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酒廠汙染不斷 酒糟被視為「隱形炸彈」

每年營業額破百億元的金酒公司,向來被視為金門縣庫的「金雞母」,但金門酒廠傳統釀造生產後的殘餘物和汙水,卻也開始反噬金門週邊海域的生態。面對外界質疑,金酒公司強調「能生金蛋,也要會清雞屎(指汙染)」,但金酒酒糟卻已成為汙染金門的「隱形炸彈」⋯⋯

由於金酒公司帶來許多福利,對於金門酒廠的環境汙染,一直是許多金門人避談的話題,民間甚至有這樣的耳語:「要是打汙打到金酒停產,就是金門的罪人」。
2014年,民進黨籍縣議員陳滄江開了第一槍,他在縣議會提出質詢表示,昔果山(金酒汙水排放口所在村莊)附近的民眾陳情指出,在排放口週邊的海灘都被汙水汙染,致使海域的土呈黃褐色,而當地的花蛤消失,民眾也懷疑這個現象是金酒汙水排放所致。
陳滄江不但在議會質詢金酒公司,也親赴排放口取水化驗,以了解金酒的汙水是否合乎排放標準。
過了兩年,2016年5月的金門縣議會定期大會,國民黨籍縣議員許建中再度提出相質詢,並現場查勘取水化驗,確認金酒排汙是否合格,結果合乎排放標準。但許建中提醒,金門酒廠的汙水排到金門海域,如果不合標準,汙染到生態和海邊生長的生物(花蛤),不但影響金門的環境,更可能危害金門人的健康,所以一定要隨時注意緊盯著。

汙水處理廠弊案,金酒前董事長被判刑

金酒對環境造成汙染的兩大來源,一是生產廢水(汙水),另一是酒糟。
一位曾在金酒公司服務的知情人士指出,金酒公司金寧廠必須依法設置三級處理的汙水廠,但該工程一開始在招標時就發生弊案,以致前金酒董事長李成義因該案被判刑,目前正在服刑中。
該人士透露,金寧廠的汙水廠雖於1997年完工啟用,可是汙水排放標準一直都沒有辦法過關,其間金酒公司試著用各種方法改善,包括扣住興建廠商的工程款要求其改善,最終原廠商倒閉,金酒公司只好另謀招標之途。那段期間,台灣環保業界聽到金酒的汙水廠案,大多視之為燙手山芋避之惟恐不及。
一直到2010年間,金酒公司前總經理吳秋穆擔任工務組長時,提出在金酒公司一路之隔的前厝營區,開闢一個生態園區,讓金酒的汙水導流到園區內滯留,而不至於一味地放流大海。
然而,現任金酒公司技術副總張國原表示,這個看似完美的計劃,在經過詳細評估後發現,前厝營區和金酒公司的地勢位置無法作成滯留汙水的生態園區,導致計劃告吹。
由於汙水處理遲未改善,金酒公司基層員工透露,2010年金酒在招考備用作業員時,包裝工試場就位在汙水廠旁,當時的董事長李清正勘查考場,聞到從汙水廠傳出的惡臭,還向旁人反應「我們公司的汙水廠怎麼比豬圈還臭?」可見當時汙水處理的情況有多糟。

