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The Reporter LogoThe Reporter Logo
深度 × 開放 × 非營利

評論

野島剛/故宮南院真能走出中華,走進亞洲?

日前,故宮南院在一片爭議聲浪中開館了,試營運的階段是採用網路預約參觀的方式,原本計畫1月要去參觀,但是因為到元月底已經額滿,看樣子也只好排到2月了。 

關於博物館內的展覽,如果要論其好壞,通常要等實際看展完才能判斷,這篇文章的目的,首先是針對南院開館一事,從故宮本身具有的歷史脈絡,來探討南院的時代性意義。 

位於北京的原故宮博物院,主要以收藏清朝宮廷內的珍貴文物為大宗,是在1925年10月10日開館,想當然耳就是特地選雙十節作為開館日,來彰顯故宮本身存在著「革命成果」的意義。即使到現在,台北故宮每年固定會在10月10日前後,舉辦比平常更加盛大豪華的展覽,也是基於相同理由。

故宮之後一分為二,分別為台北故宮和北京故宮。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軍隊,伴隨著如火如荼展開的國共內戰,在節節敗退之後,於1949年從南京搬運了3000箱的文物到了台灣。另一方面,共產黨領袖的毛澤東贏得勝利,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50年在北京紫禁城讓故宮博物院重新成立,這就是今日的北京故宮。其實,蔣介石撤退到台灣,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建造「容器」來收藏這些遠渡重洋的歷史文物,直到反攻大陸的希望越來越渺茫,才在1965年興建台北故宮,落成典禮還特地選在孫中山的生日,因此台北故宮還有過另一個名稱是「中山博物院」,如果成功反攻大陸的話,裡面的故宮文物都回到大陸時,屆時台北外雙溪的故宮就會改名為「孫中山紀念館」,但是終究無法實現。

實際上,故宮有分院一事,早於台灣之前就曾經發生過。1936年,故宮文物南遷的時候,曾經在南京的朝天宮(現為南京博物館)蓋了一座倉庫,因此有了南京分院,並沒有開放展示,主要目的是為了保管。爾後,在新中國成立後的1950年到1960年左右期間,南京分院依然存在。因為,當時北京當局把蔣介石留在南京的故宮文物陸續運回北京,但是剩下2,000箱還沒運完,大約有一萬件文物還留在那裡,因此朝天宮尚未卸下保管責任。之後,即使南京分院的功能被取消了,但是南京博物館對於北京故宮要求的「返還故宮文物」充耳不聞。因此,就實質意義上來看,南京至今仍保留著一個「故宮」。此外,清朝政府在瀋陽也興建了副宮殿,現在的瀋陽故宮博物院也展示著為數不少的清朝文物。

如此一來,現今世界上的故宮博物院除了台北、北京、南京和瀋陽。現在還增加了位於台灣嘉義太保的「南院」,可見故宮的勢力範圍正在擴散。

如果是純粹探討南院在台灣的意義,主要是為了拉近台灣南北的文化差距。在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之下,故宮文物成為國民「中國化」教育的一環。80年代為止,在南部舉辦的展覽都只有複製品而已,到了90年代,雖然有真品運到高雄等地方出展,但幾乎都是短期展覽而已。這次南院博的落成,以故宮「南進」的意義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形成了台灣的「南北兩故宮」的格局。

嘉義這個地區除了阿里山之外,出現了像南院這樣集客力高的新觀光景點,就會吸引更多的海內外遊客前往,可望為南部帶來龐大的經濟效果。尤其是許多日本人受到電影《KANO》(2014)的影響,對嘉義的關心日益升高,想必南院的開館也會促進嘉義的觀光熱潮,發揮相乘的效果。

然而,不管是在文化政策或觀光政策上,南院作為博物館究竟能夠體現出什麼樣的價值呢?換言之,就是它的定位在哪裡?這一點非常重要,並且我們還沒有能夠清楚地看到。 

北京故宮的珍貴文物包括了紫禁城這座世界遺產,台北故宮則是以宋朝為中心的華夏文化精髓收藏品,瀋陽故宮則是收藏不少鉅細靡遺地描寫清朝宮廷文化的文物等,各自有其不可取代的地位和價值。

那麼南院的賣點在哪裡呢?南院有其他故宮沒有的特色,那就是「非中華的故宮」。故宮,本來就是收藏前朝宮廷文物為主的博物館,所以才稱為「故宮」,因此和中華文物劃上等號。但是,南院一開始的定位是希望作為以亞洲文化為中心的博物館,當然也包括有些中華文化,但是前提仍是以亞洲為主題。

台灣政府是以「保存以及展示中華文化圈之外的亞洲文物」為由,開始著手籌建故宮南院。然而,南院到底能夠呈現「非中華的故宮」到什麼程度?是否有辦法和「亞洲文化」的主題相匹配?這無疑是對南院必須面對的極大挑戰,尤其是經年累月受到中華文化洗禮的故宮來說,要如何發現中華以外的文物價值,擁抱亞洲文化世界,更是南院背負的使命。 

在故宮的收藏品裡,有些文物被定位為「是亞洲,非中華」,也有些文物是「既是亞洲,也是中華」,其實中華和亞洲的界線很模糊,沒有明確基準可以區分。但南院開幕後,有從台北故宮出借的翠玉白菜,不大像是是亞洲的藝術文化,是很中華的文物,而被噴漆上了新聞版面的龍像等12干支的銅像,它也所象徵的中華文化意義比較濃厚。

南院是否真得能夠展現其「亞洲性」的問題,就必須等到正式營運之後的展覽內容,以及館內的收藏品才能判斷。

2016年5月,台灣的總統大位可望出現睽違8年的政黨輪替,屆時高舉著「中華」口號的國民黨必須讓出台灣政治的主導權,移交給強調和「亞洲」為鄰的民進黨,顯然已成定局。其中,針對南院的方向性而言,比起作為文化博物館來經營,它更容易被政治考量所左右,或許有可能再次能成為國民黨的中華式的大陸史觀和民進黨的亞洲海洋史觀的角力戰場。

就我個人觀點來說,不希望南院再度捲入無謂的政治紛擾當中,而且誠摯地盼望它能夠成功。原本計畫在2011年竣工的博物館,歷經了幾番波折,多次延宕,終於在各界人士的奔走努力之下完成,南院理當成為台灣的新財產。

長久以來,南院的問題在台灣政治裡被操弄著,一路上崎嶇顛簸,我想這是任誰也無法否定的事實。尤其在這個政權交替的敏感時刻,故宮迎接了歷史的新頁,我誠摯希望台灣社會能夠集思廣益,一起讓南院走向繁榮的未來,讓大家都能夠因為南院的存在而引以為台灣的驕傲。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獨立的精神,是自由思想的條件。獨立的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自由的討論和真相浮現。

在艱困的媒體環境,《報導者》秉持深度、開放、非營利的精神,致力於公共領域的調查與深度報導。我們透過讀者的贊助支持來營運,不仰賴商業廣告置入,在獨立自主的前提下,穿梭在各項重要公共議題中。

您的支持將有助於《報導者》持續追蹤國內外新聞事件的真相,促進多元進步的社會對話。請與我們一起前進,共同推動這場媒體小革命。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