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書摘

人們為何迷信外星人、占卜、江湖郎中?從「迷因」的力量談起

(攝影/AFP/BRIDGET BENNETT )
【精選書摘】

本文為《迷因:基因和迷因共謀的人類心智和文化演化史》第14章部分書摘,經八旗文化授權刊登,文章標題經《報導者》編輯所改寫。

「迷因(Meme)」是什麼?在「網路迷因」這個詞成為大眾的寵兒之前,「迷因」這個字的起源,是由演化生物學者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於1976年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創造出來的新名詞。類比生物學上的基因(gene)概念,「迷因」指的是「文化中會經由非遺傳方式,尤其是透過模仿傳遞下去的東西」,可能形式涵蓋故事、服裝、發明、食譜、歌曲、農耕或雕塑⋯⋯。

蘇珊.布拉克莫(Susan Blackmore)是專精演化心理學、超自然現象信仰研究、以及迷因理論的學者,她在此書中帶領讀者重新以迷因觀點反思某些在人類社會中廣泛存在的敘事──為什麼愈來愈多人選擇單身?人類為何會對其他人好?宗教被認為迷信,但為何依然如此強大? 許多以基因觀點來說可能對人類無益、卻被廣泛地流傳下來的文化敘事,往往都能以迷因觀點找到解釋。

布拉克莫引導讀者以迷因的方式開始思考問題。迷因概念之所以具有力量,就是因為當我們以迷因觀點看世界時,我們會發現,我們的想法不再是我們所造,也不是用來服務我們,我們反而是迷因的宿主,被迷因附體。這本全面建構迷因理論的專書,讓我們腦洞大開,擁有不同洞見。

1997年的某一天,一個年輕學生為了手上的媒體計畫前來訪談我。他問了幾個想當然耳的問題之後,說:

「布拉克莫博士,根據您知名的理論,外星人綁架其實是睡眠癱瘓的一種形式。我經歷過睡眠癱瘓,我也曾被外星人綁架過,我可以告訴你,這兩件事是不一樣的。」

接著換我問他問題。他在接下來幾個小時內,告訴我多次遭綁架的經驗──從他5歲起一直到成人時期。他說外星人降落在他屋子外的草地上,來到他臥房,並在太空船內對他動手術。不只如此,他還展示外星人在他口腔上顎植入的金屬小物體,這是他在歷經2週不適之後從上顎移除的。像我這種對幽浮和外星生物抱持「封閉心態」的人,能準備好以科學態度去分析嗎?

我當然會說我準備好了。我對於外星人綁架抱持的懷疑論觀點,就是要開放給這樣的對象來測試。全世界有數以千計的人主張人類曾被綁架,還有好幾個知名學術機構打算支持這些說法。這些故事都頗為一致,訴說這些故事的人都至少有一般智商和教育水準,也有一般性的健康心理。但他們都無法提供能讓人信服的客觀證據,除非你把某些髒汙的衣服和一些先前的「植入物」算在內。但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或許真的就是來自外星文明的科技產品,一個難以想像、所有科學家夢寐以求的物體。所以當然了,我要分析這個東西。

分析很簡單,答案也很簡單。這個神祕物體,雖然在電子顯微鏡下看起來很像是某種「植入物」,但結果是補牙用的合金所製成。這個年輕人有點失望,但也鬆了一口氣。不過就我所知,他依舊相信自己曾遭綁架,只是他現在對那些在他體內植入更多物體的生物不那麼害怕了。

所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些人若非杜撰天馬行空的故事,就是遭受幻覺之苦。但這麼譴責並不公平,因為他們很多人(而我也遇到很多)看起來都非常正常、神智清楚。顯然有某些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而他們嚇壞了, 相信這是外星人在搞鬼。

故事比真實更迷人?

我認為被外星人綁架是個「迷因體」,由下述概念所組成:擁有四肢、高瘦、大頭、黝黑大眼的生物,以及他們搭乘的太空船和執行手術的影像,另外還有造訪地球的意圖,再加上媒體灌輸給我們的其他細節。就如依蓮.休華特(Elaine Showalter)在《歇斯底里的故事》(Hystories)一書中所主張,這種流行病是以故事形式傳播出去的(只不過我不會以歇斯底里一概而論)。

有趣的是,外星人的意圖會隨著你喜好什麼群體而改變。約翰.梅克(John Mack)的追隨者傾向生態友好型的外星人,認為他們是為了警告地球人即將來臨的浩劫而來。雅各布斯學派(Jacobs' school)的追隨者則把外星人綁架視為外星配種計畫的一部分,意圖製造出半地球人、半外星人的寶寶,用來侵略地球。

