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政策篇
天下有白吃的午餐? 花蓮縣賣地還債

長期關切政府財政狀況的民間團體「393公民平台」,在2015年發布台灣20縣市財政昏迷指數評比,顯示花蓮縣財政與去年曾發不出薪水的苗栗縣同等嚴重,並列在需要葉克膜急救的等級。但花蓮縣長傅崐萁卻頻頻推出如「免費營養午餐」、「嘉年華」等花錢活動,難道天下真有白吃的午餐?

根據「393公民平台」發布的這份調查報告指出,花蓮縣的現金餘額相對於應付帳款的準備偏低。換言之,只要縣府預定收入短少,就可能入不敷出重蹈苗栗縣覆轍。
而以2014年財政決算數字看,該年度花蓮縣府非課稅收入下降(主要是縣府的財產處分,譬如賣地收入減少),但縣府的固定支出一直增加,尤其是退休撫卹支出與社會福利支出,一減一增間造成2014年花蓮縣政府的財政產生赤字,從前年度剩餘8億多元變成赤字1億多元。
雖然,傅崐萁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向外界細數,自他2009年上任花蓮縣長以來,縣府債務已經減少,從那時的133億元降到目前約120億元,同時還每半年捐出薪資所得110萬元給予13個社福團體。
不過,縣府減債並不是傅崐萁懂得把錢花在刀口上,樽節開支而來,而是靠變賣縣府財產才得到。但只要景氣不佳,財產變現難度增加,縣府的財政魔法就可能失效,如同2014年一樣又發生赤字問題。
「帳面上的數字都是靠賣縣地撐起來的啦!」長期關心花蓮財政狀況的民進黨籍縣議員劉曉玫直指,傅崐萁任內不斷賤賣花蓮縣地,包含花蓮市東洋廣場等黃金地段土地,歷任縣長都是「想賣但卻不敢賣」,傅崐萁卻無視自己會不會被貼上敗家子標籤,賣掉價值上看十億多元的縣地償還債務。
(資料來源:花蓮縣議員劉曉玫提供,陳彥廷整理,吳政達設計)
(資料來源:花蓮縣議員劉曉玫提供,陳彥廷整理,吳政達設計)
據統計,傅崐萁從2010年當選以來,平均一年賣出2億5,000多萬元的土地,遠超出前任縣長謝深山,任內平均一年賣出8,300多萬元土地。其中備受矚目的花蓮市精華區東洋廣場,標售金額達10億9,000多萬元。然而比對該地民間業者估價現值近20億元,不免引來「賤賣縣地」聯想。
對比傅崐萁登上縣長大位至今,累計共賣出約15億元縣地,花蓮縣舉債則從133億元降到120億元,劉曉玫批評,傅崐萁引以為傲的舉債連年下降,根本只是靠著賤賣縣地來達成目標。
攤開104年度花蓮縣決算審核報告,審計部明文指出,花蓮縣政府連續3年預算執行率降低,重要施政列管計畫進度落後,影響整體施政績效。其中基本設施考核位居全國末位,財政績效與年度預算編制執行考核全國倒數第3名,加上屢次發生編列未經核定補入收入,遭扣減補助款達1,251萬元。
預算執行率偏低,代表縣府本來預定要做的事情最後不做了,原因之一可能就是沒錢。對此結果,劉曉玫指出,縣府不但沒有虛心檢討,反而以手工剪貼方式,將報告書中出現諸如「倒數第3名」、「全國末位」等字眼,替換成「全國第17名」、「全國第20名」等字眼,企圖掩蓋縣府財政狀況不良事實。
除此之外,劉曉玫也透露,花蓮縣政府發放民間社團補助款時,常常是「寅吃卯糧」,有時甚至得到下一個年度錢才進來。但民間團體擔心縣府扣減補助,通常也只能選擇隱忍苦撐。

