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裝載南投三代人的聲色盒子——南投戲院

《報導者》的老戲院系列專題,來到目前台灣首輪電影院裡歷史最久的一家。讓南投戲院阿嬤的聲音,帶我們回到影院生氣蓬勃的美好歲月。

「綠光戰警,綠光戰警,哈利波特,哈利波特,C廳。」幾年前,網路流傳著網友拍下街頭廣播車的影片,親切的口音從車上傳來,放送著近期放映的電影片名與場次時間,這輛廣播車陪伴不同世代的南投人一起成長。
那段錄音來自人稱「南投戲院阿嬤」的陳彩霞女士。不只是廣播車,南投戲院還有一個保留了數十年的傳統:語音查詢。只要撥打專線電話,就會聽見一段錄好的語音,報上現正放映的片名與時間,服務著不擅於網路的客人。一開始,電話語音也是由陳彩霞阿嬤念讀,然而2014年南投戲院阿嬤過世,廣播車跟著停駛,電話語音也換成了男聲。

阿嬤的堅持,滿滿的回憶

除了聲音讓人懷念,南投戲院阿嬤的堅持也讓一家三代情感緊密相連,攜手持續經營戲院,讓南投市人看電影可以不用跑去台中市,也能有首輪電影看。除了是家業,也是南投重要的休閒娛樂空間。
「南投戲院是我爸爸蔡瑞炎發起召集的,我媽以前就在戲院顧門口。廣播車錄音是她的聲音⋯⋯,最早是用三輪車,沒有錄音設備,直接拿著麥克風講,後來演變成小台的廂型車,錄音放送。南投人都聽她的聲音聽到大,老一輩至今也會懷念。現在是會擔心放送聲音會吵到居民,且有網路可以查時刻表,廣播車就不再跑,」戲院第二代的蔡定宏說。
戲院長大的蔡定宏從小就要幫忙戲院事務,早期戲院全憑手工,從廣告字、廣告櫥窗佈置、刷油漆,雜事都要自己來。他從國中開始學放映、換片拉膠卷、黏接影片,基本功都得會。退伍後(1980年)回到南投承接戲院,同時也做些小生意。原本2011年打算收掉南投戲院,直到獨子蔡杰峰決定辭掉台北的企劃工作,回南投協助戲院營運,一路到現在。
Fill 1
早年陳彩霞女士在南投戲院前顧門口。(圖/南投戲院提供)
早年陳彩霞女士在南投戲院前顧門口。(圖/南投戲院提供)
如今,傳承到第三代的南投戲院,已是全台灣首輪電影院裡歷史最久的一家。前身是日本時代(1937年)的「悅舞臺」。起初由地方仕紳出資成立,蔡瑞炎負責經營管理,後來他買下其他股權,於是成了蔡家的事業。
不論是早期的「悅舞臺」或是後來的南投戲院,這間戲院只在921地震後因維修屋頂結構而暫停了幾天,此外從未中斷放映。震災之後,南投像座死城,蔡定宏在戲院整修完後決定開放一週,讓鄉親免費進場看電影。他希望讓人潮再度聚集,戲院也只能盡如此的綿薄之力。
地震後10年間,戲院雖虧了很多錢,但蔡家還是苦撐戲院,持續開門迎客。蔡定宏靠其他生意接濟,挖東補西渡過。他說:「因為我媽媽對這點很堅持。她說,我們家的家業,是從戲院開始,她的觀念是,錢從別人那邊賺來,虧的時候也要承受。在南投做生意沒有永遠穩賺的。」

青年回鄉,注入新活力

「以前阿嬤的廣播車是個特色,從小聽到大,打電話去也是阿嬤的聲音播報場次。我老公是高雄市區長大的人,去南投聽了也覺得很新鮮,」南投長大、高雄定居的蕭郁婷回憶。已有兩個小孩的她,平常很少有機會走進電影院,然而每次回到南投,有爸媽幫忙照顧孩子,就會去南投戲院報到,「有時候帶小孩一起看,但大多是等小孩睡著後,夫妻倆看午夜場。雖然台中有戲院,但回去就是一直待在南投,有這個戲院很便利。」
另一位從南投市長大的吳宗叡,國中時就開始在南投戲院看電影,第一部看的影片是《明天過後》。如今他在台北從事電影相關工作,卻反而很少去電影院,然而放假返鄉時,還是會去南投戲院,一方面也是票價比台北便宜。
七年級生的蔡杰峰,回鄉後就思考這座歷史最久的戲院空間,還能有什麼時代新可能?「戲院不只是看電影的地方,以前的老機師還保有很多電影文物,我們沒有利用到。比如把電影文物放進來,可以做參觀導覽解說。」
蔡杰峰國中後就離開南投市,直到2011年決定回來承接南投戲院時,才重新開始認識南投。學生時代曾拜師學習烘焙與沖煮咖啡,因此當他回戲院經營,便將原本停廣播車的車庫改成「老戲院café騎士團」,藉由咖啡帶動年輕族群的目光。會畫畫的蔡杰峰,也包辦戲院與咖啡館的宣傳編發,除了在臉書分享咖啡拉花,另外像戲院裡簡潔樸實、復古感的場次表,都引起網友不小的迴響。
他進一步分析,南投的觀光景點都在外圍,外客很少進南投市區。近年他集結地方力量,推出「老戲院的小城文創」概念,運用網路將商家與創作者連結成平台,以此帶動遊客走進南投市。戲院旁的咖啡館也提供場地讓南投在地的奮鬥青年,開設包括乾燥花製作、金工書籤等課程。蔡杰峰回鄉的願景,一步步的慢慢開展。
Fill 1
奮鬥青年開設製作乾燥花藝課程。(圖/南投戲院提供)
奮鬥青年開設製作乾燥花藝課程。(圖/南投戲院提供)
父子倆聯手經營,問蔡杰峰與辭職回來的想像有何落差?蔡杰峰表示,自己有傳承的責任,還是想用這空間做些事,不過因為目前經營權屬於爸爸,有些調整還無法很快去實踐,「爸爸考量比較是現實面,比如改進硬體。像我們之前有吵過,我想要拆戲院外觀的那片大的帆布輸出,拆掉後可以露出原來建築的立面,但是立面需要整修,他覺得拆掉後要花更多錢整理立面,以現在戲院苦撐的情況下,這不切實際。」
老戲院的格局把廁所安排在影廳最裡面,咖啡館的客人若要上廁所,就得先取得一塊復古的通行木牌,通過戲院的驗票口再到影廳裡上廁所。然而關於戲院空間,觀眾也有各自的想像與要求,只是青壯人口流失、市場萎縮,都是南投戲院繼續長壽存活的考驗。
走過景氣起落,走過大地震,台灣幾乎沒有像南投戲院這樣經營三代的老戲院。或許現在從建築美學與影廳設備來論,它未必符合每個消費者的想像,但南投戲院的故事仍是現在進行式。只要它開門營業一天,就為台灣首輪戲院的歷史,翻過新的一頁。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