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2017年新版醫師誓詞:反映全球醫師過勞危機

沿襲自古希臘醫者希波克拉底,《日內瓦宣言》應該對所有醫師都不陌生:「當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憑我的良心與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應為我的首要顧念。」如此莊嚴的文字卻多半僅供參考;對照今日艱難的環境,更使同業茶餘飯後談起時尷尬地相視而笑。並不是說醫師不再看顧病人健康,只是讓過勞的醫師在燃燒殆盡邊緣照顧著健康垂危的病人,怎麼樣都不像是依循著醫者的「良心與尊嚴」。

醫師過勞與健康危機並非台灣、東亞或特定國家的問題,而是跨文化與區域的重要健康議題。緣此,世界醫師會(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 WMA)於10月14日發布的最新修訂版的「醫師誓詞」,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以下這段:「我將致力於自身的健康、福祉與能力以提供最高品質的照護」──這是多麼令人心酸的話語,道盡了今日醫師所背負的深沉社會期待,以及平衡公益與私利的兩難。

之所以有這份新版誓詞,如同誓詞說明所述,與2015年WMA莫斯科大會通過的〈醫師健康福祉聲明〉有關,該決議文特別建議各國醫師會及當局者應力行下列措施:進行醫師健康福祉相關的各級教育與實證研究;限制醫師連續及總工時上限、保障適當出勤間休息時數及休假日數,上述規範的制定更應納入醫師參與;醫師與醫學生皆有權利免於一切言語、性別的暴力或騷擾;醫療機構應保障醫師免受醫療暴力威脅,受暴者應接受完整的醫療、心理與法律諮詢協助。

Fill 1
醫師誓詞
資料提供:醫師工會秘書陳宗延醫師;製圖/黃禹禛

回頭檢視台灣的醫療環境,政府仍舊無視醫師的抗爭與呼籲,也無意以法規根本解決醫師過勞問題,以「病人就醫需求」為由持續使臨床工作者處於過負荷狀態。多位醫師因過勞職災黯然埋葬青春,卻換來政府一意孤行,選前納入《勞基法》的承諾在日前幾近宣告跳票。而言語霸凌和性別騷擾,在醫療體系中仍是不能浮上檯面的「潛規則」,當事人基於種種理由難以申訴,女性住院醫師受到明示暗示不得懷孕的風聲更時有所聞;醫療暴力層出不窮,醫療工作者只得解嘲「應鍛鍊好防身術再去急診」。我們一方面追逐著照護品質的國際排名,但在維護醫師福祉的作為上,卻早已遠遠落後國際。

在「以病人健康為首要顧念」的同時,新生代的醫師出於實證研究與自己的良心,不能再坐視醫療環境崩壞腐蝕醫師的熱情、敗壞民眾的健康。如果我們不願意讓每年新進醫師的加袍典禮淪為形式,唯有這份對於醫師天職的告諭深植和落實。請端坐舞台上聆聽新進醫師宣誓的醫界前輩大老們,和我們一起認真地讀完這份誓詞吧!

此外,在2017年的修正版誓詞當中,除了本文所環繞的「我將致力於自身的健康、福祉與能力」外,最受討論的增訂還包含「我將尊重患者的自主權與尊嚴」,與時下討論熱烈的《病人自主權利法》相互呼應;並且修改「尊重師長」的條文,修正為「我將對我的師長、同僚與學生抱持尊重與感激之意」,都揭橥醫療場域中醫病及醫療同業之間,更平等的時代新義。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