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形象篇
五星縣長 VS 花蓮王,那個才是傅崐萁?

任何一位政府官員出席公共場合時,會有自己的招牌曲嗎?總統蔡英文沒有,但花蓮縣長傅崐萁有。只要「檀島警騎」主題曲一放,那就代表傅崐萁要現身了!

「檀島警騎」是3、40年前的美國警匪影集,台灣也曾播映,四、五年級生對它明快激昂的主題曲應該都耳熟能詳。
在花蓮,經常見到這樣的場景:只要檀島警騎音樂一響,縣府官員莫不聞曲色變,用最快速度起身鼓掌迎接;各家媒體也連忙高舉攝影機,捕捉傅崐萁身影。整個排場就像皇帝出場巡視,也很吻合傅崐萁「花蓮王」封號的形象。
從專門的出場樂、台9線沿路巨幅看板,到不時引發外界批評「造神」的傅崐萁紙錢、學生聯絡簿、公車票卡、農民曆,在在可以看出傅崐萁將自己當成品牌般用心經營,就是要讓花蓮人甚至是全國人民,隨時隨地感受到他的存在。
在花蓮傅崑萁招牌隨處可見。(攝影/余志偉)
在花蓮傅崑萁招牌隨處可見。(攝影/余志偉)
7年前,傅崐萁掀起花蓮前所未有的「傅式旋風」,短時間內擄獲民心,連續兩屆以無黨籍候選人之姿,在長期被視為藍營鐵票區的後山,高票穩居縣長寶座。根據《遠見雜誌》2016年22縣市長施政滿意度調查,傅崐萁已7度蟬聯「五星縣市長」,施政滿意度74.1%,高居非六都13縣市首位。
即使早年以炒股起家,至今仍有台鳳案、合機案等炒股官司纏身,大小爭議傳言不斷,傅崐萁依然在花蓮坐擁一票死忠擁戴者。各式各樣的公開出席場合中,常見民眾爭相要與縣長握手拍照;今年起傅崐萁更結合網路傳播影響力,積極經營個人臉書粉絲團,幾乎每一則貼文都引起高度關注,「謝謝縣長」、「有您真好」呼聲此起彼落。

