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觀察

政治家族參選觀察:當政三代套上清新形象,彰化地方派系如何進化?

母親鄭汝芬、爺爺謝言信都曾當過立委,1月謝衣鳳如果當選,台灣將出現第一個三代出立委的政治家族。圖為謝衣鳳。(攝影/吳逸驊)

很少人注意到,這次立委選戰可能產生第一個「一家三代都是立委」的政治家族。彰化謝家的知名度雖然不如台中顏清標家族、雲林張榮味家族,但若此次第三代謝衣鳳當選,將創下從爺爺謝言信、母親鄭汝芬到謝衣鳳都是立委的台灣政壇記錄。

除了謝家,彰化其他以政治家族為核心的地方派系也在不斷演化。過去地方派系充斥的黑道介入、農會綁樁等陰影,早已進化為掌握媒體及串連合作,並且注入年輕活力的健康清新形象,但其本質仍是政治家族掌控資源與權力世襲。彰化政治家族的持續壯大,已是全台地方派系不斷進化的重要縮影⋯⋯

去年底,在彰化縣埤頭鄉的廟宇前,不到傍晚6點就已聚集人潮,村人手裡拿著塑膠碗排隊,炒麵、油飯、紅燒肉,還有飯後甜湯,兩隻手不夠拿,有人盛滿就要走,被勸回來,「8點結束後,點心攤會繼續,等下還有肉粽、碗粿⋯⋯」於是村民落座,台上樂隊伴奏,「接下來為大家帶來《衣起同行》,是謝衣鳳的專屬歌曲,作曲的老師正在台上。」

選舉將近,在彰化西南的第三選區,每逢五、六、日在各鄉鎮宮廟,都有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謝衣鳳的「音樂政見會」。6點45分,謝衣鳳的母親——前立委鄭汝芬上台發言,「衣鳳在台北擔任我的立法院辦公室主任8年經歷,寫法案開公聽會,立委要做的事情她早就會做了!」

過了7點,謝衣鳳趕到現場,台上還有鄉長、農會總幹事幫忙暖場,她還不急著上台,從第一排巡到最後一排握緊每雙手。42歲的謝衣鳳穿著棒球上衣、牛仔褲,腳踩球鞋,宛如剛從大學畢業,那始終微屈的低伏姿態卻十足老練,是來自政治家族的浸染,台上「一人當選,全家服務」喊得響亮,母親鄭汝芬、爺爺謝言信都曾當過立委,1月謝衣鳳如果當選,台灣將出現第一個三代出立委的政治家族。

第三代打選戰,前立委母親陪著走基層已是強項,謝衣鳳還擅長經營Facebook,2017年已小試身手,擔任吳敦義競選國民黨主席的Facebook小編,短短2個月內把粉絲人數衝到10萬人以上,吳敦義在彰化縣獲得高於全國平均得票率的高票,忍不住驚嘆:「謝家是了不起的家族!」點開謝衣鳳的官方Facebook,不論是網路小編用「再別康橋」連結謝衣鳳留英背景的情境作文,或者是由謝衣鳳化身網紅採訪青年創業的精美微電影,Facebook營造的小清新感,淡化了政治家族權力世襲的暗影。

溪州謝家,壟斷南彰化的有線電視王國

Fill 1
謝衣鳳、彰化、總統大選
在彰化西南的第三選區,每逢五、六、日在各鄉鎮宮廟,都有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謝衣鳳(中)的「音樂政見會」造勢活動。(攝影/吳逸驊)

選戰陸軍空軍兼備,謝衣鳳還加上海軍,電視上的人海戰術。

在彰化員林以南的五鎮十鄉打開電視,夾在54三立新聞、56TVBS新聞台中間的55台,是三大有線電視所製播的「彰視新聞」,以去年11月10日的晚間新聞為例,當日共有18條新聞,其中有6條與謝衣鳳有關,在地方的社區營造活動或者宮廟安座儀式,謝衣鳳入鏡、謝衣鳳剪綵、謝衣鳳上台發言,其中還包括一則長達好幾分鐘的專題報導——「謝衣鳳音樂政見會,滿滿支持者」。新聞之外,兩段廣告時間也塞滿謝衣鳳,播放「謝言信謝林玉鶯文教基金會」的活動訊息,穿插基金會執行董事謝衣鳳巧笑倩兮的照片,選舉時節,每逢週六基金會在各鄉鎮安排兒童戲劇演出,網羅家長票,執行董事「理所當然」現身發言。

