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專題
攝影
多媒體
議題
signin
登入
Search
搜尋
bookmark_red
書籤
donate
贊助
訂閱
在地傳真〉
張家瑋/跳鍾馗送客,生人勿近
攝影
已經彩繪好臉譜的法師,在鍾馗神像前焚香,燒化符咒,祈求待會兒的儀式順利平安地進行。準備工作至此已進入最後的階段,法師回到後台,不疾不徐地將草鞋、官服、頭盔等複雜的配件一一穿上。一個手勢之後,完成裝扮的法師,伴隨著響起的鑼鼓聲,快步向台前走去⋯⋯。
「跳鍾馗」,經常出現在普渡儀式的「送孤」一環。由於經過熱情款待的「好兄弟」們,並非個個都願意在筵席之後散去,法師便透過跳鍾馗的儀式,威懾並且驅散仍未離去的孤魂野鬼,讓祂們回到該去的地方,以恢復場地原有的狀態與秩序。
「跳鍾馗」看似與陣頭中的八家將、官將首相同,都是透過臉譜的繪製與身段的表現,來扮演神明;然而,扮演鍾馗的法師還必須具備運用符令、咒語及法術的能力。
在傳統的民間信仰中,跳鍾馗直接與「好兄弟」產生強烈的衝突,算是一個「煞氣」較重的儀式,所以普遍被認為不適合供人觀賞,且禁忌繁多——在扮演鍾馗的法師完成裝扮後,便禁止再開口說話,也忌諱旁人呼叫其本名,以免被識破真實身分,招來災禍。現場的其他人員也必須在身上帶著符咒,亦不可呼叫姓名,若非必要盡量不開口說話,以防在儀式過程中遭受波及。
歌仔戲後場伴奏的樂音戛然而止,完成裝扮的法師已然轉換為鍾馗的角色。他緩緩來到戲台前,腳踩七星步,手持寶劍在空中畫出符文,口中念念有詞。含意難解的咒語劃破了現場的寂靜,清楚地傳到眾人的耳中。鍾馗宣告完自己的身分以及此行前來的目的,便走向遠處做法,設下結界,輪番拿著各式法器遊走於兩地之間。
路程中用以驅邪的鞭炮聲不絕於耳,細長的紙錢從空中不斷飄落,儀式的現場彷彿另一個時空,每一樣東西都脫離自己原本的意義而產生新的用途。生物被作為法器——白公雞在破曉啼叫,所以屬陽剋陰;白鴨取其「壓」的諧音,用以壓煞。而不斷撒向四周的鹽巴與白米,在這裡則象徵了飛沙走石,以說明伏魔大帝鍾馗的法力之強大。
儀式尾聲,法師完成了象徵鍾馗返回天庭的動作,拔起香、吹熄蠟燭,代表自己已經脫離神的身分。他抹去臉譜、脫下身上的裝扮,並將草鞋連同金紙焚化。工作人員卸下了緊繃的情緒,臉上的表情輕鬆了許多;歌仔戲班的演員們回到後台繼續梳妝打扮,有說有笑地討論著待會要上演的戲碼。
財、子、壽三仙步上台前,為慶賀法會圓滿的「扮仙」橋段揭開序幕,觀眾正好站在先前鍾馗作法的地方觀賞演出,現場的一切都回歸到平常的樣貌。數十分鐘前那個瀰漫著詭異氣氛的時空彷彿消失無蹤,除了遍地的金紙與鞭炮屑以外,似乎再也找不到它曾經存在的痕跡。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Fill 1
(攝影/張家瑋)
(攝影/張家瑋)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