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現場

《大熊貓的利爪》:中國學聯、孔子學院,中共如何從教育滲透加拿大?

2000年代早期,中共愈發肯定中國將重新成為超級強權,於是運用中國語文及文化的吸引力,頂著孔子之名,向外國人發動軟實力攻勢,在全球大專院校設立「孔子學院」。雖說是教育交流,孔子學院卻已然成為中國大外宣和間諜工作的一環。圖為北京的慶祝孔子誕辰活動。(攝影/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達志影像)
【精選書摘】

本文為《大熊貓的利爪:中國如何滲透、影響與威嚇加拿大》部分章節書摘,經左岸文化授權刊登,文章標題與內文小標經《報導者》編輯所改寫。

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源自150年前加拿大傳教士來到中國蓋醫院、建學校、落地生根、甚至支持中國共產黨的革命。一些傳教士的後代在共產革命成功之後,回到加拿大成為外交決策圈最為親中的一股勢力。

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e)是資歷超過40年、曾派駐香港的加拿大新聞工作者,他在本書中以鉅細靡遺的實證分析,以多元文化社會著稱的加拿大,為何成為中共特務的練兵場?

文達峰指出,隨著中國強權崛起並逐步滲透與影響加拿大政界、學界、媒體界並掌控加拿大華人的行動時,渥太華執政當局不僅沒有能力加以辨識,也缺乏予以因應的措施。本書從政治、經濟、教育等多樣層面解析,中國如何利用硬實力威嚇、軟實力滲透、銳實力脅迫加拿大;這隻溫馴可愛的「大熊貓」已然清醒,並展現了它破壞社會秩序、甚至顛覆民主制度的圖謀。本篇書摘節錄的第10章,則著重探討孔子學院、中國學聯等教育組織滲透加拿大學界的案例。從監視、思想控制、鼓吹學生對抗「反華勢力」到指點大學人事,中共的手如何藉「教育交流」的包裝影響加拿大?

他們為設在加拿大多數校園內的孔子學院提供經費。這些學院看似是由(中國)大使館、領事館之外的人來運作。沒有人知道中國當局其實有介入。他們會組織示威活動,抗議加拿大政府的某些中國政策。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局長費丹,2010年3月

中國共產黨一向認為,在它求生存、壯聲勢的任務中,海內外的中小學與大專院校是關鍵戰場。中共把國內外的學者看成傳送門,透過這些傳送門可以獲取重要的經濟及軍事技術。同樣有幫助的,是利用與海外學生和教育機構的友好關係,讓中共得到外國的政治支持──就算再不濟,也要得到默許──這麼做不只著眼當下,還要放眼未來,因為今天的學生會變成明天的風雲人物。此一任務打從最開始就有一項必要元素,就是設法確保教育機構所教導的歷史及社會政治分析,符合中共的版本。

中共政權早期會鼓勵外國有專才的支持者到中國傳授知識。此外,也會安排讓外國學生,尤其是海外華人,到中國大學學習漢語及祖國文化。然而1960年代晚期到1970年代初期的文化大革命,不僅讓這類計畫變得窒礙難行,也使中國國民要到外國大專院校進修的路途受阻。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毛澤東過世,接著鄧小平著手開放中國的外交及經濟,上述情況才有所改變。自此以後,中共就把焦點放在留學海外的中國學生,以及在各自國家就讀大專院校的外國華裔學生。

中國學聯:以扶助留學生之名,行監視和遊說之實

為了監視並控制在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美國以及英國的學術單位進修的中國國民,中共設立了某些機構,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又稱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中國學聯)。凡有中國留學生前往就讀以取得外國資歷的世界各地大專院校,裡面多半都有中國學聯的運作。它們當然是為了給離鄉背井進入陌生文化的中國學生提供重要支持,但這些由政府資助的中國學聯還有一個邪惡的目的,那就是監視並控制中國留學生的活動。

陳用林是駐澳洲雪梨的中國外交官,2005年由中國領事館出走,他的觀察讓我們了解到中國學聯在檯面下的操作已經進行到何等地步。出走後,他多次接受採訪提到,主管各校中國學聯的人,是距離他們最近的中國外交辦事處裡面的教育官員。中國學聯除了監控中國留學生,其主要任務是遊說各級西方政府在相關事務上支持中共政策,例如阻止圖博(Tibet)流亡領袖達賴喇嘛與西方進行官方接觸。

