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國安法》後首屆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率3成創新低,北京成功打造「中國式選舉」

2021香港立法會選舉於12月19日登場,晚間10點半結束投票後開始計票。(攝影/劉貳龍)

壓抑的民意,操縱的遊戲──被北京改制後的首場香港立法會選舉創下投票率歷史新低,但在政權眼中卻是落實「愛國者治港」的第一步,是可控的成功。

剛過去的週日(12月19日),香港迎來主權移交24年以來,首場全是由「愛國者」競爭的立法會選舉。儘管北京和港府不斷大力鼓勵市民投票,但投票氛圍依然低迷。與民主派大勝的2016年立法會選舉、2019年區議會選舉相比,昨日各投票站人流冷清,市民排隊投票的場景不復再現。

這場選舉最終獲得30.2%的投票率,創下香港1991年立法會引入直選以來最低紀錄,與2016年的58.28% 相比更跌近半。香港人口約740萬,登記選民為447萬(18歲及以上有投票權),意味著135萬人投票。

尷尬的局面之下,官方想盡辦法解釋。官媒《大公報》頭版頭條避談直選,轉而引述間接選舉界別
包括:
  1. 功能組別:由傾向工商業的21.9萬名功能組別選民投票,多為公司票。
  2. 選委會組別:由1,448名選舉委員會委員選出。
──只有1,448人能投票的40席選舉委員會委員界別(簡稱選委會界別),其中98%的人都有投票,大標為「投票率98%締歷史」;《文匯報》頭版頭條同樣強調選委會98%投票率,以「獨特」的視角詮釋投票率。特首林鄭月娥在今早記者會上同樣避談低選舉率,強調有135萬人投票,「不能說這是一場不重要的選舉」,同時她今晚將赴北京述職
外地官員至中央向上級匯報工作情況。
,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

低迷氣氛之下,大量民主派選民缺席投票,最終結果是,90席議席中,89席全部由親北京、親政府的建制派人士奪得。而原本報稱或被認為是非建制派的候選人,幾乎全軍覆沒。唯一的例外,是社工出身的非建制派狄志遠,奪得一席。

香港立法會選舉四年一屆,此次選舉原定於2020年9月進行。去年6月30日深夜香港《國安法》生效前後,部分民主派流亡海外,仍然留守香港的民主派針對立法會選舉進行了內部初選,吸引了61萬選民投票。不久,特首林鄭月娥於7月31日宣布以疫情為由,延後立法會選舉一年。

這之後一年多,香港民主派遭受重創:今年2月,47名政治人物因參與初選被控違法港版《國安法》,其中33人還押至今,另外大批民主派人士流亡海外;3月,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直接改寫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大幅降低直選比例,新增更小圈子的選委會界別,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其後指,這樣的選舉不是搞「清一色」,而是要「五光十色」。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接受《報導者》訪問時指出,3成投票率屬於預料之內,因為民主派已被排斥,選民無法對選舉提起興趣──根據歷年選舉,香港民主派一般佔6成民意。他接著表示,新出現的非建制派在選舉過程中,因不敢碰民主派核心議題,如八九六四、倡議特赦政治犯和反對廿三條立法等,無法讓民主派選民有意投票。「立法會是清一色,同質性很高,由篩選、把關到結果都是小圈子,而且小圈子有幾個層次,由40個選委會議席乃至地區直選,都是自己向自己擁躉(擁躉指的是堅定的支持者)取票⋯⋯由本來是個政見及價值觀多元的社會,現時議會反映不來,當然是『清一色』。」陳家洛說。

陳家洛表示,這次選舉是一個「中國化選舉」,從制度設計、哪些候選人可以入閘
粵語,賽馬時馬匹進入閘門,比喻進入最基礎、可以同其他對手競爭的階段。此處意指可通過門檻、正式參選。
都在「中央可控範圍內進行」,在控制及鎮壓民主運動的綱領下,大家無法幻想政權可發展民主,「從這角度可言,中央當然覺得自己是成功,但亦代表香港作為一個特區的失敗。」

【建制派全奪立法會】學者:傳統政治光譜不再適用,北京想分五大界別

爭取立法會全面普選,一直是香港民主運動的目標之一,亦是《基本法》的承諾。

過往,議席雖未實現全面普選,但70個議席中,已有一半由直選產生,一半仍由功能界別產生。所謂功能界別,即「職業代表制」,是沿襲港英時期的制度安排,由不同行業的代表選出代議士,但由於行業側重工商業,席位長期由香港傳統建制派把持,只有教育界、社福界等界別為民主派議員。

