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花蓮王」傅崐萁將啟動縣長補選?
8月的花蓮市,藍綠候選人宣傳車穿梭大街小巷,印有候選人微笑拱手的巨幅廣告紛紛盤踞市區樓房和路旁看板,來自全台各地的政治明星接連造訪、站台輔選。即將在27日登場的只是10萬人口市長補選,選舉氣氛竟和縣長選舉一樣熱烈。事實上,在花蓮地方傳聞及耳語中,「縣長可能補選」是另一個更受矚目的話題。

縣長補選在即?綠營備戰

距離花蓮縣長傅崐萁任期屆滿尚有兩年多,關於傅崐萁醞釀在年底任期過半前請辭、協助其妻國民黨立委徐榛蔚投入縣長補選的傳聞,卻早已在坊間傳遍,包括花蓮在地《東方報》等媒體,從3月起就數度報導此事;而民進黨內部也早早討論對策、尋覓應戰人選。
「就是因為這樣,許傳盛才會被急著派來花蓮!」一位了解花蓮選情的民進黨高層人士表示,為了因應傅崐萁的布局,高雄市長陳菊旗大下將、原任高雄市觀光局長的許傳盛臨危受命,在520接任行政院東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民進黨內已有共識,一旦傅崐萁請辭啟動縣長補選,許傳盛就會披掛上陣,代表民進黨迎戰徐榛蔚。
該名高層人士透露,綠營原先屬意剛選上花蓮區域立委的蕭美琴,但蕭基於對選民承諾不願轉戰縣長,黨籍縣議員則誰也不服誰,黨內才有共識從外縣市找人才「空降」。於是蕭美琴向總統兼黨主席蔡英文報告情況,並推薦花蓮子弟,在台中縣、彰化縣、高雄市都當過局處首長的許傳盛,蔡轉而交代高雄市長陳菊,最後在4月底敲定由許傳盛接任東辦執行長並且「備戰」。
綠營高層人士坦言,「『東辦執行長』這份工作講白了就是一個很好用的名牌」,為的是讓許傳盛方便藉此在花蓮跑行程、接觸基層。據了解,許傳盛心中清楚,傅崐萁夫婦長年耕耘基層,自己卻是臨時空降,形同「還沒熱身好就要救援」,如果縣長補選成真,這一戰機會渺茫,但花蓮鳳林出身、父母至今仍住在鳳林的許傳盛已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決心回鄉長期耕耘基層,做好參選兩三次的規畫。
然而,為何縣長補選傳聞會甚囂塵上?
原因是傅崐萁有如芒刺在背的「台鳳炒股」與「合機炒股」兩件10年以上炒股官司,未來倘若判刑定讞,很可能令他一手打造的「傅家王朝」一夕傾圮。尤其520政黨輪替、新任法務部長邱太三喊出「清除司法敗類」,更為傅沉寂已久無進展的官司增添新變數。
依《地方制度法》規定,縣市長辭職或去職,應於3個月內完成補選,但若剩餘任期不足2年,將由行政院派代理縣長至任期屆滿。因此,花蓮地方媒體與政壇人士揣測,傅崐萁為避免炒股案遭判刑定讞去職、由民進黨政府指派代理縣長,可能在今年底任期過半前辭職,並協助妻子徐榛蔚補選上縣長,以延續其政治版圖。
花蓮縣政府官員則向《報導者》強調,縣長補選傳聞是「地方媒體在造謠、煽風點火」。這位接近傅崐萁的官員指出,地方媒體的報老闆長期攻擊傅崐萁,不斷製造各項對於傅崐萁不利的消息,外界人士容易受到誤導。他說,「選舉只是一時的,選民看的是誰有在真正長期替花蓮做事情」,縣府希望各界不要受到不實傳聞的影響,更希望花蓮市長補選不要搞到到藍綠相互抹黑。 
Fill 1
今年2月,傅崐萁(左)與徐榛蔚夫婦一同出席新科立法委員報到。(資料照片)
今年2月,傅崐萁(左)與徐榛蔚夫婦一同出席新科立法委員報到。(資料照片)