以迷因來討論外星人綁架,就要問為何這些「不真實的想法」會傳播得如此成功?「真實又有用的想法」為何會能成功傳播出去,這從來不是個問題──因為人們想要、也能夠使用這些想法。因此,想要理解好的科學理論或是正確的新聞何以能夠成功傳遞出去,迷因理論看待世界的方法,並不比其他方法提供了更多優勢。然而,論及不真實、怪異甚至有害的想法為何能成功傳播開來, 迷因理論確實有助於理解。

「外星人綁架」傳說成功的原因:為恐懼提供了解釋

外星人綁架經驗的關鍵,是睡眠癱瘓現象。在睡眠作夢期間,我們的肌肉大多處於癱瘓狀態,因此我們在夢中,肢體是無法行動的。當我們醒來,這種癱瘓狀態通常會退去,而我們對此一無所知(除非實驗人員介入)。然而, 讓清醒和作夢保持分離狀態的機制有時會失效,尤其是輪值或睡眠時遭到嚴重干擾。有時人們醒來後眼觀四周、神智清明,卻無法動彈。正常感官搭配癱瘓的四肢、嗡嗡作響的噪音,以及身體或床鋪的震動,讓人強烈感知有某個人或某個東西就在你房間裡,空中還飄浮著奇異的光。性刺激若能出現在作夢期間,也就能持續到睡眠癱瘓狀態。有時,人們覺得自己被觸摸或被拉起,甚至整個身體被抬起。如果發生了這些現象,你還能保持冷靜,此時最佳反應就是放鬆並等待。癱瘓狀態會在1、2分鐘內退去。如果你嘗試掙扎, 只是讓事情更糟。

如果你完全不知道背後的原因,這樣的經驗確實可能讓人嚇壞,自然反應就是怪罪到某個人或某件事上,或是另尋解釋。在人類歷史以及不同文化的早期階段,就對此提供了各種「解釋」。

在西方中世紀時期,男性和女性的夢魘都是惡靈在試探引誘邪惡之輩從事性活動;到了20世紀初期,英格蘭南方把「鬼壓床」歸咎到巫婆身上,至今在紐芬蘭還有人會在半夜遇到「老巫婆」,她們三更半夜來到床前,坐在他們胸腔上,想讓他們窒息。在日本有所謂的「金縛り(Kanashibari)」,在聖露西亞有「科克馬(Kokma)」,在占吉巴島有「惡靈波波巴瓦(Popobawa)」,都是現今的睡眠癱瘓之謎。這些神祕事物,都是成功的迷因。

我們的文化現在充斥著外太空、太空船、幽浮以及心懷不軌的外星人。如果你也經歷過睡眠癱瘓並且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狀況,你的心智就會提供最隨手可得的「解答」。一旦你處在驚嚇又癱瘓的情況下,並開始想著外星人, 外星人就會變得愈來愈像真的。難怪人們會覺得自己遭綁架了。

這個解釋有以下證據的支持:這些被綁架者遭遇睡眠障礙(包括睡眠癱瘓)的頻率遠多於控制組。雖然還沒有經過檢驗,不過我的猜想是:那些了解睡眠癱瘓之心理學基礎的人,不會有被外星人綁架的經驗,因為他們對於自身經驗已具備更好的解釋。

有些人僅有睡眠障礙經驗的模糊記憶,因此在心中想著當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倘若他們事後遇到專精於「恢復記憶」的催眠師,協助他們「想起」外星人綁架的過程,他們就會一再受到鼓勵去釋放出相關經驗,直到整個故事充滿外星人及其器物的細節,並與真實記憶融為一體、再難區辨為止。

媒體推波助瀾、陰謀論撐腰,迷因就愈洗腦

不過事情還沒結束。綁架之謎能成為整組成功的迷因,還有其他因素。一方面這個故事很難檢驗,因此也免於遭到踢爆的下場。畢竟,外星人這麼聰明,他們可以從天花板直接溜進你的臥房,完全不會破壞水泥塊、不會把你噴走,能躲過其他人的耳目對你進行邪惡的實驗,再神不知鬼不覺地把你放回床上。他們也很懂得如何壓抑你被綁架的記憶,因此你可能只留下破碎的模糊記憶,以及腿上或鼻上無法解釋的微小疤痕。老練的催眠師能幫你喚起全部的「記憶」(他們已經治療過許多外星人綁架受害者,經驗豐富,知道該問什麼問題)。外星人很少被雷達偵測到或被成功拍攝到,因為他們擁有先進的科技。如果你想知道為何各國政府都沒有外星人登陸的證據,你一定知道答案:有陰謀。政府那裡一定有艘太空船,裡面儲存了冷凍狀態的外星人身體,只是他們雇用了很多人確保相關證據不會曝光,大眾更無法得知真相。這些雇員為何從未洩露相關機密?這在在證明了這個陰謀有多巨大。

