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金門水井普查:缺水隱憂、水質劣化都是自己造成

金門缺水,因此必須從大陸引水。然而,根據金門縣政府委託的研究報告顯示,金門超抽地下水的「元兇」,就是給縣庫帶來豐厚財源的金門酒廠;用水成本低廉、用水方法不當,也都是地下水耗損的重要原因。也就是說,缺水隱憂、水質劣化,都是金門自己造成的,學者呼籲金門縣府必須展開實質作為,才能防止金門地下水資源持續少量化、劣質化。

金門沒有大山、大河可以作為水源,只能仰賴深藏於地下的地下水。然而,盲目超抽地下水,造成水位下降和水質鹽化,卻已是縣府與金門人必須嚴肅面對的重大危機。

外界不知道的是,2014年金門縣政府曾委外針對金門境內地下水井進行地毯式普查,第一階段係對有申請水權和曾申請過水權(即有資料可查)的3,000餘口深水井,進行清查定位及貼標紀錄,至於未登記有案的深水井,據金門縣政府官員私下表示,粗估有6,000多口。

記者取得這份並未曝光的《金門地區地下水水資源調查與管理計畫正式報告書》(主辦機關:金門縣政府,受託單位:業興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發現這份重要調查提出了4項建議:

  1. 強化水井清查及管制,評析全區用水現況。
  2. 健全觀測井井網功能,掌握地下水資源情勢。
  3. 研擬地下水減抽方案,落實地下水保育管理。
  4. 推動地下水補注措施、復育地下水環境。

令人驚訝的是,根據參與專案、不願具名的專家學者透露,在結案報告之中,原本「針對數據分析預測金門的地下水源,將在2017年開始進入吃緊且可能乾枯的階段」。但這項預警式的報告內容,在和縣府相關單位討論之後,縣府單位要求刪去這條可能會造成政治恐慌的預警結論,受託單位基於業主要求之故,便以「參考數據不足,預判恐會失準」為由,「專業性」地將這條令人驚悚的結論刪除,四平八穩地寫出4大建議供金門縣政府參考。

最後的書面報告雖然沒有顯示金門地下水有乾涸危機,卻已看出地下水正逐漸乾涸、鹽化的長期趨勢,而且在這次普查深水井過程中,赫然發現問題背後最大的「元凶」,竟是在經濟上生養金門人的金門酒廠。

金酒大量抽水釀酒,方圓五里乾涸鹽化

根據金門縣政府自來水廠統計,金門酒廠一天要用3,000立方米的地下水,其中1,200立方米向自來水廠購買,另外1,800立方米則是由金酒公司自設地下深水井私行抽水。普查結果發現,金酒公司金寧廠申請水權的深水井有3口,其中2口是大口徑抽水供釀酒用,剩下的一口屬於一般5寸管口徑,至於一般澆灌使用的水井則已廢棄不用。

然而,《金門地區地下水水資源調查與管理計畫正式報告書》水井調查小組從金寧廠所在往外看到的景象,令人相當擔憂。

在距離金寧廠一公里左右的榜林村,當地的許姓耆老表示,過去榜林一帶,包括「龍門大鎮」社區,全部都是「水田」(地面上就有水可供耕作),但自金酒設二廠之後,不但地面上沒有水了,連地下水都得挖超過50米才有水可用。

調查小組成員指出,許老伯帶著調查小組到村裡的風水池觀看,他手指著風水池無奈的說:「你看!卡早池子裡隨時攏有水,現在連下了雨都積不到一滴水!」這個風水池為了能夠蓄積水,過去是土底土壁,現在用混凝土將四邊固結,避免水快速地滲流到地下去。

跟著調查小組來到距榜林村800公尺左右的伯玉路(昔名中央公路)二段,有一家廢棄物回收場,在水權登記資料顯示該處有一口深水井,但到了現場卻找不到任何水井的蹤跡,經查問回收場人員才得知,「早就沒有在用了,井裡抽上來的水根本不能用,裡頭有雜質,可能是鹽份吧!?把熱水器都弄壞了,所以就牽自來水來用!」至於深水井呢?已被隔在回收場圍籬之外,埋在荒煙漫草中,原來的管線也都被拆除殆盡。