然而,在全新遊戲規則下,此次選舉的全部候選人須通過新設立的「資格審查委員會」等多重審查,包括先取得選委會委員的提名,獲得政權認可他們是否擁護《基本法》,才能成功參選。總議席由原本的70席增到90,但直選席位一下降至20席,其他70席均為間接選舉。

70席中,整整40席是北京新闢的界別──選舉委員會委員界別(簡稱選委會界別)。選委會原為香港推選特首的親建制組織,北京改制香港立法會選舉後,被賦予了種種新權力:候選人需獲得選委會提名,同時選委會的1,448人可以投票選出40名議員(註)
任何合資格選民均可被提名為選委會組別的候選人。候選人須獲得不少於10名、不多於20名選舉委員會委員的提名,且每個界別參與提名的委員不少於2名、不多於4名。選舉方法沿用全票制,每一位選委投40票。
。而餘下的30席,則仍留給功能界別。

這個制度重寫,被認為是北京進一步鞏固自己對香港立法者的控制;在香港本地傳統工商界力量之外,北京還要更直接安排根正苗紅的「愛國者」,進入立法會。

根據《明報》、《端傳媒》等統計,此次全部153名候選人中,至少40人是人大或政協,至少15人來自中國全國性團體或同鄉社團,至少6人來自中資商界,至少3人是港漂,即中國赴港發展人士。

此次選舉結果中,70席間接選舉中,69席由建制派奪得。選委會在70席中佔據的40席,由51位候選人競爭,而最終當選人,有何君堯、梁美芬等香港傳統建制大黨的政客,更湧現大量此前沒有從政經驗的政治新人,例如近年高調追緝民主派的港區人大代表、律師陳曼琪,來自中國的醫學工程學學者孫東等。

剩下的20席直選議席,這次也全部由建制派奪得,原本出選的11名非建制候選人,全軍覆沒。

香港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林緻茵分析指,在未來全為建制派的香港立法會中,過往的泛民vs.建制的光譜劃分已經不適用;根據北京的制度操作,議員會按五大界別來分,分別是工商金融界、專業人士、基層勞工和宗教人士、各地區組織代表,以及全國人大與政協等人。這五大界別,也是香港選舉委員會的界別劃分。

來自中國、或與北京關係密切的新議員,會否將成為區別於傳統建制的勢力,甚至取代香港本地建制力量?林緻茵認為,這還言之過早,需要繼續觀察新勢力未來是否會進一步組黨,單就此次選舉來看,傳統建制大黨累積了龐大選舉機制,仍是最大收益者,例如在全港10區的直選席位中,民建聯每一區都派人參選,全部勝選,另外也在功能組別和選委會中取得9席。

【被壓抑的民意】選民:政府只允許一把聲音,投票來做什麼?

Fill 1
香港、立法會、選舉、抗議、社會民主連線
香港政黨「社會民主連線」認為政府修法後對人民濫捕濫告,投票日當天在街頭進行小小的示威,拉起布條要選民良心投票。(攝影/劉貳龍)

不過,在香港民間,完全是另一幅景象。傳統的民主派vs.建制派、黃營vs.藍營的對立局面依然牢固的存在。

林緻茵觀察,在選舉日,定義自己是民主派的市民,都用了不同方法去反抗,包括不投票、不討論選舉、轉而去香港各地遊玩逛街等。她預計,這類民意未來還將持續存在,某程度上,大家已經出現了部分服從,例如選舉日當天,不再有大型抗議示威;有些市民表面可能表現冷感,但倘若政府需要他們進行任何參與,必然遭遇困難和拖延,這也表現在香港市民不打疫苗、不使用港府發布的行蹤回報App「安心出行」等。

50多歲的林女士一直是民主派支持者,她對《報導者》表示,她認為此次選舉「根本不給市民選擇」,投票日當天,她選擇留在家看書。

「當政府只允許一把聲音,投票來做什麼?被選出來的人都是政府已經篩選過的,不會真的監察政府,我投票來做什麼?」林女士對《報導者》表示,低迷氣氛之下,她最近熱愛追星,與立法會選舉相比,她更關心香港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禮的公眾投票和最近火熱的選秀節目《全民造星IV》的全民投票。不過,她的先生昨日仍有前往投票,但投白票(廢票),「使用選民權利,表達自己對這次選舉的不同意。」

