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現場

陳豐偉:其實你我身邊都是亞斯人

【編按】

自閉症光譜,如河道漫長,如星團散布。在光譜相對遙遠一端的人,不是自閉/亞斯伯格症,卻具備了「亞斯特質」,這特質與生俱來,深深地影響他們的人生。

根據BAP研究,台灣至少有200萬個亞斯人。亞斯人看待世界,一如迷霧。他們不懂人類主流「社交大腦」的詭譎、曖昧、浮動、壓抑;而他們黑白分明的特質,也不被理解,總是被貼上諸如「白目」、「不長眼」、「自以為是」的標籤。

高雄快樂心靈診所負責醫師陳豐偉表示,跟歐美國家比較,台灣對「成人亞斯」還欠缺了解。國外每年都推動亞斯「覺醒」(awareness)活動,媒體大量出現談論亞斯的文章,有許多亞斯人現身說法,描述自己獲得診斷後,對人生帶來的正面改變;這些對外訴說自己亞斯特質的人,有不少名人或專業人士,讓讀者漸漸不把「亞斯」當成必須避諱的「疾病」,而是存在許多人身上的「特質」。

本身即具備亞斯特質的陳豐偉,寫出《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是台灣第一本本土談論成人亞斯特質的書,亞斯人經歷的被誤解、懊悔,他都經歷過。發現自己的亞斯特質,是一條「和解之路」,讓生命中錯失的、被傷害的一切,有了解釋,也有機會和解。

本文為《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書摘,經小貓流文化出版社授權刊登,文章標題、內文小標為《報導者》編輯所改寫。

「亞斯的白目」是什麼?

白目(clueless),是亞斯人最常讓身邊伴侶、親友好氣又好笑的特質。有些人會愛上亞斯人,就是因為這種直率、純真的表現方式。但在工作、社交場合,白目的亞斯人常會引起注目,或在自不知不覺中得罪人或惹惱人。

《柯夢波丹》雜誌(Cosmopolitan)就曾有一篇文章分享結交亞斯男友的經驗。在網路上剛認識時,男生就在電子郵件裡對女生說,我有亞斯伯格症。但在「網交」時期,一切看來都正常,沒有任何亞斯人想像中會出現的問題(透過網路聯繫,亞斯人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思考、慢慢反應。所以茱蒂.辛格說,網路就像亞斯人的輔具,可以協助克服許多溝通上的問題) 。

等到高高興興見面了,作者卻發現,男伴的心彷彿不在這裡,他並沒有嘗試開啟任何一個對話主題,也沒有認真去接女生提出的話題。等到要結帳時,男生把她應該要付的錢,細細算到5分錢的詳細程度。女生覺得一點也不好玩、很無趣,應該不會再見面吧。結果男生傳來訊息說:「今天度過愉快的一晚,我迫不及待想再跟妳見面。」

這就是典型的「亞斯的白目」。如果是帶有亞斯特質、「濃度」沒有那麼高的人,在社會化後,就不至於做得這麼「白目」。但,亞斯特質的人,要讓自己不要做出太白目的事情,還是需要耗費一些腦力。

從英文clueless,就可體會到這裡所說的「白目」,是指無視於各種線索、提示、跡象,仍說出、做出人時地不宜的話語與事情。社交大腦不靈光的亞斯人,多少也懂得在外先觀察、跟著別人做、模仿其他社交高手。亞斯人可能不喜歡講客套話、不擅長講場面話,但多少知道不要在公開場合講會讓人錯愕的話。不過,「勉強自己」會消耗大腦能量,有時無法持續一整天,在朋友、家人面前,有時還是會流露出白目的本性。

clueless的原因

亞斯人常會被認為「白目」,是因為亞斯人的大腦重視系統性、邏輯性的思考,常忽略別人的各種暗示與內心感受,又搭配著坦率的個性。比如遠道的親戚來訪,第一句話就說:「妳好像變胖,是吃了什麼?」上台領獎、演講,有人好心幫忙拍照,說了謝謝後又加一句:「你雖然不是攝影高手,但應該能拍得不錯。」有人送一束花來,當面說:「這花好漂亮,可惜沒幾天就會謝了。」

亞斯的白目有時來自過度的「自我關注」(self-absorbed),一直在想著覺得重要或有興趣的事情,將許許多多細節放在大腦一一檢視,就不容易注意到身邊其他人正在急什麼。比如說太太忙著處理出生不久的小嬰兒,一下哭泣一下吐奶一下又拉肚子,然後過不久變成太太自己也發燒感冒,先生如果還是沉在自己的世界裡,覺得太太正在處理的事情沒什麼,一件一件去做自然會順順利利(雖然有時確實如此),這樣的先生自然會讓人覺得很白目。倘若哪天太太已經不愛先生,這樣的白目男人可能就要面對離婚的壓力。