新聞三分之一的時段都有謝衣鳳,加上廣告,晚間新聞的黃金時段,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可以看到她。彰化縣議員黃盛祿說:「謝家隨身都會帶著媒體,看那段時間是誰要選舉,打開電視都是他們家的畫面。那些活動洪宗熠(現任民進黨彰化立委)也都有出席呀,但絕對不會拍攝到他。」

如影隨形的媒體不假外人之手,就是自己家的,南彰化唯一一家系統業者:三大有線電視,負責人是謝衣鳳的父親、鄭汝芬的先生謝新隆。北彰化有兩家系統業者,削價競爭後每個月的費率大約200多元。南彰化的三大有線約有16萬用戶,做的是獨門生意,月費540元,恰恰就是縣政府所訂出的費率上限。黃盛祿說:「南彰化的居民多半做農,一個月500多塊的費用,對他們是不小的負擔。」衛福部在2019年10月公布全國貧戶比例,彰化排名第三,僅次於台東、屏東,中低收入戶數高達23,000多戶,以農業為主的南彰化,又比工業為主的北彰化來得貧困,但南彰化每個月的有線電視收視費用,比全國首善之都台北市(月費率495元)還高。

歷任彰化縣長,唯有卓伯源曾試圖調降費率,在2014年卸任前夕,卓伯源透過審議委員會,從每月565元調降至500元。卓伯源隨即遭到反撲,卸任後代表國民黨參加2015年初彰化立委補選,謝家及其樁腳卻支持脫黨參選的洪麗娜,藍營分裂後,民進黨候選人漁翁得利。到了2015年6月,彰化縣長改朝換代由魏明谷執政,重開審議,將費率從500調漲至540元,40元的調漲看似不多,卻足以讓壟斷南彰化的三大有線電視一年增加好幾千萬營收。

含著政治金湯匙出生,弟弟是史上最年輕議長

Fill 1
謝典霖、彰化、總統大選
謝衣鳳的弟弟謝典霖(中),2009年當選彰化縣議長,以30歲打破史上最年輕議長紀錄。(攝影/吳逸驊)

新首長釋出善意,因為謝家不只中央有立委,地方還有制衡縣府的議長。謝衣鳳的弟弟謝典霖,2006年當選縣議員,2009年議長白鴻森因貪汙案被解職,地方派系重新洗牌,由30歲的謝典霖當選,榮登史上最年輕議長,打破鄭太吉31歲當上屏東縣議長的紀錄。2010年,謝典霖再度連任議長寶座,副議長搭配的是白鴻森的兒子白閔傑,隔年白閔傑因賄選被判當選無效,謝家則政治香火延續至今,2018年底縣市長選舉,韓國瑜放下高雄選戰,特地到彰化溪州幫謝典霖站台,謝典霖不但高票當選,繼續蟬聯議長大位,並選上全國正副議長聯誼會副會長。

當地方派系經由選舉進入政治殿堂,一方面可保護自家事業的利益,另一方面,掌握媒體也更能包裝自己。前議長白鴻森也靠有線電視起家,經營彰北的彰化有線電視,有自家的新聞台《彰化新聞》,總經理是白鴻森的妹妹白素英,白鴻森失勢後樹倒猢猻散,《彰化新聞》熄燈,彰北的壟斷局面才終被打破。

南彰化的溪州謝家,自謝言信在1982年選上縣議員,家族的政治香火就一直沒斷過,謝言信2002年立委卸任,二媳婦鄭汝芬無縫接軌在2002年選上縣議員。鄭汝芬做了一屆縣議員,在2006年卸任後準備轉戰立委,第三代的謝典霖隨即在2006年選上縣議員,順利補位。縣議員或許不如立委具有全國知名度,在地方上卻更使得上力,2004年鄭汝芬擔任議員期間,曾向縣府新聞局長「關說」,希望不要對三大電視違法插播廣告開罰。彰化地檢署接獲民眾檢舉後偵辦,發現局長指示下屬網開一面,使其避免數百萬元的罰款,且三大公司一年就對外收取託播費用4,000多萬元。

