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何明修/2016大選──從獨統到左右

(攝影/Sam Yeh/AFP)

即將到來的總統與立委選舉,是台灣解嚴以來最冷清的一場全國性大選。如果沒有意外突發狀態,蔡英文所帶領的民進黨非常有可能取得總統大位,並且單獨取得國會過半的優勢。對於一般大眾而言,台灣的第三次政黨輪替與首度沒有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似乎是早就可預期的發展。在這樣的情況下,除了觀察藍綠陣營的政治勢力消長之外,從統獨、左右來解讀2016大選或許看出不同的端倪。

在過去,統一與獨立的對立,常被認為是國內最首要的政治分歧,外國觀察者也特別重視這項因素,因為它直接涉及台灣的政治前途,牽動了國際地緣政治的敏感神經。前總統陳水扁也曾公開說,台灣沒有左右問題,只有獨統問題。然而,有跡象顯示,這樣被認為幾乎是不可化解的政治對立,已經不再是選民最關切、主流政黨所主打的議題;相對於此,左與右是一股新崛起的爭議軸線,有可能在未來主導台灣政局的發展。

為何統獨對立開始退位?首先,台灣的民意已經呈現出清楚的主流趨勢,本土化的國家認同與「維持現狀」的主張已經成為穩定的大多數。根據2015年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的調查,有近6成民眾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而不到5%的民眾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有近六受訪者,支持「維持現狀再決定」或是「永遠維持現狀」,兩成多傾向獨立,不到一成是支持統一。

Fill 1
國民黨,朱立倫,總統大選
(攝影/余志偉)

其次,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關於統獨的公開言論也有日益趨近的現象。儘管朱立倫在接任黨主席之後,曾在北京當面向習近平表示「兩岸同屬一中」,但是一旦成為國民黨候選人之後,他的競選口號卻是"One Taiwan"、「台灣就是力量」。理所當然,如果朱立倫敢講"One China",或是「中國就是力量」,就等於是一場政治自殺。另一方面,當選機會濃厚的蔡英文則是用「維持現狀」迎合大多數選民的偏好,也同時拒絕對於國民黨與共產黨所堅持「九二共識」表態。

事實上,早在4年前,蔡英文首次競選總統,就是特意淡化兩岸議題,避免其成為選戰焦點。在當時,她強調「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同時也用「台灣共識」(台灣內部要先凝聚共識,再與中國談判)來力抗國民黨所主打的「九二共識」。簡單地說,民進黨試圖擺脫台獨的立場,而國民黨則是掩飾其終極統一的色彩,無論這些政治操作是否真誠的,統獨至少不再是主流政黨動員選票的議題。

相對於此,有些首次參選立委選舉的小黨卻積極強調獨統的議題,以吸引特定選民的青睞。

統派陣營中,除了有多次參選的新黨以外,這次還有由江湖稱號「白狼」張安樂所主導的「中華統一黨」首度參與選舉。獨派方面也有三個政黨投入立委選戰。目前擁有三席的台聯黨此次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因為新興勢力試圖瓜分日益成長的獨派選民,也因此台聯黨特意吸引了基進側翼的力量,冀望能鞏固其台獨第一品牌的地位。時代力量匯集了太陽花運動的明星級領導者與學生,對於台灣主體意識更加明顯的年輕選民具有相當程度的吸引力。主打「台獨進國會、起造台灣國」的自由台灣黨是新成立的政黨,這次也匯集獨派社團的力量,首度角逐立委席次。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台聯黨與時代力量有競逐區域立委的能耐,其他統派與獨派小黨都是著眼於34席的不分區立委,他們是否能跨越5%的政黨票門檻是值得關注的。

Fill 1
新竹縣,竹東鎮,總統大選,蔡英文,鄭永金
(攝影/余志偉)

隨著舊統獨議題的邊緣化,新登場的是左右的政治分歧。傳統左派的核心價值在於社會公平,勞工運動是典型的擔綱者,而他們的對手則是擁護自由市場,高喊「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的右派。從60年代之後,西方出現了新左派,他們更關注於個人自由與生活方式的抉擇,年輕而接受高等教育的專業工作者構成了其主要的社會支持。生態運動、和平運動、性別運動被認為是最符合新左派理念的新興社運,而他們共同所挑戰的即是保守的價值觀。相對於此,新右派主張經濟成長優位於環境保護,他們也比較傾向於接納傳統認定性別角色。在歐美,老左與新左曾是出現激烈的對抗,儘管他們的政治對手大致上而言是一致的。在60年代的美國,學生的反戰風潮席捲全國,但是主流的工會卻是支持越戰,並且積極配合CIA在第三世界培養親美、反共的工會領袖。歐洲的新左後來匯集成為綠黨,他們批評傳統左派政黨已經接受了經濟成長優先的想法,而忽略了資本主義所帶來的種種環境災難。