青年住宅還沒蓋 周邊房價更高

即使縣庫遭民間團體比擬有如裝上葉克膜,傅崐萁依然不惜砸下重金,端出各種利多政策。花蓮縣政府在2015年8月宣布號稱「全國首創」的買斷式青年住宅方案,預計將於兩年半內,於新城鄉北埔村興建600戶公寓式青年住宅,每戶20坪售價250萬元,宣稱要讓買不起房子的花蓮青年安心成家。
這項年度已編列4,783萬預算,另外再編1,660萬廣告費宣傳的「青年住宅」政策,真的可為花蓮青年帶來美好的居住正義?
在電視、報紙廣告推波助瀾下,青年住宅吸引4,000多位民眾登記抽籤,花蓮縣政府也緊接於今年4月推出第二期青年住宅,包含住宅420戶、每戶250萬元,黃金店面80戶、每戶320萬元,其中黃金店面更對全國青年喊話,號召有志青年入住花蓮創業。
花蓮新城鄉北埔村未來將興建600戶公寓式青年住宅,每戶20坪售價250萬元,而預定地周遭房價隨之上漲。(攝影/余志偉)
花蓮新城鄉北埔村未來將興建600戶公寓式青年住宅,每戶20坪售價250萬元,而預定地周遭房價隨之上漲。(攝影/余志偉)
然而,透過不動產交易實價登錄網,查詢青年住宅預定地北埔周邊、坪數格局將近的電梯華廈,發現在2015年8月青年住宅推出前,華廈成交單價一坪8.3萬元,8月開始成交價攀升到一坪10.3萬元,到11月,成交價已經達到一坪13.1萬元,超出青年住宅單價12.5萬元。房價越來越高,未來花蓮的年輕人就更買不起房子。
花蓮縣不動產仲介經紀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羅吉秀說,花蓮縣房價大約從5年前蘇花改確定興建後,開始明顯上揚,但到這一、兩年已經呈現「緩漲緩跌」保溫狀態。他分析,包含蘇花改在內的花蓮地方建設,讓民眾對於花蓮未來發展產生期待,不僅外地人希望移居花蓮,本地人也希望孩子能夠返鄉就業,一旦需求產生,自然帶動房價上揚。
從青年住宅吸引眾多民眾踴躍登記抽籤情況來看,羅吉秀表示,可見青年住宅在花蓮有其需求性,雖然坪數不多但是總價低,適合現代年輕人少子化趨勢下的小家庭需求。即使青年住宅政策帶動周邊房價波動,但程度也只是有限。
然而,「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副召集人呂秉怡直指,土地是國家最稀有的資源,一棟由政府提供土地經費蓋好的社會住宅,前5年或許可以協助剛出社會的年輕人用相對低廉租金省去生活開銷,藉此存下人生第一桶金購屋,後5年可能協助另一個中年失業又得撫養子女的弱勢家庭。平均一間生命週期50年的房子,可以協助8到10個家庭。
但花蓮縣政府卻推出「買斷式」青年住宅,假若土地產權沒有處理好,國家的資源就此消失。呂秉怡比喻,買斷式青年住宅就好像早年國宅政策,很多民眾靠著運氣抽中,兩年後賣出賺取2、300萬差價,靠著並非個人能力或運氣,而是國家的資源。
另外,花蓮是青年人口外移的縣市,如果想要年輕人留在花蓮,除了居住政策之外,更應該思考吸引年輕人回鄉的產業在那裡?呂秉怡觀察,花蓮返鄉青年多半從事有機農業,縣府有無建構足夠完善的政策?比起買斷式青年住宅,青農更加需要的應該是官方建構農舍協助。