財產申報債權達10億,被稱「立院活動銀行」

彰化謝家不如台中顏清標家族或雲林張榮味家族來得知名,然而經濟實力卻不容小覷,2009年,監察院公布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時任立委的鄭汝芬、謝新隆夫婦,光是申報債權就高達10億,有「立院活動銀行」的稱號。4年後,鄭汝芬夫婦名下的土地從19筆暴增到103筆。

民代生財有道,地方的收視戶卻怨聲載道,求助無門,只能架設「Greedy SDTV」(貪婪三大)網站抗議:

「彰化縣民,我們真的是這些政客眼中的二等公民嗎?你付錢都不要品質嗎?每年繳7,200元(註)
2006年月費600元,年費7,200元。
,卻只得到每天的視覺汙染,你不心疼嗎?」

民眾自力救濟,攝錄三大電視違法用跑馬燈在電影台播放廣告,控訴「員林昇財利禧酒店」是三大最濫用跑馬燈的客戶。

「員林昇財利禧酒店」的董事長蕭景田與謝家交情深厚,蕭景田從社頭鄉長起家,擔任過三屆縣議員,2008年選上立法委員,2012年連任失敗,這次又代表國民黨回鍋挑戰彰化第四選區立委。

韓國瑜最有力助選員,全國農會理事長蕭景田

Fill 1
蕭景田、彰化、總統大選
過去曾涉入殺警奪槍案的蕭景田(中),從韓國瑜選高雄市長三山造勢晚會就一路跟隨至今。(攝影/吳逸驊)

蕭景田穿著白襯衫牛仔褲接受媒體專訪,大談他特別商請知名建築師李祖原設計,入住一晚至少要萬元起跳的北投麗禧溫泉酒店,一介成功商人形象,彷彿可淡化多年前涉入殺警奪槍案的歷史。蕭景田更為人所知的,是他嗅出「先機」,從韓國瑜選高雄市長三山造勢晚會就一路跟隨至今,韓國瑜的鏡頭旁總是跟著蕭景田,搶了不少曝光版面。

富商、民代、和兒子蕭延青同時是國民黨中常委⋯⋯蕭景田有著多重身分,其中一個身分,或許更可以說明他和前北農總經理韓國瑜的交集。2012年蕭景田立委連任失敗,2013年轉換跑道選上全國農會理事長,2017年又連任。

來到選戰尾聲,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聲勢持續領先韓國瑜,彰化的4位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蕭景田和謝衣鳳始終對韓國瑜不離不棄,謝家的彰視新聞廣告時段持續狂推韓國瑜、謝衣鳳同台造勢畫面,蕭景田除了顧自己的選戰,身兼全國農會理事長,也不忘繼續為韓抬轎,11月23日的「全國農漁水利會力挺韓國瑜暨黨籍立委團結大會」就在彰化員林市舉辦,正是蕭景田的選區所在。

掌握農會總幹事,抓住地方選舉命脈

蕭景田可動員全國農會,謝家則是掌握了地方農會。彰化縣農會總幹事廖振賢來自謝家的大本營溪州,被視為謝家人馬,2001年第14屆農會總幹事遴選,廖振賢憑著謝家的大家長謝言信
當時為立委。
,以及蕭景田
當時為彰化縣副議長。
的支持順利當選,穩坐總幹事一職至今。2014年,廖振賢打算更上一層樓,在鄭汝芬力挺下,曾參加國民黨彰化縣長初選。

在農業大縣彰化,每逢選舉,農會就成了可層層向下綁樁的利器。農會分全國、縣市、鄉鎮三級制,農會會員先選出會員代表,再由會員代表選出理監事,理監事推派出理事長。總幹事的聘任掌握在理事長手中,基層會員無法直選總幹事,使得地方派系易在其中生根著床。1987年的520農民運動,其中一個訴求就是「廢除農會總幹事遴選,還權於會員」,至今仍無法實現。

