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陸水止渴 「以酒為本」的金門能改善水資源體質?

等待陸水止渴 「以酒為本」的金門能改善水資源體質。金門淡化廠。(攝影/王文彥)

兩岸「夏張會」簽定協議後,自福建晉江引水到金門的第一期工程預定年底完工,金門人預定明年底可以喝到大陸水,完成兩岸三通後的第四通──通水。然而,原本應該「以人為本」的民生用水優先考量,在金門卻成了「以酒為本」的金酒用水優先原則,未來自中國大陸引水可能整體改善金門水資源體質嗎?各界正拭目以待。

水源質、量不佳的金門,在兩岸關係冰凍期的當頭,等著今年年底從大陸晉江引來的水,擔負金門30%的用水,好讓金門能夠進行「自體檢驗」和「自體改善」,對縣內的地下水、湖庫、海水淡化設備等供水設施,進行結構性的檢查與改善。讓後天的引水工作來調理金門先天不良的水資源體質。不過,金門酒廠用了大部份的地下水,造成地區水資源失衡的現象,在有了大陸水之後,金門的用水策略,則仍然堅持著「金酒優先」的原則。
根據金門縣志記載,金門是一個少雨地貧的地方,年降雨量不到1,000公釐,又沒有高山大河可以蓄積豐沛的水資源,所有用水只能仰賴金門地下花崗岩縫中的地下水,以及軍管時期為了養兵之用的人工湖庫。然而軍事管制解除20餘年,金門朝著一般城市的發展路子走,用水的基礎建設工作不再以軍事用途的邏輯思量,只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要有足夠的水資源才能夠調度和重整。

海水淡化廠、水庫如杯水車薪

金門縣政府自來水廠廠長許正芳表示,民生用水是城市治理的第一要務,金門的水資源的確需要認真且務實地進行體檢以及改善,但民不可一日無水可用,政府不可能為了改善用水品質和水資源調度,貿然採取斷水措施,在民主制度治理下的金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許正芳說:「要是真的這麼做了,不要說我這個自來水廠長職位不保,連民選的縣長都得被老百姓給趕下台!」
針對水資源擴充以及改善的工作,在過去20年內,歷任5任縣長都想方設法處理,但成效都不如預期。
金門縣府曾經花了幾十億元興建海水淡化廠。(攝影/王文彥)
金門縣府曾經花了幾十億元興建海水淡化廠。(攝影/王文彥)
為了擴充水源,金門縣府曾經花了幾十億元興建海水淡化廠以及下湖水庫,結果這兩個供水建設提供的用水,一年不到1,000噸,對於一年要4、5萬噸水的金門來說,簡直是杯水車薪,就投資效益而言,可以算是「蚊子館」級的失敗公共投資。
金門自來水廠技術人員表示,海淡廠運轉不良的原因,包括選址、廢污處理及成本幾大問題,其中以廢污處理是最大的問題。海淡廠在處理完海水之後,會殘存許多有毒的重污染廢棄物,這些廢棄物的處理在技術上和成本上,對於金門都是不可承受之重,一公升的海淡水成本高達60元,比汽油還貴一倍多,並非有效益的供水投資。
至於下湖水庫蓋在金東地區的海岸邊,耗資20億元興建,但完工之期就是水庫「完蛋」之日,因為該水庫集存的淡水中含雜著海水的成份。不過,自來水廠人員指出,下湖水庫實是非戰之罪,十幾年前在設計水庫時,是以200年洪水頻率的海水潮差溢流設計,但是在大自然天候環境變遷的情況之下,早期設計的風險規格竟然一年就發生好幾次,以致下湖水庫完工後就成了一個海淡混合的「淡水湖庫」。

大陸引水佔金門用水量30%

近水難解即渴,便想遠水可否止旱,「到大陸引水」成了十餘年來金門執政者解決水資源不足問題的核心方案,經過十餘年的斡旋以及溝通,終於在兩岸關係氣氛融洽的2014年,由行政院核定「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並於2015年5月,第一次兩岸事務性首長會談(夏張會)中敲定,由福建晉江引水到金門。
金門縣政府官員表示,對於大陸引水到金門的議題,一般人總是用政治角度來解讀,但對於金門而言,卻是嚴肅的生存問題。「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中分析指出,金門水資源環境預測會有以下3種現象:
  1. 地下水超抽造成地下水位持續下降。
  2. 水源供需失調。
  3. 水庫水質持續惡化。
而這樣的現象,對於未來金門的水源管理必然造成兩項對地方治理不利的後果:
  1. 長期仰賴地下水為主要水源,地下水源超抽逐漸枯竭。
  2. 現有供水及替代方案成本高,造成政府財務負擔。
官員表示,從大陸引水,絕不是要讓金門的用水全部倚賴大陸引水,畢竟在政治上兩岸還是敵對的狀態,對於用水這麼重要的民生需求,勢必還是要有一定的「敵我意識」,所以這項引水計畫被定義為「「自大陸短期補充性引水是解決金門缺水問題最佳方式」。
因此,藉由這個方案引進金門的水,只占金門預估用水量的30%,長期而言,經濟部規劃比例要降到25%。縣府官員表示,計畫初期來自中國大陸的引水量為每日1.5萬立方米,希望在第5年達到每日3.4萬立方米的目標。
金門自來水廠廠長許正芳表示,根據經濟部的規劃,未來金門對大陸水源的倚賴度要降到金門實際需求的25%,但是初期30%的供水需求是作為暫時性的填補,彌補金門內部相關供水廠、水庫及設施進行改善工作時,無法提供用水的空缺。
他說,就像拆遷房子一樣,得要先安置再拆除,民生用水得先提供替代水源,才能夠讓既有的供水設備停機進行改善工程。因此,目前規劃在大陸引水進入金門之後,縣府將開始重新整治金門境內的水源湖庫,另外要提升改善海淡廠的運作效率及功能。