還有一種白目是「過度注重分析性與敘述性的細節」,也就是把自己大腦裡整天在轉的東西拿到社交對話裡。比如當女生問:「你覺得你愛我嗎?」這問題很簡單,很多男生都知道怎麼回答,但亞斯人可能會從「愛」與「喜歡」的定義談起,分析兩人之間為什麼還不算「愛」,這就會讓人倒胃口。有時旁人只是禮貌性問一下:「你最近好嗎?」亞斯人就講一堆最近的近況。跟不熟的朋友聊天時,話題轉到自己的興趣,就開始做冗長的產業分析,其實別人的用意只是拋個話題讓亞斯人可以說說話、透透氣。

clueless的影響

白目的例子說不完,總之,亞斯大腦的核心特色,就是笨拙的社交大腦與系統化的思考。暴怒、白目,都是我們觀察到的表象。一個常誤解社會情境、愛亂講話、常「自以為是朋友」的亞斯人,在青少年時代常碰壁、被排斥,也就不會是太意外的事情。

如果細細區辨,亞斯人的白目,不是為了諷刺,不是為了傷害人,沒有特別的目的與動機,可是確實許多人因為亞斯的白目而感覺受傷。有些亞斯人最後選擇結交有共同興趣的朋友,聊起彼此有興趣的事情,就比較不會介意是不是白目。有些企業家則會善用亞斯的白目,在體系裡保留一些亞斯特質的人才。過度客套、善於社交,對一間大公司可能是種下敗亡的契機。亞斯的白目,有時才能帶來改變與創新。

如果撞上亞斯的「心之障壁」

「亞斯的淡漠」也會出現在一般朋友身上。有些NT人
NeuroTypical,一般精神狀態的人,或稱「典型人」。
熱切地想認識有亞斯特質的朋友,邀約吃飯、聊天過後,出現傳訊息過去卻渺無回應的狀況。部分NT人會感覺受挫,有些交情就因此中斷。其實亞斯人未必是不想交朋友,只是腦袋打結,一時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亞斯人不擅長無主題的閒聊,不太會接話,又不喜歡隨手發貼圖敷衍。這時,NT人如果能很清楚地告知「我們何時何地來做什麼事情好不好」,不要有模糊空間,友情會比較容易維繫下去。

「亞斯的淡漠」可能會造成亞斯人的好朋友不多,不過亞斯人倒也不會在意這些,能彼此忍讓的好朋友有幾位就夠了。但,身為亞斯人的伴侶,對長期出現的「淡漠」,就不見得能長期忍受。亞斯人最常讓伴侶不解的,是熱戀期後的淡漠。一般社會習慣是男生要主動追求女生,所以「落差」主要會出現在亞斯男身上。被追求的亞斯女「吾道一以貫之」,追求的男生不管是NT男還是亞斯男,都已經有心理準備,就不會有落差出現。

為了追求喜愛的對象,有些亞斯男會願意調整自己,按照電視、電影、小說裡面所描述的那樣,展開NT女生想像中的熱戀。刻意維持戀愛的想像,會耗費亞斯人的心力,所以在某個時機點後,如確認情侶關係、訂婚、結婚,或堅持久一點直到小孩出生,亞斯男可能會漸漸回到自己喜歡的樣子。

除了已讀不回,亞斯男常會出現「身邊症候群」(這是我自己創的名詞)。當女友在身邊時,會保有一定的熱度,或按照安排吃飯、遊玩、看電影、做愛,年節該送的禮物也會記得。但女友一旦不在身邊,亞斯人可能又會讓人感覺到好像突然消失,不太回訊息、不想打電話,就算打電話也想草草結束。休假日的熱情,跟平日的淡漠,產生很大的差距,讓女友不解到底發生什麼事,開始質疑感情是否生變。

對亞斯人來說,他已經在休假日盡心費力,排出讓女友高興的行程。在週間,他會想回到自己喜歡的「適度的孤獨」。無目的地跟女友閒聊,對亞斯人有時是很大的負擔,因為要想談話主題,還要去接女友丟出的話題—有些話題對現實世界還真是沒有什麼意義。

