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司法處遇機構啟示錄】之二

荷蘭牢房生活:在低監禁率之國,監獄的存在不是為了懲罰

荷蘭兹沃勒監獄(PI Zwolle)及運動場,收容人可在管理人員戒護下到運動場活動。(攝影/詹惠雅)

近年來,全世界的監禁人口持續成長,平均增加20%,台灣的在監人數約6萬人,也超過核定容額57,573人。但在各國之中,荷蘭的監禁人口卻在2011年至2015年間就下降了27%在歐洲各國中降幅最大,目前約1萬人左右;人口數與台灣相仿的荷蘭,為何監禁人口數僅台灣的六分之一?曾任法務部矯正署桃園女子監獄科員及輔導員的詹惠雅,赴荷蘭取得犯罪學碩士學位,與華文荷蘭資訊平台「荷事生非」合作,試圖帶讀者進入荷蘭司法處遇機構,從評估與轉介系統、公私協力、社區融合等面向,探索荷蘭面對犯罪矯治的態度和作法。本文為系列之二。

將犯人關進牢裡以剝奪其人身自由的「自由刑」雖有威嚇作用,但對受刑人而言,入監服刑不僅無法健全其社會功能,更破壞其原本人際與家庭關係的連結,造成日後社會復歸困難。

要如何兼顧平衡正義及達到矯治成效,將矯正機關轉向著重在處遇(treatment)
泛指針對個案的治療、對待、處置等。
而非以懲罰為主?或許能借鏡荷蘭監獄的運作模式。

具「日常感」的荷蘭監獄環境

Fill 1
荷蘭、牢房生活、低監禁率、監獄、懲罰
兹沃勒監獄的特殊隔離房。一般舍房為上下鋪,但每間只住一個人。(攝影/詹惠雅)

接近中午時分,兹沃勒監獄(PI Zwolle)的副典獄長瓦西爾(Wassil Eeftink)來到舍房區域,他用通用鑰匙轉開入口的鎖,門一開只見頭頂的日光燈將走廊照得明亮,兩側暗紅色的舍房門都呈現敞開的狀態,而居住在此區域的男性受刑人各個衣著輕便,正三三兩兩在走廊上聊天。

「早安,瓦西爾!今天好嗎?」其中一名脖子滿是刺青的受刑人看到瓦西爾來巡視,像是跟朋友打招呼一般,站在遠處向他問候。

「還不錯!你們今天好嗎?今天有貴賓來參觀,誰願意讓我們看一下他的房間?」身著白色襯衫的瓦西爾中氣十足地回答,隨和的語氣很難看出他是副典獄長的身分。剛才打招呼的受刑人傑克(化名)隨即從遠處走來:「讓客人來參觀我的房間吧!」

「這是我睡覺的地方,我都睡在下舖,因為可以一邊看電視,」傑克指著房內上下舖內的液晶電視螢幕介紹著。除了一人一間房間以外,每位受刑人的房間內還有小冰箱、微波爐及熱水壺等簡單小家電。

離開傑克的房間之後,瓦西爾解釋道,「為了顧及受刑人隱私,除了鎮靜室與特殊舍房需要監視器外,其餘一般舍房內沒有裝設監視器。夜間他們有什麼需求,就直接用房間內的對講機跟我們說。」

瓦西爾走到住宿區域的另一邊,向正在公共空間活動的受刑人打招呼,多功能空間包含交誼廳及廚房,除了有沙發、簡單的用餐區域及烹飪設備外,另設有運動器材和付費的公共電話亭,供受刑人在休息時間使用。

如此環境,讓荷蘭的監獄生活與外面的社會或是寄宿學校相比,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戒護比1:1提供教化課程、工作技能訓練、精神醫學療程