掌握花蓮人心態 蘇花改當王牌

這位充滿爭議的縣長,在地方上為何人氣居高不墜?
傅崐萁以東部交通建設為主旋律。他知道花蓮人不滿地方建設落後、彷彿被中央遺忘許久的相對剝奪感;再以各種大型演唱會、嘉年華會當成配樂,編織出要讓花蓮成為「台灣東大門」的政治舞台劇——這齣戲碼由他自己擔綱主角,率領全體花蓮人一起「拒當二等公民」。
蘇花改
「蘇花改」全稱蘇花公路改善計畫。當年蘇花高速公路引發爭議,其後演變成蘇花改,針對蘇花公路進行「蘇澳到東澳」、「南澳到和平」、「和中到大清水」三階段新建改善工程。
議題長期與傅崐萁對立的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顧問蔡中岳指出,傅崐萁早在競選立委期間,就因主打替花蓮人爭取交通建設而嚐到甜頭,在2004年修憲前花蓮還有兩席立委席次時,傅就能擊敗國民黨候選人,與民進黨立委盧博基並列。
舉例而言,2007年蘇花高引發爭議時,花蓮立委傅崐萁以「行動總指揮」名號,率領6,000多名花蓮地方鄉親包車北上包圍總統府,甚至轉往亞都麗緻飯店,以「借廁所」名義向反對興建蘇花高的飯店總裁嚴長壽示威。
隨後每逢風災路斷、死亡車禍等不確定因素導致工程進度延宕,他就跳出來召開記者會對中央喊話,要求蘇花改如期完工,還給花蓮人一條安全回家道路。
當施工團隊在漢本挖出史前遺跡時,傅崐萁甚至喊出「是活人重要還是死人重要?」把花蓮人對於中央不滿的情緒炒到最高點。
蔡中岳分析,如今定居的花蓮人口,大多數是在台灣經濟起飛前,因為在西部找不到好的發展,選擇從外地遷移到東部。然而台灣經濟從70年代開始快速發展,花蓮人眼睜睜看著過去認識的親戚朋友一個個飛黃騰達,反觀花蓮卻因缺乏便捷的交通,無法追上起飛腳步,讓老花蓮人沉浸在相對剝奪感之中。
因此,即便後來蘇花高被擋下,但傅崐萁勇於替地方民眾喉舌、不惜對抗中央的形象,就此深深烙印在花蓮人的心中。傅將自己打造成在蘇花高、蘇花改議題的代言人成為他立委及縣長選票基礎的主要來源。
當傅崐萁憑藉蘇花高攏絡民心奏效,蔡中岳觀察,其他花東政治人物如前花蓮立委王廷升、台東縣長黃健庭,也紛紛如法炮製,企圖以交通建設贏得花東民眾支持。
然而,傅崐萁積極擁抱基層的同時,卻吝於與公民團體接觸對話。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表示,傅崐萁對環保團體常是「先下手為強」。比起前苗栗縣長劉政鴻這類不去了解公民團體訴求的地方首長,傅崐萁懂得透過幕僚監控網路輿論訊息,事前協調一套內部統一手法,讓花蓮地方公民團體即使直接衝到縣府前開記者會,也難以和傅崐萁正面對話。
張卉君指出,若傅崐萁還沒準備好如何面對反對聲音時,他不會直接跟公民團體正面衝突硬幹,而是利用臨時改地點、改時間等小手段,將運動力道削弱。
「人口少少的花蓮,縣長卻動不動登上媒體全國版面,絕對有其過人之處。」行政院東部辦公室副主任、前花蓮縣議員李旭寧分析,花蓮人多半個性敦厚,歷任縣長為了爭取預算,比較習慣聽命於中央。傅崐萁卻展露勇於替地方發聲、不惜嗆上中央的作風,在資源相對弱勢地區,更能對上人民脾胃。
花蓮縣民進黨籍議員黃振富也觀察,傅崐萁大力推動建設的施政風格,在東南亞國家「一定很多人拍手」,即使在台北觀點眼中,會擔心大型建設破壞東部自然生態,但在多數花蓮人眼裡,期待的是透過建設帶動發展,不僅蘇花高,最好還能蓋高鐵,因此傅崐萁民調支持度長期居高不下。

