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吳老拍/生命中重要的小事——專訪《春嬌救志明》導演彭浩翔

楊千嬅與余文樂飾演的春嬌與志明,是導演彭浩翔創造出來最具香港生活感的一對歡喜冤家。從2010年到2017年,甫上映的第三集《春嬌救志明》,彭浩翔帶著這兩個角色,與觀眾一起走入他倆相識的第7年。

香港鬼才導演彭浩翔帶來新作《春嬌救志明》,這是他第14部創作作品,他執導的電影兼具票房與口碑,一如《低俗喜劇》、《春嬌與志明》分別獲得了2012年香港最賣座華語片亞軍與季軍,他的作品也多次入圍金馬獎與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

不熟悉的觀眾可能會以為彭浩翔在電影的路上一帆風順,事實上他未成為導演前,曾經做過信差、酒店清潔工、卡拉OK雜工、酒樓侍應生、綜藝節目編劇、電台主持人、編輯、作家等各種工作,父親還曾勸他放棄電影夢,去當修空調的工人。但他自己倒是從未放棄,彭浩翔回憶起和多次合作的香港配樂家金培達(註)
2000年曾以《紫雨風暴》榮獲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獎、七度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獎。
初相識過程,短短幾句就道出自己在電影路上勇氣與行動力具足的膽識:
「我剛認識金培達時,他已經很紅、很火了。但我一部電影都沒拍過,卻直接敲門拜訪他。 見了他,我說:『你好,你不認識我,我是彭浩翔。』 他說:『你好、你好,進來坐。』 我說:『我現在是編劇,但是我將來是導演。我現在還沒找到錢,但是我之後找到錢,我能不能請你幫忙幫我弄音樂?』 他說:『好好好,等你找了錢再說。』 金培達那時完全不認識我,會答應,應該是想趕緊把我打發掉,他也不相信我將來會當導演,沒想到我後來真的當導演。(大笑)」

1999年,26歲的彭浩翔拿出積蓄拍出第一部短片《暑期作業》,獲金馬獎最佳短片提名(這也是香港第一部入圍該獎項的作品),從此打開導演之路。2001年,他首度執導的電影長片《買凶拍人》,獲得當年度香港十大賣座電影,那時他真的找來金培達為電影做配樂。2006年拍《伊莎貝拉》,同樣的組合讓金培達拿下當年柏林影展最佳電影音樂銀熊獎。

多年後,他與金培達因柏林影展得獎,受邀至北京師範大學講座,年輕觀眾問他為什麼有勇氣拿出積蓄來拍片?他說:「最初寫好劇本但沒人願意投資,有個投資人還對我說:『這世上只有你一個人認為你可以當導演!』我很感激他對我說這句話,讓我明白永遠不可能等人家給你一個機會。」

回應時代的志明春嬌三部曲

2009年香港政府擴大《禁菸條例》,於是港民興起「打邊爐」(粵語,原意為火鍋),用以形容一群菸友聚在後巷街上抽菸打屁。彭浩翔把現實事件放進了第一集《志明與春嬌》電影劇本中,余文樂飾演的張志明與楊千嬅飾演的余春嬌,兩人因在後巷抽菸而相遇。片中張志明的示愛簡訊「in 55!W !」,更成為當年影迷傳頌的愛情密碼;此外,五月天的那首名曲〈志明與春嬌〉也是導演創作此片的靈感來源。

2012年續集《春嬌與志明》,志明因前往北京工作與春嬌分開,當兩人又在北京重逢時,雖各自已交往新男女朋友卻忍不住偷情,最終面對心中所愛選擇復合。在這集裡,他將香港人北漂的適應心情表現得恰到好處,也隱喻了香港被中國廣大市場吸納,與中國之間錯綜複雜不斷拉扯的關係,藉著這兩個小人物的生活,留下了時代的痕跡。

第三集《春嬌救志明》,兩人在一起超過7年,生活裡遇到不斷考驗彼此的小事,藉由一場兩人來台北渡假在飯店遇到地震的反應,帶出彼此看待感情的落差與危機。把情感關係與生活細節說得巧妙,一直都是彭浩翔電影劇本的強項與特點。彭導說:「對我來說,我是講一個好故事,只要適合在故事出現,我都會放在裡面。我覺得創作都是源自生活、貼近生活,不可能把生活跟創作抽離,創作都是在回應這個時代。」

這三部曲「既在地又跨國界」,引起許多觀眾的共鳴與投射。不論是片中角色們的賤嘴對白,場景也置入許多鮮明的香港印象,讓許多粉絲喜愛尋找片中場景打卡朝聖,彭導透露:「其實都是在生活裡找到的,像第一集的後巷,是我走路經過發現的。第一條後巷在尖沙咀,第二條後巷在港島金鐘太古廣場,製片就跟我說,誰知道你會在後巷拍片!」

對於保留港味,彭導說:「香港味道我們當然要保存,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創作人,我不只拍給香港的觀眾看。一個電影要是只拍給一個城市的觀眾,你是對不起這個城市的觀眾。米蘭昆德拉講得很好,他說『一個藝術家不應該只創作給他的文化、給自己的人去看。』我拍一個故事,本意是8比2,20%是本土,80%是世界共通的東西,(就算)你不懂中文,你看英文字幕若夠好看,打個8折也好看。」

他繼續說:「拍第三集的困難是不希望觀眾看完覺得還是第一、二集比較好,(這樣)對我來說就特別難受。想讓觀眾發出WOW一聲、沒想到第三集更好看!沒特別方法,就是放下,花長時間重新去想,才能往前走,讓粉絲喜歡,又不覺得它在重複,想劇本時,同樣運用8比2的比例,20%照顧看過的觀眾,80%是沒看過的人都能看懂。」