有趣的是,反對外星人之謎的證據幾乎沒有效用,例如受害者聲稱的植入物,經證實其實是補牙材料,堅信者卻義正辭嚴地指出,否決單一小片證據並無法否證他們的信念,而不信者從未在一開始就認定這是植入物。

外星人綁架的迷因體之所以獲得巨大成功,現在我們知道原因何在了。首先,這有真實的功能──也就是說,它為恐懼的經驗提供了解釋。我猜想,如果訪談我的這個學生,在經歷他第一次綁架事件之前就已知道睡眠癱瘓,他就不會把這個經驗解釋成綁架。其次,這個想法來自現代美國文化(以及一小部分的歐洲文化)。人類就像他們許多靈長類親緣一樣,演化成會畏懼地位崇高的雄性。在這天性上繁衍出來的有神、還有更現代化的超自然存在。他們運用我們的科學世界進行誘捕,並獵捕人類對科技的真正恐懼。第三, 這個概念經由電視節目以及熱衷驚奇節目的觀眾推波助瀾,再加上熱切傳播其精采、獨特、驚奇、真實一手故事的當事人,並且從中獲得滿足感(可能還有財富)。最後,外星人綁架的說法很難反駁,並由聽起來還算可行的陰謀論保護著。

這個保護傘有多大,這個迷因體就能活多久。就像病毒一樣,它會盡可能傳播並感染脆弱的人,然後突然停止傳播。這個迷因體的功能,有賴於人們對於睡眠癱瘓的無知。當科學對於睡眠的認識傳播得愈廣,就愈有可能摧毀這個迷因體。此外,許多人要求具體證據卻毫無所獲,這種主張最後可能會愈趨微弱。還有,這種電視節目素來以搜奇來滿足觀眾胃口,因此節目製作人不會一再邀請被綁架者上節目談論他們神奇的故事。這個迷因體即使一度十分成功,終究還是會消亡。其他的迷因體看起來就比較可靠一點。

另一個被廣泛傳頌的迷因敘事:瀕死體驗

研究顯示,來自各個年齡層和背景的人,多少都有類似的瀕死和復活經驗(near-death experience)。大多數的人什麼都沒有經驗到,但經驗到的人都會描述經過黑暗的通道,通道盡頭是明亮的光,並且靈魂離開自己的軀體,從上方俯視,再前往明亮的生命等候他們到來的美麗之境。其中偶爾會有人在一瞬間回顧了自己一生,最後痛下決心回到人間。通常來說,這個經驗是快樂寧靜的,雖然偶爾也會有人經歷地獄般的場景。最重要的是,這感覺非常真實,「比真實還真實」。我自己就有過這種經驗(只不過我並沒有瀕臨死亡),而這個經驗栩栩如生、美麗燦爛、萬分真實,並且對我的生活產生劇烈影響。來自2000年前以及許多不同文化的相關報告顯示,這個經驗對世界各地的人來說很普遍,並會深刻影響他們。

這個複雜經驗的核心特徵,能從大腦在壓力下會發生的事來理解。例如, 令人驚訝的正面情緒,有可能來自大腦在受到壓力時釋放的腦內啡(類似嗎啡的化學物質)所致。恐懼和壓力也會導致整個大腦的神經元隨意四處放電,依據放電的位置而產生不同效應。例如,刺激顳葉(可經由實驗執行) 能引致飄浮和飛翔感、記憶回顧,以及感受到宗教性的意義。

或許最有趣的是通道視覺的來源──視覺系統中的細胞大多集中在視野中央,只有極少散布在視野邊緣。因此,當所有細胞都在隨意放電,其效應會是視野中間有亮光,逐漸往邊緣淡去,或是產生螺旋狀或環狀的帶子和線條。這或許就是瀕死通道的來源,這種通道也常見於薩滿繪畫以及某些特定的嗑藥經驗。

