在西藏「愛國愛教」運動的加強版,將中共宣傳愛國愛黨的洗腦內容放入古老的佛教經典的闡釋裡面,要求宗教人士將愛國愛黨放在首位,將其宣傳滲入神聖的經典,這是對佛教的褻瀆。所謂「中國特色」與「正確××觀」 就是將黨凌駕於一切,就是聽從中共的一切要求,才能在其允許下維持表象的「宗教自由」。

根據中共官媒報導,藏傳佛教教義闡釋研討會始於2011年,已出版藏文和漢文闡釋文集10餘冊,進入課堂和寺院。

不斷重複的寄宿學校、高科技監控等洗腦與維穩手段
Fill 1
西藏、壓迫、習近平、中華民族化
拉薩一所中學內,有習近平頭像的官宣看板。(攝影/Getty Images/Kevin Frayer)

在西藏各地,當局強制將上百萬西藏兒童送入所謂的「寄宿制學校」 ,以學校高壓和嚴格的處罰管理,隔絕西藏孩子和父母、母語、傳統文化,乃至藏人社會間的聯繫,強制推行幾世紀前澳洲加拿大等地殖民者將原住民孩子送入白人家庭的同化政策和手段,試圖消滅西藏文化。中共的目的是將藏人孩子與原生家庭隔離,淡化原生家庭對兒童的宗教與文化,母語等的影響,達到從根源加速同化藏人的目的。

2023年3月21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中心」在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揭牌成立;4月7日,中共在拉薩舉辦「學習二十大.永遠跟黨走.奮進新征程」西藏自治青少年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主題演講比賽;6月14日,西藏自治區教育廳舉辦首屆大中小學思政課一體化共同體建設工作推進會;9月19日,開辦以「鑄牢中華魂.共創模範區」為主題的西藏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論壇。

中共亦在《白皮書》中表示,「將深化中華民族視覺形象塑造、建成中華文化主題樂園,讓中華文化始終成為西藏各民族人心凝聚、團結奮進的強大精神紐帶」。不難看出中華民族認同是中共當前在西藏工作的主調,那麼中華民國政府時期失敗的偽民族概念「中華民族」,現今的中共政府能成功實踐嗎?

《左傳》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也是中共官員根深蒂固的觀念,所以當局透過不斷觸碰底線的方式要求西藏人表忠心,例如在西藏,強制要求家家戶戶懸掛「中共領袖像」、「中國國旗」與「詆毀達賴喇嘛尊者」等方式,表達對中共政權的忠心,而且這忠心一表就是70多年載,還在繼續著。

在習近平高科技極權主義籠罩下,西藏境內無持有身分證寸土難行。「網格化管理」與「住寺駐村工作小組」、隨處可見的「便民警務站」及監視器、「網路舉報機制」、「徵信機制」和「雙聯戶
「雙聯戶」以5戶或10戶劃分一個聯戶單位,對民眾進行網格化管理,鼓勵西藏人向當局舉報聯戶成員的違規行為,用以維穩防控。
」等政策,還有採集藏人的血液和DNA掃描眼睛虹膜,整個歐威爾式的高壓環境,監控維穩做到零死角,使得每個藏人的衣食住行受到嚴密管控,猶如無形的監獄。同時中共打破藏人社會誠信制度,打破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破壞底層的紐帶。中共獨裁政府就是靠藏人的恐懼,來控制藏人。

2023年中,西藏日喀則定日縣克瑪鄉號奴龍村拉東寺僧侶索朗、格桑次仁、尼瑪和彭措4人,在舉行一場祈願儀式時被公安拘捕,理由是「為達賴喇嘛祝禱」;6月,西藏康區石渠縣(今甘孜州石渠縣)前政治犯旺青與其家人前往拉薩朝聖,公安以「無許可和身分文件下離開籍貫」為由進行暴力執法,導致其腹內出血送醫;10月17日,西藏康區結古多(今玉樹州)前政治犯扎西文色在社群媒體上發布影片,講述其申請營業執照被拒的情況,之後遭中共公安人員的拘留與毆打。

在中共治下,西藏境內一旦有藏人涉及所謂「敏感」問題,包括持有尊者達賴喇嘛的法相等等,而被冠上「尋挑釁滋事」和「危害國家安全」等口袋罪
「口袋罪」是來自於中國刑法系統裡,存在一些對罪名定義不清、對情況描述不明、甚至可依外部條件「開放性判決」的爭議設計。這讓法院與當權者有羅織控罪的極大彈性──就像一個什麼都能放的萬用口袋──因此類似設計的罪名,才被批評為「口袋罪」。
,中共對其家屬實施連坐制,家庭中有公職人員便一律開除,孩童上學困難、不被大學錄取,之後更不能考取公職。在西藏,化肥等農作物肥料均有農牧局統一購置,如有家人涉及「敏感」問題,中共就會切斷該戶家庭的農作物肥料,導致無法進行正常耕作,有時也會殃及到整個村落。這樣的連坐制,目前已擴及在西藏各村落任職的藏人村官,治他們管控不嚴。

現今中共已經從身體上完全控制了西藏人,藏人生活在人人自危的壓抑環境下,不肯吭聲、不敢表達觀點,但這不代表藏人認同中共的做法。此類強制消滅藏語文和傳統宗教文化及民族認同的做法,「物極必反」,將會增加藏人對中共政府的不滿;這種反感情緒達到頂點,等時機成熟定會引來藏人的大規模的抗議,屆時中共需要再加大維穩經費來打壓藏人,這種傷財又害命的事情,將會惡性循環,永無安寧。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的模式投入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你的支持能幫助《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和我們一起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有你才有報導者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的完成有賴讀者的贊助支持,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

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報導者能夠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

有你才有報導者

這篇文章有賴讀者的贊助完成,我們以非營利模式運作,邀請你加入 3 種支持方案,讓我們能走更長遠的路。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