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市長補選:藍綠鷸蚌相爭,誰將漁翁得利?

花蓮市長田智宣5月罹癌辭世,市長補選將在8月27日登場。為了打贏這場選戰,藍綠陣營紛紛派出黨內大將輪番赴花蓮站台,雙方都有輸不起的壓力。對比街頭巷尾瀰漫著濃濃煙硝味,長期觀察選戰人士分析,無論綠營張美慧、藍軍魏嘉賢最後誰勝出,隱身在幕後盤算的花蓮縣長傅崐萁夫婦,可能才是真正的大贏家。

早在田智宣過世前,花蓮地方已盛傳年底前即將進行縣長補選,主因在於官司纏身多年的傅崐萁,若在任期過半之後官司定讞且有罪執行,縣長職務將由中央指派代理,地方人士與部份媒體因而揣測,傅崐萁極有可能在任期屆滿2年前請辭,並推派他的妻子、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徐榛蔚參加縣長補選。

然而,當花蓮縣長補選還在只聞樓梯響階段,卻意外殺出花蓮市長補選,也讓這場只有10萬人口的地方選舉,受到藍綠兩黨高度重視,甚至被比喻為延續傅崐萁勢力的「縣長補選前哨戰」及「2年後縣長大選前哨戰」。

綽號「微笑老田」的田智宣,以勤政親民、不分藍綠的形象獲民眾支持,先後擔任兩屆吉安鄉長、兩屆花蓮市長,2014年競選連任花蓮市長時,甚至比傅崐萁縣長選戰在花蓮市得票多出近8,000票。連戰皆捷不僅讓田智宣寫下花蓮綠色奇蹟,更被視為民進黨重點栽培的下任縣長候選人。

田智宣因病過世後,花蓮縣政府指派前民政處長周傑民代理市長,並強調「人事穩定」;未料時隔僅僅三週,周傑民就撤換田智宣的左右手、市公所主秘陳志強,後續再無預警撤換清潔隊長劉進成及原民課長張金蓮,其中原民課被認為是爭取原住民票源的重要據點。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花蓮市公所職員指出,此舉成功達成「殺雞儆猴」效果,過去公開支持田智宣的公所團隊成員如今紛紛噤聲,公所內部充滿低迷氣氛;此外,周傑民三天兩頭跑到縣政府「請示老闆(縣長)意見」,更讓基層公務員感到茫然沒有目標,不知為誰而戰。

周傑民強調,陳志強擔任主秘10多年,長期襄助田智宣相當操勞,在階段性任務完成後調整職務,讓他可以休息一下。地方人士則認為,這是傅崐萁團隊介入此次市長補選的第一項重要動作。

在民進黨決定推出田智宣的妻子張美慧參加市長補選,國民黨則提名地方政治家族出身的縣議員魏嘉賢參戰後,接下來各種跡象顯示,這場市長補選不僅僅是藍綠對決,被稱為「花蓮王」的傅崐萁更進行佈局,一舉一動都是花蓮政壇矚目焦點。

綠營張美慧主打「同情牌」

時間拉回到7月31日,張美慧競選總部成立當晚,民進黨政治明星、台南市長賴清德對著數百位花蓮市民眾振臂疾呼:「她是田智宣的牽手,為了田智宣的政績不要斷掉,我在這裡懇求大家下個月27號勇敢站出來,把張美慧手牽一下,這樣好不好?」

Fill 1
張美慧,抽籤,花蓮市公所,花蓮市長,花蓮市長補選,號次,補選,(攝影/楊仁甫)
民進黨全力支持前花蓮市長遺孀張美慧競選。(攝影/楊仁甫)

不只賴清德走過三分之二圈台灣遠道而來,為了替張美慧輔選,綠營大陣仗動員,高雄市長陳菊、台中市長林佳龍、桃園市長鄭文燦等六都首長輪番上陣。經濟部、文化部、原民會等行政機關到花蓮辦活動也不忘邀張美慧出席;而總統蔡英文除了對內喊出「此戰輸不得」,更利用出席花東祈福法會時製造機會,讓張和自己同台,輔選意味濃厚。

