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喊出「光復香港」第一人,梁天琦服刑4年出獄:將離開鎂光燈

2019年10月9日,梁天琦對旺角騷亂暴動罪刑期提出上訴,一位市民在香港高等法院外舉起梁的相片。(攝影/Alan Siu/EyePress via AFP)

在香港近年風雲變幻的民主運動之中,梁天琦曾留下重要印記。他在20多歲之時,以素人姿態橫空出世,投身政治,2016年他高喊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曾被認為是激進之音,後在反送中運動中成為此起彼伏的口號。因旺角騷亂案服刑4年後,他今日出獄。此刻的香港已全然不同,昨日口號已成禁語。

2022年1月19日凌晨2時40分,香港曾經的本土派政治領袖、「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現年30歲的梁天琦(Edward Leung)刑滿出獄。

梁天琦自大嶼山偏遠的石壁監獄出來後,根據香港媒體報導,由一輛七人車低調接送離開。一般囚犯獲釋時,會安排在早上約9時出獄,此前大量媒體計劃在監獄門外等待。但懲教署回覆媒體關於他出監時間時表示,「因應警方要求和顧及在囚人士的意願和安全」,安排有關人士在凌晨時段離開監獄。有媒體援引消息指,梁天琦被認為是「敏感人物」,出獄後預料仍然會被監視。

梁天琦隨後在5時30分於Facebook專頁發文,指已平安返回家人身邊,透露按法定要求,獲釋後必須遵守監管令,自己「將會離開鎂光燈的焦點」,並停用社交媒體及謝絕傳媒訪問。梁天琦並寫下:「暌違四載,我想好好珍惜和家人重聚的寶貴時間,與他們回復正常生活,衷心感激各位的關懷和愛護。」深夜時分,此貼文在30分鐘獲得2,600多個點贊,網友紛紛留言說,「祝平安」、「永遠記得你為香港人付出的一切」。目前貼文已不可見,而他的Facebook專頁在6時再次關閉,預料梁天琦出獄後將低調生活。

Fill 1
梁天琦獲釋後的Facebook貼文。(圖片來源/梁天琦Facebook)
梁天琦獲釋後的Facebook貼文。(圖片來源/梁天琦Facebook)

因2016年旺角騷亂暴動罪和襲警罪,梁天琦於2018年6月被判入獄6年,因在獄期間行為良好,扣除假期後,前後服刑近4年。入獄時他年僅27歲,為香港本土派政治領袖,獲不少年輕人支持。

梁天琦服刑期間,香港經歷天翻地覆的改變:他參選時高舉的口號「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成為反送中運動的精神口號,他曾經倡議的「以武制暴」獲得更多人的理解甚至支持,香港展開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大社會運動。然而情況很快急轉直下。在一連串大搜捕和港版《國安法》震攝之下,香港不同光譜的民主派人物均被檢控或相繼流亡,大量公民社會組織解散,北京徹底改變香港選舉制度,改制後的首屆立法會僅餘清一色建制派

曾支持以武制暴、民族自決,傘運後由大學生成為本土派政治人物

2015年,在香港雨傘運動後的低迷氣氛中,時為香港大學哲學系、副修政治及公共行政的學生梁天琦,以素人姿態投入政治,加入新成立的本土派組織「本土民主前線」(下稱本民前),擔任發言人,並很快投入第二年的立法會選舉。他說過:「政權不想我入到這個立法會,就算爬入去⋯⋯我要成為一個代議士。」

回顧歷史,在不斷加劇的中港矛盾中,香港本土思潮自2012年開始冒起。經歷2014年長達79天、多區佔領的雨傘運動後,長期秉持溫和改革的傳統泛民更失支持,自決派、本土派甚至明確支持香港獨立的組織應運而生。

2015年1月本民前成立時,梁天琦23歲有別於傳統泛民,創辦人黃台仰和梁天琦公開表示支持暴力抗爭,認為和平佔領的方式不獲港府和北京回應,面對暴政和警察暴力,只能「以武制暴」。該組織同時主張凝聚和發展香港人作為一個「民族、想像共同體」,實現「民族自決」。

梁天琦出生於中國武漢市,父親為香港人。他在1歲時隨母移居香港。他所提出的「香港共同體」在當時一度引發排外爭議,梁回應指出他並非排外,他認為無論在哪裡出生,只要來香港後願意學習這裡的語言,融入文化以及支持香港核心價值觀,都是香港人。

