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投書】你是病人、職員也是老闆——日本南生協醫院
南生協醫院大廳。
南生協醫院大廳。
走進日本名古屋近郊的「南生協醫院」(Minamiseikyo Hospital),寬闊大廳裡擺放的不是候診椅,而是數張藍色沙發,幾位老人坐在沙發上喝著下午茶,一派悠閒,完全沒有一般醫院的擁擠和緊張氣氛。
南生協醫院由「南醫療生活協同組合」(Minami Health-Medical Cooperatives,簡稱「南醫療生協」)建立,也就是醫院由南醫療生協擁有。南生協醫院坐落在南大高車站旁,是當地居民每天通勤必經之路,醫院外是有機餐廳和多世代交流館,提供社區居民學習烹飪及各種課程的場所。
與一般醫院不同,一進南生協醫院大門看到的不是掛號櫃台,而是生活協同的超市和咖啡麵包店,因此居民若從前門進來超市和麵包店買東西,便可直接從中間的門往車站走去,很可能經過數年都沒發現這其實是一家醫院;而這棟車站旁的建築物,也成為從車站出來躲避寒冬或炎夏的好地方。
Fill 1
南生協醫院的門口有機餐廳。
南生協醫院的門口有機餐廳。

「生活協同」,一種生活方式

我們先來談談甚麼是「生活協同組合」(co-operatives,簡稱「Co-op」)。Co-op是盛行於歐洲和日本的模式,每位會員都身兼投資者與消費者,希望藉由集體力量建立會員想要的合作方式。全世界第一個生活協同組合是英國社會改革家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在1844年組成的「羅岱爾先鋒合作社」(Rochdale Pioneers Co-operative),合作運動主張社員社會及知識的向上提升、一人一票民主經營、盈餘公平分配。
Co-op在台灣被稱作「合作社」,在日本被稱為「協同組合」。比較常見的形式是消費者合作運動,在英國有Co-op Food超市系統,在台灣有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都是以共同合作購買,建立生產者與消費者合作關係的產銷模式。
在日本,生活協同組合屬於非營利組織的一種,歸厚生勞動省管理,國家在1948年就訂定「消費生活協同組合法」。日本生活協同組合非常多元,除了消費生活協同組合,還有大學生活協同組合,提供大學生在住宿、飲食、求職等的各種共同需求;特別的是,日本發展出以醫療健康福祉為主的生活協同組合,南醫療生協便是其中之一。
健康照護事業技術門檻高、耗人力,尤其是長照制度,是各國都很頭痛的一塊,但是生活協同組合透過在地組織,結合國家的醫療和長照保險制度,發展出互幫互助的社區長照系統,成為南醫療生協引以為傲的領域。
生協是由組合員資助,使用和參與運作的組織。 不僅作為一種哲學,而且作為一種制度,它有一個機制來確保這一點。 (資料來源:日本生活協同組合聯合會)

尊重差異、關係緊密的南醫療生協

南醫療生協的成立背景很特別,起因是1959年的伊勢灣颱風造成大海嘯,吞沒名古屋市南部,造成5,000多人死亡,由於當地醫療資源缺乏,志工和救援從各地前來。這次事件後,一些志工和當地居民為關照居民的生活健康,在1961年發起南醫療生協,並建立一間診所照顧居民健康,由地方居民自治管理,起初有308位會員出資參與,至今南醫療生協募集超過8萬6千位會員。只要繳交2,000日圓入會費,便可成為南醫療生協的會員。
日本生活協同組合的服務和產品是任何人都能使用,南醫療生協也是如此,不管你是不是會員,都能使用南醫療生協的所有設施和服務,形成一種共享經濟。加入會員的好處是可以享有會員優惠,例如南生協醫院的自費健檢一般費用是3萬7千日圓,會員則是2萬9千800日圓。
南醫療生協的組織架構包含總代會400位代表,理事會中設置4位監事、36位理事以及9個專門委員會。運作的社會組織分為三層級,分別為「班會」、「支部」、「區域」。
南醫療生協與會員生活緊密連結,透過每個月親自登門拜訪提供月刊,與會員建立關係並了解需求,而南醫療生協所有的活動和服務都是由當地自行提出需求。只要地區超過三個人願意當志工,其中一人願意當班長,就可以成立「班」,提出當地需求,再由支部長會議以及區域長會議討論規劃具體行動,例如共食班、健康講座、育兒交流等,或者生活上的各種需求,例如當地缺乏超市,生協便協助安排每周一次的行動超市。
目前南醫療生協籌募資金超過30億日圓,目前有66個事業,包括診所、醫院、居家看護、介護設施、助產所、社區交流中心、住宅、旅行社、幼稚園等。2017年事業收入為111億日圓,也在當地創造了許多工作機會,職員數將近1,000人。
日本大部分生協設有盈餘分紅的機制,但南醫療生協的事業盈餘並不分紅,事業盈餘用在建立更多的服務和機構,以及補貼虧損的事業,以維持這些事業依舊能夠繼續營運下去。
南醫療生協也會遇到經濟或人力上吃緊的問題,因此在募款上,若知道附近有人要退休,生協志工會努力勸募一些退休金;在人力上若找不到全職員工,便詢問會員或居民能否做一天或兩天的兼職,透過彈性的工作時數,彌補人力上的不足。
「安心感」是會員常常提到的詞彙,也是讓他們想加入生協的原因,因為生活在關係豐富的社區讓他們安心。這樣的理念進而成就以人為本的服務,住在生協建立的「悠閒村」,總是有人在周圍互相關心支持,讓他們放心,南醫療生協努力避免社區中「孤獨死」的問題。
南醫療生協至今已經超過55年歷史,有一個美麗的理念:「不一樣也很好,不同的生命都能發光發亮,組成一個關係密切的社群」,打破以血緣或地域為主的社區,建造出一個尊重差異、互相幫助、關係緊密社群,透過聚沙成塔的行動一同完成許多不可能的事,由會員提出在地需求,跟南醫療生協共同打造一個夢想的社區。
南醫療生活協同組合基本方針:
  1. 我們的目標是和平與人權,以建立一個對當地社區開放的合作社為目標。
  2. 我們將努力「與我一起為整個地區創造健康」。
  3. 努力豐富醫療,護理和福利,「緊急救助」。
  4. 我們努力提高安全性,可靠性,令人信服的區域醫療和牙科護理。
  5. 如果發生災害,我們將努力為醫療、護理等救援活動作出貢獻。
  6. 我們將努力培養富有人性的醫療保健人員,並創造一個良好的工作場所的工作場所。
  7. 努力做好經營管理,努力把成果回報社會。
(資料來源:南醫療生活協同組合)