原住民政策空洞 縣府補助源源不絕

除了透過青年住宅拉攏年輕世代,傅崐萁在花蓮縣內擁有穩固的原住民票源。花蓮全縣人口約有35萬多人,其中原住民人口就佔四分之一。從競選連任到部落豐年祭期間,全花蓮縣由北到南約200多個部落,傅崐萁夫婦身影未曾缺席。
一位不願具名的部落長者表示,每逢原住民祭典活動,縣府補助不曾少過,通常小型的祭典,補助平均都有2到3萬元,大型一點的祭典,20元萬到30萬元也不是問題。對長期被政府忽視的偏鄉原住民而言,金錢就是最快拉近距離贏得信任的武器,久而久之自然會產生一票擁戴者。
不過,該名部落長者無奈表示,花蓮原鄉窮人還是很多,假如執政者只是光給錢,卻沒有辦法從長遠角度去改變原鄉困境,久而久之原住民也會開始懷疑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而挺(執政者)」。
他也質疑,傅崐萁嘴邊常說要推動部落自主,尊重原住民部落發展,但花蓮有許多部落頭目都是傅崐萁推派的親信,而非傳統組織結構中自然產生的領導者,這樣的部落自主,對於年輕世代而言,只會覺得不過是「假自主」。
傅崐萁在花蓮縣內擁有穩固的原住民票源。圖為傅崑萁出席豐年祭。(攝影/楊仁甫)
傅崐萁在花蓮縣內擁有穩固的原住民票源。圖為傅崑萁出席豐年祭。(攝影/楊仁甫)
花蓮縣議員黃振富則分析,原住民部落希望得到外人尊重,地方首長親自出席祭典,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尊重。傅崐萁太太徐榛蔚行走花蓮各部落,都以「misosilu(味噌湯,取自榛蔚二字倒過來念諧音味噌)」自稱,一口流利的台式日文加上勤奮練習的舞步,在原鄉部落很吃得開。
他也感嘆,與其問傅氏夫婦為何能夠擄獲原住民的心,不如反問原住民鄉鎮首長、民進黨政治人物,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像傅崐萁、徐榛蔚的勤跑程度?
然而,即使在部落深受歡迎,年輕一輩、赴外地求學工作的原住民,反而不太吃傅崐萁這一套。秀林鄉一名關心公共議題的太魯閣部落青年指出,傅崐萁的原住民政策根本是「選票優先政策」,花蓮原住民族多元,但以阿美族人口為大宗,因此縣府表面上看似對原住民很關心,實際上只把重點放在阿美族。
如每年盛大舉辦的聯合豐年祭,對於根本沒有豐年祭的太魯閣族、布農族而言,只會覺得莫名其妙,甚至還會被不知情的民眾誤以為每個部落都有豐年祭。
該名青年觀察,原鄉部落生活單純。原住民過去的生活習慣是「今天我給你麵包、明天你給我青菜」,當原鄉部落獲得縣府補助後,直覺反應一定是要加倍奉還,每逢選舉造勢,老一輩原住民總是義不容辭相挺到底。
另一名住在萬榮鄉紅葉部落的原住民青年觀察,原鄉人口組成以老人和小孩居多,從縣府推出的老年津貼、部落義診、免費乘車票卡到營養午餐,在在都是老年人與小孩子直接受惠的政策。當這兩個族群本身並沒有賺錢能力,自然會格外需要社會福利支持,也莫怪傅崐萁在原鄉長者眼中特別吃得開。
反觀青壯年原住民人口,該名青年指出,他們感受到的是花蓮工作機會少、薪資水平低,想要在家鄉買房子卻買不起,只好到外地謀生,與家人分隔兩地。加上目前花蓮主要發展重北輕南,即使部落祭典傅崐萁的加菜金「加碼再加碼」,依然無法博取年輕一輩原住民認同。
對於這樣的世代差異觀察,原住民籍花蓮縣議員楊德金不以為然。他認為,部落資源缺乏,要延續傳統辦盛大祭典,最直接需要的就是錢。年輕人平常不住在部落、不知道部落裡情況,當政治人物關心部落、願意協助部落又會遭惹年輕人抱怨,「開部落會議時都不在家,事後意見又特別多」,於情於理都說不通。
針對常被抨擊的原住民聯合豐年祭,楊德金也替縣府喊冤,他指出,花蓮以觀光立縣,除了先天自然美景,想要吸引更多觀光客來台,製造更多商機讓地方更繁榮,原住民元素就是很好的人文誘因。況且聯合豐年祭辦完了,部落自己的豐年祭還是會辦,兩者並不衝突。