某些瀕死經驗有幸能找到理性的解釋,但許多則否。他們知道他們看到了耶穌,而且要多真實就有多真實。他們知道他們擁有靈魂,而且可以離開軀體,前往通道的另一端直達天堂。他們知道自己的經驗就是死後生命的證明。

有趣的是,從迷因觀點來看,基督徒通常會看到耶穌,而印度教徒會看到印度的神祇。有些人會遇到不屬於特定宗教的「靈體」,但目前為止,還沒有信徒會遇到另一個宗教的神。有些基督徒甚至會在通往天堂的珍珠門邊遇到聖彼得,而印度教徒則比較會遭到奇特拉古普塔(掌管生死簿的神)的審判;美國人比較有可能跟他們遇到的天使相處愉快,印度人遇到冥王閻摩(Yama)或是其使者閻摩杜羅(Yamdoots)時則比較可能會抗拒──他們是來帶他們離開人世的;美國人比較會遇到自己的母親,印度人則很少遇到女性人物。

視覺所經驗到的「真實性」,使得很多擁有這些經驗的人完全不接受任何自然主義式的解釋。至於在科學文獻中則分為兩大陣營,一邊相信瀕死經驗乃是來生的證據;另一邊則不信,像我就是。其實,經驗無法成為來生的證據,是因為所有描述出這些經驗的人都是活著的人。然而,自然主義式的解釋就算再怎麼完整且令人滿意,也無法證明死後沒有生命。因此整個論證最後就卡住了。不過,從迷因觀點來看, 這並不是問題。我們反而要問另一個問題:為何瀕死經驗的迷因會如此成功?

「瀕死者洗心革面」,讓故事傳得更遠

答案就跟外星人綁架一樣:瀕死的故事具備真正的功能。首先,腦部的潛在狀態,會在瀕臨死亡時引致某些特定經驗,而這些經驗需要解釋。當時他們手邊有哪些迷因可用,他們就會採取那些解釋,不論這些迷因來自電視、科學或是接受過的宗教教導。經典的瀕死情節還具備另一種功能,那就是減少對死亡的恐懼,並保證了生命的目的和意義。比起對睡眠癱瘓的恐懼,對死亡的恐懼是威力更強大的驅動力,把人推向瀕死經驗迷因,而對來生的渴望則讓人馬上上鉤。迷因要成功,不需要是真的。

不過,迷因都會宣稱自己是真的。天擇一般來說會讓我們選擇真的概念而非假的概念。我們知覺系統的設計,是盡可能提供外在世界的正確模型。我們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是用來找出真實的答案而非虛假的答案,因此一般而言,真實的迷因應該會比虛假的迷因發展得更蓬勃。但這也讓迷因有機會以模仿真實來進行欺騙。首先,虛假的宣稱可以在其他真實迷因的掩護下溜進來,我們稱之為「真實的伎倆」。其次,迷因可以直接宣稱自己是真的,甚至說自己是「真理」。因此,例如幽浮的信眾就會宣稱陰謀論壓制了真理。擁有瀕死經驗者宣稱他們親眼看到了「真理」。相信神以及永生的人, 也知道「真理」。這種迷因跟「真實的伎倆」有點不一樣,因為它不需要任何具備有效性的元素。

最後,瀕死經驗的迷因使用的是「利他主義的伎倆」,一度徘徊於生死存亡之際的人,通常會因為這樣的經驗而改變,變得更關心他人,更少關注自己。我手邊有限的證據顯示,這種改變其實是直面死亡所產生的功能,而非擁有瀕死經驗,但是瀕死經驗者表現出利他的行為,卻對瀕死經驗的迷因產生了推波助瀾之效。

「我是個好人,相信我,我現在不那麼自私了。我真的去了一趟天堂。」

人們會想認同如此誠實又善良的人,這有助於傳遞迷因。而要是瀕死經驗存活者又真正幫助過你,你可能就會把瀕死經驗的迷因視為重返良善的道路。因此,瀕死經驗的迷因就這樣傳播了開來,其中也引入了這樣的概念:擁有瀕死經驗的人會表現出更為利他的舉動。

另一種形式的利他主義伎倆就比較討厭,基督徒版本的瀕死經驗強烈仰賴於這個觀念:只有好人能進天國。美麗的瀕死經驗意味著你是好人,並且值得相信。這也意味著擁有地獄瀕死經驗的人比較不會說出來,他們的迷因就比較不會成功(更遑論在無法談論自身經歷的情況下所感受到的恐懼和孤獨)。不相信有來生的人,以及致力於以腦神經角度來解釋的研究人員,就會被視為討厭的人──要是他們能成為更好的人,就能領受到真理。這是另一項策略,為神聖的瀕死經驗迷因劃下界線,沒有人想跟討厭的人擁有同樣的信念。