「這次選舉選的還是田智宣!這是他未完的任期,不是國民兩黨的對決。」8月中旬,剛開完記者會的張美慧接受《報導者》訪問,她相信花蓮市民會再次對田智宣投下信任票。曾任中廣主播的她,說話字正腔圓、不急不徐,她強調,「國民黨贏了不會就此谷底翻身,民進黨輸了也不會失掉政權!」

走在街頭,張美慧的競選看板以「牽手」為主要標語,並畫了一個戴著紫框眼鏡、一頭白髮、背上長出一雙白翅膀,象徵天使的卡通造型田智宣,處處提醒市民田智宣的存在,被外界認為具有濃厚的「同情牌」訴求。

雖是政壇新手,張美慧從競選總部成立演說時的一板一眼,到兩週後面對記者時已能敏捷應答並展露自信。對手魏嘉賢陣營主打參政多年經驗,張美慧反問「民意代表就有行政經驗嗎?」她強調過去擔任記者時,「議會的預算我讀過,縣府期初、期中、期末規劃簡報我參加過,協調會議也參加過」,對市政熟悉度與民意代表不相上下,「我不覺得這件事情應該被拿來大做文章。」

一位花蓮市公所團隊成員指出,張美慧有沒有參政經驗是另一回事,重點是她跟當前市公所團隊最有默契、讓大家最有向心力,「如果人事結構改變,因為有磨合期,等重新適應都已任期屆滿了。」

儘管民進黨擁有中央執政資源,「同情票」也被認為具有一定號召力,但民進黨輔選幹部坦言,「張美慧的知名度明顯不足」,加上民進黨政府接連出現風波、蔡英文施政滿意度下滑,使得民進黨執政優勢反而變成包袱。再如花蓮軍公教人口比例很高,民進黨政府大力推動年金改革,也很容易引起軍公教不滿。

而黨內政治明星強力動員輔選,一方面固然拉抬張美慧知名度,卻也不可避免地升高藍綠對立意識,對於綠營選戰未必有利。

藍軍魏嘉賢政治家族兩面刃

另一方面,敵對的國民黨陣營也是集結重兵,磨刀霍霍。

8月13、14日,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利用週末趕赴花蓮,陪同魏嘉賢穿梭市中心徒步區、傳統市場拜票,並和魏出席原住民豐年祭。這兩天緊湊行程,已是繼7月中為魏嘉賢站台之後,洪秀柱第二次奔波輔選。

此外,前副總統吳敦義、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前台中市長胡志強,以及立委蔣萬安等人也紛紛到花蓮替魏嘉賢站台。17日國民黨更移師花蓮舉辦行動中常會,希望在選民結構藍大於綠的花蓮市形塑政黨對決氣氛,替選戰加溫。由於國民黨主席將於明年改選,吳敦義乃至郝龍斌都被視為洪秀柱的重要對手,因此,花蓮市長補選也已被視為洪秀柱的「黨主席保衛戰」。

Fill 1
張逸華,抽籤,花蓮市公所,花蓮市長,花蓮市長補選,號次,補選,鄒永宏,魏嘉賢,(攝影/楊仁甫)
國民黨力挺花蓮市長候選人魏嘉賢。(攝影/楊仁甫)

「早上5點就起床拜訪晨間運動的社團,那些多半是平常接觸不到的家庭主婦或退休人員;我從8點挨家挨戶拜訪走到11點,走了應該有10公里。」剛回到服務處準備接受《報導者》採訪的魏嘉賢,一邊脫下手上的計步器,一邊細數著上午行程,出身政治家族、連任兩次議員的他,對於選戰已駕輕就熟。

魏嘉賢的伯父魏木村曾任花蓮市長、父親魏東河曾任三屆縣議員,母親、姊姊、兩個弟弟也都先後擔任議員或市民代表。1992年前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元帥東征」參選花蓮縣立委,遭到對手魏木村聯合魏東河做票,導致黃一度落選,重新驗票才確定當選,魏木村和魏東河則因違反《選罷法》入監服刑,這是魏家諸多爭議中最受矚目的醜聞。家族背景雖然讓魏嘉賢擁有高知名度與廣闊人脈,卻也成為他的沉重包袱。