縣府理財術 大型活動指定企業買單

由於傅崐萁推行政策多半著重在有明顯話題或選票考量的短期操作,花了錢卻未必能解決根本的問題,也因此引來外界批評為「政策買票」。
從類似「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到各項大型活動,傅崐萁讓許多人好奇,如何在花蓮財政困窘情況下,還能大手筆灑錢?地方人士分析,除了賤賣縣地,靠著跟財團要錢「左手進、右手出」舉辦活動,也是傅崐萁常見的「理財」之術。
例如每年農曆過年期間,花蓮鬧區大街小巷掛滿紅燈籠,大型演唱會時的華麗舞台及璀璨煙火,太魯閣馬拉松企業掛名贊助,隨處可見財團買單痕跡。
一位不願具名的縣議員指出,對於生意人而言,「只要錢可以解決的事情都不是問題」,尤其企業在地方上投資,往往得需要和縣府保持良好關係。
對一般普羅大眾而言,這位縣議員認為,只要能夠把地方建設做好、老百姓有好的就業機會收入穩定,政治人物透過何種手段向企業討錢根本不重要,民間甚至有種想法是「反正風險你們冒」,讓財團吐出一點錢回饋老百姓沒什麼不好。
一名地方企業主以自身經驗指出,每當縣府舉辦大型活動需要經費,傅崐萁就像點名般,刻意選在公開場合指定各民間企業出資。只要金額數字不是太離譜,基本上他絕對會接受傅崐萁提出的贊助要求。假若不慎得罪縣府,從消防檢查到衛生稽查,任何地方都可能被縣府刁難找麻煩。與其花時間應付,不如直接花錢了事。
行政院東部辦公室副執行長李旭寧表示,傅崐萁從學生時代開始接觸股票投資,對於金錢運用方式相當精明,比任何人都懂得「把資源放在對的地方」。因此無論是社團補助、公廟捐獻還是免費營養午餐等傅式政策,要的就是給人民「最直接的感受」,一旦人民短時間內無感,那就沒有推動的必要。
然而根據李旭寧觀察,傅崐萁也深諳「棒子與胡蘿蔔」之術。在資源相對缺乏的花蓮縣內,不管是民意代表還是社團幹部,無可避免總會有需要傅崐萁幫忙之處,傅崐萁在恩威並濟手法之下,建立了對手難以攻破的人脈網絡。
李旭寧舉例,有一次他不過是替社區辦活動,其中一項會帶領民眾到溪邊撿石頭。由於活動地點屬於縣管河川,自然得向花蓮縣政府水利課提出申請,不料基層承辦人員直接告知「我不敢核」,這就是傅崐萁相對於歷任縣長的厲害之處,讓人彷彿隨時感覺到他的勢力存在。
縣議員劉曉玫也無奈透露,因為自己政治立場明顯與傅相左,因此只要是由她提出的小型工程款申請,這幾年幾乎都很難通過。據她了解,縣府人員更私下透露,承辦議員小型工程款業務時,只要看到劉曉玫名字,直接將文件抽出即可,根本連送都不必往上呈送。
吉安鄉仁里村鄰長李世明更指出,花蓮各地大小廟宇、社區部落、宗教團體,無論舉辦任何活動,傅崐萁每次出手就是上萬元補助起跳。一旦嚐過甜頭後,多數拿過補助者都會乖乖看傅崐萁臉色。
行政院東部辦公室執行長許傳盛則比喻,如今的花蓮縣政府就像是「傅氏企業總部」,傅崐萁用的是企業化投資理財與經營手段,一步步鞏固他的勢力。
雙面傅崐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