面對感情的淡漠,在男女朋友關係定下來前,最好先有「適度的約定」。如果有溝通清楚,亞斯人會有比NT人更高的意願遵守約定。最理想的狀況,是男生能明白自己的亞斯特質,女方聽得懂、聽得進去,然後可以告訴亞斯男,她希望維繫的感情生活品質。

習得的淡漠

如同「習得的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有一種亞斯的淡漠可稱為「習得的淡漠」。好比說,外在條件不太優越的亞斯青少男,可能會因為社交技巧差、動作有些笨拙、偶爾有些同學眼中的怪異言行,在學校被心儀的女孩嘲笑,或因為追求女生受挫被男同學嘲笑。嚴重受創或累積幾次不好經驗後,亞斯人可能會變得沒自信,覺得自己今生與異性無緣,從此對追求異性的活動漠不關心,甚至是在接到對他有好感的女生的暗示時,也會傾向不相信、不受理、沒有反應。

所以就會有這樣的故事:亞斯男長大後已經足夠社會化,但對異性還是採取一樣淡漠的態度。好朋友發現後支持、鼓勵他,跟他討論追求女生、與女生相處的技巧。幾個月後,「第一次交女友就成功」,亞斯男很高興地發現,原來交女朋友的感覺那麼好!

「習得的淡漠」更常會出現在其他社交領域。比如說,國高中時加入同學小團體,提出什麼想法想要大家一起去做,結果同學反應冷淡,甚至出言嘲笑。或在大學社團裡想辦活動,但想法跟其他人不太一樣,最後草草了事,靠自己把活動撐完。這些負面經驗,都可能讓亞斯人學習把自己隱藏起來,對外界事情不要積極反應。

腦袋打結的淡漠

在「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網站上有篇文章,描述一對男亞斯與女NT的夫妻。文章裡有個生動的例子,來說明其中一種「亞斯的淡漠」。

在他們同住3個月後,有一次,女生住院開個需要麻醉的小刀。男生應該要來接出院的時間,人卻沒出現。女生很焦急,而且很窘,因為醫院堅持一定要有親人或朋友來才能出院,不可以自己搭計程車回去。護理師一直來問,女生只能說還沒來。最後受不了打電話到男生工作的地方,才知道男生還沒出發。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跟經理開口請假,只好想辦法找機會偷溜。

等到男生來接她出院,女生更生氣了。男生看起來好像也在氣什麼,然後一句道歉也沒有。回家後,晚餐早早了事,兩人一句話都沒說,整整沉默了6小時。6小時後,男生終於跟女生道歉。

女生對亞斯人很瞭解,所以可以在事後詢問,配合觀察,知道其實男生很氣自己沒把事情做好,卻不知道如何表達。他的腦袋一片混亂,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話才對。我們理所當然覺得應該趕快說「對不起」,但男生的腦袋同時有許多事情糾結,以至於說不出來。

亞斯人在某些時候常讓人覺得淡漠、不關心,尤其是身邊親友生病、不舒服,或面臨生死關卡時。有時候在亞斯人的理性大腦裡,會覺得生病、治療有一定的過程,多餘的言語並不能幫上什麼忙。有時候亞斯人確實會感受到病人的痛苦、感應到可能會失去親友的難過,但他們僵住了(或說有時候嚇呆了),不知道自己這時應該說什麼才好。

亞斯的淡漠,常會造成身邊親人的椎心之痛。這是因為不理解造成的誤會,而不斷發生的誤會就會鑿開「心之障壁」,最終無法挽回。

當與亞斯伴侶撞上「心之障壁」時,需要坦誠的溝通,以及觀察實際的行為。NT人可具體告訴亞斯人,NT人的期待是什麼。如果亞斯人還是依舊勤奮地為家庭工作、付出,扛下應負的責任,對亞斯的淡漠,就不需要太過於放大。

專注的淡漠

亞斯大腦有「自我關注」的特性。亞斯人很容易一直想著自己有興趣或覺得有意義的事情,有可能是某個工作流程,某一場網路論戰,某個知識領域的建構(如生物的演化、維京人的歷史、日本的火車時刻表)。

亞斯人的自我專注,有時會讓亞斯人成為不錯的創業者、工作狂、認真準備考試的人、網路時代的知識達人。但亞斯人的伴侶就常會抱怨,很難在亞斯人的大腦裡占有一席之地。在亞斯人聚精會神思考某件事情時,如果插入一個無關的話題,比如伴侶的高中同學的近況,他可能會很沒興趣、不想聽,甚至會中途打斷、離開,常讓人覺得無禮。