一樣在伯玉路二段上,距離回收場300公尺左右的一處豪華農舍,裡頭住著在台灣退休回金門定居的住戶,由於甫回金門定居,就沿用原來興建農舍時挖掘的深水井,結果在熱水器、抽水馬桶水箱中清理出灰白色粉末殘渣(如下圖)。對於這種情況該住戶也感到非常無奈,只想趕快申請到自來水使用,改善家戶生活的用水品質。

Fill 1
照片來源:《金門地區地下水水資源調查與管理計畫正式報告書》
照片來源:《金門地區地下水水資源調查與管理計畫正式報告書》

至於地下水鹽化,位在莒光湖旁、浯江溪口林姓老伯的菜園也發現相同的問題。調查小組依水權資料找到林老伯的園子,老伯明白地表示,水井早就沒用了,因為水都是鹹的,根本沒有辦法拿來澆菜,只好申請自來水澆菜。

金酒抽走了酒廠方圓5里內的地下水,多年前在金門縣議會旁經營民宿旅館的前金門縣議員許燕道抱怨說:「靠近縣議會到莒光樓附近的烏土段,整片到浯江溪口的地下水都被金酒抽光光,這一帶抽的地下水全部喝不了,鹹的!旅館也沒有辦法用地下水作營運用水,都得申請自來水,徒增旅館的經營成本。」

對於這些區域水量、水質惡化的現象,在《金門大陸引水工程計畫》報告書中明確寫著,「靠近金酒最近的金鼎國小觀測井統計,該區地下水井水位每年下降1米⋯⋯」,「⋯⋯舊莒光站水井水質總溶解固體偏高,13次監測數據中有6次超過飲用水總溶解固體物上限每公升500毫克,最高曾達每公升765毫克,且與其他水井之氯鹽濃度相較差了近2~5倍之多,研判該水井已疑遭海水入侵。」

從各種觀測現象顯示,金酒金寧廠抽取地下水影響的區域向西北方蔓延。成功大學水資源研究所研究員朱木壽博士表示,地面水依河流為主要的水流脈絡,地下水也有水脈,可見金門酒廠抽取的地下水水脈是向西北方延伸的,為了維護及復育金酒用水的品質,金門縣政府就得依此脈絡進行評估和改善。

管而不理:金門地下水資源持續量少劣化

金門深井普查依據的是由縣府工務局提供歷年曾經申請水權的個人及法人資料,按照法令規定完成水權申請後,每5年要補登,但資料顯示的情況卻是「申請過」有案可查的資料,許多已經過期未再補登的水井也在普查範圍內,有些距離用戶申請已超過10年甚至更久,因此調查小組發現許多有案無井,或是有井無所有人者(過世者居多)。

Fill 1
金門水井普查。 金門深水井。
金門深水井。(攝影/王文彥)

曾參與此項調查的第一線人員趙先生表示,從拿到手上的資料狀況判斷,縣府對於地下井的水權管理工作只是徒具形式,申請水權之後沒有任何後續追蹤管理工作,水權過期了更不更新都無所謂,用水人的井不用了也沒有辦理水權註銷,水權管理成為「依法得作的一項業務」,但完全沒有實質成果。

這種管理現況所衍生的問題,就是地下井濫開濫掘。朱木壽指出,當水井在沒有管制的情況下無限制開掘,就會出現像金門這種可笑的情況,有案可查的水井3,000餘口,無案可考的多達6,000餘口,違章的數量竟是符合規定的兩倍之多。

根據金門自來水廠統計,就金門地區實際用水需求和自來水廠供水量比較,每天有1萬多立方米的水是非官方管控的水,也就是從這些違章深水井抽走的水,這些水就是《金門大陸引水計畫》報告書中被定義為「超抽」的地下水。

自來水廠官員對此表示,近幾年金門地區趕著農改條例修正之前,一窩蜂搶建農舍,私挖濫掘深水井的情況更為惡化。為了工地用水,這些建築工地在開工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在工地內鑿一口深井,抽用地下水作為施工之用,並作為完工之後初期的臨時用水。有些自有的農舍工地在完工之後,便沿用這些沒有申請水權的深水井,作為一般生活使用。