掌握農會總幹事即擒拿了地方選舉命脈,世居溪州的作家吳晟,他的父親從前是農事小組長,屬於綁樁系統的基層,吳晟回憶從前偷聽來的耳語:「小組長、農會代表,安插散佈在每一村,長期以來變成選舉機器。買票的方式絕不粗糙,名冊造出來,一票一票精算,對於哪一家能有幾票算得清清楚楚,知道是深綠的就乾脆跳過,怕出事。以前候選人還可以推薦監票人,你要投票的時候還會有人監視喔,監票人光看你摺票的動作,就知道你是不是拿了錢卻跑票。」

Fill 1
埤頭鄉農會、彰化、總統大選
在農業大縣彰化,每逢選舉,農會就成了可層層向下綁樁的利器。圖為埤頭鄉農會菜農卸貨。(攝影/吳逸驊)
遍布村里的農會體系除了好綁樁,所附帶辦理金融業務的信用部,更成了地方派系的小金庫。彰化芳苑鄉農會在90年代屢屢成為黑道火拚現場,1993年,天道盟「不倒會」會長謝通運,因芳苑鄉農會理事長選舉恩怨,以及胡蘿蔔批發生意糾紛,和另一個地方角頭火拼,對方出動烏茲衝鋒槍朝謝運通掃射。4年後,1997年芳苑鄉農會改選,兩派人馬激烈競爭總幹事職位,械鬥再起,有「鬼見愁」之稱的十大槍擊要犯黃主旺支持當時的芳苑鄉長陳諸讚
今彰化縣漁會總幹事。
,因此活埋另一位候選人林媽賞的助選員

為何偏鄉的農會改選會吸引全國黑道競逐?轟轟烈烈火拼的同時,從1992到1996年芳苑鄉農會違法放款,包括林媽賞在內的多名農會幹部,找人頭以多筆農地貸款,並且偽造文書,將低價農地高估,超貸2億多元,為了北上到淡水炒地皮。超貸案導致農會破產,最後由彰化銀行接管。然而在2008年國民黨再度執政後,包括芳苑鄉等多個因體質不良被接管的農會,向政府重新申請成立信用部審核通過,小金庫起死回生。

吳晟和妻子莊芳華都在溪州教書多年,育才無數。溪州農會裡的職員,幾乎都被吳晟夫婦教過,每當農會宣布低利貸款,吳晟興沖沖去問卻總是撲空,「農會先通知他們的人,優惠貸款都他們優先,整個農會都是我教過的學生耶,還是這樣!我每次去請都說已經沒有了,」吳晟忿忿不平地說,儘管政黨輪替,農委會對地方挹注資源,給補助還是透過傳統農會體系,「只要這個管道不改變,拿到資源的永遠都是地方派系利益結構下的同一群人。」

未曾真正從事農業,卻能當「青農楷模」

溪州吳家歷經反國光石化、反中科搶水,總是站在地方派系的對立面。2014年,彰化縣政府選定溪州鄉台糖水尾農場,計畫徵收將近100公頃優質農地,開發彰南產業園區,讓高汙染的橡膠、塑膠產業進駐。吳晟和水尾村自救會起而抗爭,終於在2017年底終止原有開發案,縣政府棄工擇農,成立「彰南高科技農業產業園區」。

Fill 1
吳晟、彰化、總統大選
溪州吳家歷經反國光石化、反中科搶水,總是站在地方派系的對立面,吳晟對這個利益結構特別感慨。(攝影/吳逸驊)

抗爭贏了,趕走重汙染的橡膠業,吳晟卻很無奈,「拼輸他們好康,拼贏也他們好康,結果都是他們贏。」吳晟口中的他們,是謝家人馬、縣農會總幹事廖振賢,以及2014年由彰化縣農會輔導成立的「彰化縣青年農民聯誼會」(簡稱彰化青農),彰化青農目前有近千名會員,在廖振賢的爭取下,100公頃的「彰南高科技農業產業園區」未來將由彰化青農進駐。去(2019)年11月,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全國農村嘉年華喊出從2020年開始,青農貸款5年免利息。青年願意從農,鼓勵都來不及了,問題還是,資源透過誰發放?「青農組織」由誰審核加入?吳晟說:「以前水尾村抗爭的年輕人,說想要參加青農,卻不給加入,並不是滿了喔,比他晚申請的都能加入。」