這種覺得「跟他無關」的淡漠,範圍有時會大到伴侶的同事、好友、家人,亞斯人都沒有太多興趣跟伴侶「聊」。這會讓伴侶覺得,自己在亞斯人的大腦裡,好像並未占有重要地位。

如何改善?有時這還真有賴於亞斯人的自我覺察。

亞斯人生的大問題:孤獨

亞斯人享受孤獨、需要孤獨,但也常常「被迫孤獨」。

就事論事、討論工作,只要是用精準語言進行目的性的交談,就是亞斯人的強項。但需要察言觀色、推測人心的社交性會談、漫談,就常讓亞斯人燒腦也傷心。即使是夫妻的交談,也不能太「白目」,還是要顧慮一下伴侶的心情。這對亞斯人來說是一種壓力。

所以,有些亞斯人喜歡、也需要自己一個人的時刻。他們希望假期裡能有一些不用理人、也沒人理會他們的時間,可以一個人獨處,看電視、上網、聽歌,或沉迷在自己的興趣裡。

當亞斯人獨自陶醉在他的興趣裡時,通常可以降低焦慮、穩定心情,讓亞斯人重新得到快樂,恢復生活的秩序。一個人攝影、一個人爬山、一個人研究火車時刻表,可以讓亞斯人的內心世界恢復和諧。

所以,亞斯人通常不喜歡將生活排得太滿,會留一些閒適的、有餘裕的空白,沒有一定要做什麼。如果伴侶不明白這點,讓亞斯人的大腦不能好好放鬆、焦慮度降不下來,有時就會引發衝突。

被迫的孤獨

如果可以選擇性地過孤獨的生活,這是幸福的。但也有些亞斯人是被迫過孤獨的生活。許多亞斯人渴望能打入小團體、能有許多好朋友,但他們常被拒絕、常被排除在外。國外有不少針對亞斯特質者的研究,都顯示BAP
廣泛自閉症表現型(Broader autism phenotype)。
分數高的人,容易感覺孤單、寂寞、憂鬱,甚至自殺比例較高。

社交需求是人類本能,在滿足飲食、居住的基本需求後,人們就會需要團體與朋友。亞斯人喜歡孤獨,但還是需要朋友。即使未達「亞斯伯格症」的診斷標準,即使只是10個人就有1人的「亞斯特質者」,還是會比其他90%的人容易感受到孤單寂寞。

亞斯人從小面對的是雙重的誤解。亞斯人常誤判他人的心意,其他人對亞斯人一些直率、坦白、天真的言行,也常無法理解,常常下意識地排斥亞斯人的真心。最常讓人嘆息的是,每年總有一些亞斯青少男,因為做出其他女孩排斥的動作,被送到學校性平會。有時,比起被騷擾的女孩,百口莫辯、滿心傷痕的亞斯男孩,需要學校輔導中心花更多倍的人力資源來協助。

某些亞斯人──不分男女──對別人越真心、越喜愛、越熱情,最後承受的心理創傷就越大,這是他們人生需經的歷練。越是複雜的社交情境,對亞斯人來說越不擅長支應,越容易累積誤會與怨懟。越是要好、越是在意的人,就越容易產生裂痕與疙瘩。

有自信的孤獨

在《愛上亞斯男需要知道的22件事》(22 Things a Woman Must Know if She Loves a Man With Asperger Syndrome)這本書裡,作者露迪.西蒙(Rudy Simone)寫道,有些亞斯男會常讓伴侶感覺情感疏離、彼此沒有連結。即使你們有達成協議,每星期要共度多少時間,他還是會想用自己的方式來過日子。他會把伴侶渴望共度時光視為軟弱,把想要獨處的他視為獨立與堅強──尤其在他尚未接受自己是亞斯時更會如此。如果伴侶要求更多陪伴、更多親密,可能會被他說是「依賴的」或「黏人的」。

過了熱戀期後,有些亞斯人會開始厭倦持續的陪伴,對電話、訊息不再立即回應。這時,伴侶常會感覺受傷,覺得對方已經不愛、不需要自己。

這時,雙方都需要學習折衷、妥協、重新調整步調。伴侶要能理解,有時亞斯人需要空間,有時需要「停機」,避免用批評、質疑的態度針鋒相對。有時伴侶因此得到的,是更獨立的生活、可以投注在自己興趣上的時間與空間。如果能早點發現伴侶的亞斯特質,就能預先準備,判斷到底兩個人是否適合長期在一起。

(圖片提供/小貓流文化出版社)
(圖片提供/小貓流文化出版社)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