陳用林說,中國留學生都很清楚學聯與中國外交官之間的聯繫,而他們原本在國內也習慣了隨時受到監視。他們之所以和中國學聯打交道,往往是希望中國外交機構可以為他們寫正面的推薦信。另外,也有機會得到課外活動的經費、獎學金,以及獲邀出席特殊活動。但要與外交辦事處打好關係,就得支持中共立場,不涉入中國外交官反對的事情。

實質由中國駐外單位把控、操縱

渥太華大學資訊科學系的學生張菱蒂在2007年7月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前一陣子她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發信者是該校中國學聯幹部,信中對她提出嚴正警告:「根據同學們的反映和學聯幹部的調查,妳依舊是法輪功學員。我勸妳好自為之。」

同一篇《大紀元》報導中提到,2006年4月卡加利大學也發生類似事件。該校中國學聯成員收到一些電子郵件,寄件者自稱李清(音譯),說他是中國公安機關的特工,呼籲學聯的成員不要參加「法輪功之友」俱樂部舉辦的每週電影欣賞會:「請勿出席該活動。否則你的姓名與相片將會上報給中央政府。」

陳用林稱,中國學聯對中國的駐外辦事處還有其他功能。某次他接受採訪時說到:「領事館、大使館往往不方便做某些事情,所以用留學生聯合會這樣在稱呼上很中性的組織會比較有效。這種聯合會實際上是由中國駐外單位所控制的組織,也就是中共政權在海外的延伸。

2004年,多倫多大學中國學聯寫信給市政府,呼籲市議會不要通過在該市訂定「法輪功日」的動議。2005年,法輪功背景的新唐人電視台申請在加拿大播送的執照,當時加拿大廣播電視暨通訊委員會收到一些反對的信件,其中一封來自渥太華大學中國學聯。這兩個中國學聯在信中的用字遣詞都和中國外交人員所發的反對信一模一樣。

孔子學院:替中共執行國際宣傳、間諜工作?

中共在全世界的大專院校與各級學校設立「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的網絡,有中方教師提供漢語及中國文化的教學,同時由北京給予足夠的補助。圖為設於美國阿拉巴馬州特洛伊大學(Troy University)的孔子學院外觀。美國曾設有90多間孔子學院,遠高於加拿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共在全世界的大專院校與各級學校設立「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的網絡,有中方教師提供漢語及中國文化的教學,同時由北京給予足夠的補助。圖為設於美國阿拉巴馬州特洛伊大學(Troy University)的孔子學院外觀。美國曾設有90多間孔子學院,遠高於加拿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2000年代早期,中共愈發肯定中國將重新成為超級強權,於是它發展出一套普遍推廣的策略,運用中國語文及文化的吸引力,向外國人發動軟實力攻勢,特別是針對外國大專院校。

當時的西方教育機構對所有的中國事物都迷得不得了。中國、中文、中華文化不只是那時候最潮的研究領域,慢慢地大家也發現了這些研究可以賺錢。在中國學生已經讓人榨取大筆國際學生學費之後,大學又開始挑戰能夠合法招收外國學生的比例上限。大學裡的專門研究所紛紛跟風搶錢。亞洲研究所開始蓬勃發展,裡面最強勢的往往就是中國研究。企管系所發現瞄準中國市場的業界急需協助,他們對中國市場抱持著極度誇張的期待,因此很願意出資贊助訓練機構。

中共看到西方學術機構已敞開大門準備好與中國合作。但北京想出的做法實在很諷刺,因為中國不久之前才結束了文化大革命,而文化大革命的戰鬥口號正是「破四舊」──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在這場打倒偶像的大型狂熱運動裡面,最核心的就是要擺脫儒家的孔子所設計的封建禮教,正是這些規範讓中國兩千多年來在文化、政治、行政方面得以凝聚為一體。但中共明白,與西方世界打交道時,拿孔子出來當現代中國的守護神要比其他做法來得有吸引力──例如,至少比重新粉飾毛澤東僵死的意識形態,讓他變身為有模有樣的英雄強多了。

