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苗博雅/台北城市美學,關鍵在執政團隊的腦袋
柯文哲市長不愧是政治界搖滾巨星。參訪日本東京手作基地,收下文創伴手禮時一句「這是給窮極無聊的人玩的」立刻激起議論。而隔日參訪東京車站,一句「台北欠缺城市美學」,又戳中台灣人的痛處,引發熱烈迴響。
在國民黨恩庇侍從主義和黨國裙帶資本主義的作用下,台灣的都市發展「開發、利益擺中間;歷史、美學放兩邊」的現象,是只要智商70以上,又有關心都市計畫的人,就可以認知到的事實。從遍佈全國的「古蹟自燃」現象,到各地方政府文資審議的角力不斷,就知道「城市美學」牽涉到的,不只是抽象的美感哲學,更是實實在在的利益分配問題。

選前大開支票 選後謝謝指教

城市的文化資產保存,在一般民眾眼裡,只是抽象的、見仁見智的美感。雖然民眾可以模糊地認知到,背後或許有龐大的開發利益,但由於程序複雜、溝通門檻高,以致於往往淪為「邪惡開發商」與「文青小確幸」的二元對立,政治人物的政治責任則消失在輿論的視野中。是以,就出現了政治人物在選舉時大開支票、好話說盡,選後再隱身於文資審議會背後推卸跳票責任的空間。
柯文哲市長在競選期間曾主張「城市的進步不是犧牲歷史遺跡而來,而是找出新與舊可以並存的方法」,得到一片好評。但,上任後卻以屢次「尊重文資審議結論」為由,作為拆除文資建物的擋箭牌。就以柯市長在競選期間曾經「親筆簽名」承諾支持「全區保留」的南港瓶蓋工廠嘉禾新村為例,就是一張已確定跳票、另一張可能跳票的支票
南港瓶蓋工廠在文資審議委員會爭取到「瓶蓋工廠G棟為歷史建築」、「原則以日據時期原廠區原建物為保存範圍,崗哨採異地重組方式保存」的結論。而柯市府卻採用「鋸箭法」,主張G棟有部分是增建,而動工將已列為歷史建築的G棟削去半邊。
我這不是幫你留了一半嗎?(圖取自台北市政府地政局)
我這不是幫你留了一半嗎?(圖取自台北市政府地政局)
嘉禾新村作為極具文資保存價值的老舊眷村,也可能面臨僅經文資審議會認證的三棟獨立建物可單獨保存,其他全部拆除的命運。
由於文資審議過程複雜,已經被「慣老闆」壓榨過勞的民眾,根本無暇理會藏在細節裡的魔鬼,導致文資保存運動者只能被「依法行政、謝謝指教」的大旗打趴在地。

別讓地主不開心?

而柯市府日前甚至提出新版的文資審議SOP,如果不是所有權人(地主、屋主)主動提出申請,幾乎無法進入文資審議流程,大大降低「非所有權人」提報古蹟、歷史建物成功的機率。而期待所有權人主動放棄開發利益,扛下文資保存責任,就像期待人人都是慈善家。這份SOP的實際操作結果,即使是非常具有保存價值的建物,只要地主、屋主反對保存,就幾乎註定開發時被「依法拆除」的命運。
從這份SOP,可以看出柯市府「地主意願大於公共利益」的思維,而SOP的「形式理性」也遮蓋了背後價值取捨的實質問題。在追求效率為王的柯式旋風下,SOP成為萬用百寶箱,好似任何丟進SOP程序後跑出來的結果都會是正確的。
你不是地主,你不要說話。(圖取自台北市文化局)
你不是地主,你不要說話。(圖取自台北市文化局)
但,SOP黑盒子也是人造的,若自始就有程式設計的錯誤,那運算出的結果也會差之千里。若SOP本身就帶有某種價值取捨的意識型態,則「依法行政」的結果恐怕就會變成民怨累積的起點。在民間團體抗議下,1月13日下午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召開文資審議大會,決議撤回新版SOP。但人民擔心的是,SOP撤回了,但其所突顯的「文資保存,地主說了算」的思維,真的有改變嗎?

城市美學 從「辰馬商會」再出發

柯文哲市長此次日本行,看鏡頭前的發言,好似受到許多啟發,突然開始要認真追求城市美學。而「聽其言、觀其行」是檢驗政治人物的不二法門。檢驗柯市長的「城市美學」到底是政治表演還是真心話,可以從「辰馬商會」(彰化銀行台北分行)的拆除改建案開始。
彰化銀行為了「活化資產」,近日公開招標改建位於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的台北分行。該建物興建於1929年,日治時期是日商「辰馬商會」的營運點,終戰後轉變為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1947年2月27日,台北發生緝菸血案。2月28日,民眾前往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群聚抗議,爆發第一波衝突。
是的,彰銀台北分行,就是228事件的首波衝突點。當時衝突畫面甚至被《紐約時報》紀錄,成為228事件著名的歷史影像。有此歷史,辰馬商會的文資價值自不待言。台北市文化局也早已在2012年列為「歷史建築」。
世界上最失敗的轉型正義,就是天天經過,卻不知道這邊是228事件首波衝突點。彰銀台北分行興建於1929年,原是日商「辰馬商會」營運點,政府遷台後轉為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1947年2月28日,民眾在此群聚抗議緝菸血案,是228事件的首波衝突點。(左圖為《紐約時報》所紀錄的衝突畫面;右圖彰銀現貌,攝影/C君,取自維基共用)
既然已是歷史建築,還有什麼問題嗎?問題就在於,柯市府的文化局在2015年4月竟通過了彰銀提出的13層大樓改建案,僅要求彰銀保存「立面、騎樓」。
想像一個畫面:未來,台灣人看到的228事件首波衝突點,僅剩一片「立面」和「騎樓」,後方是13層商業大樓。這該是何等的「城市美學」見證,告訴後代子孫,我們這代人的轉型正義多麼失敗,一家公股銀行的「活化資產」重要性大過228事件重要遺址的保存,見證開發至上的思維如何侵蝕這個城市所剩不多的文化資產。
多麼令人遺憾的景象!
辰馬商會作為重要歷史事件現場,具備極高歷史、文化價值,全台僅此一處,幾乎無法再現,完全符合《台北市市定古蹟指定及廢止審查辦法》第4條的基準。國民黨的台北市政府不將之指定為古蹟也罷,但台北市民期待「改變成真」,期待落實轉型正義,柯市府豈可袖手旁觀?應立即依法將辰馬商會指定為古蹟才是!再者,柯市府也應主動與財政部、彰銀協商,爭取辰馬商會完整保存。
猶記得,時代力量立委當選人林昶佐與柯市長對談時曾拋出「拆除中正紀念堂」主張。即便該棟仿古建築根本未經文資審議會認證,柯市長當場就表達反對拆除之意。若這樣的心態可以用對地方,用在堅持貫徹競選支票「全區保留南港瓶蓋工廠與嘉禾新村」,用在保存已經認定為「歷史建築」的彰銀台北分行,不知該有多好。
城市的美學,關鍵在執政團隊的腦袋。如果繼續是開發、效率至上,那再給台北一百年,也無法成功保存出如同東京車站一般的文化風景。
如果連228事件的首波衝突點都無法保存,那麼,柯市長讚嘆東京車站、讚嘆日本城市美學的發言,還是當成笑話看看就好吧!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