「父母親不能選擇,爸媽生我、育我就很感恩了,我只好做我自己,我是我,父母親是父母親。」談起家族爭議,魏嘉賢強調自己的自主性;他也強調,自己擔任多屆議員,「如果我父母真的這麼糟、政治家族包袱那麼大,我怎麼可能選到現在?我們如果真的那麼壞,民進黨會選得這麼辛苦?」

如何定調這場補選?「對我個人來說,當然是盡全力幫國民黨打贏這場戰爭,因為國民黨現在什麼都沒有了」,身為家族中的形象牌,38歲的魏嘉賢頗具親和力,強調自己在議會歷練過所有小組,經歷完整。他樂觀認為,國民黨正是要趁沒有資源的時候,用熱情重新爭取民眾支持;而民進黨掌握了所有資源,卻只是空喊要與民眾溝通,事實上卻無法獲得民心。接著,他針對蘇花改、花東快速道路等議題,批評起中央政府。

魏嘉賢的說法,完全符合國民黨「砲打中央政府,回歸藍綠對決」的選戰基調,就看花蓮選民是否埋單了。

傅崐萁召集鄰里長下達輔選令

如果只看魏嘉賢陣營的公開造勢與拉票場面,在花蓮呼風喚雨的傅崐萁似乎隱型與缺席了。但事實上,傅崐萁表面上並無輔選大動作,檯面下卻是動作頻頻。

隨著選戰加溫,傅崐萁密集召集鄰里長、農漁會、各民間社團、各產業代表到縣府與會。表面上看似例行性的互動,熟悉花蓮選戰的人則深知這是傅一貫動員手法。

8月上旬,媒體爆出傅崐萁與國民黨花蓮縣黨部主委張逸華分批召集鄰里長與各社團到縣府會議室舉行「便當會」,傅也當場公開要求:「請支持國民黨市長候選人魏嘉賢。」

耐人尋味的是,這些與會者多半對於會議內容噤聲,甚至否認有此會議。

記者去電花蓮市老人會理事長蘇明發詢問,傅崐萁近期是否找老人會幹部進縣府溝通?蘇立即否認,「沒有啦沒有啦!」但記者舉《自由時報》已報導鄰里長被召集開會一事,蘇才鬆口坦承最近確實被縣長找去縣府談話,但「只談建設,沒有要求支持哪位候選人」。

8月9日下午,記者來到花蓮市拜訪某位藍營里長,當我們問及傅崐萁是否到各里輔選魏嘉賢?這位里長卻面露緊張地答非所問:「縣長不會干預我們要支持誰,也不會責付里長要怎麼樣,他不會給我們這樣的壓力啦!」

相對於社團幹部、鄰里長的極力撇清,國民黨花蓮縣黨部主委張逸華8月12日出席軍事院校校友會活動時,則大方地公開宣稱:縣長傅崐萁經常利用下班時間,付租金租簡報室,邀請地方仕紳幫魏嘉賢全力輔選,藉此要大家一起努力,讓魏嘉賢入主市公所。

除了8月16日在花蓮縣客屬會花蓮市分會與魏嘉賢同台等場景,傅崐萁為何很少公開輔選魏嘉賢?一位民進黨花蓮縣議員分析,一來田智宣生前政績有目共睹,二來張美慧以遺孀身份參選,傅崐萁自然不希望因為攻擊張美慧而讓自己遭受批評,所以轉為暗助魏嘉賢角色。

除了技巧動員社團幹部與鄰里長進行輔選,如何分配資源,也被外界認為是傅崐萁介入影響選舉的利器。

花蓮市公所前主任秘書陳志強舉例,田智宣推動的花蓮市新興路拓寬工程,中央政府早已核撥補助款至縣政府,但縣府應自籌配合款7,000萬元,卻只願意核定十分之一的700萬元,直到地方媒體《東方報》於8月10日批露,縣內部分交通建設預算卡在縣府,隔日縣府才表示將補助新興路工程3,500萬元

