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手自由潛水70米 刷新台灣紀錄

在菲律賓的邦勞(Panglao)島上的藍色海面,一座白色平台伸出吊臂,垂吊著一條沒入海底的繩索。平台上坐著裁判人員,而在海上拉著繩索正在準備的是這次自由潛水比賽中唯一的台灣選手赤丸(本名:黃翊)。他在海浪上起伏,調整自己的呼吸,隨著比賽時間進入倒數,他開始像隻啄木鳥點頭不停。那是他在與自己對話,問自己準備好了沒、有沒有信心、會不會緊張⋯⋯等。

接著,他吞入最後一口氣,躬身入水,有如鯨豚般擺動著單蹼往下潛,身影一下就消失在20米外的海底。不僅把觀眾拋在後頭,連聲音也留在水面上,這是一場無聲且孤獨的賽事。

當比賽時間來到一半時,第一名安全人員抓著推進器潛入水中。不久後,第二名安全人員也潛入水下十多米處等待。赤丸的身影再度從海底浮出水面,兩名安全人員跟在他身旁,以確保他的狀況。破出水面後他脫下面鏡,配合手勢向裁判說出:「I’m OK.」。此時四周鴉雀無聲,眾人等待主審裁判作出判決。雖然赤丸的手上已經拿著一片剛才他在主繩底部拿取的白色標籤,證明他達到預設深度,但裁判仍會針對他浮出水面後的身體反應,判定他是否合格。過了一會,裁判終於拿出代表通過的白卡,此時四周響起掌聲,一旁的教練Allen興奮地過去擁抱赤丸。因為年僅25歲的赤丸不僅在這場出道賽就於CWT(固定配重下潛)這項項目拿得70米的好成績,同時也創下台灣的國家紀錄。

這場由Freedive Panglao在4月30日到5月1日三天所舉辦的自由潛水比賽(2016 Depth Challenge),一共吸引來自13個國家、40名選手前來參賽。雖然只是亞洲的地區性賽事,但仍有不少好手前來參加。對於部分新人來說,參加這項比賽是為了取得世界性比賽的門票;而對於老手來說,比賽等同於訓練,而且比賽成績能獲得正式承認。例如南韓、中國、印尼等,都有多項國家紀錄在此次比賽中被刷新。

早在一個多星期前,教練Allen(本名:殷大鈞)就帶著底下兩位自由潛水選手──赤丸與溫聞,來到菲律賓進行移地訓練與準備比賽。對於Allen教練來說,拿到超乎預期的成績雖然高興,但卻不是此行的重點。他此次帶兩名選手來菲律賓有幾個重個意義。第一是讓選手累積比賽經驗,為往後的世界性比賽作準備。第二是有別於過往總是單打獨鬥,這是台灣首次以團隊運作方式參加自由潛水比賽。雖然因為比賽名額有限,最後他只能選擇身體狀況較佳的赤丸參賽,但是此行已經讓他們團隊收穫豐富,兩名選手都還十分年輕,他們會穩紮穩打地潛入越來越深的海底。

自由潛水(Freediving)

自由潛水(Freediving)或稱徒手潛水是指不帶氣瓶,只憑一口氣潛入水中的運動。雖然自由潛水不若水肺潛水可以長時間待在水底,但也因為不需要攜帶空氣瓶與浮力背心等繁瑣裝備,因此自由潛水員在水中的機動性更高,甚至只需要一個面鏡,就可以在水裡自在優游。雖然自由潛水被列為極限運動,但也因為自由潛水可以讓人更簡單且輕鬆地接觸大海,因此近年來在世界各地蓬勃發展著。而早期一些靠海為生的居民採集珍珠、潛水漁獵的下海方式,就是一種原始的自由潛水方式。如今自由潛水競賽有多種項目,其中在開放水域所舉辦的深度競賽項目以下三種為主:固定配重下潛(CWT)─穿著蛙鞋,配帶固定配重完成一次下潛深度。無蛙鞋固定配重下潛(CNF)─不穿著蛙鞋,佩帶固定配重完成一次下潛深度。攀繩下潛(FIM)─借由拉繩完成下潛與上升,並配帶固定配重。

Fill 1
剛作完訓練返回岸上的Allen(第二位深藍防寒衣)、赤丸(第三位綠色防寒衣)、溫聞(第四位淺藍防寒衣)。
Fill 1
赤丸在賽前接受醫生檢查,參加比賽都需要一份醫生證明。
Fill 1
在比賽前進行熱身拉筋的赤丸,在雙手與腳上都寫上比賽時間,提醒自己。
Fill 1
比賽開始,沿著主繩下潛的赤丸。
Fill 1
在裁判宣布白牌判決後,赤丸開心的咬著他剛才在70米深處拿取的白色標籤。
Fill 1
自由潛水,破紀錄
在完成自己的出道賽並成為國家紀錄保持人後,赤丸在黃昏時走到涼亭發呆,「看著大海將太陽接殺」他如此說。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優質深度報導必須投入優秀記者、足夠時間與大量資源⋯⋯我們需要細水長流的小額贊助,才能走更長遠的路。 竭誠歡迎認同《報導者》理念的朋友贊助支持我們!

本文依 CC 創用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3.0台灣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