芒刺在背,台鳳炒股與合機炒股案

至於讓傅崐萁芒刺在背的台鳳案、合機案,究竟為何遲遲無法結案?
這兩案都是一再更審、減刑纏訟至今的老案,令外界矚目的是,其中某些與傅崐萁同案被告已遭判刑定讞、服完刑,甚至再因他案再度入獄,但傅崐萁部份卻遲遲無法定讞。
台鳳炒股一案,傅崐萁早在2000年就遭控於1997、1998年間透過中間人陸續向股市大亨黃任中借款30餘億元,炒作凱聚、昱成、長億等股票,檢方以違反《證券交易法》和《洗錢防制法》等罪嫌起訴。一審遭判6年徒刑、3,500萬元罰金;二審減為4年徒刑、2,000萬元罰金;直到2013年更二審減為3年徒刑;2015年最高法院再度撤銷,發回高等法院更審至今。
至於合機炒股案,則是傅崐萁在2003至2004年間涉嫌勾結合機老闆楊愷悌、股市名嘴張世傑(古董張)等人炒股牟利9,643萬元,擾亂集中交易市場秩序,2005年檢方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罪嫌對傅崐萁求處3年半徒刑、5,000萬元罰金;一審法官加重其刑判處4年半徒刑、5,000萬元罰金;然而經過二審、更一審,減為9個月徒刑,2014年再遭最高法院撤銷發回更審。
從這兩件官司即可看出,早年的傅崐萁縱橫股海、操作資金動輒上億。據當時圈內人形容,傅「聰明、大膽」兼「心狠手辣」,不是大贏就是大輸,玩的全是零和遊戲。
既然敢玩這麼大,傅崐萁自然也有一套應付官司的方法。在面對法律追訴的過程中,傅崐萁種種自保與操作輿論的手法令人印象深刻。

拖延審判進度,官司始終無法結案

合機炒股案與傅崐萁皆為被告的股市名嘴張世傑,在其《古董張回憶錄》一書中提及,當張在2005年底因合機案被關時,傅崐萁透過張的哥哥以小紙條傳話進看守所,古董張原以為傅要表達關心,沒想到竟是要求張接受偵訊時一肩扛下、幫傅脫罪,「否則:一、不讓你交保;二、讓你入獄後不能假釋;三、將來出獄後讓你在台灣和大陸都活不下去;四、再檢舉你20件炒作案。」讓古董張看了當場氣瘋!
傅崐萁當時反駁古董張的說法都是「栽贓、捏造」,他指出,古董張相關指控均經法庭分案調查過,他也獲得不起訴處分;而古董張所謂被恐嚇,其實是因為欠下大筆債務,被害人找上門。傅崐萁強調,古董張被恐嚇與他完全無關。
無論真相為何,古董張早在2010年以前就判刑定讞且服刑完畢,甚至今年3月又因他案再次入獄,傅崐萁的官司卻依然懸而未決。
此外,在檢調偵辦合機炒股案期間,傅崐萁對外放話稱,這是陳水扁總統下達的「追殺令」,倘若把他「打死」,就少了一位強悍的立委,可以不必建蘇花高;而當最高法院駁回高等法院判決時,他則是感嘆此案如同「江國慶案翻版」,家人同遭7年煎熬,盼早日還他公道。
令人費解的是,傅崐萁似乎時常能夠掌握法院動向。例如合機案一審在下午進行宣判,當天早上傅竟然先一步召開記者會喊冤,痛批院檢採信不利自己的證詞,顯然是政治迫害。對於此時間上的巧合,即便當時庭長強調判決不可能外洩,「應該是傅崐萁自己猜的!」但根據多位從中央到花蓮政壇知情人士指出,傅在司法檢調多個環節都有長期經營布建的人脈,這應該並非巧合。
至於「拖延」審判進度,傅崐萁更被外界認為花招百出。
合機案一審期間,時任立委的傅崐萁每每遇到合議庭,幾乎都以立院開會或出國為由請假,造成法官必須先對其他6名被告進行宣判,傅崐萁部分擇日開庭另結。一審判決書並指出,傅藉由屢次更換律師之手段干擾訴訟程序,加上「未能坦承犯行,並一再飾詞狡卸」,因此參酌檢察官對傅求處的3年半徒刑,從重量刑判4年半徒刑。
此外,2009年6月台鳳案更一審判決書也指出,當進入最後審理程序,傅崐萁多次請假並臨時聲請調查證據。在5月12日最後一次庭期,傅以立院法開會、花蓮交通會勘協調座談會為由請假。但法官經查明後指出,立法院當天開會時間為下午5時到6時(處理臨時提案),而交通部之協調會並未邀傅本人親自出席,因此法官逕行判決。
除了以開會為由請假、臨時更換律師、臨時聲請傳訊新證人等招術,傅崐萁也曾經在出庭時相當「巧合」地生病、住院休養。
台鳳案更一審判決書指出,2009年3月31日法院傳喚傅崐萁突襲性聲請的新證人,但傅卻在30日以自己罹患「本態性高血壓、非傳染性胃腸炎及大腸炎」等疾病為由請假,並表明必須住院一週以及休養一個月,但4月1日就再度具狀稱,已於當日出院、醫院囑咐須靜養2到3個月,希望繼續休養3個月,等身體康復再開庭。
然而法官對照同一時間內,傅崐萁多次(包括5月12日開庭)以立法院開會為由請假,顯示傅仍積極參加各項會議,理由明顯前後矛盾不一,因而在判決書諷刺指出,傅崐萁的身體狀況「似均可負擔除本件審理程序以外之各項不同會議」。
接近傅崐萁的花蓮縣政府官員則向《報導者》強調,「如果有明確證據,這些案子怎麼會這麼久還無法結案?」他指出,這些案子之所以遲遲無法定讞,就是因為缺乏證據,傅崐萁的律師更發現審判過程中出現若干問題,例如隱匿對於傅崐萁有利的證據,或是若干證據張冠李戴,外界若對這些案子有深入了解,就會知道這些案子的真相。
Fill 1
今年7月手術後,傅崐萁(中)親自出席五星縣市長評選頒獎典禮。(攝影/余志偉)
今年7月手術後,傅崐萁(中)親自出席五星縣市長評選頒獎典禮。(攝影/余志偉)

