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者》攝影工作坊──在地影像紮根計畫

王容慧/兼職父母的每一天

我家是雙薪家庭,有個3歲的孩子,就讀幼兒園小班。目前租屋居住在新北市板橋區40年老公寓。

因無長輩後援,接送孩子往來幼兒園全靠自己,先生早上約7點半出門順道送女兒上學;但幼兒園放學後只能留校到6點,由我每天提早一小時下班(減薪)趕去接女兒放學。每當我5點準備下班趕去幼兒園時,同事會開玩笑說好羨慕我可以提早下班,我總是會回應我是趕著去上精采的「第二班
1989年,美國社會學家亞莉.霍希爾德 (Arlie Hochschild)以「第二輪班」(The Second Shift)描述職業婦女被工作與家庭夾殺,下班後還得從事第二個工作,也就是照顧孩子與整理家務。
」,得當司機、廚師、保母,有餘力還要打掃家裡,也不輕鬆。

通常趕到幼兒園時,教室裡只剩三三兩兩的孩子在等待父母,我女兒就是其中之一,她總是很開心的飛奔而出。接到女兒之後,騎著腳踏車載女兒在黃昏市場裡穿梭,雖然麻煩但為了健康我還是盡量開伙,偶爾會叫女兒幫忙備料做飯。飯後全家會出門走走,通常去租書店、逛逛寶雅,或是騎腳踏車,回家後再幫孩子洗澡哄睡。孩子睡著後終於有父母自己的時間,我先生會上網玩遊戲,我通常已經累癱在沙發上看電視,或是乾脆陪女兒一覺睡到天亮。

假日時,兼職父母就會轉職成正職父母,更得使出渾身解數來陪女兒。早餐我們常吃麥當勞或是巷口早餐店,接著回附近的外公家,外公家有年齡相仿的小表弟,其他表兄妹也常回來。孩子們聚在一起玩時,就是我跟先生覺得最輕鬆的時候,趕快趁機滑滑手機放空,忙裡偷閒。

夏天我們的共同興趣就是游泳,會趁著假日與外公一家人一起去海邊,東北角及北海岸都有我們的足跡;沒去戶外時就是去家裡附近的游泳池,女兒游過泳以後電力通常都放完了,晚上會比較好睡。

旅行大概是隔兩、三個月回屏東看祖父母,或是偶而在近的地方泡泡溫泉之類。

生活大致上就是圍繞著女兒轉,養小孩讓經濟捉襟見肘,更大筆的家庭花費或是娛樂,都只能以後再考慮。兼職父母的每一天,繼續努力中!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Fill 1
王容慧、攝影工作坊、兼職父母
攝影工作坊心得

這次參加《報導者》的攝影工作坊,是我第一次有系統地完成攝影的專題。我的指導老師黑哥的教學很嚴謹,從器材的選擇、畫面的構成,到如何修圖、拍攝經驗分享與照片的編輯都有很詳細的教學。黑哥說,學新的觀念到完全熟練並應用,大概需要半年的時間,因此這期間我持續在思考黑哥教的這些東西,記不牢的就用背的,在拍照之前就盡量去想該如何才能拍得更好。一開始這樣拍覺得很累,畢竟之前拍照都滿隨興的,但是久了之後逐漸了解黑哥教的「去經營一張照片」是什麼感覺,也覺得自己真的有進步。另一位指導老師三泰老師則是能夠分析出我專題裡真正的核心,他提出的觀點跟看法都是我原本沒想到的,因為老師的建議,讓我在專題的選擇還有拍攝上都抓得到正確方向。

在這次上課期間,雖然一路上有老師們的教學與支持,但是要一邊兼顧家庭工作與製作攝影專題仍然有相當的壓力。雖然很辛苦,但我很慶幸我認真走過這一遭,真的學到非常非常多的東西,這次的經驗給我滿滿的能量,攝影這條路,我會繼續走下去。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