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勞工和官員都要懂的統計學
平均薪資近6萬,為何大眾很無感——從「中位數」看見更多低薪族

你的薪水有59,982元嗎?為什麼一份主打低薪對策的研究報告會得到一個令大多數人都無感的「薪資」?台灣的薪資分布又長什麼樣子呢?

「對不起!是我拉低平均薪資!」
行政院前,多名青年排排站,一齊對著行政院鞠躬,為自己薪水不到59,982元道歉。
事情起因於一個禮拜前,行政院召開「我國薪資現況、低薪研究及其對策」記者會,會上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指出,2018年第一季實質總薪資為59,852元,創下歷年同期新高,並分析薪資不成長的原因包括外勞人數過多拉低平均薪資、全球化、學歷貶值及非薪資報酬增加等等。不過數據一出,馬上遭受各界質疑,網友紛紛留言「對不起大家,我拉低平均」,嘲諷政府選擇性公布數據。
為什麼「59,982元」網友不領情?因為59,852元指的是「第一季」的「實質平均總薪資」,明顯高於所謂的「平均月薪」。這兩者差別在哪?
薪資分為「經常性薪資」及「非經常薪資」兩種,前者指的是一般認知的「月薪」,即每個月都能領到的錢,包含本薪、按月給付之固定津貼及獎金等等;後者指的則是非每月固定領的錢,如加班費、年終獎金、績效獎金與全勤獎金等等。相較於其他月分,第一季的1~3月正值年終獎金發放時期,若採用納入年終獎金的「總薪資」來看,自然會得到大幅高於一般月薪的平均薪資。
此外,撇除納入年終獎金的季節因素,網上流傳的一句玩笑話——「男女平均有一顆睪丸」突顯了大眾對於平均薪資的不信任。每當主計總處公布某月平均薪資再創歷史新高時,相關新聞下的討論串總是哀鴻遍野,許多網友哀嚎自己薪水遠低於該數字。在所得分配不平均的情況下,平均薪資容易因為少數極端高薪而被拉高,使得平均薪資數值無法反應大多數人的狀況,因此許多人提倡應改以「中位數」來檢視所得狀況。

當平均數離中位數越來越遠時

所謂中位數,就是將薪資由低排到高,然後取排在中間那一位的薪資數值。如果一個產業薪資中位數是4萬,就表示這產業有50%的人落在4萬以下,另50%的人在4萬以上。
中位數跟平均數有什麼差別?假設有5個人的月薪分別為22k、22k、30k、45k及200k,5人薪資的中位數為位於中間的30k,平均薪資則會因200k極端值而被拉高為63.8k,足足高出中位數33.8k,容易使得整體薪資遭到高估;這也是為什麼現在許多人認為公佈薪資中位數比較重要。
台灣直到2016年的11月,主計總處才第一次公布薪資中位數,該份統計可以往前回溯看到2009年的薪資中位數資料。
根據2009年到2016年的數據,可以發現這7年內平均月薪由35,629提升至39,238元,薪資中位數由31,110提升至33,502元,顯然薪資中位數的增加幅度不如平均薪資;如果用中位數佔平均薪資的比重看,很明顯的呈現下降趨勢(見以上圖表紅色曲線)。
中位數佔平均值的比重代表什麼意思呢?
一般來說,若資料有極端值時,平均數容易被拉往極端值那端(拉高或拉低),但中位數指的是最中間的數字,並不受極端值影響,若中位數與平均數越接近,就代表資料分布較為平均,較少極端值,因此我們可以從中位數占平均數的比例來判斷資料分布情形。
那「薪資中位數佔平均薪資的比重下降」又代表什麼呢?主計總處國勢普查處薪資調查科科長郭燕玲說,這代表高薪資人薪資成長速度比較快,使得平均薪資往右移;長期研究薪資議題的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也說,這代表著多數人仍落在低薪的左半邊,而位於右半邊的高薪者人數雖然沒有增加,但薪資卻越來越高。
當中位數越來越趕不上平均數時,代表著少數高薪者所得越來越高,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近幾年平均薪資公布時總讓多數民眾覺得「無感」。
儘管中位數相較於平均薪資更讓民眾「有感」,但可惜的是,主計總處的薪資中位數報告只公布工業及服務業的受雇者薪資中位數,無法看到更細緻的產業分類薪資,無從了解低薪工作究竟分布在哪些產業、哪種性質的工作以及分布年齡層。