官員指出,金門地區的垃圾清運費是隨水費徵收,這些用私掘深井作為主要或輔助生活用水的住戶,相對於只使用自來水廠供水的住戶而言,在用水成本上就出現了不公平的現象。

水廠官員強調,私掘深井搶水的惡化,也對金門的地下水環境產生結構性的影響。過去金門一口井大約挖至20到30米深就可以取得品質極佳的地下水,10餘年前要深及40米左右,到了現在至少要挖至60米,甚至有些地方得挖到上百米才有可用的地下水。這個現象就是在各種水資源報告中所說的「地下水位下降」,成因是「超抽地下水」。

朱木壽表示,金門地區對於地下水的倚賴度過高,大約占了用水比例的6成,無論從水質或是水量考量,縝密的管理機制已經是刻不容緩的事情,不該只停留在普查、記錄的「了解」階段,而是需要更積極的管理措施介入,否則未被書面列出的枯水預測恐怕會在近年內發生。

官方水資源理事權不統一,公機構用水策略不一致

金門縣政府官員表示,針對地下水管理這件事,在縣府內部就分別由3個單位主管:水權管理在工務處、用水管理及執行在自來水廠、水位及水質監測在環保局。表面上看起來是分工的,但是就水資源管理的角度而言,卻是缺乏跨部門合作。

他說,中央政府水資源管理由經濟部水利署負責統籌,但到了地方政府,職權和職能不一的行政機關,如果要統合就必須回到主管一縣之政的縣長層次。儘管金門縣長也多次在內部會議中提出政策性呼籲,強調水資源管理統整的必要,但這樣只能達到政治面的影響,實際到了運籌管理的執行面,卻還有一大段距離。

朱木壽指出,事權不統一的確是金門水資源管理的一大問題,畢竟許多執行面的管理,不可能仰賴作決策的縣長。另外,因為事權分散,牽涉的行政單位過多,導致有些事太多人管,有些事又是三個和尚挑水沒水喝的三不管地帶。因此,應在金門成立一個水資源管理統合單位或是建立一個協調機制,以彌補行政缺口。

關於地下水的使用,金門縣政府訂定了相關的行政規定,希望公部門可以「以身作則」,例如機關學校如果有使用地下水井,必須廢井不用。但是調查小組在調查過程中,卻發現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調查小組成員趙先生表示,像金城鎮公所、金寧鄉公所等行政機關,在水權登記冊上雖然都有登記水井,但是在查察過程中則發現廢井不用,改而使用自來水。遠在金東地區的養工所,在水權登記簿上也列有一口井,但查核時發現,該單位的深井已依據依法令規定廢棄不用,至於用水則就近抽取旁邊白龍溪的水。

不過到了金酒旁的殯葬所和殯儀館,水權登記為一口大口徑鋼管深水井,而且仍在繼續使用。趙先生表示,殯儀館的抽水設備規格竟然和金酒釀酒用水的規格相同,但實際上殯儀館的用水方式不能和金酒相比擬,縣府對於這一處深井的使用,應該再深入檢討。

至於尚義機場週邊,登記於航空站的兩口深井,因民航局皆為中央單位,不受地方政府制約,對於縣府行政命令也沒有非聽不可的必要,故其井仍然繼續使用。但位在機場內的軍用機場內軍方管制區的3口深井,由於部隊編制縮減和用水量減少之故,只剩一口井仍在使用,據軍方單位表示,該井係作為機場消防用水之用,也會固定供給作為生活用水。

在學校方面,位在金城區的金城幼稚園和中正國小,由於行政命令和水質惡化,原申請的地下水井都已停用,中正國小只留了一口環保局設的地下水觀測井。

但是在中正國小對面的金門高中,登記有兩口井,至今依然抽取日漸枯竭的地下水使用,其中一口還是大口徑鋼管(應是游泳池用水)。問到為何中正國小停用,金門高中續用?答案是,金門高中為國立,屬教育部管轄,不受縣府行政命令的約束。