在2016年初旺角騷亂中,本民前及梁天琦第一次被香港民眾所熟悉。當年1月,梁天琦報名參選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2月8日春節大年初一中午,本民前呼籲成員晚上到旺角聲援小販。當日夜晚,聲援小販人士與管理流動攤販的食環署職員發生衝突。衝突在數小時內演化成激烈警民衝突,在場的梁天琦被警方以暴動罪及襲警罪被捕(註:同場的黃台仰則在約兩星期後才被警方上門拘捕)。年初二凌晨2點03分,一名警員向天開兩槍示警,並以槍指向示威者。

此次騷亂震撼香港。衝突因賣魚蛋的小販而起,有媒體稱之為「魚蛋革命」,但港府很快定性為「暴亂」,稱示威者為「暴徒」。26名香港學者及專業人士當時發起聯署,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起因和真相,但不獲採納。

參加立法會補選時,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Fill 1
2016年2月27日,時為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的梁天琦,在街頭進行香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競選活動。(攝影/ AFP/Anthony Wallace)
2016年2月27日,時為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的梁天琦,在街頭進行香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競選活動。(攝影/ AFP/Anthony Wallace)

本土派的暴力和激進姿態,當時並不獲主流民主派及其支持者認可,但在爭議之下,本土思潮及其支持者仍不斷壯大。

2016年2月,梁天琦在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的競選活動中,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他憑藉良好的論述能力和演講能力,獲得大批支持者。本民前Facebook粉專頁很快獲得6萬個讚,選舉期間他們招募到500名義工,手持藍底白字、印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板在香港街頭助選。首次參選的他一舉獲得66,524票數,雖最終落選,但支持度達15.3%。在隨後進行的2016年9月立法會選舉報名期間,港府表示梁天琦支持香港獨立,違反《基本法》,隨後梁天琦回覆指放棄港獨立場,但仍被取消參選資格(DQ)。

不過,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結果,仍一度呈現出眾多政治光譜,不少自決派、本土派和獨立民主派人士首次參選就成功進入議會,最終在35席地區直選中,非建制陣營取得19席。其中,新政黨香港眾志的羅冠聰晉身歷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而同樣支持民主自決的朱凱廸則成為黑馬票王。

曾經拓寬的政治光譜,又很快遭打壓。選舉後不久,包括羅冠聰在內的6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因宣誓無效被先後DQ,即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

在同一時間,年輕導演林子穎正拍攝以梁天琦為主題的紀錄片《地厚天高》,2018年11月在香港首映。大螢幕上,許多觀眾第一次近距離看到一名斯文大學生,如何迅速成為本土派代表人物,在台上有條不紊、鏗鏘有力地論述自己的政治理念。

這部紀錄片也展現了梁天琦在鎂光燈下「人性化」的一面:自我質疑、迷惘、疲乏。他常常點著香菸,說沒有菸的話,自己會死掉,並透露自己於2014年開始患上憂鬱症。他在片中這樣問過:

「我是否真的是那個『被選中的人』,是否真的要肩負香港的命運,成為你們的英雄?」

留港受審:我要證明有人願為政治理念獻身

另一邊,針對旺角騷亂案、雨傘運動案的漫長審訊隨之展開。

在旺角騷亂案中梁天琦與黃台仰同樣被控暴動罪,二人當時都獲得保釋候審。黃台仰在2016年年底棄保潛逃到德國。2017年1月保釋期間,梁天琦赴美國哈佛大學任研究員,約半年後返港,開審前他宣布退出本民前。2018年6月,梁天琦兩項罪成,被判囚6年。

黃台仰則於2019年5月獲得德國政治難民庇護。2021年,他與梁繼平、張崑陽等流亡海外港人創辦雜誌《如水》,其後再與鄭文傑等成立民間組織「避風驛」,為流亡港人提供義務庇護諮詢。

2016年8月,梁天琦接受媒體採訪時被問到,如果有「流亡海外」這個選擇,會選擇流亡還是留港坐10年監
香港暴動罪最高刑期為10年。
。他說:
「過往好多人都話香港想有改變呀?想有民主呀?或者好似而家咁想獨立呀?都冇人去搞啦,冇人肯同你癲啦,冇人肯犧牲啦,個個都睇死香港,冇人敢咁樣去做。」 (過去很多人都說想要香港有改變呀?想要民主呀?又或者像現在想獨立呀?都沒有人去做了啦,沒人願意跟你瘋了啦,沒人願意犧牲了啦,每個人都看扁香港,沒人敢去這樣做了。)
「所以我一定會選擇留低,因為我要證明香港係有人,願意為佢嘅政治理念,完全獻身。」 (所以我一定會選擇留下來,因為我要證明香港是有人的,有人願意為他的政治理念,完全獻身。)