8個產業,月薪資中位數不到35K

所幸,2017年8月,財政部統計處根據2011~2015年的財稅資料,做了一次薪資分析。這份資料
註:這不是財政部統計處例行發布的統計資料,而是屬專案研究性質。
是第一次能探勘台灣各產業薪資中位數情況,透過這份資料,即能知道低薪分布在哪些產業,哪些產業薪資則停滯不前。
根據財政部的薪資報告,台灣2015年平均月薪為4.78萬元,中位數薪資則為3.51萬元,若與主計總處公布的2015年薪資數據相比,平均月薪差距不大,但是薪資中位數,財政部資料比主計總處約少了5,000元。數字出入的原因,在於兩者採用的統計方法及樣本不同。主計總處採用抽樣調查方法,調查受雇員工薪資狀態,但較難取得極端高低所得者的資料;財政部則是直接使用報稅的母體資料,串接勞保、戶政及營業稅等資料後勾勒出薪資所得者的資料,不過由於報稅資料中不含加班費、2,400元伙食費等未稅所得,薪資所得可能和勞工實領有出入,且財政部僅串接保勞保半年以上的本國勞工,因此此份數據較難完整呈現工作未滿半年者及外籍勞工的薪資情況。但由於少算的加班費,伙食費,每個產業都一視同仁,所以用財政部資料來分析甚至比較各個產業薪資的高低,仍有其參考價值。
哪些產業的薪資最低呢?從這份報告中,我們可找出各個產業的薪資中位數加以比較。
以財稅報告中最新年度2015年的資料來看,台灣17個產業分類裡有8個產業薪資中位數低於整體薪資中位數3.51萬,由最低排到最高分別是:其他服務業(如美容美髮,家事服務)、住宿餐飲業、農林漁牧業、支援服務業(如人力仲介,旅行服務,保全服務)、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批發零售、教育服務業及營造業。也就是說,8個薪資中位數低於整體的產業中,除了營造及批發零售外,剩下幾乎清一色都是服務業。
薪資中位數低就代表多數勞工都是低薪嗎?低薪勞工主要分布在哪些產業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必須先了解什麼是所謂的「低薪」。財政部報告採用國際經濟合作組織(OECD)的薪資水準指標,將「薪資低於中位數三分之二者」定義為「低薪族」,若以該份研究的資料來計算,低薪族門檻約落在22K~23K,略高於當時的基本工資(18K~20K)。

美容美髮的「其他服務業」,一半人口屬低薪族群

根據此定義,2015年全國低薪者平均佔比為25.2%
註:即約四分之一的勞工每月領不到23K。
,而低薪族佔比高於全國平均的共有9個產業,由佔比高到低排序分別為:其他服務業、住宿及餐飲業、農林漁牧業、藝術娛樂休閒服務業、支援服務業、營造業、教育服務業、批發及零售業和水供應及汙染防治業。除了水供應及汙染防治業外,其餘以服務業為主的8個低薪產業,即為上述8大薪資中位數低於整體的產業,其中又以包含美容美髮、家事服務的「其他服務業」低薪族佔比最高,產業內有一半的人都領不到23K。
為什麼服務業這麼低薪呢?辛炳隆分析,由於財稅所得資料是只要有報稅的人都納入,並未將部分工時者跟全職工作者分開,因此只要是部分工時者越多、全職工作者越少的產業,薪資便越低,像是餐飲業、藝術服務業及零售業等,還有以幼保、托兒所、安親班為主的教育服務業同樣是低薪長工時的代表。
如果進到低薪產業內就代表永遠只能領低薪了嗎?哪些產業的薪資有可能增長或衰退呢?

