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大抓捕後,警民衝突新高點
831香港再現「屍殺列車」:港警無差別毆打市民,太子站車廂染血

8月30日,為了打壓831大遊行,港府大動作進行拘捕,包括香港前學運領袖黃之鋒、周庭,以及香港大學前學生會長孫曉嵐和多位立法會議員,都因不同罪名遭逮

不過830大抓捕並沒有澆滅港人的決心,31日當天,仍有大批民眾自發上街遊行、示威,甚至扔汽油彈、警方臥底抓人的畫面也再次出現。深夜,港鐵太子站傳來民眾衝突,大批港警衝入站內與車廂,竟無差別以胡椒噴霧、警棍爆打市民,民眾跪地哀求的畫面,在網路上瘋傳,被形容為繼721元朗襲擊後再現「屍殺列車」的血腥場面,成為香港社會又一不能忘記的一幕。

8月31日被視為這次運動的重要日子,原因是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14年8月31日決議通過港府政改方案,讓香港無法落實普選選舉行政長官,又稱「人大831決定」
民間人權陣線原定31日舉行 「8.31再集結」,由遮打花園遊行至中聯辦的集會遊行,但前一日(30日)遭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民陣在上訴失敗之後宣布取消活動。
為了打壓831大遊行,香港政府更於29日、30日陸續逮捕了多位前學運領袖和立法會議員,包括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前副祕書長周庭,以及香港大學前學生會長孫曉嵐、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區諾軒、譚文豪以及區議員許銳宇。

830大抓捕:黃之鋒、多名立法會議員遭逮

30日早上,黃之鋒在前往海怡半島港鐵站的途中被押上私人汽車。警方在上午約11點發布消息證實,以「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組織未經批准的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等三條罪名起訴黃之鋒;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則在大埔的家中被以「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逮捕。消息指涉,兩人的罪名皆和621包圍警署行動有關;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也名列警方名單,但因不在港而尚未被捕。
雖然黃之鋒與周庭在當天下午於東區裁判所法院提堂後獲得保釋,主任裁判官錢禮對兩人發出宵禁令、不准接近案發範圍,但也批准二人9月可短暫離港完成國外公務或探親行程,要求兩人在11月8日必須出庭應訊。
另外,多次在反送中運動現場調停的沙田區議員許銳宇30日也傳出被捕。據律師了解,警方以「阻差辦公」為由拘捕他。不久,立法會議員鄭松泰也被拘捕,警方指他涉嫌於7月1日立法會佔領事件中「串謀刑事毀壞」。晚間10時,另外兩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譚文豪遭到拘捕,據媒體報導,兩人皆被控在707九龍遊行後妨礙警察執行公務而遭逮。
港府的逮捕行動其實早在29日就開始啟動,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29日晚上過香港機場出境時,被警方攔阻並扣留調查。根據警方說法,陳浩天是731「光復上水」遊行期間涉嫌「參與暴動」及「襲警」。
29日清晨,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家中亦有警察上門,以涉嫌「串謀摧毀及損壞財產」與「進入或逗留會議廳範圍」拘捕,並出示搜查令,但當時她不在家,隔日孫曉嵐由律師陪同到灣仔警察總部。
警民衝突不斷升高的同時,也有不少事故出現。在31日凌晨時分,一位下班員警在離開葵涌警署之後,遭到3位持刀人士攻擊,傷口深可見骨。警方在極短時間內即趕到現場,但沒有抓到嫌犯。

沒有合法遊行,港人仍自動上街

這場大拘捕不但上了香港報紙頭版,也刺激更多人想自發走上街頭。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
從下午開始,民眾們打著傘、戴口罩、穿黑衣,並高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Fight for freedom, stay with HK」、「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以及「沒有暴民,只有暴政」等口號上街。在持續不算小的雨勢中,金鐘、灣仔、銅鑼灣一帶的遊行人潮喊著口號,不斷集結。
下午4點左右,有直升機低空飛行。今天多數示威群眾戴著口罩遊行,避免被認出。5點左右在軒尼詩道上,可以見到民眾在牆上塗鴉並且塗黑「中華人民共和國」字眼。也有示威者在夏愨道美國銀行中心旁,用噴漆塗黑即將慶祝十一的紅色看板,高喊「天滅中共」。

水炮車首度發射顏色水柱,臥底警察開槍

晚上6點左右,金鐘政府總部附近,香港警出動水炮車並且首度噴出染有藍色顏料的水柱,除了有驅散的作用外,還有讓示威者身上沾上顏色,以便辨識與拘捕。到6點50分左右,防暴警察在灣仔的警察總部外舉起黑旗並且發射催淚彈。
步入夜晚後,停留的人開始塗鴉牆面,架起路障,帶起豬嘴和頭盔,在灣仔、金鐘等地與警方對峙。各地皆傳出有示威者扔擲汽油彈。7點20分左右,示威者開始在灣仔的軒尼詩道上、警察總部旁燃燒雜物,讓道路上出現大片火焰。消防員在7點30分到場,以滅火器試圖撲滅火勢。
另外有媒體拍攝到,手臂綁著藍或紅色螢光圈的蒙面黑衣人協助警方逮捕示威者,疑為警方臥底;晚間9點多,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附近,示威者與疑為警方臥底的數名黑衣人爆發衝突,混亂中有槍聲出現,民眾也在現場發現胡椒彈殘跡,以及一顆9mm的實彈彈殼。之後警方記者會證實,當時維園有2名「喬裝」示威者的員警,聲稱他們受到其他示威者威脅,因此表明身分、對空鳴槍;另警方否認有其他臥底扮示威者丟汽油彈。