從晉江水庫取水 第一階段年底完工

根據行政院核定的「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規劃,在大陸水源引進金門之後,計畫以跨部會及中央與地方合作方式,採 「地下水管制及減抽」、「節約用水」、「湖庫水質改善」、「供水設施更新改善」、「多元水源開發利用」等 5 大策略,2021年為目標年後,希望達成「地下水減抽 1.83 萬噸/日」、「自有水源75%以上」、「確保整體產業水源安全」及「110年供需平衡」的目標。
縣府官員表示,為了達成行政院設定的目標,分別擬定了5大計畫與方案,一是「離島地區供水改善計畫」,主要內容為增擴建海淡廠,增加供水量為每日3,950立方米,辦理太湖與田埔水庫浚渫清淤土方,以及大小金門聯通管線恢復輸水能力每日2,000立方米等。
二是「金門自來水擴建計畫」,將新建一座洋山淨水場,日產2.5萬立方米水量,針對現有供輸水管線進行擴建及更新改善,且完成自大陸引水的受水調節池、抽水機組、原水導水管等設施。
三是「金門地區水庫集水區保育實施計畫」,將從源頭做起改善湖庫水質,以期日後湖庫原水可依傳統淨水流程處理,不必再經高級處理程序,降低產水成本,繼而提高湖庫水源運用及自有水源比例。
四是「金門污水下水道系統排放水回收再利用計畫」,五是「金門地區地下水管理計畫」。
「金門地區水庫集水區保育實施計畫」,將從源頭做起改善湖庫水質,以期日後湖庫原水可依傳統淨水流程處理,不必再經高級處理程序,降低產水成本。圖為金沙水庫。(攝影/王文彥)
「金門地區水庫集水區保育實施計畫」,將從源頭做起改善湖庫水質,以期日後湖庫原水可依傳統淨水流程處理,不必再經高級處理程序,降低產水成本。圖為金沙水庫。(攝影/王文彥)
許正芳表示,大陸引水計畫除了提供金門水源短缺,現在更積極的意義則是成為改善金門供水結構的「策略活水」,大陸方面也依約積極配合實施。
縣府資深官員表示,在前縣長李炷烽在任時,當時也是民進黨取得中央執政權,但縣府為了用水的生存權益,即和大陸方面進行引水溝通。當時的福建省水利水電廳長陳國樑,即端出他們於1995年委託香港顧問公司對於大陸供水金、馬的規劃報告,當時對於金門供水的計劃有兩個方向,其中之一是從九龍江引水,另一個是從泉州引水,但原則都是比照同安供水大磴、小磴和角嶼的方式,以埋設海底水管接水。
他說,事隔20年後最終定案的引水區域,就是從晉江的山美水庫取水,架設輸水管路送水至金雞橋閘,再自龍湖水庫水源新設輸水管約8.2公里,將水源送至海底管線靠近大陸晉江側進水點,最後經加壓由海底管線引水至金門田埔水庫。
許正芳表示,和大陸方面協調工程施作分工,陸方的輸水管線由大陸方面執行,海底管線以及金門方面的管線和淨水設施全部由我方進行施作。有關工程進度管控,陸方從取水點到出水點的管線工程進度均依計劃進行中,預計今年年底前可以完工。
至於金門端的工程進度,許正芳指出,這項工程總金額18億多元,採取統包的方式發包,由中鋼公司的子公司中宇工程公司承包,目前海底管線的工程進度達51%,田埔受水池16%至於導水管和洋水淨水廠則均未施作。