大家都是醫院的VIP董事

我們共同擁有一家想要的社區醫院,可不可能?2010年落成的南生協醫院,實現了這樣的夢想。醫院裡的員工大多也是生協會員,也就是說,你是醫院員工、消費者,也是醫院的老闆之一。
南生協醫院設有門診、急診、住院、透析中心和健檢中心,共313床,如同台灣的醫院透過全民健保給付得到收入,南生協醫院的主要收入,也是來自日本醫療保險。為了讓病患和居民更健康,生協在醫院二樓設有健身房供民眾使用,不過像健身房這種設施是健保不給付,因此使用者就需要付費,當然會員同樣享有較優惠的會員價。
醫護人員向來特別難招募,因此南生協醫院利用兼任醫護人員,來補足醫護人力的短缺,醫院有54位全職醫生(包括實習醫生)、75位兼任醫師、228位全職護士,以達到護病比1:7的要求;另外醫院也透過志工增進病患的社會支持,例如安寧病房有志工準備茶水、陪病人聊天。
南醫療生協的辦公室設置在南生協醫院的一樓,提供意見箱和招募會員。對於醫院服務的意見,民眾可以隨時提出並張貼在一樓大廳,透過生協向醫院溝通改善。大多數病人和職員可說都是醫院的「VIP董事」,不管是勞動狀況還是醫療服務品質,時時提供監督和建議,實現人民作主的社區和醫療服務。
南生協醫院旁還有一棟美麗的複合式建築,裡頭的組合非常有趣,一樓有年輕人的K書室、居民喝下午茶的咖啡廳、以及開到凌晨1點的酒吧,適合各類居民利用,二樓是牙醫診所,三樓以上則是護理之家功能的長照住宅,是為病患回到社區做準備的中繼站。
在日本有限的土地上,這棟複合式建築物可說是善盡其用,既是社區居民的活動中心,又是長照住宅。這種複合式機構在南醫療生協的地區很常見,往往地區診所一樓做醫療和復健使用、二樓以上則是長照住宅,讓居民可以就近利用,這些都是地區會員和居民共同構思建立而成。

公私立之外 台灣醫院另種可能

台灣的醫院是公立和私立醫院,有許多私人醫院也是募資建立,但是捐款人用「捐贈」的方式,因此捐款人無法共同擁有醫院,醫院建成後被少數的董事會把持,眾多小額捐款者無法進入董事會,醫院可能以董事會中少數人的利益為優先考量,而犧牲病人或員工的利益,因此員工成為過勞醫護人員,病人也沒有得到理想的服務品質。
南生協醫院打破台灣醫院制度的傳統思維,由南醫療生協會員共同擁有,它的設計和運作都是由南醫療生協的會員和理事所共同參與,進而提供使用者為主的醫療服務。
台灣最近流行共同募資,但也是採「捐贈」或「預購」的方式,生活協同組合則提供一個共有、共享的制度。集體合作運動可以達成很多事情,小至團購爭取更優惠的價格、品質要求、生產流程,大到可以像南醫療生協一起蓋醫院、建立互助社區。
南醫療生協的成功絕非偶然,在現今忙碌的社會中,最重要也最困難的是眾多不但出錢、而且貢獻許多時間和才能的志工會員。南醫療生協與會員生活緊密連結,生協志工除了每月親自登門拜訪會員,也會詢問新加入的會員有甚麼專長可以貢獻給生協。
南醫療生協大部分的會員和理事都是銀髮族,退休後的會員在經濟和時間上較為寬裕,也能對生協提供較多的支援,這些銀髮會員成為社區的重要精神支柱。他們的理事提到,過去他們也認為銀髮族需要被照顧,但透過數十年的努力,南醫療生協的銀髮族轉而成為照顧社區的主力,這也讓我對銀髮族產生很不同的想像。
南醫療生協許多事業需要投資,會員投資沒有上限,會員也可以隨時撤回投資,然而不論投資金額,投票時每人還是一票——或許這就是互助、合作的精神,有能力的人就出多一點建設社區,讓社區更美好。在南醫療生協,我看到一個近乎是「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大同世界,為何他們願意不求政府幫忙,而熱血出錢出力,建立一個自立、共有、共享、溫暖的社區?因為他們認為,這是「我們的」社區,成就的是一個「用我們想要的方式」建立的社區。
南醫療生協最珍貴是建立一個「關係」豐富的社群,透過社區居民和會員互相幫助,回歸人民作主的精神。這並不容易達成,也很值得台灣借鏡反思——要改善醫院追求營利、醫療人員過勞、醫療品質不佳種種問題,可能要透過改革性的想法與制度,而南醫療生活協同組合讓互助合作的理念得以實踐和維持,讓我看到一個可能的希望。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