在「青農」這個形象清新的名詞內,究竟填入的意涵為何?2015年彰化青農曾發布一隻影片〈彰化青農特別企劃!彰化縣議員張瀚天〉。張瀚天曾任兩屆彰化市農會理事長,以全縣第二高票連任議員後,在今年挑戰立委大位,在農會體系的支持下,在國民黨內初選打敗地方政治世家,角逐彰化縣第二選區立委席位。看似事業有成,出入以上千萬賓利轎車代步,插手農會事務,在農會奧援下步步高升,然而他並未真正從事農業,如此這般的「青農楷模」,在脫口秀節目中,以農損香蕉的裝扮代言彰化農民飽受天災的苦楚。

派系勢力,延伸至農田水利會

除了廖振賢,彰化縣農田水利會長呂炉山也來自溪州。縣農會、水利會的要職都被溪州人拿下。農田水利會也是地方派系必爭之地,第一、二屆彰化農田水利會長陳釘雲,是國民黨中常委、彰化白派大老,選舉的重要操盤手,1998年,陳釘雲同時輔選姪子陳朝容,以及姪媳游月霞,將其雙雙送入立法院。陳釘雲的繼任者呂炉山曾任溪州鄉長,2010年在鄭汝芬、蕭景田的支持下同額競選
指該選區沒有其他候選人。
水利會長並順利當選,連任至今。
呂炉山上任後遇到的第一件大事,是2011年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引水工程,政府規劃沿百年大圳莿仔埤圳埋設每日可引水13萬噸的大管,調用農民賴以維生的農業用水。莿仔埤圳的源頭就在溪州鄉,自從濁水溪中游築起集集攔河堰引水給六輕,溪州農民「供四停六」
供水四天、停水六天。
用水已十分困窘,怎麼還能再引水給中科?
Fill 1
鄭汝芬、彰化、總統大選
前立委、謝衣鳳的母親鄭汝芬。(攝影/吳逸驊)

粗暴的引水工程,在中央,鄭汝芬、蕭景田等國民黨籍彰化縣立委極力爭取,在地方,呂炉山主導的彰化農田水利會(簡稱彰水會)與中科局簽訂賣水契約,並收取一噸水3.3元的休耕補償費,中科局還將花費22億幫彰水會出錢蓋引水工程,未來每年還得付彰水會6,000多萬的營運費。

溪州農民只好自力救濟,在莿仔埤圳源頭集結,誓言守護水圳。一年後,由於原先打算進駐的友達光電取消設廠計畫,友達之外也無其他廠商進駐,國科會主委朱敬一重新檢討中科四期計畫,並承諾引發爭議的引水工程要暫停。

當時以鄭汝芬為首的彰化地方派系率眾抗議要求朱敬一下台,積極抗議的還有縣議員賴炳輝,他先前已被查出擔任大村鄉長期間,向取得公所發包工程的廠商收取71萬元回扣,是中科引水工程承包商偉盟公司的護航者。引水工程的巨大利益,地方上的各股勢力等著分配,此案最終在2012年6月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爆發索賄風波後叫停而落幕。

一手涉嫌綁標,一手掌握鄉公所預算

彰水會的灌溉面積以及員工人數,排名全國第三,農田水利會的工程設施經費相當可觀,每年的灌溉以及排水工程,由政府全額補助。在呂炉山入主彰水會後,這塊工程大餅也被來自溪州的地方勢力盯上。有殺人未遂、槍枝前科的溪州人陳冠廷,組織工程圍標集團,在3年內圍綁標逾百件工程,總工程費超過2億元,收取上千萬回扣。有問題的標案,多由水利會秘書黃鉑良經手,會長呂炉山的住處曾遭檢調搜索,陳冠廷在2015年一審被判4年8個月徒刑

