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陳明祺/2016 以後,誰來制衡民進黨?

2016 年將會是台灣政治發展關鍵年!

占據媒體版面已久,但又幾乎勝負已定的總統大選將只是歷史的一個小小註腳,標誌台灣社會再一次的政黨輪替。在國會方面,目前民調和政治預測市場等都指向民進黨有很大機會成為立法院最大黨,甚至會取得過半席次。面對民進黨的全面執政,台灣社會將面臨的嚴肅問題是:需不需要制衡民進黨?誰來制衡民進黨?

第一個問題比較簡單,民主制度的支柱之一就是制衡,沒有制衡,權力就沒有節制。新加坡就是一個空有選舉的國家,但在獨特的選舉制度之下反對黨長期受到壓制,欠缺制衡的民主就是假民主。

既然制衡是民主制度運行的必要條件,那誰來制衡民進黨?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了解台灣當前所面對的挑戰。

挑戰之一:社會不平等

台灣社會當前面對的最大挑戰莫過於日益嚴重的社會不平等。根據經濟學家朱敬一的研究,台灣前5%的有錢人和最窮5%的家庭年所得倍數比從1998年時的33倍到2012年的97倍。短短十幾年的時間,台灣所得不均惡化的速度驚人。況且這個分析還是根據所得稅資料計算,如果計入其他諸如股票和土地買賣等資本利得的話,這個不平等的狀況會更加險峻。

同時,台灣也不再是經濟起飛年代那個處處充滿機會,人人都能「黑手變頭家」的地方。隨著產業大量外移中國,以往的協力網絡崩塌,受僱者成為絕大多數人成年以後的唯一身分。但是薪資在過去十幾年來停滯不前,占GDP的比例也逐年下滑。難怪根據社會變遷調查顯示,台灣民眾對自己階級地位的認知不斷下滑。

這個不平等還有一個世代的因素。除了少數佼佼者,年輕人踏出校門不然工作難覓,不然就淪為窮忙一族。社會學研究進一步指出,台灣已經逐漸成為世襲的社會,代間階級複製取代了社會流動,富貴子弟人生勝利組,貧窮人家魯蛇一族。世代不正義的問題成為台灣年輕人奮發向上的阻礙。

但在國民黨主政之下,這個問題並沒有得到緩解;相反的,在經濟和政治上向中國傾斜,在財稅上幫財團和富人減稅,結果是「凍薪的人繳稅,有資產的人減稅」,因全球化而來的不平等,在台灣的政治裡非但沒有減輕,反而加劇了。

挑戰之二:生活環境惡化

台灣近幾年來生活環境的惡化有目共睹。前不久中部地區細懸浮微粒PM2.5空汙「紫爆」事件就是近例。在往前看,2013年日月光偷排高污染廢水事件、2014年高雄氣爆、以及爭議多時的台塑麥寮六輕等,都是工業污染環境的著名事件。執政者一貫用「環境換發展」為藉口來合理化這些污染,但現今的狀況卻是污染了環境卻沒換來經濟發展。

另一個造成環境惡化的是大型開發案件。環境團體奮鬥多年台東的美麗灣、苗栗石虎棲息地的後龍開發案都是。另外像苗栗大埔、士林王家等開發案件雖然不直接影響環境,但卻嚴重違反土地正義。台灣的資本家們無能創新,只能結合政治力量追求壟斷,外部仰賴中國需求,內部則依靠房地產炒作,成本則由中產階級和工農大眾共同背負。

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同樣凸顯政府治理無能。果汁添加有毒塑化劑、麵包添加人工香精、食用油含銅葉綠素、餿水油飼料油混入食用油等,我們時時刻刻提心吊膽,深怕入口之物是毒物。而這些原本都是政府應該做好的把關工作,但是從這些事件中,我們卻赫然發現各色政客擔任門神,讓財團得以恣意造偽摻假,犧牲人民健康。

民主轉型、民主鞏固之後,台灣民主能否深化?