民進黨候選人張美慧也擔心,假設未來勝選,市公所好不容易向中央爭取到經費,縣政府卻以政治考量延遲核撥,將影響地方發展,對民眾更是不公平。

對此花蓮縣政府接受《報導者》訪問表示,「地方配合款」是指由當初提案單位自籌的款項,當初新興路拓寬工程是由前市長田智宣提出,地方配合款無庸置疑是由花蓮市公所支應。

花蓮縣政府強調,倘若各鄉鎮市公所有財務困難,縣府絕不會袖手旁觀,但縣府要面對全花蓮13鄉鎮,不可能大小建設案自籌款都能兼顧。且根據縣府了解,花蓮市公所結餘還有2億多,財務情況在縣內屬於最良好等級,依照往例通常縣府只會補助地方配合款1%,也就是700萬。後來是因市公所反應財務困難,才會在立委徐榛蔚協調下,最後由縣長承諾提撥3,500萬。

無論如何,從指派代理花蓮市長並大動作撤換主秘,到以縣府為大本營進行輔選,再到縣府核發補助款的金額與時機,處處都有傅崐萁介入此次選戰的身影,讓人無法忽視他的重要存在。

徐榛蔚積極參加豐年祭「搏感情」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不願具名的綠營重要輔選人士分析指出,無論市長補選結果如何,這場選戰背後的最大得利者,都將是傅崐萁和徐榛蔚。

這位熟悉花蓮政治生態人士強調,這幾年傅崐萁最被外界詬病之處,在於以「家天下」之姿安排妻子徐榛蔚準備接下縣長寶座。但在民進黨決定由張美慧參選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民進黨在未來的縣長選戰當中,不再有充分立場攻擊徐榛蔚「代夫出征」、「家天下」。

其次,由花蓮選舉歷史來看,當國民黨實力越弱,就越需要仰賴傅崐萁的輔選力量。上次立委選舉,為了爭取傅崐萁輔選王廷升,執政的國民黨甚至將徐榛蔚排入不分區立委。如今國民黨已在野,需要傅崐萁之處更甚於過往,傅崐萁雖不希望花蓮市繼續由綠營執政,但也不會樂見魏家勢力過於壯大,因此「花蓮王」的輔選角色將更為微妙與重要。

對於傅崐萁和徐榛蔚來說,市長補選背後可能登場的縣長補選才是主戲,當徐鋪墊縣長之路和眼前輔選市長的工作發生衝突,後者是可以被割捨的。

舉例而言,徐榛蔚雖會陪同魏嘉賢到菜市場拜票,但8月13、14日黨主席洪秀柱親自到花蓮掃街拜票時,身為不分區立委的徐榛蔚竟然兩天全程缺席。

國民黨花蓮縣黨部對此解釋,徐榛蔚該兩日行程以參加縣內各原住民部落豐年祭為主,實在太忙以致無法陪同拜票,且徐先前就與黨部溝通,「豐年祭期間只要遇上假日,相關行程都無法出席」。

顯然,相較於輔選市長候選人,爭取在原民部落的能見度與支持度,才是徐榛蔚眼下的當務之急。

行政院東部辦公室執行長許傳盛觀察,國民黨的選戰策略是不直接砲打張美慧,只在各種場合抨擊民進黨中央政策,這也提供了徐榛蔚的發揮舞台,「一下罵民進黨在野時反美豬、現在跟美國眉來眼去;一下罵搞壞兩岸關係、陸客不來,讓花蓮觀光業一片死寂⋯⋯什麼都串在一起講!」

因此,這場市長補選表面上是張美慧、魏嘉賢的「藍綠對決」,檯面下卻是傅崐萁、徐榛蔚為了未來縣長選戰延續「傅家王朝」的積極布局。藍綠陣營對於市長補選都精銳盡出、勢在必得,但「縣長前哨戰」更是張力十足的政治戲碼。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