爭議再起:速龍衝入港鐵無差別攻擊

晚間10點多,港鐵太子站傳出有不同意見的民眾和示威者爆發衝突。11點多,據目擊者所述,鎮暴警察與速龍小組突然衝入月台、車廂中,手持警棍無差別毆打乘客,不論無辜市民或示威者;更有影片畫面顯示,警察持續對著已下跪、高舉雙手的市民噴灑胡椒噴霧。警方當場拘捕40人,罪名包括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刑事毀壞、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等。期間警方更要求記者與救護員離開,隨後封鎖太子站,直至隔日凌晨近12時30分才打開閘門,讓救護員入內。
這一晚的太子站,被認為是「元朗721」翻版,震驚香港社會。根據香港政府新聞處統計,截至9月1日下午2時,831受傷送醫共41人,其中5名男性傷者情況嚴重。
但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指,當時有示威者進入港鐵後換下黑衣「喬裝市民」,強調沒有不當武力,且警方能分辨示威者和普通市民。
這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5年前,北京政府的「831決定」,堵住了香港人普選的願望,這個怒吼在過去3個月不斷放大,還會持續下去。
Fill 1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陳朗熹)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陳朗熹)
Fill 1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陳朗熹)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陳朗熹)
Fill 1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劉貳龍)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劉貳龍)
Fill 1
香港警方擊發催淚彈。(攝影/陳朗熹)
香港警方擊發催淚彈。(攝影/陳朗熹)
Fill 1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陳朗熹)
31日當天,雖然民陣遊行取消,網民仍自動發起「831自由行」、「831為罪人祈禱」等活動,號召民眾下午1點多開始到港島遊行。(攝影/陳朗熹)
Fill 1
「831自由行」遊行民眾遭港警以催淚彈對付。(攝影/陳朗熹)
「831自由行」遊行民眾遭港警以催淚彈對付。(攝影/陳朗熹)
Fill 1
「831自由行」遊行民眾遭港警以催淚彈對付。(攝影/劉貳龍)
「831自由行」遊行民眾遭港警以催淚彈對付。(攝影/劉貳龍)
Fill 1
各地皆傳出有示威者扔擲汽油彈。(攝影/陳朗熹)
各地皆傳出有示威者扔擲汽油彈。(攝影/陳朗熹)
Fill 1
金鐘政府總部附近,香港警出動水炮車並且首度噴出染有藍色顏料的水柱,除了有驅散的作用外,還有讓示威者身上沾上顏色,以便辨識與拘捕。(攝影/陳朗熹)
金鐘政府總部附近,香港警出動水炮車並且首度噴出染有藍色顏料的水柱,除了有驅散的作用外,還有讓示威者身上沾上顏色,以便辨識與拘捕。(攝影/陳朗熹)
Fill 1
(攝影/陳朗熹)
(攝影/陳朗熹)
Fill 1
步入夜晚後,停留的人開始塗鴉牆面,架起路障,帶起豬嘴和頭盔,在灣仔、金鐘等地與警方對峙。(攝影/劉貳龍)
步入夜晚後,停留的人開始塗鴉牆面,架起路障,帶起豬嘴和頭盔,在灣仔、金鐘等地與警方對峙。(攝影/劉貳龍)
Fill 1
步入夜晚後,停留的人開始塗鴉牆面,架起路障,帶起豬嘴和頭盔,在灣仔、金鐘等地與警方對峙。(攝影/陳朗熹)
步入夜晚後,停留的人開始塗鴉牆面,架起路障,帶起豬嘴和頭盔,在灣仔、金鐘等地與警方對峙。(攝影/陳朗熹)
Fill 1
港警發射催淚彈。(攝影/陳朗熹)
港警發射催淚彈。(攝影/陳朗熹)
Fill 1
示威者開始在灣仔的軒尼詩道上、警察總部旁燃燒雜物,讓道路上出現大片火焰。(攝影/劉貳龍)
示威者開始在灣仔的軒尼詩道上、警察總部旁燃燒雜物,讓道路上出現大片火焰。(攝影/劉貳龍)
Fill 1
示威者開始在灣仔的軒尼詩道上、警察總部旁燃燒雜物,讓道路上出現大片火焰。(攝影/陳朗熹)
示威者開始在灣仔的軒尼詩道上、警察總部旁燃燒雜物,讓道路上出現大片火焰。(攝影/陳朗熹)
Fill 1
5年前,北京政府的「831決定」,堵住了香港人普選的願望,這個怒吼在過去3個月不斷放大,還會持續下去。 (攝影/陳朗熹)
5年前,北京政府的「831決定」,堵住了香港人普選的願望,這個怒吼在過去3個月不斷放大,還會持續下去。 (攝影/陳朗熹)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