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當紅色資本進入黑色大陸──專訪前華郵非洲分社社長瑞凱德

2018年9月3日,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多了3個新面孔:甘比亞、聖多美普林西比、布吉納法索。這3國都是近5年內與台灣斷交、與中國建交的非洲國家。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開出支票,將在未來3年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援助,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支持非洲發展。

當中國加碼投資非洲,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更受到壓縮。龍應台基金會台北沙龍邀請前《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非洲分社社長、現任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總監瑞凱德(Keith B. Richburg),9月9號在台北發表演說,《報導者》進一步專訪瑞凱德,提供讀者了解中國的非洲經略思維與可能產生的問題。

身為美國黑人、1990年代初期「回」到黑暗大陸報導的瑞凱德,冷靜又富同理心的觀察,讓台灣聽眾頭一回能仔細掂量中國的非洲野心。
曾經,瑞凱德被AK-47步槍指著頭,離死亡只有一線之隔,只因為他在報導索馬利亞內戰時被誤認為是索馬利亞人。
曾經,他在坦尚尼亞盯著河面上每兩分鐘就漂過的臃腫浮屍,思索著自己非凡的命運。在記錄非洲見聞的《遠離美國:一個黑人面對非洲》(Out of America: A Black Man Confronts Africa)書中,他自剖:「我和他們的面貌如此相似,要不是我的祖先遠渡重洋抵達美國,我今天是可能是盧安達大屠殺悲劇裡另一具無名屍。」
曾經,他對非洲作為黑人賦權(black empowerment)的母親大地,滿懷浪漫嚮往。但,4年期間在槍林彈雨下採訪非洲各國政治領袖、報導內戰、盧安達大屠殺、愛滋病之後,他經歷了痛苦的幻滅。在盧安達,他見過3個圖西族小女孩被埋在父母親的斷肢殘體中。惡的極限,他親眼見證。
為什麼部落間屠殺不斷?
他試著描繪出政治衝突表象下,潛藏數世紀的深層心理結構:因為,我們都試著成為我們不可能成為的人。盧安達有一則笑話:一個胡圖族人變有錢,第一件事是買台賓士,第二件事就是娶個圖西族的漂亮老婆。胡圖族打從心底渴望變成圖西族。
用一樣犀利又富同情的眼光,瑞凱德評估近年來非洲最大的轉變:紅色資本進入黑色大陸。
中國極力對世界喊話,中國不是非洲的新一代殖民者。去(2017)年底,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英國《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發表〈中國是非洲的平等夥伴〉一文指出:在農業、衛生、教育、基礎設施等民生領域對非洲國家提供了大量的無私援助。中國對非援助和融資修建的鐵路、公路均已超過5,000公里;援建學校200多所,醫院近百間;在非洲42個國家派駐了43支醫療隊,累計診治2.8億非洲病患。2000~2009年共免除35個非洲國家的312筆債務,約30億美元。2015年9月,習近平主席正式宣布中國將免除對有關最不發達國家、內陸發展中國家、小島嶼國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還的政府間無息貸款債務。
Fill 1
前《華盛頓郵報》非洲分社社長瑞凱德(Keith B. Richburg)。(攝影/陳曉威)
前《華盛頓郵報》非洲分社社長瑞凱德(Keith B. Richburg)。(攝影/陳曉威)

瞄準中國口袋,卻不想跟隨腳步

瑞凱德肯定中國對非洲的貢獻,也指出潛藏的風險。他對最近的中美貿易戰,以及台灣應採取的策略,都有獨到見解。以下為專訪摘要:
Q:你怎麼描述中國近年來對非洲的投資?
A:在非洲,中國的投資隨處可見,影響力與日俱增。2000年,中非貿易不過100億美元,在2017年中非貿易就增加到1,700億美元,每年以20%的速度成長。中國對非洲的外人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從零增加到300億美元,每年成長速度大約40%。這是驚人的成長。尤其當中國說對非洲的投資,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時,這個對以前拿西方國家援助、被要求要落實民主自由的非洲領袖來說,簡直如聆仙樂。
Q:不過,你提到經濟實力並不總是等於影響力,為什麼?
A:沒錯,這就是問題所在。很多非洲國家想要中國的錢,卻不想跟隨中國的腳步。
Q:可以舉例嗎?
A:例如喀麥隆(Cameroon),他們想要中國的錢,但仍將自己的小孩送去美國學校。當非洲人有了移民的機會,他們搬去歐美國家,而非中國。美國最大的出口是什麼?是美國文化,美國的學校,美國的電影。在非洲,非洲人對中國文化不感興趣,他們並不急著學中文,或者想搬去中國住。看看法國在非洲的影響,法國文化、法國電影、法國時尚,都吸引非洲人仿效。文化吸引力,是沒有辦法隨便到處砸錢就有的。
Q:你說的是軟實力。硬實力呢?解放軍2017年進駐東非吉布提,建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今年稍早,在獅子山共和國的總統選舉中,一個反對黨總統候選人的造勢活動中,激情的民眾叫喊著「我們是中國人」,你怎麼看?
A:我想,非洲人夠聰明,可以自己決定它們的未來。競選活動中說我們是中國人,不必太認真看待,我想他們只是玩一玩(笑)。
不過,中國經略非洲,並不是總是毫無爭議。2010年,在贊比亞(Zambia),中國經理對贊比亞礦工開槍。2012年,中國在蘇丹有29名築路工人遭到綁架
中國和當地非洲人之間,有一些緊張。有一些中國人並不尊重非洲工人,不尊重勞工權益,有一些批評說中國貨品質低劣、中國假藥氾濫等等。你可以說,非洲人對中國的感情是複雜矛盾的,非洲想要中國的錢、中國的援助,但非洲不想要讓中國佔便宜,讓中國成為只是掠奪非洲天然資源的新殖民者。