然而與中正國小同為縣府所轄的金寧中小學,登記有案的深井兩口,則無視於縣府政令,繼續使用。調查人員不解為何,詢問學校總務人員原委,該校總務人員表示,其中一口井是作校園植栽澆灌之用,另一口則是提供游泳池用水使用,「游泳池的水如果用自來水還得了,那水費每個月會非常驚人,得要1、2萬元,真的很傷!」

用水成本低廉、用水方法不當,地下水耗損元凶之一

金門地下水使用幾乎是沒有任何成本可言,除了初期的開井和設備建置,之後的使用完全無價,因為水權管理只有註記,沒有計量設備裝設,當然就沒有水費收取這回事。

一位在金寧鄉自建農舍住宅的黃先生說,「我的土地1,000平方米,准蓋房子的30%之外,還有1、200坪的土地,我打算弄個20呎的貨櫃切割開來,埋放在園子裡當游泳池,用水就用蓋房子時挖的深水井的水,反正沒有水費的問題。」

還有曾經經歷過金門限水措施的居民,對於地下水使用態度是以備援的概念保留深水井。一位東社的陳先生表示,「雖然家裡的生活用水都是用自來水,但是深水井留著,那一天停水了,還有地下水可以用。」

根據水井調查小組觀察,金門私用的地下水井,多半已不再作為一般生活用水使用,因為水質已惡化,這些水只能用來澆灌菜園和清洗家屋。至於不願廢棄這些井不用,多半都是抱持著「不用白不用」的心態。但是,另外一種大量使用地下水的用戶是畜牧業者,這些用戶的觀念需要改變。

Fill 1
金門水井普查。地下水洗菜
根據水井調查小組觀察,金門私用的地下水井,多半已不再作為一般生活用水使用,因為水質已惡化,這些水只能用來澆灌菜園和清洗家屋。(攝影/王文彥)

事實上,畜牧場業者並沒有讓牲畜飲用地下水,主要是使用地下水井清洗畜場。對此朱木壽表示,其實現在已有許多環保的技術可用,對於地下水資源如此寶貴的金門而言,不應該用地下水清潔畜牧場,而是用回收水替代。

在農業用水方面,自來水廠廠長許正芳形容,最近金門又在種高粱,到各地田野觀察農民澆灌高粱的方法時發現,「你看我們的農民就把噴水車擺在田間,開啟泵浦,任由水柱噴灑空中,這種情景如果給以色列人看到要笑死,因為那樣澆灌根本就灌不到根部,只是徒增用水浪費。」

金門縣政府官員表示,在向中央爭取大陸引水的過程中,不斷強調金門「地下水超抽,水質鹽化嚴重」等現象,但綜合探討這些現象的成因,最根本的問題在於,為了保持金酒的產值而將其列為資源使用首位,但也相對地成為金門地下水位下降的主因。再加上金門居民傳統的用水觀念和方法未能適時調整,更加重了金門地下水耗損,最後形成朱木壽形容的「出多進少」的虧耗現狀。

朱木壽表示,金門四面環海無高山屏障,氣候受大陸與海洋雙重影響,雨量分布不均,主要集中在4至8月,且年蒸發量遠大於年降雨量,衝擊湖庫供水,也導致地下水補注量不足。因此,金門地區的水資源利用,亟需進行蓄水調節以因應枯水季節的用水需求。

有關金門酒廠用水為首的考量,他認為,釀酒為金門的經濟命脈,必須確保無虞;然而民生用水攸關人們日常生活需要,亦需穩定供應,民心方可安定。何者孰重孰輕,實難評斷。如果可以計算出每人每節約一公升的水,可以轉換為多少酒品生產,可以創造多少價值並反饋到居民的實質收入上,民眾應可自發性節約用水,以提高地下水的產值。

若要解決金門水資源使用的問題,長期研究台灣水資源發展的朱木壽認為,金門縣府必須著手進行「落實水權登記與管理」、「掌握地下水動態情勢」、「執行地下水保育工作」等實質作為,以防止金門地下水資源持續少量化、劣質化。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