今日,北美洲最成功的瀕死經驗迷因體,是一個相當病態的基督教版本。在他們描述中,有天堂場景、經典的耶穌、建立在最狹隘道德理解上的審判者,以及在這種生活課堂中學習到的功課。他們的書一直名列暢銷排行榜, 其中有些人還因此致富。在歐洲,還有其他版本稍微勝出,但是目前為止, 科學解釋的版本表現不佳。

數千年迷因演化的遺產

如果我們必須以自然主義的解釋來對抗天堂的解釋,那麼迷因的觀點會比前者更具包容性。但是迷因無法以任一種方式來解決這個不可能解決的問題。它所能做的,就是解釋威力十足的神話何以傳遍整個文化,並為人們生活中某些最深刻的經歷提供某種樣貌。一如我們所有經驗,這些奇怪的經驗仰賴於經由基因和迷因塑造而出的大腦狀態。我想,當我們不再試圖為「真實」和「不真實」的經驗劃清界線,才能更理解它們,並追問天擇和迷因選擇是如何創造出特定經驗的。

從外星綁架和瀕死經驗,我們得以瞥見特定成功迷因體成功的規則。尋找會引發高漲情緒卻缺乏令人滿意解釋的人類自然經驗,提供一套看似能解釋這個經驗的神話,納入難以受到檢驗的超凡存有或看不見的力量。再加上其他助力的推波助瀾,像是社會脅迫(要是你做錯事,就會有鬼來壓床)、降低恐懼(你將永遠住在天堂)、使用利他主義的伎倆(好人會有這種經驗或是相信這種神話),或是真理的伎倆(這套解釋就是「真理」)。

至今,這些迷因體都不是刻意製造出來的。它們由迷因選擇設計而來。我們也許能想像,在這數千年來已發明出成千上萬個神話和故事,並由成千上萬個人傳遞下去。少數繼續流傳下來的,都擁有上述的好伎倆來協助其傳播。現代文化就是數千年來迷因演化的遺產。

關於占卜和算命

從魔法水晶和塔羅牌、到芳香療法和順勢療法,這個迷因體使用上述的伎倆傳遞開來,而某些載子則因此賺取金錢。以塔羅牌為例,想像你去尋找一位塔羅牌的讀牌者,你感到不安,因為你覺得她似乎洞察你整個人生和性格,並且給予建議解決困擾你的問題。她似乎把你了解得十分透徹,並且說出某些事情的細節,而這些事情你認為她不可能從別的管道得知。或許她說的是像這樣:

(閱讀下文時,請試著想像一位表情誠懇、充滿慈悲的女性,直接對著你說出這些話。她的一舉一動都讓你覺得她很關心你和你的問題,並且在讀牌之餘會抬起頭來,深深看進你的眼睛。)
你需要他人的喜愛和欣賞,但你卻對自己非常苛刻。你的外在展現出紀律和自制,內在卻感受到擔憂不安。你不時深深懷疑自己是否做出正確的決定。」
「我從牌卡上看到,你喜歡動物。你有一隻貓,牌卡也告訴我,你去年去了法國一趟。我知道你很擔憂自己的背痛,但這張卡的方位顯示出,你的身體很快就會康復。我看到你像孩子一樣玩耍──現在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不過當你仔細檢查,會發現你的左腿有個疤。

證據顯示,塔羅牌的讀牌者是無意識卻純熟地使用一般回應反饋、閱讀肢體語言,以及「巴納姆效應(Barnum effect)」(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個陳述真的能套用在自己身上,但不適用於他人)而獲致成功。

引言中的前三句,取自經典的「巴納姆個性閱讀」。其他的巴納姆陳述則是正向的(很少人會認為自己心地不善良)、雙向的(其中一半注定在你身上是真的)、以及模擬兩可的(你可以讀出自己想讀的東西)。通過試誤法得出正確的名字和日期,顧客會忘記所有錯誤的嘗試,並且會把讀牌者所問的問題記憶成陳述事實的句子。裡面的一些細節,則是來自我針對6,000多名英國報紙讀者的調查中經常聽到的內容。調查結果顯示,29%的人養貓, 27%的人曾在去年去了法國,30%的人有背痛(其中並不包括以前可能有過背痛的人),以及34%的人左膝有傷疤。你只需要其中幾項說對了,就能讓對方驚訝萬分。