中共決定在全世界的大專院校與各級學校設立「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的網絡。孔子學院將有中方教師提供漢語及中國文化的教學,同時北京也將給予足夠的補助,使所在機構認為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提案。

14年內擴辦500多所,遍及世界各地

孔子學院最早的試辦是2004年6月在烏茲別克的塔什干。試辦非常成功,於是僅僅5個月後的2004年11月,第一所完整的孔子學院就在首爾設立。截至2018年初,根據主管孔子學院的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漢辦)公布,海外的孔子學院共有511所;其中有12所孔子學院設在加拿大大專院校,35個孔子課堂(Confucius Classroom)設在加拿大的高中。

剛開始,表面上看來,孔子學院顯得無可挑剔。中國官員讓大多數孔子學院看來就像某些歐洲國家的文化推廣組織一樣,例如法國文化協會、德國歌德學院、英國文化協會。漢辦屬於中國政府的正式組織,在架構圖裡面是放在教育部底下。因此,漢辦與外國高等教育機構及地方教育主管機關簽訂協議,提供經費與師資給孔子學院、孔子課堂,看起來就像正當的教育交流計畫。

然而,只要稍加研究,便能發現孔子學院的規畫乃是中共一項重大的國際宣傳暨間諜工作,只是表面上以文化交流的名義來加以掩飾。2009年10月22日出版的《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引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李長春,他說孔子學院是「中國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後來的發展顯示出孔子學院遠遠不只如此。大部分的孔子學院都是中國大使館、領事館的間諜分支機構,藉此來控制中國學生、蒐集所謂敵人的情報、威懾異議人士。

本書寫作時,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是副總理劉延東,她不但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以前也擔任過統戰部部長。理事會裡面還有其他中共高級官員,來自包括財政部、教育部、外交部,以及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砸下大錢、卻只「交流」了100人的空城學院

加拿大第一所孔子學院是2006年2月設立於英屬哥倫比亞理工學院(BC理工,BCIT)。開幕活動辦得十分浩大。加拿大方面的200位來賓包括聯邦級、省級、市級官員,時任英屬哥倫比亞副省長的雪莉.龐德(Shirley Bond)也出席了。中國代表團更教人嘆為觀止,領軍的是中共高級幹部暨教育部長陳至立。不久便有人提出質疑:BC理工的孔子學院到底在搞什麼。

2008年初《溫哥華太陽報》(The Vancouver Sun)教育新聞記者珍奈特.薛蒂芬哈根(Janet Steffenhagen)找到一些收據的影印本,是北京為了孔子學院交給BC理工的錢,總計約40萬加幣(約新台幣860萬元)。薛蒂芬哈根造訪位於溫哥華市中心的該院院址,發現「沒有什麼活動的跡象」,這是她在2008年4月2日的報導

「近期《太陽報》曾三度前往BC理工八樓,但標示為孔子學院的接待櫃台卻空無一人。其中一次,整個八樓空空如也;另一次,有些人正在上課,但這些課程活動全都是其他組織舉辦的。」

BC理工副校長吉姆.賴赫特(Jim Reichert)接受薛蒂芬哈根採訪時表示,該校仍在整備中,以決定哪一種課程最適合希望進入中國市場的英屬哥倫比亞省民。報導引述賴赫特說:

「我們的方向不在於數字要龐大。孔子學院真正的目標是在開設的國家、開設的機構以及中國之間搭起橋梁。」

當時薛蒂芬哈根在《溫哥華太陽報》有一個附設的網誌,她在上面闡述了心中對BC理工孔子學院的一些疑問。2008年4月4日她發文說:「曝光給我的收據大約有40萬元,但總支出的金額可能更多。有人告訴我,孔子學院在那段期間(自從2006年啟用以來)以鐘點學程所招收的學生不到100位。BC理工說其實人數比較接近250位,但這個數字包含了報名一日課程的學生,例如『一日速成漢語』。為什麼中國要花這麼多錢卻做這麼少?這些錢又是怎麼花的?我沒有答案,因為BC理工與北京簽訂了保密協議,與孔子學院相關的一切財報也都是機密。」