金門人明年底可喝到大陸水

許正芳表示,初期目標是將大陸的原水引到金門進入田埔水庫的受水池中,完成期為今(2017)年年底,按照目前的工程進度推估,如期完成的可能性極高。
他強調,第一階段完成後,再來是金門民眾何時可以喝到大陸引來的自來水?按照計劃前述兩項未施工的工程可以在明(2018)年9月峻工,預計通水到金門民眾家中是明年年底。
有了大陸的水源到金門,讓金門自來水單位可以對地面上的湖庫及海淡設備進行休養生息的整治工作。但金門最大宗的水源來自於地下,根據自來水廠統計,金門地區的用水,有近6成都是使用自下水,而這些地下水的最大用戶則是號稱「金雞母」的金門酒廠。
根據金門自來水廠統計,金門地區每日地下水的供水量約1.34萬立方米,而金門酒廠使用的水量達到3,000立方米(從自來水廠購得及私行抽水),用量為22%左右,亦即金門的地下水有五分之一都拿去釀酒賣錢了。
但是根據「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的研究指出,距離金酒最近的地下水觀測井發現,該區的地下水水位以每年下降1米的速度銳減,用地下水釀酒的策略已經對金門地區的地下水源造成衝擊。
金門縣政府官員表示,縱使明知金酒大量使用地下水對環境的影響至鉅,縣政府仍基於眼前金酒能為金門帶來巨大的財務收入著眼,進行大陸引水計畫的綜合評析,也就是引水計畫之後的用水策略是,能夠讓金酒穩定地大量使用地下水,以維持金酒能為金門帶來豐厚的稅收。

金酒造成水源枯竭 但盈餘擺在第一考量

過去10年中,有關大陸引水的議題在金門民間討論時,一直盛行著「人喝大陸水,酒釀地下水」的說法,官員表示,從戰略的角度看,這是一項本末倒置的邏輯,可是金酒年年百餘億營業額,4、50億元盈餘送進縣庫,金門民眾搭著免費公車,孩童吃著免費營養午餐,老人月月有年金可領,縣府只能把金酒放在用水的第一位考量。
因此,金門縣政府在提給行政院的「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報告中,針對大陸引水必要性的分析,便將金酒的盈餘因素放在評估分析的第一位,對於用水的需求考量亦專注凸顯金酒用水需求特性,因此在計畫報告之中寫道:「金門酒廠經營之要件在使用優質地下水,當地地下水持續超抽導致水質鹽化及地下水源枯竭,推論將危及可觀之金酒稅收。」
有金酒公司員工私下透露,金酒自從採取總經銷制度之後,酒品銷量大增,因此有第二生產線(金寧廠)的誕生,90年代二廠開始運轉以後,大量的酒釀出來,但是這些酒根本無法馬上裝瓶出售,廠商卻要貨孔急,最終就想出將金城廠的酒品和金寧廠的酒依固定比例勾兌裝瓶。
金酒自從採取總經銷制度之後,酒品銷量大增,因此有第二生產線(金寧廠)的誕生,抽走大量地下水的金寧廠所生產的酒,並沒有達到可以即產即銷的程度。(攝影/王文彥)
金酒自從採取總經銷制度之後,酒品銷量大增,因此有第二生產線(金寧廠)的誕生,抽走大量地下水的金寧廠所生產的酒,並沒有達到可以即產即銷的程度。(攝影/王文彥)
他說,這樣的處理方法是公開的祕密,了解金酒的人大概都略知一二,可見抽走大量地下水的金寧廠所生產的酒,並沒有達到可以即產即銷的程度,顯見金酒品質的關鍵竅門並非全在「水」之上,那「金門酒廠經營之要件在使用優質地下水⋯⋯」這話的邏輯又從何而來?
對於這樣的質疑,金門縣政府的態度則是基於行銷金酒的目的,縱使「好水釀好酒」只是行銷的話術,都得作為縣府施政的方針。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官員表示,曾經在一場縣府內部召開的會議中,討論到大陸引水以後的配水策略,當時有官員直陳,即使金酒品質不受水源影響,基於行銷都得咬死這樣的原則,亦即金門地區的水資源分配如何作,規劃地下水的供應時都必須把金酒放在第一位。
對於地下水使用「金酒優先」的策略,許正芳表示,這是金門人的選擇,縱使外界看來不合理,但是對於一直仰仰賴金酒生息的金門人而言,把最好的水留給金酒釀酒賣錢是最有效益的作法。
未來大陸引水到金門以後,在可調度的水源充沛的情況之下,自來水廠除了依中央計畫進行地面供水設施的改善,也會開始進行逐步降低地下水抽用比例。另一方面,針對民生用水的供給,也將就地下水供給比例重新分配,至於觀光用水,則會輔以多元供水方案來替代觀光業者大量抽用地下水的比例。許正芳強調,大陸水引入金門達到每日3.4萬噸時,可以讓金門充分調度現有的地下水資源,繼續保持金酒優先使用地下水的情況。
兩岸之前已完成三通(通郵、通商、通航),在特殊的地理環境因素和社會發展情況催使下,金門卻將在兩岸關係進行冷凍期的當下完成第四通──通水。未來從大陸引水將對金門造成哪些影響,以及「以酒為本」的金門能否真正改善水資源體質,值得各界密切觀察。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