因此顧客會帶著驚訝離開,塔羅牌讀牌者也愈加相信自己的能力,但事情還沒完。在這過程中,顧客會採納許多塔羅牌的迷因──讀牌者的特殊能力是你沒有的;塔羅牌掌握著古老的奧祕,是不信者無法獲取的;當你洗牌時, 塔羅牌有如魔法般調整成宇宙的節奏,揭開你祕密的命運。他們會彰顯你內在的美善,讓你觸及更偉大的天性等等。

這些迷因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它們看似解釋了顧客的經驗,並納入了所有正確的伎倆。它們要獵取的恐懼是對不確定的恐懼,是對於在複雜到可怕的世界中做出錯誤決定的恐懼。人們通常是在生命最低潮、需要指引時,才會去找靈媒。這表示他們更容易在這時候相信更高力量或是特殊洞見的主張。

「控制幻覺(The illusion of control)」的運作也有利於這些迷因。當我們對情況的控制提升,壓力就會減少;而要是無法達成真正的控制,控制的幻覺就會取而代之。許多研究人員已證實這種幻覺的力量,而超自然的信仰者會比不信者更容易臣服於這種力量。類似的論點也應用到與千里眼、手相術、風水、占卜鐘擺以及尋水術相關的迷因體。已有數千種實驗確切證實了占星術是錯的,卻仍有四分之一的美國成年人相信占星術的基本信條,十分之一定期閱讀占星術專欄。我認為以迷因自我複製的力量來解釋這惱人的事實, 會比直接說這些人都是笨蛋、無知或易受騙的人要好得多。

該注意的迷因賺錢術

我們可以看看,某些新世紀運動的現象如何善加運用了利他主義的伎倆──充滿特殊能力的水晶是為你而造;古埃及的營養補充品能改善你的生活,為你注入自然的生命力;色彩諮詢治療師能讓你的內在能量和宇宙調和;靈媒是屬靈的人,是為了幫助你而存在(而且並沒有真的要跟你收費)。

事實上, 這些占卜術只是表面上看起來能看到未來,或是閱讀一個人的心智,實際上卻經常提到善、愛、憐憫和靈性。我們很少問這麼直白的問題:占星術或水晶球跟「靈性」有什麼關係?這沒有直白的答案,但這些法術卻是靠這種關係在運作的;書店把這歸類到「心智、身體和心靈」這個類別。這對於真正的憐憫或靈性而言不是什麼好消息,但對新世紀運動的賺錢迷因則是好消息。

我刻意先選擇去處理某些人可能會覺得最微不足道的迷因體。它們或許微不足道,卻在現代社會中施展出驚人的力量,並且帶動了大量金錢的流動。這些迷因體塑造出我們思考自身的方式,而或許最重要的是,它們導致許多人相信顯然就是假的事物。任何可以達成上述情況的事物,都值得好好了解一番。而一旦事情涉及另類醫學以及無效療法的推銷,賭注就更大了。

一項調查顯示,美國人每年造訪提供非正統療法的「老師」4億2,500萬次,花費130億美元,並有高達50%的美國人採用這類療法。當我們對另類或補充療法有了更精確的定義之後, 對這種療法的使用者的預測便降低到10%,並且宣稱其榮景在英國可能已經過去。儘管如此,金流依舊非常大。

從迷因的觀點來看,我們不需要問為何人們這麼蠢,把大把金錢花費在已證實無效的療法上,也不需要問聰明人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江湖郎中給騙了,更無需追問理應關懷病患的治療師,為何如此可惡地把錯誤的信念推銷給脆弱的病人?

我們該問的是,哪些迷因讓這些療法能大行其道?我們希望藉此了解為何它們傳播得如此快速,又如此強力影響我們的社會,而其他更有效的療法卻無法達到這樣的成效。我們甚至不需要追問,究竟哪些療法有效,哪些無效(不過當我們生病時這絕對是重要問題!)。所宣稱的療效是否具有效性,只是迷因成功的判準之一,還有許多其他判準也要納入考量。一旦我們開始用這種角度思考,很容易就會看到熟悉的特徵。

《迷因:基因和迷因共謀的人類心智和文化演化史》,八旗文化出版
《迷因:基因和迷因共謀的人類心智和文化演化史》,八旗文化出版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