Fill 1
荷蘭、牢房生活、低監禁率、監獄、懲罰
荷蘭監獄提供工作技能訓練,協助受刑人未來能夠適應社會生活與自力更生。(攝影/詹惠雅)
位於北荷蘭的兹沃勒監獄是一間成人監獄,兼收容男性及女性受刑人,目前約收容400名受刑人,其中約有150名收容人患有精神疾病;機關職員總數約為400名,包含管教人員、行政人員、臨床心理師及專業醫事人員等。戒護比例是1:1,等於一名受刑人配有一名職員照看。監獄負責提供受刑人教化課程、工作技能訓練
每個工作室都有一名指導工作的職員及一名戒護人員在場,掛工具的板子都有噴漆,可隨時清工具數量。受刑人是否可能取得尖銳器具攻擊疑慮,牽涉到日常管理的方式,若管理方式有問題,連吃飯的叉子和湯匙都有可能拿來攻擊管理員。
以及專業精神醫學療程,以利受刑人能夠學習生活及社交技能,並且接受專業的心理治療,協助受刑人未來能夠適應社會生活與自力更生。

因收容對象非單一性別,故設計上採取分區管理,以森嚴門禁及圍牆加以區隔男性與女性收容人,但戒護人員則不因性別而有所差別,男性的戒護人員也可以管、監看女性受刑人。

當天是荷蘭9月難得的好天氣,一名壯碩的男性戒護人員另外兩、三名女性受刑人,正一起在空曠的運動場慢跑。

「我相信我們的戒護人員都是秉持著專業在工作,如果管理人員與受刑人有不適當的關係,我們會立刻調查和介入。但是,我們並不會因此就認為戒護人員只能管理相同性別的受刑人,」瓦西爾說。

針對特殊族群專業監管,治療者與管教人員「聊天」很重要

監獄內除基本的設施,包括舍房、工場(工作室)、公共空間及運動場之外,還有特別的GHB(液態搖頭丸)部門,由專業的護理師輪班負責全天候監控GHB毒癮的收容人,避免其因毒癮發作而在機關內暴斃。

其中一名護理師表示,「這裡一次最多能收容4名受刑人,我們每8小時輪班一次,每班有2名護理師值班,醫師每天早上會來看診。每3小時會測量生理指數,治療方式是以注射醫療用的液態搖頭丸,逐漸減量直到完全戒癮為止。晚上若有緊急狀況,會送往附近的醫院治療。直到療程結束後,受刑人才會被轉往監獄的一般收容區。」

荷蘭液態搖頭丸使用者雖然不如其他毒品多,但根據過往研究發現,液態搖頭丸使用者致死率卻相當高,因此,才特別設置專門監控液態搖頭丸毒癮收容人的部門。

監獄內另有13間特殊舍房,作為收容身心障礙、性侵犯及智能不足等相對弱勢的受刑人,且由精神醫師、臨床心理師,以及其他受過專業訓練的職員負責照護及管理,除避免該類受刑人因其特殊狀況而與一般受刑人產生衝突外,亦可對其提供所需之醫療及照顧,強化其矯正效果。

「我們除了定期的會議之外,也時常利用其他時間和管教人員交換意見,給予他們專業的處遇建議,非正式交談和聊天其實對我們的合作來說很重要,才不會有誤會以及衝突產生,畢竟戒護人員跟受刑人的相處時間比我們來得長,」在特殊收容區域工作的心理師笑著說道。即使分屬不同部門,但共同的目標卻是相同的,那就是利用專業將受刑人拉上正軌。

監獄內的臨床心理師每兩週會與管教人員召開一次會議,以了解收容人生活狀況,平日亦會以非正式的方式提供管理建議。此外,也會藉由訪談精神疾病受刑人以了解其需求,並和衛生部門合作治療,必要時亦會引進外部資源,如聘請外部的治療師進入監獄,並轉介期滿之受刑人至精神醫療診所,使其出監後能接續治療。

Fill 1
荷蘭、牢房生活、低監禁率、監獄、懲罰
兹沃勒監獄內部景觀。(攝影/詹惠雅)

更多自由時間活動的「獎勵」,促進教化和治療參與率

在荷蘭的成人監獄裡,每一位受刑人週間均須至工作室工作,工作項目會依其身心狀況以及意願分配。每間工作室的人數不超過10個受刑人,配有指導工作的職員以及戒護人員各一名,在工作室內有另外區隔一間管理人員的辦公室,職員可隨時進出,並從透明的隔板監看受刑人的狀況。