放低身段勤走基層 真人版1999服務選民

相對於槓上中央的霸氣,傅崐萁對選民又是另一種柔軟姿態。每個月在花蓮縣政府大禮堂,固定舉辦的縣長親民時間,由他親自率縣府各局處官員一字排開,與登記陳情的民眾平起平坐,耐心聆聽基層聲音。
比起外縣市的1999服務專線,傅崐萁選擇真人現身,撇除電話及網路隔閡,才能讓人口年齡結構偏高的花蓮縣民最有感。
地方人士指出,過去某場縣長親民時間,就曾經發生一群阿公阿嬤,原本義憤填膺舉著白布條,揚言要包圍縣府抗議,結果傅崐萁一到場,阿公阿嬤們卻爭相上前搶著與傅崐萁握手合照,彷彿忘記了原本來參加縣長親民時間的目的。
根據花蓮縣政府《縣長親民時間實施要點》,民眾參加縣長親民時間所提出的陳情案,均比照最速件辦理,主管單位最慢得在14天內,將受理情況回復申請人。
為了貼近選民,傅崐萁雙腳走的勤快。縣長連任競選期間,投票前一週他幾乎每天都率著車隊大陣仗由北掃到南、再由南掃回北,深入偏鄉各部落。花蓮縣地形狹長,南北距離約2到3小時車程,相當於西部4到5個縣市直線距離。傅每當行經阿美族部落,主持人就得以熱情的阿美族語打招呼;來到客家聚落,開場白立即轉換成客語,深諳花蓮多元族群樣態。
傅崐萁對基層民眾的耕耘,處處可見細節的用心。像颱風季節,各縣市政府忙著做好防災準備,花蓮縣自然也不例外。但是比起制式的防災會議,傅崐萁還會大動作率文武官員,前往縣內大型廟宇,以「三跪十二叩」大禮虔心參拜,祈求上蒼保佑花蓮,讓以農立縣、年齡層較大的基層民眾很買單。
一位不願具名的花蓮縣議員指出,相對於花蓮歷任縣長,傅崐萁主打各種觀光活動讓民眾有感。例如傅崐萁知道年輕人喜歡追星,每年舉辦夏戀嘉年華演唱會、跨年演唱會,讓年輕人不必花錢買票到都市就能看到偶像,還可趁機帶來觀光人潮。
這位了解傅崐萁行事風格的縣議員分析,傅崐萁看重的是「多數主義」而非「理想主義」,不管是蘇花改還是夏戀嘉年華,「只要多數人想要的,他(傅崐萁)就會朝多數人希望的事情全力以赴」,即使犧牲少數權益,破壞環境生態,傅還是會以多數人的需要為優先。
走進花蓮六期重劃區,不管是在地居民還是外來觀光客,無一不被擁有近500個攤位的「東大門夜市」吸引目光。鮮紅色的ㄇ字型入口大門,搭配大紅燈籠高高掛,地面上則鋪著傅崐萁引以為傲的「印度黑」搭配「泉州白」花崗岩,將傅式美學淋漓盡致呈現。
傅崐萁視為政績的東大門夜市,是縣府將原本南濱夜市、自強夜市等民間攤位集中而成,裡頭分別規劃福町夜市區、原住民一條街、各省一條街等區域。(攝影/余志偉)
傅崐萁視為政績的東大門夜市,是縣府將原本南濱夜市、自強夜市等民間攤位集中而成,裡頭分別規劃福町夜市區、原住民一條街、各省一條街等區域。(攝影/余志偉)
這座被傅崐萁視為政績的東大門夜市,是縣府將原本南濱夜市、自強夜市等民間攤位集中而成,裡頭分別規劃福町夜市區、原住民一條街、各省一條街等區域。
儘管東大門夜市從成立以來頻頻外界批評扼殺夜市文化、名稱仿效韓國不倫不類,但它確實也因為租金低廉加上集中管理,造福不少攤商。一名縣議員分析,假設東大門夜市500個攤販若一攤聘請兩名員工,加上老闆就可以讓1,500個家庭有收入,觀光客晚上也有好去處,讓花蓮夜生活不再單調乏味。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卉君則表示,傅崐萁的觀光政策一向不尊重花蓮在地傳統、老花蓮人的集體記憶,他用模仿複製國外經驗,來造就粗糙的國際觀。東大門夜市從生計角度來看,或許讓第一線攤販商家很感激,改變老舊夜市環境、將遊客人潮集中。但傅崐萁在給鄉親吃甜頭的同時,失去的卻是難以挽回的歷史記憶。

領導用人術 無用即可拋?