綽號西瓜的陳冠廷,並非一般民眾,而是溪州鄉民代表會主席,諷刺的是,尚待三審定讞的待罪之身,在2016年以「鄉長不夠尊重鄉代會」為理由,大砍溪州鄉公所包括圖書館買書經費、路平專案、育兒津貼等由縣府或中央所核發的700萬補助。

曾經擔任鄉公所秘書的江昺崙說:「那4年鄉公所的預算都被鄉代會綁住,僵到會期結束都無法解決。」鄉代會主席的刁難不是沒有理由,當時的溪州鄉鄉長,正是在國光石化、中科引水工程中屢屢與地方派系勢力作對的黃盛祿。2018年,陳冠廷終於卸任,接任鄉代會主席的卻是他的妻子張語珊。媽媽當完換女兒,丈夫做完輪妻子,在溪州,從立委到鄉代,都脫離不了這樣的政治模式。

政三代再進化,套上清新形象

選前來到溪州,四處可見謝衣鳳的大型看板,各種體育造型都有,有棒球裝也有籃球裝。傳統派系政治來到當代,政三代也學會進化,改頭換面,縣議長謝典霖很少讓西裝領帶上身,接見外賓時他通常是一件Nike上衣搭運動短褲,彷彿正事辦完他就要趕著去打籃球了。

打籃球並非只是謝典霖的休閒,也是正事,謝典霖在2018年選上中華民國籃球協會理事長,2019年將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搬到彰化體育館舉行。籃協理事長的身分也方便謝典霖率領彰化縣議員到中國出席海峽論壇會見福建省常委時,可以避開被統戰的雷區,大談體育交流之必要。

地方派系不比從前,從前每一個都是逞兇鬥狠,前彰化縣副議長粘仲仁,有濁水溪砂石教父之稱,動輒將槍管塞進人嘴裡恐嚇。前屏東縣議長鄭太吉的名言是「過高屏溪,殺人無罪」,如今在南彰化打開電視,清一色是謝典霖打籃球,以及彰化縣體育會副理事長謝衣鳳參加路跑活動的運動健康形象。

「進步語言」被篡奪

Fill 1
吳音寧、彰化、總統大選
北農事件後吳音寧回到溪州,對地方派系政治人物的進化很有感。(攝影/吳逸驊)

地方派系政治人物的再進化,吳音寧最有感。北農事件讓吳音寧傷痕累累回到溪州,家鄉掛起的都是謝衣鳳和韓國瑜攜手的看板。吳音寧光著腳丫在老家的三合院庭埕接受我們採訪,提到2017年她離開溪州去北農工作前發生的一件事,那是彰化縣政府計畫在溪州公園旁興建流浪狗收容中心「可愛動物園區」,2017年5月20號舉辦說明會時發生暴力事件,反對興建的民代及群眾到場抗議,包括議長謝典霖,隨後有200多人追打當天到場的動保人士,傷者送醫急救後,打人的還不放棄,衝到急診室裡還要繼續追打。吳音寧說:「在那之後,可愛動物園區不但被撤案,打人的也沒有一個人受到懲罰,通通都無罪,地方勢力重重打擊在地關心公共議題的人。」

對吳音寧來說,更心寒的是「語言的篡奪」,因為抗議可愛動物園區的在地勢力,完全複製了吳音寧前幾年反國光石化、反中科搶水的運動套路,「他們插旗子,旗子上寫『守護鄉土』、『反對污染』、『捍衛溪州人正義』,完全和前幾年我們旗子上寫得一模一樣,他們大鬧說明會,方法也都和我們一樣,只是他們的語言更聳動。同樣的語言經過篡奪之後,通貨膨脹到語言破產的地步。」

離開溪州來到北農的吳音寧,還要經歷更大一場鋪天蓋地的語言混戰,這使得她在風暴的中心,很長一段時間處於失聲的狀態。

2018年9月,在謝典霖的Facebook上有張照片,照片中難得穿襯衫的謝典霖拿著一個牌子,牌子上引用了希臘哲人柏拉圖的一句話:「對政治冷漠的下場,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哲人的語言被賦予了全新的意義。

索引
溪州謝家,壟斷南彰化的有線電視王國
派系勢力,延伸至農田水利會
政三代再進化,套上清新形象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報導後續影響,可參考《報導者》影響力報告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