教育服務業不僅低薪,過去5年薪資還衰退

為了解近幾年來各產業的薪資變化情形,我們取財稅薪資報告裡最近的2015年及2011年薪資中位數相減、並除上2011年數據,得到薪資中位數變化率,並依此變化率評估這個產業的薪資消長情形。
透過薪資變化幅度的數據,可以發現多數的產業不論本身薪資高低,薪資增長狀況都介於0~10%之間,如高於5%的製造業、藝術娛樂休閒服務業、金融及保險業、支援服務業、農林漁牧業和住宿及餐飲業,還有批發零售業;成長幅度低於5%的則有專技服務業(如律師、會計師、建築師及研發工程師等)、其他服務業、醫療及社會服務業、不動產業、營造業和水供應及汙染防治業;然而,卻有4個產業別薪資呈現負成長,分別為礦業土石採取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資訊及通訊傳播業和教育服務業。
看得出來,所謂的低薪產業
註:以該產業薪資中位數低於全體薪資中位數者,也就是本文前述的8個產業。
,這5年來,多數薪資中位數有微幅成長。如果我們將產業分成「低薪與高薪(以薪資中位數3.5萬為分野)」放在橫軸,「過去5年薪資中位數是成長或衰退」放在縱軸,就可得出下面圖表的狀況。
Fill 1
資料來源:財政部統計處「由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整理:葉瑜娟、方德琳;設計:黃禹禛。
資料來源:財政部統計處「由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整理:葉瑜娟、方德琳;設計:黃禹禛。
根據這份圖表,我們可以發現在薪資衰退的4個產業中,僅有「教育服務業」薪資低於整體中位數,其餘礦業土石採取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資訊及通訊傳播業3個產業則是原先薪資高於中位數,但近幾年有衰退,而文章前述許多低薪人口多的產業如其他服務業、住宿及餐飲業、支援服務業、藝術娛樂休閒服務業、批發零售業和營造業,薪水則有10%以內的漲幅。顯示,低薪產業過去薪資多半有微幅上漲,教育服務業成為低薪產業中,唯一一個薪資還呈現衰退的產業。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呢?辛炳隆認為,許多低薪產業的薪資增長是受到基本工資調升的影響,在合理的狀況下薪資本來就應該逐年有所成長,更重要的是薪資成長是否追得上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漲幅,才能判斷勞工是否能維持基本生活所需。
1111人力銀行公共事務部暨職涯發展中心總經理李大華則分析,電力及燃氣供應業一般屬於國營事業,起薪待遇相當不錯,但必須要政府有調薪才會跟著調,有小幅衰退可能來自於近幾年政府調薪幅度小;而在資訊及通訊傳播業指的則是大眾傳媒,近幾年由於紙媒不景氣,新媒體、自媒體紛紛湧現,媒體經歷了一波轉型期,進入大的媒體公司起薪恐怕沒過去漂亮,導致薪資衰退。
他並分析,位於「低薪衰退」的幼教業一直處於薪資的後段班,成長空間有限,近來有越來越多幼教老師往海外移動的個案;過去便曾有一位幼教畢業的新鮮人在台灣起薪約為28K,後來決定到新加坡擔任華語老師,薪資瞬間提高到新台幣6萬多元,顯示出台灣對於教育服務業的不重視。

