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者》攝影工作坊──在地影像紮根計畫
李依靜/家的三態
「冰塊還是有變成水的時候,就像家人,不會永遠都在一塊⋯⋯。」
我的父親是一襲藍衫的水電工、配管師傅,7歲前我搬過6次家,小時候我總習慣帶著一隻洋娃娃、一件小棉被,好確認剛搬來的住處是家,有時最短住過一個月就搬走,目前我搬了11次家。
做這個攝影專題的過程裡,我終於向跟了我22年、已經變成手帕大小的那塊小棉被告別,因為對我來說,搬家或至親的離去都只是三態的變化,心中的家和家人並不會因此消失。
我以「詩意」的方式,以水的三態來形容分別散居在台灣北、中、東部家人的物理距離,再將父親對3個女兒的期許與雲的意象結合,藉由剪輯讓過去錄製的家庭影像與現在跳起華爾滋。
「我是做工人的囝仔,如果下雨,我爸就會回來,那時候,大家都會在家」。
我從童年汲取靈感和力量。一家五口擠在頂樓加蓋不到7坪的小房間,夏天晚上就像泡三溫暖,那時我的父親突發奇想把兩個手掌大的冰塊放房間,省冷氣費。5年前父親罹患肺腺癌,我們家頓失經濟支柱,然而,父親卻教導我和妹妹們要幫助比我們更需要的人;我依稀記得那天他剛得知自己癌細胞轉移到骨頭,下午父親說到河邊散散心,結果一身濕的回來,然而,父親卻向母親說:「老婆,我剛和美人魚約會。」後來才知道,那天有人在河堤想跳河,父親跳下去救了她。
「妳有可能是在挖掘一個傷口,或者看著一顆種子發芽、開花結果,」製作攝影專題期間,母親曾對我這麼說。
事實上,一開始的拍攝方向並不是要呈現家的三態,而是我想像中社會底層人物的翻身實錄。後來,我選擇拍攝家人的故事:「我要當老師」,敘述未受高等教育的大妹,19歲的她,到偏鄉教育前線擔任老師的歷程;和母親深入對談後,才終於瞭解父母的苦心。母親說:「比起要妳們爬那座巴別塔,我和妳爸要妳們飛越它,無須透過很會讀書證明自己很窮仍能鹹魚翻身,妳必須撕下這個社會貼上的貧窮心態,才能認識標籤底下的自己,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甚是至夢想」。
李依靜作品〈家的三態〉。

攝影工作坊心得

藉由這次的拍攝,「我要拍出好東西」和「我真的了解被攝者嗎?」這兩者在我心裡上演無數次的拔河,過程中我看見了自己對被攝者的認識不足,即便他們是我最至親的家人。

我將過去自己沒來由、無意識貼上的刻板印象撕下,同時一改以往發生衝突時與家人的冷戰模式,因為我無法把衝突擱著,繼續我的創作,我必須先面對家人──我的被攝者,與他們真誠溝通,即使有那麼一刻我露出馬腳,下個瞬間我還是得壓下我想趕快拍好片的心情。

感謝在過程中所有給予幫助、引導的老師和家人朋友。我以為我只是參加了攝影工作坊,沒想到打從一開始手上的相機就一直是對著自己的,直搗我的內心,《報導者》的攝影工作坊讓我學會誠實面對真實的自己。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