政治學者過去在分析第三波民主化國家時,強調的是從允許反對黨成立、保障人民參政權力的「民主轉型」,到競爭式選舉成為選擇國家執政者的唯一制度的「民主鞏固」這個政治工程。

台灣民主發展歷經許多前輩的奮鬥犧牲,人民不但得以直選總統,並且還經歷過兩次政黨輪替,民主在台灣可以說已經相當鞏固。但無可否認的是,過去台灣的選舉政治淪為藍綠鬥爭,人民對於社會平等、土地正義、環境永續等訴求不易反應在政治的過程裡。對於藍綠共同狹持台灣政治的不滿持續累積,反對媒體壟斷、要求軍中人權、終止核能發電等社會抗爭一波勝過一波,終於在學生衝進立法院,繼而掀起規模空前的太陽花運動裡全面引爆。

太陽花運動無疑宣告了在政治和經濟上完全向中國「一面倒」的馬英九路線死刑。馬英九總統執政8年,差不多窮盡了這個「一面倒」政策的所有可能性,但是「中國因素」全面滲入台灣政治經濟各個層面的結果,並沒有讓台灣民眾同蒙其利。借用社會學者吳介民的分析來說,財團、富人等中國因素的「在地協作者」是這個馬英九路線的最大得利者,而其他台灣的中產階級與工農群眾、台灣的環境、和台灣曾經引以為傲的生活方式卻成為「中國因素」的受害者。向中國一面倒的結果讓社會更不平等,讓生活和環境更加惡化。

Fill 1
2015台灣新聞攝影大賽,反服貿,學生,春天的反抗者,立法院,系列照片
但是乘著太陽花運動這個熱帶氣旋上升的民進黨,以其一黨之力未必能帶領台灣走向更好的未來。(攝影/余志偉)

太陽花運動引爆了台灣新一波政治變動。從去年318以來,國民黨一方面接不了台灣的「地氣」,另一方面又不斷內爆。不但在去年11月的選舉大敗,在邁向2016年總統與立院大選的過程中又接連上演鬧劇。也因為不敢高舉台灣的民主價值,在剛剛過去的「馬習會」上只能完全附和中國的天朝話語,讓人民又一次看破手腳。這個時節,國民黨呈現的完全是一個日薄西山來日無多的氣象了。

但是乘著太陽花運動這個熱帶氣旋上升的民進黨,以其一黨之力未必能帶領台灣走向更好的未來。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的是民進黨在關乎分配正義的稅改議題上舉棋不定,在關乎年輕勞工最深的派遣勞動政策上更是保守。而在幾個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原本那些爭議性的開發案也一切如常。

主權與程序民主或許是民進黨的核心價值,但公平正義從來不是民進黨的強項。陳水扁主政八年,我們見證了民進黨和部分財團也可以如漆似膠這個事實,很難說再度執政的民進黨不會重蹈覆轍。民主鞏固之後,人民的生活與生計依然可能受到政客財團聯盟的威脅,這是台灣作為一個民主社會的挑戰,也是近來研究民主化的學者把注意力轉向新興民主國家能否提昇民主品質,追求善治(good governance),走向「民主深化」(democratic deepening)的原因。 

國民黨倒了,台灣怎樣能更好?

太陽花運動引爆台灣的政治宇宙,也促升了新生的星系。從柯文哲素人參選台北市長成功,到今年各種第三勢力紛紛湧現,台灣政治版圖上出現新的可能性。不可否認,第三勢力中有些是舊勢力老酒新瓶,有些的政治主張和既有藍綠政黨模糊難辨;但也有一些新興政黨承繼太陽花運動,致力於實踐台灣社會核心價值,想要透過政治過程落實平等、正義、與永續發展的理想。國民黨像是燒盡所有能量的舊星系,難以承擔在新政治裡制衡監督民進黨的任務;而新的政治力量,初看雖然混沌,但假以時日終究能夠凝結成新的星系閃閃發光。

國民黨倒了,台灣會不會好?取決於台灣人民能不能選出夠格的新生政黨,讓它們協同台灣的公民社會,制衡民進黨,抵著民進黨的背脊,讓它在財團面前挺直腰桿,悍衛台灣民主價值與清新生活方式。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