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博奕公投是金門人重拾光榮感的一刻!

照片來源/金門反賭場連線Facebook

當你面對一場起跑點不一樣的博弈公投之爭時,你要用什麼方法打贏這場反賭聖戰?是用傳統道德的勸說約束?是鄉眾親情的喊話呼喚,還是在地經濟的多元發展?抑或是人生價值觀的重新定位?金門的反賭場之戰,在一群愛鄉青年的努力下,艱辛的走出一條光明之路,誓言重拾金門人的榮耀!

金門反賭場之戰起緣於十多年前的中山路、三條聯外道路抗爭活動,當時媒體即傳出行政院及離島建設指導委員會即將在金門設立觀光賭場的消息,於是在愛鄉青年與旅台大專學生串連下,發起了「文化金門,反對成立觀光賭場──別抹殺了金門發展的可能,修正不當觀光開發方向」第一波金門反賭運動。直至今年的4月3日,金門縣議員蔡春生向金門縣選舉委員會送請聯署文件,總計連署人名冊共6,207人獲得審議通過,金門地區的博弈公投也即將在10月28日登場。

獲知家鄉金門可能設置賭場的消息後,當地青年隨即於4月5日在個人Facebook上公開首波的反賭貼紙,以黃黑為主調色彩的反賭圖樣,搭配「反賭場、救金門」的配字,引發在地民眾熱議與金門的旅台鄉親分享。其後,熱心反賭的金門在地人士楊再平、翁明志等人在網上散佈各項反賭理念,陸續成立「金門反賭場聯盟」、「反賭戒貪護金門」等粉絲專頁,台灣反賭博合法化聯盟亦跨海聲援,由於反賭行動各據山頭,各專頁的負責人為統一反賭的發聲窗口,在8月8日發起反賭策略聯盟,正式統合正名為「金門反賭場連線」,由浯江守護聯盟召集人洪篤欽擔任發言人、許仲雄任執行長,總責其後的反賭運動。

在召集人洪篤欽的號召下,此時的金門反賭場連線,不再僅以網路作為發聲管道,而是化為實際行動。成員以金門在地青年為主,甚至跨足旅台的金門鄉親與在學學子。其中有人善於組織動員、有人精於文宣設計、有人熟於印刷業務、有人工於攝影剪輯、有人強於網路傳播。也因此,反賭方的強勢宣傳操作還一度被促賭方抹黑背後有集團組織,甚至於政黨的支援介入。但我們要在這裡明確的說:「金門反賭場連線成員全數都是金門子弟,我們深藏著一顆愛金門的心!」

在宣傳策略的操作上,金門反賭場連線接棒後將「反賭場、救金門」的圖樣改以「拒絕賭場、榮耀金門」為主題,陸續召開多場的記者會,說明各項反賭工作執行進度。初期,金門反賭場連線在虔誠的天主教徒許永面老師牽線下,取得金城鎮民權路上的天主教文康中心作為金門反賭場連線的總部,並獲得當地呂姓插畫家的協助,將金門代表性動物「水獺」以及文化代表「風獅爺」繪製為卡通圖樣,手持反賭盾牌與寶劍,作為反賭場連線的吉祥物,記者會中並宣達反賭信念、公告捐款帳號明細。

搭配文宣團隊的成型,金門反賭場連線也力邀金門籍的黃奕炳中將、陳慶瀚副教授支援反賭文章寫作,並編輯出版二期的「浯潮再起」反賭專刊。其後反賭連線獲得嫻熟印刷業務的金門旅台女青年黃筱甯大力幫忙,印製出版「浯潮再起」專刊,並發行三個版本的反賭貼紙,寄放金門五鄉鎮的熱情店家們協助發送,深化金門民眾的反賭意識,期間同時也定調後期文宣的內容。

9月16日起,配合縣府舉辦的博弈公投五鄉鎮說明會,金門反賭場連線邀集到歐陽夢澍、薛明璟、董森堡、吳阿瑾、劉雋迪、陳自強、陳世聰、董雅雯、許永面、許明耻、徐曉萍、翁朝安、蔡志潔、覃加銀、林玉真等15名來自金門各界、各階層的人士參與博弈說明會(促賭方五場說明會人員近乎7成的重覆率)。此時,關切金門博弈公投議題的金門珍愛家園學會也陸續襄助各項志工會務的運作。

10月10日起,金門反賭場連線展開一場「光榮之路」苦行,呼應最早揭櫫「重塑金門人光榮感」的實際行動。踏訪金門五鄉鎮174個村落,期間有荒野保護協會、澎湖青年陣線的陪行,但連線成員不畏烈日狂風,深入每家戶分發反賭傳單。連續12天的苦行在10月21日劃下句點,當天晚上並在金湖鎮的籃球場廣舉辦祈福之夜晚會活動。22日下午則號召數百名當地民眾進行反賭誓師大遊行,向金門縣政府遞交反賭承諾書,表達民眾們反賭的心聲,並敦促縣長陳福海對博弈公投具體表態,可惜縣長已讀不回,亦無派人出面接下承諾書。

這段時間,台灣反賭博合法化聯盟到訪金門,但因反賭策略與在當地社會觀察角度的不同,金門反賭場連線認為,台灣反賭博合法化聯盟於金門進行各種的反賭作法欠缺在地化的考量,有可能流失反賭票源而表達不滿,期間還引發了反賭方內鬨的疑慮。

隨著選戰進入倒數24小時,反賭方轟轟烈烈、風風火火的進行多波的反賭宣傳工作與遊行晚會。金門反賭之戰最後戰況如何,目前仍不得而知,但從8月8日金門反賭場連線成立,在這進行反賭工作的81天裡,我們組成工作團隊,找辦公室,開記者會,定位這場選戰的主軸,籌糧餉,找贊助,想方法,擬策略,發展文宣,動員組織,設計活動,實際下鄉「光榮之路」行腳,深入到每一個可以找到的家庭,每一位遇到的鄉親,說明公投怎麼投、什麼時候投、哪裡投,告訴鄉親,你出來票投「不同意」的意義是什麼?你放棄了一個金門人公民投票的權利造成的影響是什麼?我們總共用了12天的時間,動員了幾百人次,走遍大小金門174個聚落,發出了總計5萬4千份大大小小的文宣和貼紙、反賭浯潮再起雜誌。有人走到起水泡,有夥伴走到成功瘦身兩公斤以上,還有夥伴走完全程黑了一個色階。

當反賭人士遇到熱情相迎的鄉親時,都會聽到大姐大哥阿公阿嬤對我們說:「對對對,當然不同意,不同意設賭場。還好有你們年輕人出來,辛苦了。」然後遞上來的,可能是一瓶透心涼的涼水,一包還沒曬全乾的金門土豆,或者是一盒剛出爐的閩式燒餅。有熱情相迎的支持者,當然也會遇到冷眼以對甚至惡言相向的,我們爭取認同,尊重差異,一笑帶過。

最後,我們要強調的是「反賭場並不是反發展、金門應該選擇更多元的發展方向」。誠如下鄉行腳過程中阿嬤所說的:「那有在教子子孫孫賭博取巧的?做人只有腳踏實地才能成功成事!」。又如許永面老師在說明會所述:「金門古稱海濱鄒魯、閩海貴島,一個小海島出50位進士,大馬、新加坡的僑領祖籍金門者不計其數,沒有一個是靠賭博而功成名就的!」。因此,10月28日的金門博弈公投不但是反賭場之戰,是金門人對於守護家園的堅決宣誓,更是金門人重拾光榮感的歷史一刻!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