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強權與反撲.絕望與希望

現場直擊

香港荃葵青衝突三個「首度」:港警開槍、出動水砲車、逮捕12歲男童

8月24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才剛在Facebook呼籲「大家都累了」、「希望建構對話平台」,然而隔日「荃葵青大遊行」登場,警民衝突卻再升級。港警首度出動水砲車驅散人群,而繼813香港機場事件裡港警拉人反遭圍攻、一度拔出真槍後,再次於街頭出現員警舉真槍指向示威者,並首次發射、對空鳴槍。當晚最後共逮捕36人,甚至包含一名涉嫌「非法集結」的12歲男童,成為反送中運動最年輕的被捕者。

25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發起「荃葵青大遊行」,數千位民眾冒著大雨在荃灣的青山公路附近聚集遊行。香港地鐵宣布下午1點30分之後,葵芳站、荃灣站與荃灣西站等暫時關閉,防止示威遊行後的混亂會有意外發生;此舉在荃灣站及葵芳站遭到民眾與區議員抗議,引發當日第一波衝突。

同時,下午2點在中環軍營外的愛丁堡廣場,「員警親屬連線」約400位警察家屬舉辦了「還警於民」的活動,提出五大訴求:一、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二、重整警隊不良風氣;三、成立市民與警察真誠的溝通平台;四、要求警員克己自律,保護市民;五、要求成立全面獨立調查委員會。警察家屬代表希望政府不要讓警察為難,讓警察與民為敵,希望政府做出行動,挽回警方已經破敗的聲譽。只是,政府與警方對此集會的唯一公開回應,是表示「警察親屬連線」與香港警隊,以及警隊四個職員協會沒有任何關係。

現場人士遊行至特首辦公室及警察總部後,皆遞交聲明信。結果特首辦無人回應,集會者只能丟擲信件飛越水馬;在警察總部,警方只允許集會者在後門遞信。

水砲車首度出動,協助清場

「荃葵青大遊行」示威者在下午4點左右在荃灣德士古道設置路障,準備與警方僵持。大約在下午4點40分,上百位防暴警察與速龍小隊抵達荃灣與示威者對峙。之後港警舉起黑旗,開始發射催淚彈,示威者則開始以網球拍或其他方式回擲催淚彈。

下午5點40分左右,兩輛警用水砲車抵達荃灣。水砲車噴水沖開障礙物後,讓防暴警察跟著水砲車一起行動。在持續數月的反送中示威活動裡,這是水砲車首次發射。

水砲車是「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Specialized crowd management vehicles)的俗稱,是香港警方採購的車輛,上頭配備噴水裝置,有三種射水模式,分別是花灑式、脈衝式、連續水注式,在需要時用以驅散人群,維持秩序。香港人權組織曾對水砲車的存在提出疑問,指水砲車會致傷

Fill 1
反送中
在荃灣,水砲車首次發射,試圖沖開障礙物。(攝影/陳朗熹)

港警首度開真槍,記者會稱「英勇克制」

8時左右,荃灣沙咀道有警員被示威者以竹枝及長條狀的雜物攻擊,至少兩名警員拔出手槍指向示威者和記者,並對空鳴槍。此時衝進一名未著示威裝扮的男子,跪地要求警察不要開槍,但員警向前走的同時將此男子踹開,他因而跌坐地上。這是反送中運動中,香港警方首次開真槍。

26日凌晨記者會中,香港警方證實員警確實曾開槍,但沒有擊中任何人。警方表示,員警的行為「英勇克制,是完全合理的」,且「向天開槍是當時最好的做法」。而對於男子遭一腳踹倒,警方則強調這是員警的「自然反應」,目的是要保護自身安全。

荃葵青衝突36人遭捕,包含12歲男童

荃葵青衝突中,最終共有22人受傷送醫,包含15名警察。警方逮捕36人,其中包含一名12歲男童,因涉嫌「非法集結」而被捕。根據香港01報導,記者目賭男童被防暴警察壓制並拘捕,手遭索帶反綁,過程中手肘也擦傷,成為反送中運動裡最年輕的被捕者。在場有社工高呼男童未滿16歲,要求介入協助,但被警方拒絕。

Fill 1
825香港「荃葵青大遊行」,警方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攝影/劉貳龍)

Fill 1
825香港「荃葵青大遊行」。(攝影/劉貳龍)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