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美麗華罷工,一場疫情三級警戒下看不見的耐力賽

(攝影/唐佐欣)
炙熱的夏日,位於新北市林口山上的美麗華高爾夫球場
美麗華高爾夫球場有台灣十大高爾夫球場之首美名,由已故美麗華集團創辦人黃杏中投資興建,是國內外大型高球賽事舉辦首選場地。
,有一群中年勞工在出入口拉起了罷工封鎖線,並且在自己搭建的罷工棚中埋鍋造飯,自5月11日起已夜宿2個月。然而,正逢COVID-19本土疫情升高期間,他們未能獲得外界關注。之前多次拒絕出席的資方,今天(7月12日)終於現身新北市勞工局協商會議,這場三級警戒下的罷工僵局也終於踏出一小步。

在上級工會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的組織下,美麗華開發公司企業工會成立於2016年,至今僅僅5年,卻已經有2次的罷工歷史。2018年初,美麗華開發公司意圖透過外包來撙節人事成本,一舉解僱美麗華高爾夫球場18位場務部(草皮維護工)勞工,包括15名工會幹部,工會因此投票決議罷工;在歷經12天的抗爭後,成功爭取到復職以及簽訂反外包的團體協約,當中明定資方不得以外包取代正職人力,若欲增補人力,則須事先與工會協商。

但今年4月8日,美麗華開發公司突然宣布即將在5月8日進行企業分割,並且在新、舊雇主都是董事長黃世杰的狀況下,以《企業併購法》賦予新雇主的「商定留用權」,不予留用13名員工,其中包括8名工會成員,以及工會理事長黃文正;同時將留用的員工分別分配至美麗華開發及杏中、杏美及美杏3家子公司(分別是22、27、28、24位),使每家公司皆少於法定工會籌組的門檻30人,成為第一家企圖以《企業併購法》瓦解工會的公司。

針對美麗華高爾夫球場以併購之名、解僱多名工會幹部成員一案,新北市勞工局5月起召開勞資調解會議,但未能調解成功,為了保衛工作權及工會組織,工會發起罷工投票,44名會員中有29人同意,並於5月11日凌晨無預警發動罷工。但在罷工的第三天,便遇上了本土疫情的大爆發。而其後新北市勞工局繼續召開的勞資協商會議,資方都拒絕出席;直到今天資方終於現身,但雙方仍無共識。 參與這次罷工的勞工,並非都列在不予留用的名單之中,但他們清楚,如果選擇默不作聲,之後便再也擋不下公司改用外包人力的浪潮。然而,球場因為疫情因素停業,資方不必面對來自使用者的壓力、虧損也暫時止血,罷工行動難以對資方造成壓力,演變成一場雙方長期對峙的耐力戰。

以下是幾位參與美麗華高球場罷工者的心聲,以第一人稱呈現。

陳麗華:拿掃把,繼續拼

(55歲、年資8年1個月、會館清潔部員工、工會成員)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公司把我辭退的那一天,單子上寫著「在美麗華工作了8年1個月又22天」。我負責三溫暖跟停車場的清潔,以前還要處理房務,舉辦「裙擺搖搖LPGA台灣錦標賽」的時候,我們一個人一天要做12間客房。我們清潔部有5個人,就是清潔三溫暖、餐廳廁所、停車場、噴鞋處、辦公大廳這些地方。

我常常在講「要做到看是自己先倒還是公司先倒」,結果公司沒倒、我也沒倒,是我還要做他不給我做。現在快60歲,體力沒年輕人好,積蓄也不多,總是想說繼續做事比較安心,我也沒那麼多的知識,你說去搖筆桿,我們也拿不動,只能拿掃把。

林口冬天很冷耶,騎車是很辛苦,但我上班8年,沒有一天遲到過,連早上5點半的早班,我都5點就打卡。我剛進去的薪水24,000元,試用滿3個月加2,000元,做了4年加1,100元,所以現在是27,100元,再加全勤900、交通津貼1,500、早餐25、午餐50、晚餐50,差不多快30,000元,勉強可以餬口。