30多歲的彭太太也表示,自從18歲登記做選民後,每屆選舉她都有投票,除了今年這屆選舉。她表示,雖然最近也有留意選情,但認為每位候選人都不如心意,「恰巧冬至將至,家人決定今天一齊過冬,所以沒空去投票。」

香港民意研究所(原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12月3日發表調查指出,只有5%的民主派市民認為這屆選舉中有值得支持的直選候選人。12月17日,研究所再發表數據指出,僅有48%的選民稱會投票,這個投票意願,是香港自1991年立法會有直選以來、30年來的新低。而最終的投票率僅30.2%,又遠低於預測。

面對不合作氣氛,香港政府此前一方面打擊杯葛立法會的行為,另一方面大力呼籲市民投票。

北京修改選舉制度後,港府隨即修訂了《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加入27A條文,規定「在選舉期間內藉公開活動煽惑另一人不投票或投無效票的非法行為」,最高可被判囚3年。截至選舉日,香港廉政公署已拘捕10人,指他們在網上轉發貼文,呼籲他人投白票(廢票);另外香港警方也在選舉前拘捕2人,指他們在網上煽動殺害官員、警員和呼籲不投票或投白票。

在海外,已經流亡的羅冠聰、許智峯等7名民主派政治人物,也因為呼籲杯葛選舉等,遭警察發出通緝令。另外,港府也向《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和《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等發出警告信,指他們的評論和報導中含有杯葛香港選舉的意思,是違反了上述《選舉條例》,並強調該條例中的「煽動」行為包括在港和在海外的行為。

另一邊,港府和各種親政府力量這次也火力全開,在城市裡的各角落,從公共設施、百貨商場外牆,一直到餐廳裡,都貼上巨幅海報提醒選民投票,像是「完善選舉制度 落實愛國者治港」、「為港為己投一票」。另外,港鐵、巴士和電車等公司分別表示,昨日選舉日,乘客全部免費,方便市民票。但不少網民嘲笑,投票站一般就在家附近,不需搭車,免費交通只是給了大家出外遊玩的機會。選舉日前一天,不少市民都收到香港政府發出的呼籲投票短訊,也有市民直接收到選舉義工的催票電話。

面對本地選民冷淡,香港政府還打破慣例,在深港邊境設立了3個投票站,讓居住在中國大陸的港籍人士前往投票。最終,邊境投票站帶來了0.39%的投票率,讓整體投票率略高於3成。

【官民的平行時空】北京:我說香港民主才算民主

Fill 1
香港、國安法、立法會、選舉、林鄭月娥、特首、投票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9日一早到便臣道高主教書院的票站投票。隔日記者會面對3成的歷史新低投票率,她承認數字上「比往時低一點」,但強調仍有135 萬的登記選民出來投票,「不可以說不是一場重要的選舉。」(攝影/劉貳龍)

面對全新遊戲規則,不少原本活躍於政治評論的學者都紛紛淡出。長期研究選舉的香港政治學者馬嶽、蔡子強最近宣布「淡出選舉評論」。接受香港獨立媒體《眾新聞》訪問時,蔡子強指,如今選舉制度不能完全反映民意,反而更多反映北京治港方針,他和馬嶽都認為,過往的分析框架,已不適用當下。

林緻茵指出,改制之後,親政府人士曾一度倡議「忠誠的反對派」進入立法會,意在鼓勵一些泛民人士參選,但不能成功之後,「忠誠的反對派」這一說法很快消失,建制輿論宣傳也做出了調整。「現在他們覺得立法會也不一定要有非建制派,只要給你(非建制派)參選,就已經是民主。」

選舉日隔天,12月20日,北京發布《「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民主發展》,強調英國政府沒有給予香港民主,主權移交前夕的政治改革只是為了陷害中共,給中國「種禍根」,一國兩制框架、《基本法》和中共領導才給了香港民主。8年前,2014年雨傘運動前夕,北京也曾對港發布白皮書,宣示對港的「全面管治權」。

林緻茵分析,8年前的白皮書,更像是北京對港的“warning(警告)”,而這次的白皮書,是北京認為已經透過國安法和選舉改制而「平定」香港後的總結,北京想建立一套既符合中國政治倫理,也符合一國兩制框架的新論述。

未來的香港,陳家洛認為,將長期處於割裂的平行時空狀態:「官方有官方論述,市民有自己看法,大纜都扯唔埋(風馬牛不相及)。」

他解釋,不少市民感覺到,在新常態下已無法期待民主治港的局面,由於當選議員都是依賴建制的提名和政權認可才可通過參選門檻,角色會被理解為協助政府施治,再沒有不同的政治光譜存在。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