不要忽略非洲人民監督的聲音

Q:所以非洲看待中國投資是百感交集的?
A:是的,當中國說要給非洲的投資是不帶任何政治條件時,有些非洲政治領袖當然是非常高興的。但是非洲人民,反而可能會希望中國給的投資是有附帶條件的。
例如,你怎麼知道這一個基礎項目建設是有用的?這是人民想要的鐵路、發電廠、港口嗎?對環境友善嗎?需要遷徙多少村落呢?投資的金額有被妥善運用嗎?
我想,透明度是一個將會越來越重要的議題。
Q:根據麥肯錫的調查,現在在非洲,有超過一萬家中國企業、一百萬中國勞工。我們怎麼知道,中國的錢是真的流向非洲?還是中國自己國營企業的口袋?或是非洲官員的口袋?
A:實情是,我們並不知道。在非洲,根本沒有任何有力的監督機制。而且,中國並不是直接撒錢,而是說「我們可以給你這些錢,只要你用這家中國公司」。沒有競爭者競標,沒有國際競標,你怎麼知道這家中國公司最適合?你只是被告知你必須用這家中國企業。
Q:這也符合中國產品、技術標準、資金、國企走出去的國家利益。你在1997年出版的書中,提到非洲無法向上提升的原因,因為缺乏人民的力量、紀律和自覺的決心。21年後,你觀察中國經略非洲後,有什麼改變?
A:我看到巨大的進步。第一個原因是中國的介入與投資,別忘了,中國投資的大多數項目都是基礎建設,公路、水壩、發電廠、油管、港口等等。這些都是即使換了政府,人民還能長期使用的。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科技的發達。現在在非洲,你可以輕易用手機溝通。我以前即使在肯亞首都奈洛比,要打一通電話,都是非常困難的事。
第三個原因是非洲有越來越有效率的政府治理。現在,我們反而在亞洲看到民主的倒退,像是泰國、柬埔寨、緬甸等。
非洲很大,很複雜,要檢驗中國投資非洲帶來的變化,需要深入去看每一個國家、每一個項目。
Q:舉肯亞的蒙巴薩奈洛比高速鐵路(Nairobi – Mombasa Express Railway)為例, 央視號稱這個花了32億美元建成的鐵路為肯亞人民帶來大幅的改善。真的嗎?
A:這一條鐵路的確為肯亞人民帶來改變。以前我開車走這一條路時,總要花上8~10個小時,現在只要4.5小時。但同時,肯亞一些官員也因為這條鐵路被控貪汙受賄而被逮捕。不過,我們還不清楚是不是有中國官員被捲入。
所以,當中國政府投資非洲的基礎建設時,最好搞清楚,這項建設是不是有當地人民的廣泛支持,而不是只要當地政府的支持。我還不確定中國政府是不是有意識到這一點。
總體而言,非洲有很多的進步,但還有很多的問題。非洲還是世界上最窮的大陸,只是,現在我能夠比較清晰看到非洲向上發展的道路。所以,西方世界不要只是全然否定或帶著批判眼光看待中國進入非洲。非洲人現在夠聰明,可以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

Be quiet and lay low

Q:你擔任《華盛頓郵報》的北京分社社長時,曾經報導過2012年十八大習近平接班。你怎麼看之後的中國政治發展?
A:其實沒什麼「發展」可言。當他快要上任時,很多人懷抱希望,說他是紅二代,比較有自信,應該可以做經濟改革,開放市場,甚至平反天安門事件,我不知道這想法打哪來的。不過,這些事一件都沒發生。反而控制越來越緊。他箝制網路,箝制媒體,所謂的反貪其實是肅清黨內異己,他可沒對政治局常委裡自己的夥伴開鍘。現在你看中國的媒體,都是頌揚習近平的報導。這已經變成一種個人崇拜。
我不知道這會持續多久。中國社會有一些不滿的聲音。即使在香港,我也聽到一些傳言。比方說,當習近平廢除憲法中的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時,新聞被壓了幾週之後才見報,這顯示出黨內意見一開始並不同調。今年開始,中國經濟走弱。最近又有疫苗醜聞。把這些加在一起,你聽到人民開始抱怨。
Q:最近中美貿易戰又升溫。之前你在文章曾寫過,中美貿易戰打了40年,中國已經贏了。對於想要對中國貨品祭出全面高關稅的川普(Donald Trump),你認為中國將怎麼應對?
A:我想中國不太知道該怎麼預期川普的反應。我想,他們會觀察美國的期中選舉,如果川普能拿下參議院,甚至眾議院,那麼川普可能變得更加強勢,也更想達成協商。時機是關鍵。
川普也不會像選舉時那樣莽撞。我想,是他身邊的人說服他,沒有將他最糟糕的本能衝動轉變成外交政策。例如,他選舉時說要廢除與南韓的自由貿易協定,控訴日本操控匯率,還威脅要和北韓開戰。事實上,安倍晉三是頭幾個拜訪川普的世界政治領袖之一,川普現在也跟北韓重啟協商,就和歐巴馬做的事一樣。川普對亞洲的外交策略,奇蹟式地,是少數他沒有搞砸的事之一。
Q:你怎麼看待台灣的國際處境?如果台灣不想變成香港,應該採取什麼策略?
A:我會說,保持低調,閃過頭上飛來飛去的子彈(be quiet and lay low)。台灣要很謹慎,不要挑釁,不要向美國買中國認為會構成威脅的武器,不要成為川普對抗中國的籌碼,否則,中國很可能武力犯台。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