兼具天馬行空與龜毛細節於一身

在這三部曲,不斷出現荒誕不經的戲劇化爆笑橋段,如第三集開場用了趷趷剛(註)
音GAT GAT GONG,為《春嬌救志明》電影中的外星怪獸角色。
的恐怖鬼怪傳說;採用動新聞手法表現男女主角在水庫談情,卻被警察誤以為打野戰的烏龍事件;還有春嬌對卡通小雙俠(台譯:正義雙俠,Yatterman)的童年記憶。

導演在寫實中穿插天馬行空的創意,總令觀眾大笑,最讓人難忘的橋段之一,是電影裡一位婚禮攝影師,每日拍攝自己的糞便還煞有其事開了攝影展,諷刺了藝術的界線,彭導笑談:「這些大便(照片)都是我的,我用了兩年在拍大便,還叫助理幫我整理,有一陣子沒買到膠卷沒拍,助理還問我,導演最近身體好嗎?(大笑)。當時拍大便,沒想到會用到電影裡來。因為你找一個故事,不是說哎呀我現在坐下來找故事,故事就會找到。沒有,你去生活,去生活裡慢慢找,再把生活一塊塊碎片拼在一起。」

Fill 1
春嬌救志明劇照。(照片提供/彭浩翔導演)
《春嬌救志明》拍攝現場,導演指導余文樂、楊千樺演床戲。(照片提供/彭浩翔)

眼尖與記憶力好的觀眾應該會留意到,彭浩翔在第一集裡天外飛來一筆放入飛碟畫面,直到第三集又混搭外星人亂入,產生一種彭式獨有的奇幻與笑料,他笑說這個安排:「有人說這系列跳不出香港,只有香港人才認同在香港發生的故事。既然你覺得我跳不出香港,我就不只跳出香港,還跳出地球、跳去宇宙、跳到外太空。處女座的我就是介意人家說我這個片格局很小,你覺得小,我就變大給你看。」

談及彭浩翔龜毛的處女座性格,從他的書《有關我在裝作正常人方面的嘗試:經典彭浩翔》,其中一篇〈病態處女座十誡〉談到對劇本格式的要求,完全可以窺見他對細節的注重,包括:字體要用12級字新細明體,行距定為1.5,上下邊界均為2.54cm和左右邊界均為3.17cm,每頁紙請勿用兩次以上的驚嘆號。

由小見大,這也正因如此彭浩翔擅長拍攝細節、注重真實,將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小事轉為貼近生活的動人故事。他說:「生活感對每一個創作者來說都很重要。我也收過觀眾罵我的電郵,覺得我偷了她的人生故事:『是我的前男友跟你說我的故事吧!你不要以為把它搬到香港我就不知道,你不可以這樣,你沒問過我。』(笑)我覺得大家把自己的愛情想得很特別,但沒想過的是我們大部分人的愛情都差不多的。這也是為什麼大家特別投入的原因,因為張志明和余春嬌這兩個人很真實。」

拍出生命中最重要的小事

彭浩翔在電影裡放入的真實,包括讓角色隨著時間與觀眾一起成長。在第三集裡,除了愛情,更多觸及了親情,以及家庭如何影響了情感選擇。在電影裡,春嬌的中年熟女多疑恐慌症爆發點,不只是當志明遇到地震時只想到自己,而是她發現眼前長不大的男孩張志明,讓她同時看到了自己那個不負責任、因外遇離家的父親,擔心自己也將走上母親的老路,才驚慌失措到近乎崩潰。

關於這點,彭導說:「拍到第三集,我不希望它只是在拍談情說愛,應該把格局放大一點,把生活跟家庭拍進去,因為家庭直接影響到感情,我把春嬌的成長背景加進去,因為在我們成長過程第一次觀察到婚姻的關係,就是看到爸媽的婚姻關係。你爸媽婚姻關係的成功還是不成功,直接影響你對愛情觀的看法,也影響你挑人的方向。除了愛情、這次講親情、還有兩代對婚姻、對下一代的影響。」

若從片名來看,這系列英文片名十足呼應了角色演變。從《Love in a Puff》(志明與春嬌)到《Love in the Buff》(春嬌與志明)再到《Love off the Cuff》(春嬌救志明),英文片名由一位他的電影投資方的朋友命名:「第三集off the cuff,他是在看完故事後找出一個方向,兩人多年感情走到困局,往下走要打破枷鎖,就改成love off the cuff。」

而中文片名《春嬌救志明》,則以「救」一字精妙貫通頭尾。彭導以另一部愛情經典電影來妙喻:「其實兩個人在一起,就好像《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經典對白“You complete me.”(你完整了我的人生),你失去的部分我補上,我沒有的部分你也補上去,其實這個『救』,也是談感情雙方互相的拯救。」

這走過7年的三部曲,有許多令觀眾在歡笑中又深感共鳴的男女主角對白,也成為了社群網路中傳頌不已的經典金句。例如「有些事不用一個晚上都做完,我們又不趕時間。」;「喜歡,就是喜歡。我喜歡它是因為。我覺得它好,它就什麼都好。」;「你知道嗎?在危險的時候,心裡第一個閃現的人,就是對的人。」導演笑說,這系列很多對白都是他跟老婆吵架時的真實對話,吵完他就記下來,放進電影裡。這也恰恰呼應了他的電影創作不是唱高調,而是從生活中不起眼的小處著手,拍出生命中最重要的永遠都是小事。這就是《志明與春嬌》三部曲受到影迷喜愛的精神所在了。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