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傳真〉
王文彥/冰潛奇緣在知床
如果說,要閉氣進行的自由潛水是一個自虐的運動,那麼要在零度以下的海水進行自由潛水,或許是一個瘋子的舉動。
在北海道的知床半島,是北半球可以看到流冰的最南端。每年1月底至3月初,來自北方西伯利亞的流冰順著東樺太海流南下,在知床半島靠岸後,流冰就會因為擠壓、下雪、融解又結凍的關係,在岸邊形成一片冰原。
但流冰也受到全球暖化的影響,每年狀況越來越不穩定。因此在知床出生的日本自由潛水員高木唯(Yui Takagi),為了喚起大眾對於暖化問題的關注,從2013年起連續3年,策畫以自由潛水的方式,在知床流冰上冰潛。當時這個計畫,也讓NHK電視台連續跟拍3年,作為2015年,就是知床半島登錄為世界自然遺產的10週年時的紀錄片。
起初因為暖化議題而策劃的冰潛活動,在計畫結束後卻讓這些瘋狂的自由潛水員念念不忘,因此後續又組織了幾次冰潛,包含我今年(2019)參與的這次。
在2月底抵達知床半島,已經差不多是冬末的時節。降雪已漸停歇,但氣溫仍在零度上下。在流冰上自由潛水並不是一個常規性的活動,因此一切都要自己來。包含事先探勘、鑿洞、設置安全繩以及安全戒護安排等等。
今年的流冰狀況很好,在經驗豐富的日本友人帶領下,我們拖著工具,走在流冰冰原上,尋找著適合鑿洞進行冰潛的地點。使用電鋸挖好三角形與圓形的洞後,這裡就是接下來3天的潛水地點。我們所要作的,就只是從這一頭三角形的洞跳進去,然後順著導引繩從另一端圓形的的洞口出來。聽起來是一個很無聊,不懂樂趣在哪的行程。
海水只有-2°C,皮膚一泡到海水,立刻發麻。身上穿的防寒衣只有3 mm,雖然是保暖性很好的自由潛水防寒衣,但也無法抵禦這種低溫太久。下水後,不能猶豫太久,吸一口氣就必須下潛。 因為冰層阻檔了絕大部分光線,海底很暗,水下有什麼東西根本看不清楚。但是當我一轉身,就看見了驚喜⋯⋯不規則的流冰,讓透著光的冰層,看起來就像是奇幻空間的景色一樣,讓人暫且忘了寒冷的水溫。
出水後,由於心情太開心,想著跟大家說下頭很漂亮,卻因為臉凍僵,講了幾次都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自己都覺得好笑。
天氣若是無風的晴天,潛完水上岸上其實不冷。但若是吹著風的陰天,這時就難受了。上岸後,得趕緊跑去一旁的小爐火旁,與大家擠著一同烤火取暖。
大家就這樣交替地潛水,直到擔任水下戒護的水肺潛水員,把帶來的氣瓶用完,這天的冰潛活動就宣告結束。大夥收拾裝備,從冰原上走回各自的住宿,明早再來奮戰一天。
冰潛冷嗎?凍死了!待在氣溫在0°C上下的戶外,還要跳入海裡,四肢整天都是處於冷到失去知覺的狀態。但是冰潛卻很讓人回味,畢竟看到的景象太讓人感動。但不管有沒有冰潛,一般人在這個時節來到知床半島,都會被大自然的奇異景色所震撼。只是我們有幸,有機會看到比別人更多的景色。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Fill 1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閱讀

載入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