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陳嬿如/前瞻不會有區段徵收?台南鐵路地下化案有區段徵收卻未被寫進報告書
日前,林全院長接受《報導者》專訪談前瞻計畫時表示,目前軌道建設只有兩個案子有區段徵收,也堅持前瞻建設不會有外界擔心的大量迫遷問題。然而,《報導者》記者檢視交通部上傳的各個軌道計畫報告書後,發現38份計畫書中其實有18份提到區段徵收。至於2009年核定的《台南鐵路地下化綜合規劃報告(核定本)》,則是沒有提到區段徵收的計畫書之一。但,南鐵真的沒有區段徵收嗎?
當然有,只是被拆成不同計畫,並沒寫進前瞻計畫裡的核定本裡頭。
根據賴清德市長2015年連任就職百日時的施政報告簡報第49頁寫著,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新設的「南台南站」,正是以區段徵收方式取得市府所欲開發的南台南副都心土地。
除核定本中沒有寫出區段徵收4個字之外,南鐵案其實與許多軌道建設無異,也就是軌道用地部分使用面積相對較小的一般徵收,站區土地開發則以面積較大的區段徵收辦理。
另一種與前瞻建設脫不了關係的區段徵收,不是為了取得站區土地,而是為了賺錢。這張簡報的左上角寫著「十大土地通盤檢討開發」,這10個案子由多個市地重劃案和3個區段徵收案組成。除了南台南副都心之外,另外兩個區段徵收案爭議都不算小。一個是在市中心剷平大樓,迫遷租戶與外圍商家,並破壞舊魚市場建築的中國城暨運河星鑽區段徵收案;另一個則是為了蓋一間國中而徵收數十公頃農地,劃出大面積住宅區與商業區,最終改以治水為訴求才通過的永康區新設鹽行國中區段徵收案。
十大開發案讓台南市政府無償取得大量土地,據市府估計,約可賺進2百億元。賴清德市長與張政源副市長都說,台南市除舉債空間外,還有土地收益2百億,有辦法支付台南各項建設和前瞻建設所需的縣市自籌款,財源就是這麼來的。
迫遷有很多類型,政府也有很多種拿走人民土地和拿走人民土地以賺錢的方式。不管名稱叫做一般徵收、區段徵收、市地重劃還是都市更新,結果都差不多。簡單說,政府要土地,就會把上面的人趕走,把土地拿過來;政府要錢,就會把上面的人趕走,把土地拿去賺錢。
當中央政府亟欲撒下大筆預算做地方建設時,地方政府必定想盡辦法拿出地方配合款。行政院真的可以說,這些沒有寫進前瞻計畫,但為籌措前瞻建設地方配合款而誕生的徵收與迫遷案,全部與行政院、與前瞻建設無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