在台灣即將到來的大選中,主流政黨似乎對於左右議題並不是特別強調。匆忙上路的朱立倫至今仍沒有提出具體的政策方向,而蔡英文此次參選也不見四年前「公平正義」之口號。在2012年,民進黨曾主打十年政綱,強調環境保護、弱勢優先的政策,甚至連聯合報的社論都曾批評為「有台獨特色的社會主義」。如今,蔡英文的競選訴求顯得更加務實與平穩。儘管在已公佈的教育政策中,提出「保障弱勢學生入學機會」的訴求,以及在勞動政策上,主張「立法保護非典型勞動」,促成真正的同工同酬,但是這些訴求卻沒有成為主要的亮點。

如果說傳統的左右沒有成為選戰焦點,相對於此,新左與新右的對立卻成為了一個值得關注焦點。綠黨首次在1996年參選,至今已經有近20年的歷史,這次則是與新興的社會民主黨聯盟,共同角逐不分區立委席次。從成立以來,綠黨的骨幹就是來自於台灣的反核運動、社區運動、性別運動之成員,具有十足新左色彩。而社民黨的核心理念則是緣自於傳統的歐洲左派政黨,因此,提出「強化工會」、「財團加稅」等訴求。

台灣的工會組織率已經陷入歷史上的谷底,這使得社會民主的訴求不容易獲得勞工階級的迴響,但是近年由於頂新案、遠雄案所透露出的普遍「反商」情緒,是否這些不滿可匯集成為社民黨的選票,仍是有待觀察。此外,社民黨多位立委參選人是公開出櫃的同志,儘管他們沒有特意主打性別人權的訴求,但是同志高舉社會民主的旗幟,也算是十分具有特色的組合。綠黨與社民黨的結盟意味著台灣的老左與新左並沒有嚴重的矛盾,至少這不妨礙他們籌成一股共同的政治勢力。

從歐美的例子來看,宗教團體往往捍衛傳統價值,他們的政治參與通常是反對性別平等、多元文化,形成所謂的新右派。在這次大選,台灣也出現類似美國基督教右派的新勢力。從十年前的反墮胎運動到晚近的反同志婚姻合法化運動,保守派的宗教人士已經不再沈默,而採取積極的政治行動。新浮現的信心希望聯盟即是帶來濃厚的基督教色彩,這次選舉中更以「守護家庭公投連署」來延續反同婚的動員。同樣地,新成立的民國黨也與妙天禪師有深遠的關係,在若干政策主張上,也可以看見民國黨是比較傾向保守的道德世界觀。舉例而言,民國黨主打強化治安,將K他命由三級毒品改列二級毒品,同時也主張提升道德品格教育。

總而言之,到了明年1月16日,呈現在台灣選民面前的選票,其實是一道充滿統獨與左右對立的政治抉擇。只不過,隨著大黨在統獨立場上的趨同,左與右的對立,無論是傳統上的經濟公平議題,亦或是較晚近的生活方式選擇,儼然成為一道新浮現的政治對立。到底台灣的主要政治分歧會不會從統獨逐漸走向左右,是值得進一步觀察的。

用行動支持報導者

每個人都應有獲得專業、正確新聞訊息的權利,因此,免費公開每篇報導給閱聽大眾,是《報導者》身為非營利媒體回應公共性不變的追求。面對全球陷入COVID-19疫情風暴的此時,《報導者》第一時間推出疫情即時脈動網頁,提供讀者掌握疫情變化,進行第一線醫療從業者與疫苗和防疫機構的深度採訪,一探台灣本地抗疫行動;我們也同步深入報導中國、歐洲、美國等國際疫情現場並提供分析視角。這場長期的戰役,《報導者》會持續提供華文讀者第一手深入的報導,但這些報導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包括各地的前線記者與攝影、後勤的工程、設計與編輯團隊,倘若沒有讀者的捐款贊助,我們不可能完成。

您的每一筆捐款都將成為我們繼續採訪與調查的動力,《報導者》邀請您以捐款支持我們,繼續為開放、獨立的新聞而努力。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