傅崐萁心導管手術住院,牽動縣長補選?

回到縣長補選傳聞沸沸揚揚的當下,6月15日,傅崐萁突然驚傳心血管堵塞,送台北榮總進行心導管手術。傅的姊夫周嘉裕是該院重症醫學部主任、專做心導管手術的心臟科醫師權威,傅崐萁術後卻仍傳出傷口感染須住院治療14天,因而引發在地人士諸多揣想,認為傅可能再度藉此干擾司法。
據了解,2011年4月29日花蓮地方法院宣判傅崐萁夫婦「假離婚案」有罪,傅崐萁夫婦分別依偽造文書罪判刑6月和4月,得易科罰金,但依法5年內若有其他刑案遭處徒刑定讞,則其他刑案不得緩刑,此期限在今年6月27日到期。傅的台鳳或合機炒股案倘若在此期間遭宣判徒刑定讞,傅勢必得面臨牢獄之災,並失去縣長寶座。花蓮地方人士與媒體因而揣測,傅崐萁手術是為了拖過627期限,更一審減刑為9個月徒刑的合機案,未來便有機會在更二審獲宣告緩刑。
花蓮縣政府則強調,早在數月前,傅崐萁就感覺胸口悶,偶爾也會疼痛,但因縣務繁忙未予理會。6月14日下午參加廈門第八屆海峽論壇返台後更覺不適,經台北榮總醫師檢查,發現兩處血管堵塞是造成胸口疼痛主因,醫師要求馬上住院並緊急開心導管手術。
由於傅崐萁確實進行心導管手術,縣長可能補選的傳聞,已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過了這一關之後,如果未來台鳳案或合機案官司都宣判緩刑,就不會影響他的縣長職務,他就不需要提前辭職了,」一位綠營高層人士研判。但另一位在地民代分析,以傅崐萁小心周延滴水不漏的個性,應該不願承擔任期過半後,若被判刑定讞且不得緩刑,並由中央指派代理縣長的風險,因此提前請辭、補選縣長的機率仍高;而從徐榛蔚勤走地方及原住民豐年祭看來,他認為傅崐萁夫婦仍在為縣長補選進行布局。
無論如何,過去被稱為「九命怪貓」,如今地位有如「花蓮王」的傅崐萁,在花蓮民意高支持度,甚至被台北媒體連年封為「五星級縣長」的光環下,未來如何度過台鳳案、合機案等官司的結案考驗,已成為影響花蓮政治走向的關鍵因素。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