參加罷工的同事,有些都做很多年,年紀也大了,看他們很辛苦,關節炎、腳力也不好,你叫他們現在出去要怎麼找工作?也會有想放棄的時候啦,想說怎麼會搞這麼久?滿累人,心裡不是說很踏實,好像沒有盡頭一樣。但是桃產總的人真的對我們很照顧,都會幫我們想方法,不然我們這些鄉下人,說真的那些條款我們真的也不懂,即使知道說我們權利受損,也不知道怎麼申訴,好險都是這些年輕人幫我們老人家處理。上次桃產總祕書長葉瑾瑜去總統府剃頭髮抗爭,我就覺得好心疼喔,她比我女兒還小欸!所以你看大家都拼成這樣,怎麼會不感動、不繼續拼?

黃阿海:我的孩子說「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55歲、年資8年、場務草皮維護員、工會監事)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我來球場工作8年了,工作就是管草,球場裡面的草有分很多高度,每一個地方的高度不一樣,使用的機器就不一樣,果嶺機、果嶺外圍梯台機、果嶺前球道機、長草區R1三聯式、長草區R1五聯式、長草區R2機等等,我們都要學會操作這些機器,也要整理沙坑跟維護造型、景觀。比較辛苦的是要處理沙坑邊坡的草,因為乘坐式的機器會滑下來,所以要用一種用人力去拉的機器,順著那個坡上下或左右割,很耗費手力跟腳力,常常手肘跟腰會受傷,就必須吃肌肉鬆弛劑,不然沒辦法應付隔天的工作。

我工作也很久了,知道怎麼避免中暑啦,但有時候一些工讀生只是來拔拔草就中暑,證明我們還是有些專業。我們也會遇到很多奧客,他們有些會賭嘛,差一桿就一包尿布
一筆賭注之意。
,那他如果輸了,就會怪周遭的場務,怪我們機器太大聲,或我們站的位置影響到他正常發揮。當然也有好的客人啦,會跟我們點點頭、講講話,說辛苦了。但大部分來打球的,就把我們當成場內的一棵樹而已。

我們底薪是28,000元,再加全勤跟津貼,差不多3萬出頭。太太、媽媽、姊姊,我們家的女生都反對我參與工會。我加入工會到現在5年了,老婆沒有一天認同!罵我說:「因為加入工會才會被解僱。」但我沒辦法不去做,就已經認定工會是你的一個志業了,只能說是自己要面對的課題。我因為被解僱沒有薪水,太太就很擔心,不知道我今晚回去會不會又被罵了。

我跟家裡5個孩子說,爸爸做的是對的事情,即使被告,你要記得爸爸不是壞人。我都先打了預防針,因為公司真的對我們提告。幸好孩子們也滿支持的,如果連他們不支持,我還真的做不下去!可能因為孩子們還在念書,比較不會擔心錢的問題吧!他們會說「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我也會跟他們說:「以後出社會工作,不要害怕加入工會、參與工運。」

黃文正:如果這次擋不下來,台灣的自主工會恐被殲滅

(55歲、年資6年、場務草皮維護員、工會理事長)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工會是5年多前大家一起籌組創立的,創立隔年就爭取到積欠的加班費,有的人工作很久,就拿到十幾萬元。參加工會之後,因為桃產總會辦很多勞工教育,我才慢慢了解說《勞動基準法》、《勞資爭議處理法》這些權益,自己也變得比較多管閒事啦!

我們兩次罷工都滿慘的。第一次是在冬天,林口一邊靠山一邊靠海嘛,東北季風一吹過來,體感溫度到零度,又下雨!但是那時候還有新聞媒體會來關心。這次罷工碰上疫情,我們好像拜託記者來人家還不要,不像長榮空服員罷工,我上次去幫給他們加油,看到攝影機擺滿滿,記者都在待命,真的好羨慕。我們罷工那麼久,你有看過電視台報過嗎?我只記得我們罷工那天,跑馬燈有出現,「林口美麗華高爾夫球場發生了勞資爭議」一秒鐘就沒有了。但我們很認命啦,因為不會影響到大眾生活,抗爭本來就會比較辛苦。