財報不公開,學院內需遵守「中國法律」

漢辦與設置孔子學院的機構所簽訂的協議確實有嚴格的保密要求,協議中亦有條款確保漢辦有權決定孔子學院中哪些主題是政治上可以討論的,而哪些是不可以討論的。協議裡的基本保密條款十分嚴苛,寫著:

「協議雙方將本協議視為保密文書,任何一方所獲取或知悉關乎另一方的材料或資訊,未得另一方書面同意之前,均不得發布、揭露、使之公開,或容許第三人發布、揭露、使之公開,除非協議一方為了達成協議中所約定之責任,必須將上述材料或資訊予以發布、揭露、使之公開。」

制式協議裡面最詭異的應該是第五條,規定孔子學院開展的活動須符合中國和所在國的習俗、法律與規定。這一點在加拿大以及所有設置孔子學院的西方國家都不可能辦到。加拿大的法治以及《權利與自由憲章》所形成的社會基礎,和中國的情況毫無相通之處;在中國,中共並不接受法治,憲法則是一紙空文,要不要尊重憲法取決於政治上的方便。加拿大有些大學及學校開始認清孔子學院的真面目,就是因為此一條款所造成的衝突。愈來愈多加拿大學者及校務人員開始擔心,在他們的學校裡有這樣一所機構,將使學校在學術嚴謹及卓越方面的聲望下降。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孔子學院是「軟實力」代理人

就算孔子學院原本的真面目起初還沒有引起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的注意,等到英屬哥倫比亞理工學院──這所加拿大在科技方面的頂尖院校──也要設立孔子學院了,情報局無論如何都會開始關注。僅僅一年後的2007年2月,安全情報局已完成一篇報告,將孔子學院描述為軟實力代理人,要為2008年北京主辦的夏季奧運大作宣傳。

該報告經過編輯後的版本由《加拿大通訊社》(The Canadian Press)透過《資訊公開法》取得,並於2007年5月公布。報告說,孔子學院似乎主要在提倡中國語言及文化。

「換言之,中國希望全世界對於中國以及各種中華事物產生正面的感受。中國要達成此一目標,就得讓眾人對中國產生一定程度的仰慕。正當學界還在探討硬實力──坦克、飛彈、槍枝等等──相較於軟實力的重要性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把軟實力視為同樣有用的概念了。」

該報告保留未釋出的部分,必定對孔子學院的目標提出更嚴厲的評估,因為就在準備報告期間,安全情報局已派出探員拜訪與漢辦簽署協議的大專院校與高中。蒙特婁的道森學院是在2007年10月設立孔子學院,院長榮萌後來告訴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Radio Canada International)記者,安全情報局的探員在開幕那天就來找她。第一次面談時,探員就質問她孔子學院的目的是什麼,同樣的面談後來又進行了兩次。榮萌告訴加廣:「我們很明白地告訴他們,(學院)與政治、間諜毫無關係。」她說探員讓她看了一份名單,但除了加拿大駐華大使羅嵐,她一個名字也不認識。在安全情報局探員前往她的住處之後,榮萌說她告訴這些探員,如果他們再打擾她,她就要提出侵害人權的申訴。

學院教師,教學生如何「對抗反華分子」

隨著2008年北京奧運的腳步接近,中共動用了巨大的資源,要保證中國將以世界強國之姿示人,不會被小看,也不會受指點。當然,此次奧運會對反對北京政權的人來說是現成的舞台,正可藉機大鳴大放。3月,圖博由首都拉薩開始發生暴動,為了反對來自北京的壓迫以及文化滅絕。暴動很快擴散到甘肅、青海、四川三地的圖博族群。奧運會開始之前,西方媒體天天都在報導暴動及當局鎮壓的新聞。

中共及其支持者出手反擊西方媒體。在安大略西南部的滑鐵盧大學,曾任《新華社》記者的孔子學院教師李彥,自行採取行動對抗同情「西藏分離主義分子」的媒體。她後來在某個北美中國文學社團的網站上追述如何讓學生「一起工作對抗加拿大媒體」。她在課堂上花時間對學生解說北京對西藏歷史及現狀的看法。該網站報導:

