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許震唐/煙口下的子民
冬至,是捕鰻苗季節,行至濁水溪出海口,漁人點點門庭若市;當然這是過去出海口南北兩岸,當地耆老村民在冬至季節的重要農務與記憶。中秋後,漁人春財就開始進行出海口水路的觀察,與定置漁網位置的選定。濁水溪出海口的水路,每年都會改變,所以須在鰻苗季前,進行水路地勘查,尤其是近年來濁水溪水量不足,造成水路變化更加劇烈,鰻苗更不容易捕到,所以一定要事先勘查,春財這麼說到。
溪口的這片海洋,是南北兩岸居民生活的場域,除了捕撈技術門檻較高的鰻苗外,每年盛夏之際,溪口的白蛤則是年長者帶著沙耙即可撈取,度過一天或幾天的食物,白蛤若是捕抓多者,亦可挑至臨近市集販賣。幾日的生活零用,在生活無欲的需求下也就夠用。這是上天給在這片土地海洋努力的人,獨一無二的紅利,所得多寡也没什麼好央求與計較。
無欲生活的另一真實意義就是貧窮。貧窮是偏鄉最真實的寫照,沒有多餘物質欲求的奢望。六輕設廠,給了南北兩岸居民物質生活改變的奢望,給了灰姑娘傳奇的夢想,然而這終究只是一場華麗的夢而已。六輕每年為台塑創造1兆5千億產值,攫取濁水溪兩岸農民賴以維繫的水資源,398支煙囪日以繼夜的排放,改變了濁水溪的海岸生態與環境。研究指出,六輕所排放的氣體及懸浮微粒子,擴及台灣西南各縣市,六輕周圍鄉市鎮居民呼吸道疾病,癌症死亡的比例偏高於台灣其他鄉鎮。
另一方面,六輕官方也說明,所排放氣體均符合國家業管單位的標準,為了環境、保護愛護地球降低暖化效應,廠區週邊更是綠化有成。同時基於愛鄉鄰里,六輕也不計成本滿足鄉里,回饋附近居民所需。事實上,六輕指出的國家業管單位標準說法,顯然只是依法行事的合法,而非是基於企業倫理道德之上的責任與標準。在398煙囪無時無刻的排放下,換來的是國家政府近500億的稅收,在這500億稅收誘因下,國家政府也只選擇了依法行政這樣低度要求的管理政策,對於居民以及環境生態的影響與後遺症,這國家政府默不出聲,對處於偏鄉的子民而言,這儼然是不同一國人的對待。
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生產需求與關係無可避免,也必然產生生產關係的利益衝突,而生產關係的利益衝突,造成勞動工人被剝削的階級產生;水、土地、原料等環境財,同屬利益衝突條件的範疇。經濟發展造成了人的階級,也造成了人與環境的衝突,環境受到經濟發展下剩餘財富的剝削,所產生的社會成本同屬勞動工人的階級剝削,因此,環境的問題自始至終就是階級的問題。在環境與經濟發展的天平上我們該如何進行選擇?
2015年我們看到敘利亞難民的逃難悲歌,或許很多台灣人慶幸我們沒有戰亂,滿足在沒有戰亂的平安喜樂中,但事實上,我們身處在天災、自身人為的公害污染中而未正視,若是盲目地持續往經濟發展的一端傾斜,我們無法避免成為煙口下的子民。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