非典橫行,教育服務業慘兮兮

Fill 1
多名青年到行政院前陳情,要求保障基層教育服務從業人員。(攝影/吳逸驊)
多名青年到行政院前陳情,要求保障基層教育服務從業人員。(攝影/吳逸驊)
全國教保產業工會理事長簡瑞連分析,公幼及私幼薪資落差相當大,公幼的薪水相當於公教人員,但公幼的工作者僅佔整個教保人員的30%,剩下70%教保員都在血汗低薪的私幼工作,私幼教保員的薪資僅高於基本工資一點點,卻又不會隨著基本工資調升;根據教保工會2006、2016年做的數次教保人員薪水調查結果,發現10年來薪水漲幅甚至連一碗陽春麵都買不起。
簡瑞連直指,儘管政府不斷透過提供托育補助「催生」,但這只造成私幼業者趁機調高收費,多收的費用卻進不了勞工的口袋,教保員仍然只能忍受低薪長工時的惡劣勞動條件。她批評這些都是政府在托育這塊放任市場降低成本、剝削工作人員造成的苦果。
婦女新知基金會祕書長覃玉蓉則說,教保產業的問題在於公幼跟私幼的薪資兩極,原本教保員只要考上公立就能享有公務人員的保障,但近幾年政府受限於員額限制,教育部不斷增加公幼約聘進用名額,不再聘用正式員額,連帶使得公幼教保員的勞動條件連帶下滑。而這樣的現象不僅發生在幼教圈,同屬教育服務業的國中小代理老師以及高教兼任教師也都是面臨類似的處境,導致教育服務業的薪資不斷下滑,勞動條件惡化。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說,以台灣的大學兼任教師而言,本來的鐘點費就低於世界各國,儘管近幾年名目上每小時上課的鐘點費並沒有減少,但隨著大學逐漸將通識課程「大班化」,許多需要兼任教師的通識課程也變少,導致兼任教師能兼任的時數減少,連帶影響大學兼任教師的薪資狀況。
政府並非沒有注意到這樣的情形。在此次行政院的「公部門主動解決低薪」措施中,即提及要提高兼任教師鐘點費,以解決儲備教師低薪問題,並將「教學助理」全數納入勞健保及提撥勞退。儘管立意良善,但林柏儀坦言仍不足。
林柏儀解釋,由於《專科以上兼任教師聘任辦法》已在數年前將公私立老師薪資脫鉤,因此即便賴清德承諾增加公立大學鐘點費,但私立大學不見得要跟進;在現行兼任教師約有4成任職於公立學校、6成任職於私校的情況下,要透過公部門調薪改善所有兼任教師勞動條件,效果恐怕有限。此外,此次納保的教學助理僅佔校內勞動者的19%,剩下有8成的仍是學習型助理及工讀生等,如果只改革教學助理,未來恐怕出現學校大量聘用工讀生取代教學助理的狀況。
而對於整體薪資狀況呈現「低薪勞工增加」的右偏情形,辛炳隆認為形成原因非常多,但就服務業來說已陷入惡性循環——當受雇者薪水不高時,內需物品的單價也拉不高;單價拉不高,廠商難維持利潤的情況下只能壓低成本,使得勞工的消費能力更差,廠商只能更壓低成本⋯⋯。他補充,雖然時常聽到年輕人抱怨服務業低薪血汗,但服務業由於進入門檻低,即使許多人做了不開心離開了,後面還有源源不絕的人要進來;跟製造業的缺工是「沒人來應徵」相比,服務業所謂的「缺工」是流動性大、遞補性高,薪水也無法提高。
那解方是什麼?辛炳隆指出,目前世界各國都在面臨低薪問題,因此國際勞工組織(ILO)不斷呼籲世界各國以提高基本工資來解決。雖然產業升級很重要,但如果企業不願意買單,就會變成只是政府喊喊口號,而提高基本工資是目前最立竿見影的方法,只是同樣須提防業者趁著提高基本工資順便漲物價,使得勞工實質可以支配的所得仍不多。他認為,短期內要迅速扭轉低薪難度極高,但政府應想辦法透過公共政策,像在居住正義、公托上多施點力,讓勞工即便在低薪的狀況下還可以活得不錯。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