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閱讀現場
陳豐偉/被忽略的亞斯女性
攝影

【編按】

本文為《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第六章〈被忽略的亞斯女性〉部分書摘,經小貓流文化出版社授權刊登。

自閉症光譜,如河道漫長,如星團散布。在光譜相對遙遠一端的人,不是自閉/亞斯伯格症,卻具備了「亞斯特質」,這特質與生俱來,深深地影響他們的人生。 根據BAP研究,台灣至少有200萬個亞斯人。亞斯人看待世界,一如迷霧。他們不懂人類主流「社交大腦」的詭譎、曖昧、浮動、壓抑;而他們黑白分明的特質,也不被理解。

本身即具備亞斯特質的高雄快樂心靈診所負責醫師陳豐偉,寫出《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是台灣第一本本土談論成人亞斯特質的書,亞斯人經歷的被誤解、懊悔,他都經歷過。發現自己的亞斯特質,是一條「和解之路」,讓生命中錯失的、被傷害的一切,有了解釋,也有機會和解。

無論是過動症或自閉、亞斯,一開始都被當作「男童的疾病」,對症狀的觀察、記錄、最後形成診斷標準,自然偏向「男童觀點」。近年來,被輕忽的女性亞斯特質,才開始在學界形成熱門探討趨勢。

女亞斯特質的核心:obsession,執念

跟社交大腦、同理心有關的症狀,女亞斯在比例上會比男亞斯輕微。有個核心症狀,女亞斯會比男亞斯更強烈。這症狀可以用「obsession」來代表。
Obsession直譯可稱為「執念」,強迫症的英文也是obsession,可引發完美主義的強迫性人格英文也是obsession,所以在語意上,obsession是到達「強迫意念」程度的執念。
有些女亞斯是在工作順利後才察覺自己的亞斯特質──在學校被當作局外人的感覺不是很好,一直打不進女同學小團體的核心讓人挫折,然而帶著強迫性格的完美主義讓女亞斯能尋求自我實現,在工作中因為縝密細膩的安排、以及之後順利達成目標而感到快樂。但高度嚴苛的自我要求有時會打壞與同事的人際關係、讓部屬敢怒不敢言,這才讓女亞斯想到找書來看,一步步察覺自己的亞斯特質。
這種執念,在女童與青少女身上,常造成對排列、整齊、美感的要求,如鉛筆盒、書包的內容物,一定要配色漂亮、排列中規中矩。不過亞斯女對穿著往往不太費心,或許是覺得「外表」不太實用、不值得重視吧。
青少女的厭食症,是精神科相當難處理的難題,處理不慎會因為過低的體重損害健康,甚至導致死亡。以往精神科醫師會以深層的精神動力學理論來分析,但這幾年來的研究發現,有一部分厭食症的起因是女性的亞斯特質—對食物熱量的強烈執念,對體重的過度在乎,造成對進食量的高度自我控制。
無論是怕自己「裝」得不夠好,或擔心自己做得不夠整齊、完美,高度的自我要求,常會消耗過多的大腦能量,增加整體的焦慮程度。這常會讓亞斯女最終感到身心俱疲,有些人因此才察覺自己的亞斯特質。
在另一本「亞斯女名著」《你好,我是亞斯伯格女孩》(Aspergirls: Empowering Females with Asperger Syndrome)裡,作者露迪.西蒙(Rudy Simone)提到,「執念」對青少女的感情世界對帶來很大的影響,讓個案多年後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害羞,也可能因此成為同學流傳多年的笑柄。有些亞斯女孩會突然對不是很熟的男孩(有時會是女孩)留下深刻印象,這或許跟感覺的過度敏感有關,有時是一段迷人的聲音,有時是轉過身來俊俏的臉型,有時是眼睛或頭髮的特徵,甚至有時是氣味,總之男孩轉化成強迫性的意念,不斷在女孩大腦裡纏繞著。
有些亞斯女孩對「社會的期待或觀感」不太敏感,會因為這些強迫意念,做出尾隨、跟蹤、死盯著男生看的怪異舉動。不管是一路跟到家,或是一直打電話、一直寫信,有時換來的是男生羞辱性的拒絕。如果亞斯女孩本身的條件不太好(如家世、成績、外貌、身材等不佳),就可能因此成為被嘲笑、欺負、甚至霸凌的對象。
多數亞斯女孩並不會做出上述被視為「跟蹤狂」或「花痴」的行徑,而是對感情直來直往,不玩感情遊戲,喜歡就說喜歡,想一起去看電影就單刀直入地遞上紙條(現在就是臉書或Line訊息)。如果遇到「愛玩」的男生,亞斯女孩容易把「話語」當真,男生怎麼說就怎麼做,男生怎麼講都相信。過度單純的結果,有些亞斯女孩常會被「欺負」。有些談亞斯人感情世界的書,作者會希望男性NT
NeuroTypical,一般精神狀態的人,或稱「典型人」。
讀者要善待這些單純可愛的女生。只是若遇到「沒有良心」的男人,有些亞斯女孩還是不免會被剝削、利用。
典型的亞斯女孩,可能痴心地喜歡一個男生,腦袋裡充滿著男友的身影,喜歡跟他在一起,卻不太懂得安排約會要做什麼,有時顯得沉默,或一直講她有興趣的事情。跟其他女生相較,亞斯女孩常是樸實、笨拙、不太伶俐、不太會說話。就算只是跟男朋友在房間裡各自玩各自的遊戲,亞斯女孩也常會覺得高興。
典型永遠只是一種典型,現實世界有許多例外。不變的是,未來的兩性教育,應該要告訴所有的男孩,要善待善良、痴情的亞斯女孩,不要因為有些與眾不同的行為就嘲笑、欺負她們。

少見但值得注意的感官問題

有個罕見但值得注意的狀況:極少數的成年亞斯女性,無法跟喜歡的男生經由陰道性交。在男性性器官要插入時,她們會覺得極度不舒服,好像有根粗魯的木棒在戳插。這時她們可能會大叫、把男生推開。就算很勉強完成性行為,整個感受會很糟糕,不想再有下一次。但如果是自慰,或男生愛撫、口交,還是有可能達到高潮。
這種特殊狀況,是因為亞斯的「感覺過度敏感」。我遇過一位有類似經驗的女孩,她的亞斯特質隱藏得很好,談話、社交沒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強烈反應?或許純屬運氣。一旦神經連結有些狀況,造成過度強烈反應,這靠意志力完全無法「假裝」。
感覺過度敏感,有時會造成另一種不常見的問題:因為性愛的感覺太美好、太強烈,關於性愛感覺的強迫意念一直存在,使得某些女亞斯變得縱欲,有許多性伴侶。同樣的狀況,在少數男亞斯身上也會出現。
舉這些罕見例子,是要提醒讀者,在「泛自閉症光譜」上,還是有各式各樣不同的行為模式。這些行為模式,背後還是找得到有科學依據的推論,來說明亞斯人為什麼會這麼做。在性行為的實踐上,亞斯人跟NT人一樣多元、一樣存在各種特殊狀況,只是分布的比例不太一樣。
回想之前提到的,生完小孩後對性行為興趣缺缺的亞斯先生,有時可能也存在性器官「感覺過度敏感/不敏感」的問題。有時因為有不同的感覺,所以他們對夫妻間的性行為就不如我們熱衷。這些都是一個個需要克服的問題,但我們需要在腦海裡先存在「有科學根據的理解」,才能讓當事人感覺被同理,願意接受治療(如「性治療」或心理治療)。
(圖片提供/小貓流文化出版社)
(圖片提供/小貓流文化出版社)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