「厭氧處理槽」改善汙水排放

張國原指出,金酒公司後來在整個汙水處理程序中,在一級處理和二級處理之間,增加了「厭氧」程序,也就是當廢水經過「酸化槽」之後,在進入生化處理之前,加蓋一座「厭氧處理槽」。
這個「厭氧處理槽」於2014年完工啟用之後,根據檢測數據發現,金酒生產廢水的排放標準,都合乎法定的排放值。因此當縣議員會勘時,金酒的汙水排放都合於標準。
厭氧處理槽成為金酒汙水良值化的轉捩點。根據金門縣環保局稽查檢測的結果顯示,金酒公司汙水依法應檢的項目有「酸鹼度」(ph值)、水溫、生化需氧量、化學需氧量(COD)、懸浮固體、真色色度」等幾項。在該年4月的檢測中,化學需氧量(COD)就沒有達標,且在這期間的幾次檢測,水質的數據呈現不穩定的狀態,但在該年下半年的檢測紀錄發現,金酒的排放水水質已呈穩定的合格狀態。
針對外界質疑金門縣政府查核不力,金門縣環保局稽查隊抱屈指出,金酒公司的廢水操作申報,依法每半年一次,一年只要兩次而已,但環保局稽查工作則是不定期、不限次數。
稽查人員強調,根據該局的稽查紀錄顯示,在金酒汙水廠改善成功之前,2011年1月到2014年12月止,環保局共稽查金酒汙水排放32次,頻率可以說是月月稽查,採樣檢測共15件,結果在這幾年間水質嚴重不合格被裁處過2次,2013年3月裁罰11萬元,2014年6月裁罰6萬元。
環保局官員表示,這些稽查結果皆依法處理,「只是沒有見報,不是沒有作為。」
張國原說,金酒公司近年致力將洗瓶水、冷凝水和一般生產廢水分流,這些水大都是清水,可以回收循環作洗瓶用,另外一小部份作為廠區園藝造景灌溉之用。這項配合縣政府節能減碳計劃的措施,減少了金酒的汙水排放量,也讓可回收利用的水沒有放流大海浪費掉。
不過,張國原也分析指出,除了厭氧槽發揮作用,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金酒近年銷量萎縮,粗估一年減少生產500萬公升酒,生產量減少,汙水量自然跟著減少,相對汙水廠的處理負荷也減輕,除汙品質自然也跟著提升。
兩年前揭發金酒汙水汙染海岸的縣議員陳滄江則表示,在居民和縣議會的監督之下,金酒公司的汙水處理排放的確出現改善,但是已經被汙染的海岸和生態,就得要靠時間慢慢恢復生機。

金酒酒糟成為「隱形炸彈」

至於金酒另一項汙染來源──酒糟,則是釀酒過程中必然產生的廢料。雖稱廢料,卻因其中含有豐富的有機物質和營養成份,無論是作為肥料或是飼料都是很好的原料。
張國原表示,早期金酒公司將酒糟全部往海裡倒,結果在10餘年前,民眾反映汙染了金門西南角海域,在民情壓力下,金酒公司對於酒糟的處理改弦更張,對內免費提供給金門農戶,對外則將大量的酒糟發包給廠商清運回台運用。
他指出,招標給廠商運到台灣的酒槽,據了解大部份是作為畜牧場的飼料原料,金門本地農戶拿去的酒槽也大都用在牲畜飼料用途,只有一部份作為農用的肥料使用。
Fill 1
金門本地農戶拿去的酒槽大都用在牲畜飼料用途。(攝影/王文彥)
金門本地農戶拿去的酒槽大都用在牲畜飼料用途。(攝影/王文彥)
針對酒糟的清理使用,金酒公司在「八二據點」(料羅港旁海邊)興建了下腳料處理廠,就是要處理酒糟及經過水處理後的汙泥,將其製成有用的有機肥料。目前硬體廠房雖已蓋好,但內部處理技術仍莫衷一是,因此這個處理廠還無法開始上路運作。
金酒內部員工則表示,由於近年台灣酒廠也產生許多酒糟可供市場使用,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酒糟的價格下滑,以致金酒的酒糟清運成本相對提高,廠商投標的意願降低,酒糟處理並不如如往年順利。而縱使招標出去,廠商處理酒糟的效率也比過去慢,延滯運離金門的情況時有所聞,使得金酒酒糟成為汙染金門的一顆「隱形炸彈」。
居住在金寧鄉安岐的許老伯表示,金酒的酒糟已經成為地區汙染的根源。他說,金門地區的農戶將酒糟拿回去堆肥,並不是採取密閉式的堆肥方法,都是在自己的農地上,找一個地方以酒糟為基底,再放入雞屎、菜葉、廚餘等物混著發酵,過程中發出的「糟味」會隨著風勢飄到各處,汙染也隨之進入空氣之中。
為了解決酒糟對於環境汙染的隱憂,張國原表示,金酒公司除了加速下腳料廠建成後的運轉,也在清運合約的管理上,加強監督廠商的執行情況,並且進行不定期的稽查,以免發生酒槽汙染環境案例。至於農戶的堆肥造成的空氣汙染,就得用道德勸說和縣府農政單位輔導雙管齊下的方式解決。
張國原強調,金酒公司之於金門,得要「能生金蛋,也要會清雞屎」,才是一個符合社會期待,並負起社會責任的企業。
金門地區環保意識抬頭後,金酒公司能否做到「清雞屎」保證,在地居民正拭目以待。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