「除了教導他們技術之外,更重要的是示範敬業的態度以及對工作的熱忱,讓他們知道有另外一種生活方式及態度,」指導工作的職員停下手邊的工作,解釋他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

每一位受刑人每週需要勞動5天、每日8小時,其中有4小時為義務勞動,每週能獲得12歐元的收入,可以用來購買自己想吃的食材,或是零食飲料等。

此外,荷蘭監獄的處遇方案分為基本處遇(Basic Program)及特殊處遇(Plus Program)。基本處遇方案適用於一般受刑人,處遇內容包括每週43小時的舍房外自由時間及活動參與及每週一次的接見時間;而特殊處遇方案則是作為獎勵,鼓勵受刑人有良好表現,此方案適用於表現優異且願意參與為期6週復歸更生程序的受刑人。此方案給予受刑人更優厚的處遇,例如:額外5小時的舍房外自由時間,及額外1小時的接見時間,還能享有更多樣的活動參與,包含教育課程、療癒課程。然而,享有特殊處遇方案的受刑人一旦表現不佳或違反規定,寬鬆的待遇則會終止,退回最基本的處遇方案。

針對兩種不同的處遇方案,瓦西爾表示,「這不是差別待遇,我們認為這種方式不但可以激勵受刑人遵守規定,還能有更好的行為表現,同時可確保所費不貲的教化及治療課程,都是由自願且有動機的受刑人參與。」

維繫家庭支持及復歸社會措施,荷蘭保持低犯罪率、低監禁率

Fill 1
荷蘭、牢房生活、低監禁率、監獄
兹沃勒監獄的接見室每週有4天開放,受刑人坐在桌子內側與家屬會面。房間前後皆有主管桌,由2名戒護人員負責現場管理。(攝影/詹惠雅)

為了讓受刑人能夠感受到親情支持,監獄每週一、三、六、日共4天開放接見。每位受刑人每週可與家屬接見一次,每次皆為一小時的面對面接見,若特殊處遇方案的受刑人則享有兩小時的接見時間。

接見室的整體設計十分明亮,桌子將室內空間分隔成不能互通的內外兩區,家屬和受刑人分別由房間前後門進出,以利出入口的管制。受刑人會坐在桌子內側與家屬接見,兩側僅隔著矮短的壓克力板,接見室前後皆有主管桌,由2名戒護人員負責現場管理。

在復歸社會的措施方面,更生團體在受刑人釋放前,就會進到監獄接觸與輔導即將出監的受刑人,依其意願提供就業及租屋等協助,並在出監之後持續聯繫。此外,針對性犯罪者,按其意願與經評估之後,可加入「支持與問責方案」
COSA是以社區支持與協助性犯罪者對勇於承擔犯罪所需面對的責任,所形成對性侵犯更生人的一種接納圈,是針對性侵害更生人在釋放後繼續得到支持與必要的治療,以利其能夠順利復歸社會的社區支持方案。
(Circles of Support and Accountability, COSA),透過志工與專業人士共同組成的支持團體,降低其未來再犯的可能性。

我們的責任就是讓受刑人在裡面時,可以學到正確的生活態度。所以,我們對待他們的方式,就跟一般正常人一樣。只有如此,才有機會讓他們回到正軌上,並且順利地重返社會生活,」已經在矯正機構工作20餘年的瓦西爾說。

瓦西爾向我們解釋,以人性化的對待,以及投注資源在受刑人回歸社會的準備,更有機會能夠降低再犯率,減少犯罪人一再進入司法體系中,以長遠的角度來看,反而能節省經費以及有助改善社會治安。

這樣的論述看起來似乎很矛盾,也與犯罪就必須接受懲罰的觀念大相徑庭,但或許就是採取這樣務實的策略,才讓荷蘭成為歐洲低犯罪率監禁率也排前三低的國家。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俄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