「受到她的感召,一些加拿大學生勇敢地在網路上與反華分子辯論,一些學生寫信給電視台和報紙,指出他們的報導不符合事實。」

報導引述李彥說,若是沒有中共建設孔子學院的努力,要反擊加拿大及西方對中國占據西藏的看法,就變得不可能。李彥說:

「我深有感觸的是,國家在許多方面都還亟待改善和提高的情況下,卻拿出大筆資金投到國外,在全球範圍建立一所所孔子學院。從戰略決策上來說,這也許是百年大計的必要措施,為中國在重新崛起時,贏得全世界的理解和友誼。」

照加拿大的標準,李彥的行動並不違法,也不能譴責。但有許多案例是那些在西方大學念書的中國學生,他們會在聽到別人對中國歷史或當前事件發表某些觀點時暴怒,這樣的反應遠遠超過了還可以接受的範圍。不只加拿大,澳洲以及美國的學術機構也遇過中國學生對別人表達的觀點發出不合情理的暴怒,對方有時候是其他中國學生,有時則是非華人。

中共介入大學人事,觸碰最終底線

位於安大略南部漢密爾頓的麥克馬斯特大學,也發生過與孔子學院有關的爭議,但是和2008年滑鐵盧大學的情況相當不同。2011年,漢辦派遣趙琪前往加拿大,在麥克馬斯特的孔子學院任教。後來她說,當時她很高興能夠出國,於是接了這份工作。她在一年後辭職,接著向安大略人權法庭申訴麥克馬斯特大學「讓歧視變成合理」,因為她的聘用合約強迫她必須隱藏自己對法輪功的信仰。

她把在中國境內簽訂的合約影本出示給《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合約上警告教師「不得參加法輪功等非法組織」。趙琪接受《環球郵報》採訪時表示她在北京接受行前培訓時被告知,應該避免與學生討論西藏、台灣、法輪功等敏感問題,要不就「說一些中國共產黨會喜歡的話」。

此事引起大學校方的不安,尤其是關於在中國境內聘用教師的決定,因為與漢辦簽署了協議,使他們完全沒有置喙的餘地。麥克馬斯特大學公共暨政府關係助理副校長安德蕾雅.法夸爾(Andrea Farquhar)在2013年2月告訴《環球郵報》:「我們覺得不妥,這件事不能代表學校聘人的方式。」

結果,麥克馬斯特大學決定與漢辦的協議在2013年7月31日到期後不予續約,結束了該校與孔子學院5年來的合作關係。

編按:2020年7月,被視為中共官媒的《環球時報》表示,孔子學院將不再隸屬於中國國務院之下的教育部與漢辦。為了讓該機構在海外的運作更有彈性,也為了消弭西方世界對該機構係服務於中共意識形態的「錯誤詮釋」,孔子學院今後將由非政府組織「中國國際中文教育基金會」全權營運。同時,《BBC》也報導,中國教育部設立了中外語言交流合作中心,將替代漢辦,成為中國官方負責國際中文教育的機構。

《大熊貓的利爪:中國如何滲透、影響與威嚇加拿大》
《大熊貓的利爪:中國如何滲透、影響與威嚇加拿大》,左岸文化
索引
中國學聯:以扶助留學生之名,行監視和遊說之實
孔子學院:替中共執行國際宣傳、間諜工作?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2020年,世界更加不安。當全球因為疫情而陷入閉鎖與恐慌之際,港版《國安法》讓香港淪為一國一制、菲律賓政府抓記者關電視台、白羅斯政府操縱媒體和大選、台灣更面臨中國因素的威脅與滲透⋯⋯。當民主自由遭遇重大挑戰,我們更需要不受任何力量左右的獨立媒體,全心全意深入報導真相、努力守望台灣。

5年前的9月1日,《報導者》成為台灣第一家由公益基金會成立的非營利媒體。我們期許自己扮演深度調查報導的火車頭,在讀者捐款支持下獨立自主,5年來穿越各項重要公共議題,獲得國內外諸多新聞獎項肯定,在各層面努力發揮影響力。然而,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報導者》的捐款也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更多的動能,才能持續在這條路上前進。

請在《報導者》5週年之際成為我們的贊助者,與我們一起前進,成為迎向下個5年的重要後盾。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