然而,傅崐萁種種造就自己高人氣的施政,並非是免費的午餐。他主政期間,花蓮縣財政短絀情況並未減緩。根據「393公民平台」的財政昏迷指數,花蓮縣是與苗栗縣唯二列入「葉克膜」等級,而苗栗縣政府去年已出現發不出薪水危機。「政策買票」、「不顧財政穩健」已成為外界質疑傅崐萁的焦點。
在領導用人方面,傅崐萁則如同「花蓮王」稱號般強勢霸氣,半多數官員對其言聽計從」。一位曾經擔任傅崐萁一級主管的前任官員透露,在傅崐萁底下做事「壓力很大」,除了負責職掌的業務,傅崐萁不時拋出各種想法,急於要手下端出具體規劃,不僅如此,傅崐萁積極促成兩岸交流,讓主管們除了白天有忙不完的公事,晚上還得四處陪著重視排場的傅崐萁交際應酬。
他指出,一般公務員如果要擔任處長等一級主管,必須通過長達3個月的高階文官訓練。然而公務員想要參加高階文官訓練,得先得到地方首長同意,目前花蓮縣政府內,有通過高階文官訓練的公務員相當稀少,讓縣府不少一級主管都是代理職,仕途掌握在傅崐萁手中,即使敢怒也不敢言。
傅崐萁在公開場合習慣主管們夾道歡迎,每次出場官員們都得起身鼓掌叫好,一旦無法融入這種官場文化,或滿足他的期待和政治利益,最後下場就是被冷凍起來,已經回歸教職的前花蓮縣副縣長徐祥明,就是其中一個鮮明的例子。
在2015年底立委選舉過程中,傅崐萁原本推出徐祥明角逐立委。為了替徐拉抬聲勢,傅先是將他從花蓮縣衛生局長擢升為副縣長,緊接著,許多過去由傅崐萁出席的公開場合,漸漸轉由徐祥明代打。
不料徐祥明在國民黨黨內初選中,並未如願擊敗時任立委王廷升,這時傅崐萁也跟著改變作戰策略,由輔佐王廷升競選作為政治籌碼,交換妻子徐榛蔚躋身國民黨立委不分區名單。而為了鞏固農田水利會系統票源,火速撤換徐祥明副縣長一職,改由擔任農田水利會長長達22年的蔡運煌取代。
知情人士指出,王廷升代表國民黨出線參選後,傅崐萁多次希望徐祥明甚至是徐的人馬,可以協助輔選王廷升,這項要求卻屢屢遭到徐祥明不滿拒絕,甚至直言:「我連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了,還要去說服我身邊的人」,就此埋下了得罪傅崐萁導火線。
知情人士透露,徐祥明突遭撤換當天,僅得知縣府臨時召開記者會,萬沒想到副縣長辦公室已經換了主人。而蔡運煌佈達完畢後,大刀闊斧宣布,副縣長辦公室裡頭屬他的物品,在太陽下山前務必清空。
傅崐萁民調高,施政光環集中在他個人身上,但他底下的局處首長卻不時有負面醜聞發生。如前原住民行政處代理處長督固・撒耘,幫考生舞弊竄改原住民生活輔導員甄試成績遭起訴;前觀光處長蘇意舜違法兼任民營公司負責人,遭監察院彈劾。
而先前消防局爆發緊急避難包採購弊案,消防局副局長林建億遭判7年半,但消防局長顏新章反而高升花蓮縣政府秘書長。
對於傅崐萁的領導風格,一名花蓮縣政府前官員表示,傅崐萁許多施政藍圖並不具體,經常「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變幻莫測的個性,更讓底下的人無所適從,難以窺知他內心真正的想法。加上花蓮縣政府內「縣長最大」,一般公務員必須遵守的法律規定和程序,傅崐萁常走在灰色邊緣,跟在他身邊久了以後,「大家心裡總是毛毛的」。例如花蓮193縣道拓寬案,明明環境差異分析審議還沒通過,縣府卻早已明目張膽,將工程公開上網招標。

攏絡媒體 形成寒蟬效應

為了維持高民意,傅崐萁對媒體的經營很積極,攏絡乃至修理、控告媒體的兩面手法,是傅崐萁被認為形成「一言堂」的重要手段。 
總統立委大選期間,花蓮縣政府就以標案規格不符為由,要求全縣13鄉鎮市內的3,800多處村里鄰長與村里辦公室,無論原先訂閱哪家報紙,都改成只有《更生日報》一家獨占。選後縣府發出公文,要求今年鄰里長報只限從《更生》、《聯合》、《中時》3家中做出選擇,被排除的《自由時報》、《東方報》,就成了外界眼中傅崐萁「秋後算帳」的對象。
「花蓮什麼時候變成北韓?」吉安鄉仁里村鄰長李世明氣憤表示,過去村里長報都是在每年年底,由鄉鎮市公所派出村里幹事徵詢村里鄰長意願,依照個人習慣,登記想要訂閱的報紙,長久以來各鄉鎮市公所一直尊重村里長選擇,未曾聽聞被拒絕情事。
李世明說,他從父親擔任鄰長時就看《自立晚報》,直到自立報系停刊後,開始轉訂《自由時報》至今。況且村鄰長報用的是縣府編列預算,也是老百姓的納稅錢,傅崐萁怎麼能夠秋後算帳,利用公權力打壓民眾知的權利?
看不慣老是刊載「歌功頌德」縣府政績的媒體報導,李世明乾脆拒訂村里長報,「反正一份報紙也沒多少錢,要看自掏腰包買就好!」他無奈指出,現在取得消息管道這麼多,除了報紙還有電視新聞、網路新聞,傅崐萁這樣的手法只會顯得氣度狹小,根本無法達到洗腦目的。
在這波秋後算帳中首當其衝的東方報,過去每日發行量,包含免費贈閱的300多份,總共約1萬1,000份,主要營收來自於縣府廣告。《東方報》社長林裕勳表示,選後縣府除了抽廣告、透過鄰里長報打壓東方報外,縣內公務機關包含如警察局、消防局、各級學校等,也跟著產生寒蟬效應,紛紛退訂《東方報》,讓《東方報》一口氣少了約3成報份。
更離譜的是,縣府新聞科不再主動提供採訪行程與官方新聞稿給《東方報》記者,只要是傅崐萁夫婦會出席的行程,主辦單位也不時被耳提面命,不要把消息讓東方報記者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新聞從業人員只能仰賴同業協助,處境相當尷尬,部分記者還因此遭到縣府提告施壓。
回溯《東方報》成立由來,當時仍是立委的傅崐萁,面對花蓮區域立委將從2席變成1席壓力,為了發揮媒體輿論在地方上的影響力,與幸福人壽董事黃正一、燕聲電台董座莊坤元合資,從更生日報挖角,合夥成立「東方快報」。
不料當傅崐萁政治勢力逐漸壯大,不再需要自辦媒體時,「東方快報」隨之易主,改由如今的東方報發行人李有成接手。多年來與傅崐萁關係時好時壞的李有成,在選後退報風波中兩人徹底撕破臉,上演生父對決養父戲碼。傅崐萁更不忘直接對李有成提告,雙方互不相讓。