其實這次被解僱,我心裡有底,工會理事長一定是第一個被拿來開刀的嘛。但是我沒有想過要放棄,說難聽一點,罷工就像戰爭,不成功便成仁。你看公司現在連參加罷工的會員都以「曠職3天」違法解僱掉了,要是我們退的話,這些被解僱的要怎麼辦?我們帶出來的人,就要把他們安全地帶回去!每個會員都有一個家庭,他們要養家活口啊。

當理事長已經4年半了,真的很累,但不敢說嘛!你理事長都喊累的話,會員還要怎麼打仗?就是說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當初沒有人要接理事長,我既然選擇承擔,就要有決心扛下來。但我怕回家裡,因為家人會一直問狀況,我就會想逃避。我們罷工,其實也算是一個指標,如果這次擋不下來,對自主工會來說絕對是災難。我們台灣的工會組織率已經很低了,撇開那些資方成立的閹雞工會,自主工會非常少,如果企業以後都可以用《企業併購法》來分割再分割、瓦解工會的話,你看台灣的自主工會會不會全部被殲滅?

黃詠慧:從忍氣吞聲,到爭一口氣

(55歲、年資5年、會館清潔部員工、工會成員)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我以前在其他球場做了20幾年的桿弟,但是因為年齡大了,真的太累了,桿弟要防蜜蜂咬、防蛇咬,風吹日曬,有些客人又百般刁難,我現在想了就怕。不只身體,還有心靈上的勞累。你有辦法想像美國客人打完球在你前面脫褲子尿尿嗎?還有我請會員簽個評分,他就不高興抓我衣領要打我,有很多言語跟行為上的攻擊,但是公司怕得罪客人都不處理。我們就是要忍氣吞聲。

後來我才到美麗華做房務跟清潔,可以不用面對客人,但說實在也是不輕鬆,洗馬桶、擦櫥櫃、擦空調孔,清那個天花板的蜘蛛網,那些都要人爬上爬下,我有一次還摔在大池裡。之前做到連右手都舉不起來,才發現是頸椎長骨刺,去開刀休息半年。公司也沒給你補償啊,早退都要扣12塊了,還講什麼補償。

這次參與罷工是因為我有被資遣。我在球場裡面,即便不要講最好啦,我工作也是很認真、很勤勞,別人沒做的我都撿起來做,去花圃撿菸蒂啊、洗手台都弄得光亮亮的,我的班我一定都做好好的,很愛乾淨啦,不會讓你看到我沒做好的。我這種龜毛的個性會比較累,但是歡喜做甘願受,牙根咬緊也是做好,所以這次被解僱我才那麼生氣。

我覺得老闆可以跟我們商量、事先公告,可是都沒有,解僱那天就直接把人載去台北,說要開除就開除,人家勞工替你賺錢賺那麼久,你一點情理法都沒有,坐沒一分鐘就叫你直接回家不用回公司了。我們是你們家養的狗嗎?叫我們不用來就不用來了。

講實在話,不是缺你這份工啦,我相信人只要勤勞的話,去哪裡都可以找到工作,就是爭一口氣而已,今天不是說公司不缺人力了要裁員,是故意用這個變相的手法來搞外包,我就覺得不對。用這個分割法像話嗎?新舊雇主是同一個人欸,不覺得他是在違法嗎?如果勞工默默的,就是讓老闆囂張吧。那經過這次罷工,社會對於美麗華的老闆觀感也不好,你說觀感不好的話,可以富得過幾代?

抗爭60天的苦行:林口、泰山、新莊、三重、總統府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楊子磊)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楊子磊)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楊子磊)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楊子磊)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唐佐欣)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楊子磊)
Fill 1
疫情、美麗華球場、罷工
(攝影/楊子磊)
索引
陳麗華:拿掃把,繼續拼
黃阿海:我的孩子說「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黃文正:如果這次擋不下來,台灣的自主工會恐被殲滅
黃詠慧:從忍氣吞聲,到爭一口氣
抗爭60天的苦行:林口、泰山、新莊、三重、總統府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