獄中1,458天後,光時口號成禁語的「新香港」迎面而來

Fill 1
2022年1月19日清晨,一名監所人員正要進入石壁監獄。稍早前服完刑期的梁天琦便於此地獲釋。(攝影/AFP/Daniel Suen)
2022年1月19日清晨,一名監所人員正要進入石壁監獄。稍早前服完刑期的梁天琦便於此地獲釋。(攝影/AFP/Daniel Suen)
梁天琦入獄後一年,香港爆發持續超過半年、各區遍地開花、和勇不分
指和理非和勇武派不割蓆。
反送中運動。他曾經高喊的「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在2019年8月後,成為「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之外、示威者最頻繁呼叫的口號,也成為外界理解這場香港運動的象徵符號之一。

反送中運動期間,身在獄中的梁天琦發言不多,僅在7月底發表一封致香港人的公開信,懇請市民「不要被仇恨支配」。他在信中寫道:

「當本應解決社會問題的人選擇冷待,反而熱衷於將香港的命運放上賭桌作政治豪賭,我們需要的,不是以自己寶貴的生命和他們對賭,而是在苦難中煉成堅毅與盼望。」

在運動高峰時,2019年10月,梁天琦曾就刑期進行上訴,並表示因訟費高昂,需發起眾籌。此次眾籌在短短15分鐘內達成目標,籌得約45萬港幣(約新台幣159萬元)。上訴開審時,大量市民通宵達旦等候進入庭審;結束時,數百人在街頭一起等待梁天琦囚車,高喊「香港人,反抗」。此次上訴最終被法院駁回。

同年1月,梁天琦入選《時代》雜誌(TIME)「次世代領導人」(100 Next),該名單選出正在改變世界的100名新星,並認為梁是香港抗爭者的精神領袖。

香港政治學者馬嶽在《反抗的共同體》一書中分析,「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一口號在2016年之後曾經被視為「獨派」和本土勇武派象徵,而民主派主流及其支持者則對這個口號有所排拒;但在2019年8月之後,上述八字成為運動的主要口號,反映了「很多人覺得香港現狀的惡化程度已屬不可接受⋯⋯」,許多人不再滿足循序漸進的改革,同時代表了「過往的抗爭路線和思想的一種斷裂,這是一個由新的抗爭世代所帶領的運動」。

不過,與過往僅僅被本土激進派使用時不同,八字口號在2019年的無大台運動中呈現各自解讀的狀態,並無政治領袖具體闡釋過「怎樣光復」,具體「如何革命」。《反抗的共同體》一書分析,綜合不同民調數字,可以說不少參與者「理解或支持港獨的訴求,但都傾向小心處理,不讓2019年的反抗運動變成一場港獨運動,因而港獨訊息和運動行動得到的迴響非常少」。

然而,伴隨著清算蔓延,對於運動的訴求、目標和路線的討論亦難以進行。八字口號的含義也隨著港版《國安法》第一案的審結,被香港法庭定性。

2021年7月,《國安法》首案被告唐英傑案開審,控辯雙方曾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能否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進行激辯。辯方專家、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在庭上透露,梁天琦一開始以「知行合一,世代革新」作為競選口號,但認為一個更易記起的口號對選情更有利,故創作「光時」吸引選民關注。

歷時15天的審訊之後,法庭最後判定「光時」口號包涵「港獨的意義」,唐英傑被裁定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兩罪均罪成,判囚9年。這一口號在香港從此也幾近成為禁語。

在獄中1,458天後,梁天琦出獄後需面對一個「愛國者治港」的「新香港」:被中央「完善」後的香港選舉制度下,首屆立法會清一色建制派全勝;香港不同光譜的民主派人物幾乎全軍覆滅。直至今日,據《端傳媒》等媒體的不完全統計,至少16名政治人物已流亡海外,而因立法會民主派47人初選的國安案、2020年六四集會的非法集結等案,至少逾百名民主派政治人物罪成、遭還押或正保釋候審。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