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的告白之六——遺容
一般人很難想像她們所經過身心的創傷與面對死亡經歷。
高雄劉黃阿桃阿嬤,美軍轟炸時躲進防空洞,一個砲彈落下,她旁邊姐妹都死了,她在洞口被砲彈碎片波及,黃子明曾聽劉黃阿桃阿嬤描述。當時,肚子破了腸流出來,她忍著痛把腸子塞回去,抱著肚子到醫務所,醫官說,沒有藥,沒有麻藥,沒有縫合線,最後用縫麻袋的針把肚子縫起來。
過去承受的慘痛經驗,至今依舊鮮明,直到生命的盡頭⋯⋯
台灣自1992年開始展開前日軍性奴隸慰安婦訪查登記,共確認58位受害者,至今仍未獲得日本政府正式道歉與賠償。
告別式是人生舞台謝幕的最後時刻,這些台灣阿嬤的告別式分別依她們的信仰,採取不同宗教儀式,多數場面簡單隆重,告別式場都會陳列她們遺照,供弔唁者追思,但也有單身無後的阿嬤,連一張最後遺容都沒有,只有NGO團體社工到場為她們料理後事,令人唏噓。
遺容/何秀鳳
遺容/何秀鳳
遺容/林雪英
遺容/林雪英
遺容/高寶珠
遺容/高寶珠
遺容/高蘭妹
遺容/高蘭妹
遺容/陳鴦
遺容/陳鴦
遺容/黃阿厚
遺容/黃阿厚
遺容/黃阿桃
遺容/黃阿桃
遺容/蔡桂英
遺容/蔡桂英
遺容/盧滿妹
遺容/盧滿妹
遺容/蘇寅嬌
遺容/蘇寅嬌
阿嬤的告白系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