直通媒體高層 標案廣告收買輿論

看準媒體寒冬下主事者經營不易,坐擁公部門資源的傅崐萁,以「一手胡蘿蔔、一手棍子」雙面手法,一邊對媒體砸錢下廣告預算,一邊強力影響媒體不做負面報導。部分媒體主管因為背負廣告業績壓力,久而久之難免形成自我審查,遇到有可能惹怒傅崐萁的新聞,乾脆直接忽視或冷處理,甚至回過頭要求一線記者「別找麻煩」。
深諳傅崐萁操作媒體手段人士指出,傅崐萁箝制媒體習慣從高處著手,不時透過幕僚牽線,北上邀約各媒體高層吃飯。飯局除了選在五星級豪華飯店舉辦,要價不菲的名酒與花蓮上好米,更是少不了的伴手禮。逢年過節各家媒體、立委辦公室,絕對會出現傅崐萁贈送的禮品。與媒體友好高層共同出席的各種場合,絕大多數是由傅崐萁豪氣買單。
穩固媒體高層關係後,一旦基層新聞從業人員產製出不利縣府的報導,縣府便會釋出諸如「我跟你們家老闆交情不錯」等訊息,甚至直接向媒體高層施壓,第一線記者擔心飯碗不保,難免被迫面臨新聞道德與現實間的天人交戰。
一名報社駐花蓮記者透露,因他多次撰寫縣府負面新聞,成為傅崐萁的眼中釘,幾次以縣府名義發出聲明稿或存證信函揚言提告。某次聽聞報社高層出席某場餐敘,傅崐萁也前往參加,藉機跟直屬主管告狀,指該記者「新聞都亂寫」、「沒有查證」等。
除此之外,花蓮縣政府在傅崐萁任內,透過政府採購標案,每年砸下7,000萬到1億多元重金,於更生日報、旺中集團、遠見雜誌、三立、年代等媒體,進行夏戀嘉年華、太平洋觀光節、元旦跨年晚會、各宗教祭天祈福暨遶境活動廣告等大小型活動行銷宣傳。
深諳政治經營之道的傅崐萁,利用細緻的基層服務、操作媒體的大膽霸氣,維繫在地的高人氣。政治理念與他相似者多拍手叫好,但政策理念與他不同者即使氣的牙癢癢也莫可奈何。在目前台灣的政治人物裡,尤其在伊於胡底的國民黨中,在未來時日裡,傅崐萁絕對是無法讓人忽視的存在。
在低潮的國民黨中,未來時日裡,傅崐萁絕對是無法讓人忽視的存在。(攝影/余志偉)
在低潮的國民黨中,未來時日裡,傅崐萁絕對是無法讓人忽視的存在。(攝影/余志偉)
雙面傅崐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